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曾毅笑着打招呼:“那事儿不急,我来是要采办点别的东西!”
  
  “有什么好生意,曾老板可要记得关照我,我一定算你一个最优惠的价格。”那人赔着笑脸,曾毅之前定的药柜药杵,就是在他那里做的。
  
  “一定,一定!”曾毅拱手客气几句,就告辞离开。
  
  出了器械城的大门,胡光亮一招手,司机把车子开了过来:“曾专家,今天让您受累了,这样吧,我先让司机送您回去休息。”
  
  “那不好!我没其他着急要忙的事,自己回去就行,不用送。”
  
  “一定要送,一定要送!”胡光亮非常客气,笑呵呵地硬把曾毅推进车里,“我还要留下来监督东西的运送,改天我再请曾专家喝酒。”
  
  等车子离开后,胡光亮就一路小跑,追上了刚才跟曾毅聊天的那位:“曾专家都在你这里定了什么东西?”
  
  “几个装中药的柜子,用的可都是上好的材料,定金都交过了!”那人看着胡光亮,“怎么,你也要做?”
  
  胡光亮拉开手包,取出一张现金支票,很有气势地道:“总共多少钱?开票吧!抬头就写‘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用途是:办公用品。”
  
  那人吓了一跳,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是个部门,他怎么能不清楚,如果攀上了关系,以后可就财源滚滚了,他立刻换上一副灿烂笑容:“一共是两万八,已经收了曾老板八千的定金,还差两万块。我算你一万八!”
  
  “就开两万八!”胡光亮用手指狠狠敲击着柜台的台面,“记住了,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人工,要是敢偷工减料,老子让你在荣城滚蛋!还有,提货的时候,把定金退给曾专家。”
  
  曾毅离开医疗器械城,让胡光亮的司机把自己送到荣城中药材交易市场,他还要再买上几味药,帮方南国配置几贴膏药,既然出来了,就把这件事一次性办完,正好他也要订购一批药材,亲自过来验一验药材的地道和真假,更放心一些。
  
  黄昏的时候,曾毅提着两个塑料袋走出了药材市场,袋子里装着的是他给方南国做药膏的药材和原料。
  
  看还有点时间,曾毅索性顺着街道闲溜达,看两边是否有合适的门面出租。
  
  一辆警车从后面缓缓追上,稳稳地停在了曾毅的身边,陈龙那肥胖的身躯,很麻利地从车上钻了下来,过去一把抢过曾毅手里的塑料袋,笑道:“这东西还能让曾专家您亲自提?我来,我来。”
  
  “我道是谁,原来是陈大所长。”曾毅笑着,“出来巡逻吗?”
  
  “不,我来这边办点事,正要回去呢,也该下班了。”陈龙很热情地邀请曾毅,“曾专家去哪?我送您一程。上次的事,实在是对不住,晚上您有空的话,我想请您喝个酒,向您赔罪。”
  
  “那件事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嘛。”曾毅摆了摆手,“陈所长公务在身,就先忙吧,我随便走一走,找找有没有合适的门面。”
  
  陈龙一听,就埋怨道:“找门面您跟我说一声啊!需要多大的,在什么位置,我都能帮您找来。像您这么找,得找到什么时候啊!”
  
  曾毅笑了笑:“没事,我其实就是在瞎转,顺便也是想熟悉熟悉荣城的道路。”
  
  “我刚好知道有几处不错的门面房要出租。曾专家您先说说对房子都有什么要求,我帮你想想,看有没有合适的。”
  
  曾毅听陈龙这么讲,便道:“其实也没有什么要求,就是要用来开一家中医诊所。”
  
  “这样啊……”陈龙想了片刻,道:“还真有一处合适的,您等等,我先打个电话问问。”
  
  说着,他从兜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老七,你的那间门面房是不是要出租?……还没租出去吧?好,那给我留着……不,你现在就过去,一会儿咱们在那里会合。……嗯,速度快点,别磨蹭。”
  
  挂了电话,陈龙的脸笑得就像是开了花的向日葵:“曾专家,咱们现在就过去看房子吧,地段大小都合适,保证您一看就满意。”
  
  曾毅没想到自己跑断腿都找不到的门面房,让陈龙一个电话就给找到了,这还真是虎有虎路,蛇有蛇道,看来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找对人才行:“那就麻烦陈所长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能够为您出点力,也是我的荣幸!”
  
  陈龙把曾毅让进警车,自己则抱着两个袋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坐下之后,他一边闻闻塑料袋里的中药味,一边问道:“这是给领导抓的药?”说完,又大着胆子试探了一下,“方书记的?”
  
  曾毅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陈龙的身子一下就直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两个塑料袋,满脸凝重之色,仿佛那里面装的不是什么药材,而是一件需要押运的国宝,且价值连城。
  
  陈龙所说的地方,距离省卫生厅办公大楼不远,只隔了两条街,仅从地理位置讲,曾毅就很满意,这样自己两边都可以兼顾到。
  
   到了地方,就看一个三十多岁的精瘦汉子正站在门前,穿着白背心大裤衩,手里拿一把纸扇子在摇来晃去。看到陈龙的警车,精瘦汉子收起扇子迎了上来,一见面 就开始诉苦:“陈所,你这不是害我吗!我告诉你,我今天手风顺得很,连坐八庄,正要吃三家呢,被你拖过来了,赔大发了!”
  
  陈龙虎着个脸:“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抄了你的那个赌窝。”
  
  “别啊,我这不是来了嘛!”精瘦汉子忙赔笑脸,“先看房子,先看房子。”说完,慌忙掏出钥匙去打开了房门。
  
  陈龙并不着急进去,而是笑呵呵地站到了曾毅身后,一伸手:“曾专家,请进!”
  
  曾毅无奈地摇了摇头:“陈所长,以后请别叫我曾专家了,还是叫我曾毅吧!”虽然人人都这么称呼,曾毅还是很不适应。
  
  陈龙一听,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那我就托个大,喊你一声曾老弟。来,曾老弟,快请进,咱们先看房子,如果不合适,我再介绍别的地方给你。”
  
  房子是上下两层,一层是临街商铺,二层可以住人,以前这铺子是做化妆品生意的,后来那位老板做大了,搬到高档写字楼里去了,这房子就空了下来。因为地段好,这几天来看房子的人很多,老七嫌别人出的房租低,所以一直没谈成。
  
  曾毅上下看了一遍,觉得大小挺合适,尤其是既可以开店,又可以住人,这点比较合他的心意。他现在住在邵海波家里,环境挺好,但时间长了也不是很方便,如果把这里租下来的话,两个问题就都解决了。
  
  “行,就这里吧!”曾毅看着陈龙,“陈所长介绍的地方不错,我很满意。”
  
  “不是好地方,我怎么敢推荐给曾老弟。”陈龙哈哈笑了两声,扭头去看老七,“房租多少?”
  
  老七想了想,报出一个数字:“一个月八千!”
  
  陈龙的眼睛立刻瞪大:“八千?你怎么不去抢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那个租客,每个月才三千!”
  
  老七顿时哭丧着脸:“我的陈大所长,那都是三年前的价了。现在房租几乎是一天一个价,没办法,什么东西都涨价了,我也要吃饭呐。”
  
  “那也不能涨这么多吧!三千八,就这么定了!”
  
  老七这回是真要哭了:“这……这绝对不行,低于八千,我真的没法租,前两天别人开一万二,我都没舍得租呢。陈大所长,您行行好,要不您去看看别的地方?”
  
  陈龙的脸就有些挂不住了,他本以为凭自己的面子,怎么着也要低于三千,没想到现在连三千八都搞不定,他心里有些恼火,不过脸上还是一副笑容,过去搂着老七的肩膀:“价钱好商量嘛,走,咱们到外面慢慢谈!”
  
  两人去了外面,曾毅透过玻璃,看到陈龙站在路边,一脸恼火地冲老七大喝,最后还在老七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几下。
  
  过了几分钟,陈龙走了进来,一脸笑眯眯:“已经说好了,三千八!”
  
  曾毅有些无奈,看到老七垂头丧气地进来,他道:“我这几天也跑了很多地方,稍微好一点的地段,就没有低于八千的,这个地方我很满意,就按八千走吧!”
  
  老七顿时大喜,就像是劫后余生了一样。而陈龙的脸色就很难堪,自己的这个人情,可没有送出去啊。
  
  曾毅正是不想欠陈龙这个人情,如果只是帮忙联系门面房,这份情曾毅领了,可要是靠着所长的威权,压低了价格租给自己,他无法接受,这种人情,他也不想欠别人的。
  
  既然曾毅都同意了这个价格,陈龙也不好再说什么,当下双方草拟了个协议,付过定金后,房子就算租下来了。
  
  出门的时候,陈龙还冷着个脸,老七向他赔罪,他都没搭理。
  
  上车之后,陈龙却主动承认错误,道:“曾老弟,今天的这个事,实在是对不住,现在想一想,我也是考虑不周啊!”他看出来了,曾毅并不是那种什么小恩小惠都会吃的人,是自己把人家的境界想得太低了。
  
  曾毅笑了笑,道:“你帮我找到这么满意的房子,我感激还来不及呢。”说完,他看了看天色,道:“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耽误了你这么久的时间,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这样吧,晚饭我来请。”
  
  陈龙连忙摆手:“这哪行,一定由我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