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小混混一愣,什么时候多出来个管闲事的。
  
  “我呸!”池大公子几步上前,指着曾毅的鼻子,“你小子是活腻了,还是皮痒了,敢管你池老子的事!识相的,赶紧滚蛋,否则池老子连你一起收拾!”
  
  曾毅看着眼前这个面色发黄,长着一对三角眼的家伙,嘿嘿冷笑了两声:“你就是姓池的?很好,我给你个机会,你现在向这位姑娘赔礼道歉,并保证以后都不骚扰她,我就让你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好大的口气!你算哪颗葱!”池大公子暴跳如雷,“告诉你,就凭这句话,今天你身上的零件全不了了!”
  
  曾毅用一种似笑非笑,又带着几分蔑视的目光看着池公子,道:“有时候零件都长在你身上,你却恨不得将它剁下来。”
  
  “你小子说什么?”
  
  这句话的声音有点低,像是曾毅在自言自语,池大公子一时没听清楚,还反问了一句。
  
  几个混混冲上前来:“池少,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揍死算了!”说着,小混混们纷纷拿出家伙,有人竟然还随身携带着钢管。
  
  “全都不许动!”
  
   陈龙大喝一声,站了出来。他起初不希望曾毅去揽这个事的,可曾毅已经站出去了,他也就无所顾忌了,你池大公子再牛,还能牛过曾专家吗?你那个副局长的老 爹,在我陈龙眼里是一尊大神,可跟方书记比起来,那就是地上的一条死泥鳅,都不用方书记出手,单是唐大秘书动一动手指,就能把你那个老爹碾死十八遍,还带 富余的。
  
  所以,陈龙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这个时候自己要是不好好表现上一番,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又有人出来管闲事,让池大公子很不爽,可等看清楚是谁,他一脸戏谑的笑:“呸!我道是谁,原来陈大所长啊,今天又是哪个裤裆没夹紧,把你给露了出来?上次的事,这么快就忘了?”
  
  陈龙的脸顿时红得能滴出血来,双手放在背后捏得嘎吱作响,恨不得立刻上前将池公子的那张蜡黄脸砸个稀巴烂,但也只能是心里头想一想罢了。他压住心中的怒火,道:“池少,这位是我的朋友,刚才一场误会,我看就算了吧!”
  
  “算了?”池大公子的口水,立时喷了陈龙一脸,“就这么算了,你池老子以后还怎么出来混!”
  
  陈龙等池大公子骂完了,道:“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池少卖我一个面子,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代他向你道歉。”
  
  池大公子狠狠地盯着陈龙,他心里很恼火,但也不好真的把对方得罪死了,毕竟那是派出所的所长,真要是被逼急了,他收拾不了自己,但把自己的几个爪牙抓进局子收拾一顿,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过了半晌,池公子道:“好,既然陈大所长开口了,我就给你个面子。你让他把那女的留下,再过来跪下向我磕头赔罪,叫两声池爷爷,池老子要是高兴了,说不定就放他走了。”
  
  “姓池的,你别太嚣张!”陈龙此时突然暴怒,“你怎么说我,我都忍了,但今天你要是敢为难我朋友,那我就绝不客气!”说着,“咔”一下亮出手铐,指着那帮小混混,“今天谁敢动手,老子全铐回去!”
  
  池大公子似乎是没料到陈龙会发飙,他愣了片刻后,当胸就给了陈龙一拳,骂道:“陈龙,你疯了吗?你这个所长不想干了是吧!我给你三秒钟,立刻从老子眼前消失,滚回你娘的裤裆里去,滚晚了,老子连你一起收拾!”
  
  陈龙被捶得蹬蹬退后两步,被曾毅在背后扶了一下,等站稳后,他对着曾毅道:“曾老弟,你放心,今晚豁出去这身警服不要,我也要保你周全。”被池公子捶了一拳,陈龙心里反而还有一点点高兴,这回算是跟曾专家结下战斗情谊了吧,自己为了他挨了一拳,怎么也得记自己一份情。
  
  女歌手此时不知道又从哪里找到个啤酒瓶子,她看对方连警察也敢打,就推了推曾毅,道:“你走吧,这里我能应付!”
  
  曾毅倒有点佩服这个女孩了,换作一般人,此时肯定是把自己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哪肯放松,这女孩竟然还劝自己走,单就情义方面,已经是巾帼不让须眉了。
  
  曾毅抬手挡住她,站在那里没有动。
  
  池大公子看着曾毅:“呸!没想到还蹦出个护花使者来,这么护着她,她是你妹啊!”
  
  “就算是吧!”曾毅冷冷答道。
  
  “操你妹的!”池公子大笑,无比嚣张地指着那一群小混混,“知道咱们兄弟几个今晚费这么大劲要干嘛吗?告诉你,我们就是要操你妹!”
  
  得意的笑容还挂在脸上,池公子就觉得眼前一花,随后“啪”的一声,仿佛一颗惊雷在耳边炸响,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就拍到他的左边脸颊上,他感觉自己的脑袋瞬间在脖子上平移了三公分,没来得及喊一声,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叮叮咣咣撞翻了五六个桌子。
  
  曾毅出手事先毫无征兆,小混混们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大叫着冲了过来。
  
  领头一位大个子,抄起地上的桌子就要往曾毅的脑袋上砸,桌子刚高高举起,曾毅就赶了过去,一指戳在对方的胸口上。
  
  大个子顿时如被雷击,浑身一颤,桌子就掉下来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随后他惨叫一声,捂着胸口,跪在地上开始干呕。
  
  陈龙一看开打了,就从地上抄起一张折叠凳,朝一个小混混的背上拍了过去:“什么东西,也敢对曾专家对手!”
  
  把小混混拍倒在地,陈龙狠狠地补上一脚,然后准备去保护曾毅,谁知一回头,七八个混混就已经全倒在地上了,有的抱腿,有的抱脚,全都惨哼不止。最夸张的,就属那大个子,跪在地上不停地吐,胆汁都吐出来了,仍然是干呕不止,似乎是要把胃一起吐出来。
  
  这场面让陈龙都目瞪口呆。
  
  那个唱歌的女孩子,拎着酒瓶子把池大公子拽起来:“以后不许骚扰我,听见没?”
  
  “贱货!”池大公子骂了一句。
  
  “咣!”女孩抬手就把酒瓶子砸在池公子的脑袋上,顿时瓶子崩碎,池公子鲜血直流,“听见没?”
  
  池公子红了眼:“贱货,敢打你池老子,我弄死你,我弄死你全家!”
  
  女孩子二话不说,又从别的桌上抓起一个酒瓶,“咣”一声再次砸碎在池公子的脑袋上。
  
   陈龙心里那叫一个舒坦,王八蛋,你也有今日。其实早在站出来的时候,陈龙除了要向曾毅示好外,还有着一个强烈的期许,他希望曾毅今天能替自己报仇,狠狠 地收拾这个姓池的王八蛋。那件事之后,陈龙几乎成了全局的笑话,说话都抬不起头来,可以说,他对姓池的是恨之入骨,可迫于对方老子的权势,只能是打碎牙往 肚里咽。
  
  看那女孩又抓起第三个酒瓶,而曾毅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陈龙慌了,出了人命可就不好了,他赶紧抓住那女孩的手:“别冲动,别冲动!”
  
  池大公子连滚带爬,躲开几米远后,他从地上站起来,掏出手机:“张队长吗,我让人给打死了,在夜市公园,你赶快过来!”
  
  打完电话,池公子指着这边的三人:“小子,你不是挺横吗,有种别走!看池老子今天弄不死你们!”这家伙满脸是血,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狰狞至极。
  
  “我就在这里等着!”
  
  曾毅拖来一把凳子,稳稳当当地坐下,然后气定神闲地拍着身上的灰,似乎根本就没把对方的威胁当回事。
  
  陈龙忍不住在心里竖起根大拇指,这才是世家子弟的风范啊,光是这藐视一切的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那女孩看曾毅打完人不跑,反倒是坐在那里等着别人叫帮手来,心里不禁有些焦急,毕竟人家是为自己出头才被拖累进来的,她又推了推曾毅:“你们走吧!等他叫来人,就走不了了。”
  
  “为什么要走?”曾毅不急不慌。
  
  “小姑娘,你要走,就赶紧走吧!”陈龙站在曾毅身后,双手叉腰,活像是一尊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