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你们不走,我也不走!”那女孩捏了捏手指,心里明显很紧张,但看曾毅两人不走,她还是站着不动,“有难同当!”
  
  “跟你有什么关系?”曾毅抬眼瞥了一下她,“你快走吧!今天是我跟他的恩怨,我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打的!”
  
  那边池公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王八蛋,别你推我让了,今天一个人都别想跑。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拳头硬,还是枪子快,别现在嘴硬,到时候又怂得尿了裤子!”
  
  曾毅“嗤”了口气,不屑地看着那小子,他兜里揣着专家组的工作证,就凭这个,整个南江省的公安局,怕是都没地方敢轻易收留他。
  
  杜若晚上又请了唐浩然喝酒,还是老地方——维纳斯,上次通过曾毅的事,他好容易搭上了省委大秘这条天线,当然要勤联系,多走动。
  
  “曾老弟呢?”杜若看唐浩然单人赴宴,就问到。
  
  唐浩然吐了一口烟,道:“他可是个大忙人,今天出去给方书记办事去了,不过这会儿工夫,我看也应该办完事了。昨天还刚跟他喝了一场呢!”
  
  杜若一听,心中欣然,曾毅果然是方书记的人啊,要知道方书记内有唐浩然这个贴身帮手,外有机关服务处的人24小时严阵以待地候着,有什么事是需要人专门去办的?不是很机密的事,不是最亲近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机会啊!
  
  他敲了敲自己的腰,叹道:“那真是不巧,我的腰最近有点不得劲,还想让曾老弟帮忙给瞧瞧呢,既然他在忙方书记的事,那就算了。”
  
  唐浩然摆了摆手:“不妨事,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喝酒要是少了他,怎么能尽兴。”
  
  曾毅正坐在凳子上,等着所谓的张队长出现呢,电话就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唐浩然的,他赶紧接通,道:“唐大哥,有事?”
  
  陈龙顿时站直了几分,唐大哥,难道是唐大秘书?他羡慕地看着曾毅,能够和省委大秘称兄道弟,用这种口气讲话,南江省能有几个?
  
  唐浩然在电话里笑着:“看你说得,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别磨蹭了,赶紧过来吧,还是老地方,我和老杜等着你。”
  
  曾毅就有些吞吞吐吐:“这个……不怎么方便啊。”
  
  “你那边有事要做?”唐浩然问道。
  
  “我倒是没事可做,不过有位池公子不让我走啊!他叫了人要过来收拾我!我这不正坐在这里,等着挨收拾嘛!”曾毅谈笑风生,还不忘开着玩笑。
  
  那边杜若也听到了通话的内容,他接过电话立时大吼:“曾老弟,你在哪?我这就带人过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羔子吃了豹子胆,敢对曾老弟你无礼!”
  
  “我在夜市公园呢!”曾毅笑着,“要不两位老哥过来,我请你们吃烧烤,这边好,吃起来没拘束,很过瘾!”
  
  挂了电话,杜若一脸怒火,反了天,这要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让曾毅吃了亏,那自己还有什么脸面跟人家称兄道弟,他可不怕姓池的是个什么人物,别说荣成这地界上根本就没什么姓池的人物是自己惹不起的,就算有,那还能有方书记大吗?
  
  杜若和唐浩然一道出了维纳斯,上车拉响警笛,一路狂飙奔向夜市公园。
  
  曾毅收起电话后,耳边就传来了警笛声。
  
  唱歌女孩更加焦急了,她使劲捏着手指,脸色有些不安,但还是站在原地,脚下没有挪动一分。
  
  曾毅朝她笑了笑:“没事,一切有我!”
  
  女孩“哼”了一声,抬高了下巴,似乎觉得自己被曾毅看低了。
  
  曾毅摇了摇头,不以为意,他现在看出来了,这女孩是个极度高傲的角色,又很重情义,你现在就是赶她走,她也不会走的。
  
  警笛的声音一直延续到夜市公园的入口,然后就停在那里不动了,过了一会儿,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警察快步跑了过来,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大汉,气势威猛,目带煞气。
  
  “张队长,你可来了!”一直远远站在一旁的池大公子,像是看到了救星,几步就跑了过去。
  
  看到他满脸的血,张卫东顿时大怒:“康凯,告诉我,是哪个王八蛋把你打成这样的?”
  
  池康凯的气势这时候又回来了,他一指曾毅,恶狠狠地说道:“就是他!这小子手下有功夫,先把他铐起来,然后往死里打!今天不废他个零件,我就不姓池!”
  
  张卫东是天府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池康凯的老子刚好是他的分管领导,今天池康凯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他要是不下点狠心,帮池康凯找回场子,怕是回去很难向领导作出交代了。
  
  张卫东看池康凯这满脸的血,再看躺在一地的小混混,就眉头一竖,亮出了手铐:“哪几个聚众闹事?自觉点!不要等老子亲自上手!”
  
  “张队长,这样办案不对吧!”陈龙站了出来,他知道唐浩然一会儿就要到,心中大定,连分局刑警队的队长都不放在眼里了,“你准备把我也铐回去吗?”
  
  张卫东之前没仔细看到底是哪几个人,现在看到陈龙,他就有点意外:“陈龙,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心中鄙视,这个陈龙,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上次被池局长收拾得跟孙子似的,才几天的工夫,又来惹池康凯了,这是活腻了啊!
  
  “张队长连个目击证人都不找,就敢断定我们是聚众闹事,未免也太儿戏了吧!”陈龙阴恻恻地看着张卫东,“到时候抓错了人,可别怪我老陈事先没提醒你啊!”
  
  “姓陈的,你还敢跳出来,我告诉你,你这个所长当到头了!”池康凯恨不得冲过去给陈龙几巴掌,又怕被曾毅打耳光,他现在左半边的脸还是麻木的,毫无知觉,“我今天就把话撂这里,不出三天,老子扒掉你的虎皮!”
  
  张卫东此时再看陈龙,就像看死猪一样,你是个所长,我抓你还有点顾忌,可没了所长的位置,你就是个屁,当下他毫无顾忌,大手一挥:“你犯了事老子一样敢铐!你还是识相些,滚远点!”
  
  陈龙啐了一口,心道既然姓张的你想找死,那老子也不拦你!
  
  张队长走上前,嘿嘿笑了一声:“小子,连池局长的公子都敢揍,等着倒霉吧!”说完,拿出手铐要去铐曾毅。
  
  “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曾毅手腕一抬,然后一拉一拽,张队长还没反应过来,胳膊就被曾毅弄脱臼了,痛得当场大叫起来。曾毅再一推,他就跟小混混一起躺倒在地。张卫东忍痛爬起来,用没脱臼那只手拔出手枪,指着曾毅:“王八蛋,你再动一下试试,看老子不打爆你的头。”
  
  陈龙无所谓,他知道没人敢随便开枪的,尤其这里还是公众场合,自己这边三个人身上可都没有什么管制武器。那个倔强的女孩,此时看到黑洞洞的枪口,脸色也终于有点发白,她拿手指着张卫东:“你们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吗?坏人不抓,专抓好人?”
  
  “老子怎么办案,跟你没关系!”张卫东扬了扬手里的手枪,厉声喝道,“但你们谁要是敢再乱动一下,老子认得他,枪子不认得他!铐人!”
  
  “好大的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