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省委书记方南国可谓一方大员,喜怒自然不形于色。他若无其事般伸出胳膊让曾毅把脉。邵海波怕师弟断错,紧张得快无法呼吸了,可曾毅却镇定自若、心无旁骛。他坚信他的判断分毫不差,并表示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书记的伤治好。听过太多奉承话的方南国,此时感到了一种难得的真诚和亲切,他静如止水般的内心深处不禁泛起了一丝涟漪……做人需有德,医者父母心,再硬的汉子也会被柔情融化。
  
  曾毅是个说干就干的人,接下来的几天,他一边去寻找合适的门面,一边开始定做招牌、药柜、药杵这些东西。
  
  正在大街上乱转时,他接到了唐浩然的电话:“曾毅,你人在哪里?”
  
  曾毅道:“唐大哥,有事吗?”
  
  “晚上有没有安排?”唐浩然问到。
  
  曾毅以为唐浩然又要叫他去喝酒,笑道:“暂时是没有什么安排,不过我现在正要去省医院找我师哥。”
  
  唐浩然一听,道:“那正好,你叫上邵大夫,我一会儿过去接你们给冯厅长复诊,晚上就不要安排什么活动了,冯厅长可能要留你们吃饭。”唐浩然的电话打得很有水平,一上来没有先说冯玉琴晚上要请吃饭,而是先问晚上有没有安排,虽然说冯玉琴请吃饭,绝对没人会拒绝的,可要是万一被拒绝,领导岂不是很丢面子,这都是学问啊!
  
  曾毅听到“吃饭”两字,就知道冯玉琴的病肯定是好了,笑道:“那就辛苦唐大哥了,我们在省医院等你。”
  
  “就这样,一会儿见面再说。”
  
  唐浩然放下电话,整了整形,轻手轻脚地来到二楼书房,冯玉琴此时正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一本中医的书,自从被曾毅一剂治好后,她就对中医起了兴趣。
  
  “冯厅长,我已经联系上了曾毅,顺便我还联系了省医院的邵主任,让他也一起过来给您复诊一下。”
  
  冯玉琴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书,她对邵海波还是有点印象的,就是那位和曾毅一起帮自己推拿缓解痛苦的医生,看样子和曾毅关系不错,她点了点头,然后轻轻一挥手。
  
  唐浩然就知道这是同意了,再次轻轻退出书房,下楼接人去了。
  
  “给冯厅长复诊?”邵海波得到消息,就从椅子里一下跳了起来,“你说唐秘书点名让我去?”
  
  曾毅点头:“你赶紧准备一下吧,唐秘书马上就到,晚上可能冯厅长还要留咱们吃饭。”
  
  “我这就去准备!”邵海波有些激动,猛一下撞在了办公桌上,将桌子顶得在地上滑出去一截,发出“吱啦”的声音,可他却根本没有感觉到疼痛,扶了一下桌子,便朝办公室的大门快步走去,走到门口,他突然又猛地转过身来,“你说什么……你说冯厅长要请吃饭?”
  
  “可能,只是可能!”曾毅说道。
  
  “那我是得……是得好好准备准备。”邵海波一转身,又撞在了门上,跌跌撞撞出门后,就听见他在外面大喊,“小王,快给我准备一个出诊用的工具箱,血压计,温度计,全都给装上,要用最好的!”
  
  曾毅笑着摇头,没想到平时一向淡定的师哥,今天竟是魂不守舍。
  
  半个小时后,唐浩然来到省医院,曾毅和邵海波已经在楼下等着了。邵海波的两只手上,各提了一个大箱子,曾毅要帮他提,他死活都不肯,说是怕曾毅毛躁,摔坏了里面的设备,会误了给冯厅长复诊的大事。
  
  司机跑下来帮邵海波放东西,唐浩然则和曾毅站近了说话:“曾老弟,说实话,我这个当老哥的现在都有点嫉妒你了,我跟了方书记这么多年,可从没见冯厅长主动请谁吃过饭。”
  
  曾毅摆了摆手,道:“别人不清楚,唐老哥你还不清楚吗?咱们这些为领导服务的,看起来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实际上却是如履薄冰。你想一想,要是前几天我把冯厅长给治坏了,现在会是个什么下场?”
  
  这一句话说到了唐浩然的心里,他这个省委的大秘,走到哪里,都是风光无限,可暗地里他下了多少工夫,却没人看见,远的不说,就说前两天曾毅报到的事,就差点让他翻了船。
  
  “曾老弟是个聪明人啊。”唐浩然叹道。
  
  “你我之间,还用互相吹捧吗?”曾毅笑了笑,“快走吧,免得冯厅长等着急了。”
  
  “是,正事要紧!”唐浩然拍了拍曾毅的肩膀,今天只是寥寥几句话,却让他对曾毅又高看了几分,如果说上次派出所里曾毅是处变不惊,那这次就是遇宠不骄了,就算自己这种在官场里历练多年的人,也未必能有这种心态。
  
  邵海波在一旁也是暗暗吃惊,这才几天的时间,师弟竟然都和省委书记的秘书称兄道弟了,看来自己以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曾毅将来的成就,必定远在自己之上。
  
  省委大院位于荣城的中心——解放大道,这里不仅是地理位置上的中心,更是整个南江政治和权力的中心,主宰着南江八千多万人的命运。
  
  车子驶入解放大道后,立刻就能感觉到这里那种庄严肃穆的气氛,路上所有车子都自觉放慢了速度,不敢鸣笛,不敢变道,静静地向前穿行。
  
  马路的两边,是两排整齐的白玉兰树,挺拔秀立,姿态不凡。两人一组的民警,就在玉兰树遮挡出来的绿荫道上,来回穿梭巡逻。路上还停着多辆警车,有警察坐在里面,手里拿着对讲机,目光警惕地盯着过往的车子和行人。
  
  在一道站有四名持枪武警的大门前,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一名腰间别着手枪的武警少尉快步上前,看了眼车牌,发现是省委机关的车,但还是盯着贴在车子挡风玻璃上的特别通行证,仔细看了好几眼。
  
  “啪!”少尉来到驾驶位外面,打了一个很标准的敬礼。
  
  司机常来常往,当然知道规矩,很配合地放下车窗玻璃,让少尉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车里的情况。
  
  确认没有异常情况,少尉才抬手一挥,示意通行,大门的栏杆随即抬起,小车驶入了院内。
  
  看到邵海波有些紧张,唐浩然道:“这是例行检查,谁来都是这个样子。”
  
  车子穿行的时候,刚好碰到一队刚交完岗的武警士兵,整齐地排成一列,朝着大院侧面的方向,雄壮威武地走了过去。
  
  在大院里拐了几个弯,车子来到一座古朴庄严的小楼前面,这便是南江省委的一号楼,方南国就住在这里。
  
  曾毅还是那副很泰然的模样,下车后只抬头看了一眼小楼,便站在那里,不言不语,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邵海波则明显有些拘谨,下车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
  
  唐浩然看邵海波的状态有问题,担心他到时候会讲错话,就再叮嘱一句:“你要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领导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不问的话,你就不要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