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话里的讽刺意味很强,几位专家岂能听不出来,他们愤怒地一跺脚,全都站了起来,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平时别人想让我们看,我们还不给看呢!
  
  曾毅负手站在那里:“话可不能这么说。其实专家们刚才那都是故意吓唬你的,你的注意力全在受伤的那只脚上,要是不把你的病说严重点,转移你的注意力,我的那一脚踩上去,非但治不好你的病,还要把你疼个半死。”
  
  说完,曾毅看着那几位专家,似笑非笑道:“我说得对不对?”
  
  专家们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原来这小子一直都是在说反话呢。
  
  “我手上还有几位重要的病人,既然这里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告辞了,以后共事的机会还很多嘛,我再慢慢向诸位讨教!”说完,曾毅一甩袖子,翩然而去,把一群专家凉凉地扔在了那里。
  
  专家们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真是六月的帐,还得快,刚才大家在会议室里羞辱对方的话,只一转眼的工夫,就被对方如数奉还。现在谁还敢再说那小子只是个镀金的理事?
  
  华老站在原地,老脸更是一阵发烫,他这个南江第一的骨伤专家,今天被人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课。
  
  人脚上的骨头,因为长期承受身体重压,结构非常紧密,而且脚的力气也非常大,所以骨头错位之后,仅靠手法是很难进行复位的,只要病人脚上稍微使一点点力,你非但无法将错位的骨头推回原位,还可能给病人造成更大的伤害。
  
  基于这种考虑,华老才建议病人动手术。
  
  直到曾毅一脚踩上去,华老才猛然意识到,其实曾毅早就知道大家是在消遣他的,只是故意装作不知,让专家们先去打头阵,打击病人的希望,然后自己再推波助澜,更拿出截肢来吓唬病人,让病人的希望彻底破灭。
  
  而在病人完全绝望之时,他又给出一线希望,此时病人的心神,完全被转移到了那根虚无缥缈的救命稻草上,脚下毫无防备,曾毅一个出其不意的踩踏,就让骨头轻松回到原位。
  
  整个过程,华老看得最为明白,曾毅心思之深,时机之准,出脚之狠,角度之正,就连他这样做了一辈子整骨的老手,也是自愧不如。听到那“咔”的一声,他就明白了,病人的脚已经是好了。
  
  现在再看那几个挑事的专家,华老的眼里都喷出了怒火,自己行医一辈子,还从没跌过这么大的跟头,今天要不是受了这几个混账的挑唆,自己何至于丢这个人,再想到之前自己稳操胜券的样子,华老浑身难受,一刻也呆不下去了,他恼怒地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专家们全都傻了眼,这个结果谁也没有想到,羞辱镀金专家不成,反倒得罪了真金专家。
  
   汪主任此时的心情,可谓是畅快至极,就像大热天喝了一杯冰水,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舒服地张开,痛快,实在是太痛快了。你们这帮子专家,平时对老子呼来喝 去,一点面子都不给,傲得都没边了,今天终于张狂过头,被人打脸了吧!活该!你们也不想想,曾理事能给方书记当保健医生,岂能没有两把过硬的刷子?南江第 一骨伤专家?我呸,在曾理事面前,全是狗屁。
  
  反应过来,汪主任赶紧追了出去,他要好好地感谢一下曾理事,是他为自己出了这口恶气。
  
  医院大厅里,一些患者和路人围上前来,对着那个小伙子的脚啧啧称奇。
  
  “神了,你们快看,这脚还真的是好了!”
  
  “哎呀,刚才那一脚差点吓死我,我的心到现在还怦怦直跳呢!”
  
  “这就叫艺高人胆大,换了别人,哪有胆子这么治啊!”
  
  “神医,绝对是神医!”
  
  专家们此时全都默不作声,悄无声息地从众人视线中消失。
  
  曾毅出了医院的大门,闷头朝回走,那些专家现在怎么想,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向来他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别人看不起自己,自己还管他是个什么玩意的专家。
  
  “曾理事,曾理事!”汪主任边跑边喊,气喘呼呼地追了上来。
  
  曾毅停下脚步:“汪主任,还有事?”
  
  “没……事,没事!曾理事医术出神入化,我今天算是开了眼。”汪主任喘着气,从上衣内兜里掏出名片,双手捧到曾毅面前,笑道:“刚才忘了把电话留给你,这是我的名片,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曾理事打个电话吩咐一声就行。”
  
  曾毅笑着接过来:“汪主任你真是个热心肠,过几天,我可能还真的有事情要麻烦你呢!”
  
  汪主任摆着手:“曾理事太客气了,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只要我力所能及,肯定没有二话。”
  
   “我想在荣城开一家诊所,但初来乍到,对于这边办事部门的人不怎么熟……”曾毅看着汪主任,这个想法其实他早就有了,只是过去条件不允许,而现在开诊所 的话,就刚刚好。医疗专家小组那边,事情其实非常少,除了定期去给领导做一次检查外,剩下的时间基本都是闲着的,不用上班,每个月津贴还照拿,除非是领导 要下去视察,或者真的生病,才需要去跑一趟。
  
  “小事一桩,小事一桩。有理事的身份,这个事情好办得很。”汪主任笑得非常开心,他还怕曾毅不麻烦自己呢,开玩笑,对方可是方书记的保健医生,想办个诊所手续,那还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能麻烦自己,那是看得起自己,“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我去给你把手续跑了。”
  
  “那就先谢谢汪主任了,等事情成了,我请你喝酒!”
  
  汪主任连连摆手:“举手之劳而已,曾理事何必这么客气,我这个主任,本来就是为你们这些理事服务的嘛。”
  
  和汪主任聊了几句后,曾毅告辞离开。晚上邵海波下班回家,曾毅又把自己的这个想法讲了一下。
  
  几天前,邵海波最大的心愿,还是要把曾毅安排进人民医院,而眼下曾毅已经是专家组的专家了,进不进医院,其实都无所谓了,他想了一下,道:“也好,这也算是继承了师傅他老人家的事业,我完全支持。”
  
  “诊所的名字,还叫‘生生堂’。”
  
  “养生生之气,医生生之病,第一天学医,师傅就给我讲了这个生生之意,至今让我印象深刻。”邵海波有些感慨,“诊所那边,缺钱还是缺手续,你告诉我一声,我来解决。”
  
  曾毅笑了笑,“这几年四处游历,给人治病,其实也攒了不少钱,手续方面我已经找到人办了。”
  
  “差点忘了,你现在是专家组的人,办个手续肯定是易如反掌。”邵海波举起酒杯,道:“来,一起喝了这杯,祝生生堂在你的手里,重新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