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小混混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女歌手,曾毅实在看不下去,出手救美,不料小混混仍然不依不饶,还招呼了他的一个警察“兄弟”来压阵。忽然,圈子外传来一声威严的制止,原来是杜若和唐浩然及时赶过来帮曾毅解了围。别看杜若虽然穿着便衣,但霸气十足,脸色阴沉得吓人。
  
  此时华灯初上,整个荣城在霓虹灯的照射下,璀璨生辉。荣城人有到夜市喝茶的习惯,天一黑,很多店家就在道路边的人行道上,摆出精致的方桌,除了卖茶外,还做一些烧烤、串串、兔头、咸花生的生意。一些做得大的夜市,甚至还有歌舞表演。
  
  车子一路驶过,曾毅觉得有趣,就道:“陈所长,不如就到夜市上去吃吧,我还没体验过咱们荣城的夜市呢。”
  
  “太简陋了,太简陋了!”陈龙直摇头,“还是我来安排吧!”
  
  “不了,就夜市吧,你就挑荣城最有名最有特色的夜市!”曾毅说得非常肯定。
  
  陈所长想了想,道:“那就去清江边吧,那里的公园夜市还是非常不错的。”
  
  清江是一条贯穿荣城东西的河流,因为江水清澈、环境优美,市民都喜欢到江边来游玩。前几年,荣城市政府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在江的两边建成了长达十几公里的江滨公园,沿线更是开发出好几个大型的购物、饮食中心,现在已经成为荣城人游玩消费的首选场所。
  
  公园夜市就位于江滨公园之内,几十家各具特色的夜市连成一片,热闹非凡。
  
  陈龙将警服脱下扔在车里,只穿了件白色的背心,领着曾毅走进了夜市。在一家烧烤店前,两人找了位子坐下,点了荣城最有特色的兔头和烤肉,又叫了扎啤。
  
  “曾老弟,第一杯酒我敬你!”陈龙倒了满满一大杯的啤酒,“以前有什么冲撞的地方,借这杯酒,我一并向你赔罪。”
  
  “陈大哥要是这么讲的话,这酒我没法喝了!”曾毅捂着杯口,没有拿起的意思。
  
  陈龙一琢磨,就明白了:“是是是,我说错了,这么讲,倒显得曾老弟你气量小了,我自罚一杯!”
  
  “自罚就不用了!今天第一杯酒,必须是我来敬你,不为别的,就为你是老大哥。”
  
  陈龙一听,心里暖呼呼的,人家的格局之高,远比自己能想象到的还要高出很多,什么过节,什么梁子,人家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他举酒杯,激动道:“好,咱们先干了这第一杯,今晚不醉不休。”
  
  夜市的最中央有一个舞台,有歌手在上面唱歌,这是公园夜市的一大特色。如果有哪位客人需要以歌助兴,就可以上前点歌,请驻场的歌手登台演唱,费用也不贵,一首歌一百块钱。没人点歌的时候,歌手就在上面演唱一些自己谱写的歌曲,下面要是有人觉得唱得好听,也可以付上一笔小费,算是捧场。
  
  听说这里以前曾经走出过一位天王天后级别的歌手,所以有一些想成名的歌手,晚上会来这里碰碰运气。
  
  酒喝两巡之后,舞台上换了一位女歌手,一开口,喧闹的夜市,也为之宁静了几分。她的歌声清澈得犹如清江之水,不含有一丝一毫的杂质,飘逸得又像天上的流云,云卷云舒,洒脱无际。
  
  曾毅被歌声吸引,回头多看了几眼,他发现女歌手的容颜,竟然也跟她的歌声一样,清新自然,又有几分洒脱,唱歌的时候,她的样子非常地专注迷人。
  
  “这位歌手唱得真不错!”曾毅忍不住赞了一句。
  
  “曾老弟说好,那肯定就是好!”陈龙此时心情大爽。他这个派出所的所长,在老百姓的眼里,或许威风凛凛,但在体制内,就属于是金字塔的最底端了,又苦又累,还不讨好,想要往上爬升,如果没有上面领导的支持,几乎是不可能的。今天曾毅邀请他一起喝酒,确实让他喜出望外,可以想象,自己跟曾毅攀上交情,那不就等于是跟杜大局长,甚至是唐大秘书攀上了关系!
  
  一招手,陈龙把服务生叫了过来,掏出两百块拍在托盘里:“去,给那位唱歌的小妹送去,就说是我兄弟赏的。”
  
  曾毅叫住那服务生,又拿出两百块,道:“你去告诉她,就说她唱得非常好。”
  
  陈龙哈哈笑了两声,举起杯子:“没想到曾老弟不仅懂医,还懂得听歌,真是个全才。来,我们接着喝!”
  
  女歌手唱完一曲,收入不错,除了有曾毅和陈龙拿出的四百块,还另外有一个人拿出了五十块。这里是夜市,前来消费的大多数都是工薪阶层,能像曾毅两人舍得一下就拿出两百块的,还真是不多。
  
  听了服务生传的话,女歌手就朝曾毅那边望了过去,可惜只看到曾毅的一个背影。
  
  唱完两首后,女歌手站在那里等了一小会儿,看没有人点歌,就准备下台换后面的歌手。因为来这里的歌手比较多,大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没有客人额外点歌,所有人就按照排队的顺序,一人唱完两首,然后换下一个人,这样所有的人都有露脸的机会,只要有人捧场,那今晚就算是有收入了。
  
  女歌手刚转身,还没来得及走,最靠近台子的位置突然来了七八个人,大咧咧地坐下后,就朝台上喊道:“先别着急走,我们要点歌!”说着,在桌上拍下厚厚的一沓钱,“唱吧,只要你敢唱,这钱就都是你的!”
  
  夜市上的人就知道这群人是故意来捣乱的,一百块钱一首歌,那沓子钱少说都有一万块,那就是一百首歌。如果连续唱一百首歌,人岂不是都唱废了?
  
  “王八蛋!”陈龙突然低声咒骂了一句。
  
  曾毅回头看了看那群人,道:“你认识?什么来头?”
  
  “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儿子,整个就是一人渣!”陈龙恨恨地望着那边。
  
  以前不认识这人的时候,有一次接到群众报警,说有人在闹市调戏妇女,陈龙就带人赶了过去,将这人以及爪牙全部抓了回去,没想到却捅了马蜂窝。当着所里全体民警的面,陈龙被那位副局长的夫人,狠狠抽了两个嘴巴子,骂得狗血淋头。最后陈龙却要到副局长的办公室去做检讨,副局长让他在门口整整晾了三天,最后站到一侧的小腿都开始静脉曲张,为此还住了一次医院。
  
  这种耻辱,陈龙终生难忘,可此刻望着那边几个闹事的仇人,他却低下了头,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热血的小警察了,现实狠狠地教会了他什么时候该夹着尾巴做人。
  
  女歌手没有理会那几个人,把话筒交给下面的歌手,就准备下台。
  
  下面立刻就站起来几个人,将台阶堵住,嬉皮笑脸道:“小妹,着什么急嘛,歌儿我们都还没听呢。”
  
  “对不起,请让一让,我已经唱完了,你们听别人的吧!”女歌手伸手想推开那几个人,却被那几个人反推回台上。
  
  “我们家池公子还没听呢,快唱,唱好了,池公子有赏!”
  
  “不唱也行,今晚你陪我们池公子去喝个酒,喝爽了,那钱就是你的了!”
  
  “对对对,唱歌多没意思,还是喝酒好,喝酒好!”
  
  几个小混混堵在台阶口,满脸猥琐地笑着,甚至还打起了口哨。夜市上的人顿时各个皱眉,心生厌恶,但也没人站出来管这闲事,这几个混混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女歌手,背后要是没有点势力,那才怪了,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啊。
  
  曾毅也皱了皱眉,这群人太嚣张了吧,这里好歹是夜市,众目睽睽之下,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女歌手看台阶被堵住,就直接转过身,走到台子的另一边跳了下去,稳稳落地后,她看都不看那个池公子一眼,快步朝外面走去,方向正好是曾毅的这边。
  
  混混们一看她跑了,就赶紧追过来,再次站在女歌手身前,伸开手拦住去路,像是老鹰捉小鸡,并且故意用身子往前顶:“妹子,就这么走了,也太不给我们池公子面子了吧!听哥哥的话,还是回去喝两杯。”
  
  “对嘛,喝两杯,喝两杯!”众混混一起发笑,围成个半圆,将女歌手往回顶。
  
  女歌手往前试着冲了两次,都没成功,她一把抓起旁边桌上刚吃完烤肉的铁扦子,举在胸前:“让开!”
  
  “呦,小妹还挺辣!不过我们池公子就喜欢吃辣的,无辣不欢嘛……”
  
  话刚说完,女歌手举着铁扦子就捅了过来,混混们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一个躲避不及,有人被铁扦子结结实实地扎在了胳膊上,顿时痛得大叫了起来。
  
  半圆的圈就出现了一个缺口,女歌手快速跑了出去。
  
  后面的混混开始大叫:“妈的,敢扎老子,抓住她,今晚一定弄死她!”
  
  眼看又要被追上,女歌手冲到烧烤炉前,抢过烧烤师手里的小铁铲,“嗤”一声,铲起烧红的木炭,目光冰冷道:“不怕死,就过来!”
  
  混混们顿时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远远地躲开了,有刚才被铁钎子捅的教训,他们可不认为这女的只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那是真敢泼啊。看着红彤彤的火炭,小混混心有余悸,妈的,这要是被泼到身上,那还不烧出几个窟窿啊。
  
  附近正在吃烧烤的人,也远远地跑开了,生怕被殃及到。
  
  曾毅倒是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位女歌手还真是个狠角色,冷静果断。一般人要是遇到这种事,别说是打人,可能连骂人的胆量都没有了。曾毅按了按桌角,准备站起身来。
  
  陈龙一把按住他,摇了摇头:“别掺和了,警察一会儿就到。”陈龙对这些事情的处理非常清楚,出了这么大的场面,警察肯定是要过来的,这些底下的警察就是再怎么畏惧池大公子,那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把那位女歌手带走,会引起民愤的。
  
  “没事,我去会会这位池大公子!”曾毅拍开陈龙的手,站了起来。
  
  陈龙一把没拽住,曾毅就已经走开了,他只得硬着头皮追上去,今天要是让曾毅吃了亏,那自己的升迁梦就彻底没希望了。
  
  “呸!”池大公子啐了一口唾沫,站起身来,也许是流血事件刺激了他的凶性,他抓起一张凳子,朝烧烤炉那边走了过去,一边叫嚣道:“妈的,你个贱货,给脸不要脸,还敢弄伤我兄弟,我看你能撑多久!都给我上,今天抓住她,人人有份!出了事,我兜着!”
  
  那帮混混顿时像打了鸡血,个个精神焕发,有人机灵,直接抄起地上的一个方桌,挡在了身边:“上,弄死她!”
  
  这下女歌手着急了,对方用桌子顶着,她手里的火炭可就没什么威力了,看着对方越来越近,她心中开始有些慌乱,一抬手,就准备把火炭泼出去。
  
  “放下!”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胳膊一麻,手中的铁铲随即就到了别人手里。
  
  “后面站着去!”
  
  又是一句,她觉得眼前一暗,就已经被人护在了身后,眼前的这个背影有点熟悉,很像刚才那位夸赞自己唱歌好的客人。
  
  曾毅把铁铲往炉子里一插,负手而立,冷眼瞧着那帮混混:“哪个是姓池的,上前讲话!”
  
  “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