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华老每用手按一下,就要停下来细细感觉一小会儿,然后换个角度再按,再去感觉,如此七八个回合后,他基本就摸清楚了里面骨头的情形,站起身道:“我看骨头没断,就是被震错位了!”
  
  那个判断病人骨头断了的中医院大夫,立时臊红了脸。
  
   背着手想了一会,华老道:“你这个伤虽小,但用手法怕是很难复位。我看开刀吧,用物理的手法将错位的骨头放回原位,再休养上一个月,差不多就能好了。” 华老这话说得相当肯定,只是说完之后,他突然想起自己出手的原因,便话锋一转,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诊断意见,或许别的医生还会有更好的办法。”
  
  几位专家立刻接过话头:“曾理事刚才也上了手,但还没发表意见呢,说不定他有更好的办法,能让病人立刻解除痛苦。”
  
  “对啊,曾理事,你就不要再谦虚了,说说自己的意见嘛!”
  
  中医院的几位大夫,本来是想吹捧华老几句的,可看专家们一个个都如此讲,只好暂且闭嘴,静观其变。
  
  曾毅再次盯着病人的脚看了看,道:“他的脚骨确实没断,我认同华老的诊断。”
  
  华老背着双手,神情泰然,早知道你小子会这么说,我这双手又怎么会摸错呢!他道:“曾理事也赞成手术治疗?”
  
   “必须手术,而且是大手术!”曾毅一脸严肃,指着病人的脚道:“脚骨突起本身并不严重,可这个突起的位置实在是太坏了。你们看,骨头刚好顶住了神经线和 血管,如果开刀,肯定要伤到神经线,那这条腿就算是废掉了;而如果不开刀,血管被压迫太久,导致供血不足,那只脚也肯定难以保住。我的意见,是趁病情还没 有恶化之前,截肢吧,把这只脚切掉,长痛不如短痛嘛!”
  
  此话一出,在场专家全都目瞪口呆,他们早认为曾毅的医术不靠谱,但没想到会如此之不靠谱,一个连骨头都没伤到的小病,竟然让他扯到了神经、血管,而且还要截肢,我的乖乖,病人不过是跌了一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被卡车给撞了呢。
  
  那表兄弟两个,此时完全让曾毅的话给吓傻了,他们是靠出卖力气来吃饭的,不管是废腿还是废脚,他们都无法承受。
  
  表兄弟两个,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其他专家,希望他们也能够说两句,哪怕是反驳一下曾毅的说法也好,这样自己心里还有一丝的光亮和希望,只要不截肢,自己都会继续治下去。
  
  “曾理事的见识果然不凡啊,佩服,佩服!”
  
  “是啊,今天大开眼界,那骨头可不正顶在了神经线和血管上了嘛!”
  
  “曾理事目光如炬,只那么一看,一切便了然于胸,厉害啊,厉害!”
  
  专家们正话反说,是在嘲讽曾毅呢!可这话落在病人耳朵里,不啻是一个大噩耗,大汉顿时双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而受伤的小伙子,也是面如死灰,心里最后的一线希望也破灭了。
  
  “我看你们也不要拍片了,赶紧回去筹钱吧,要是拖久了,怕是整条腿都得废掉!”曾毅摆摆手,“走吧,走吧,这个医院不做截肢手术的,你们到别的医院去吧。”
  
  表兄弟俩对视一眼,重重叹息一声,然后准备朝外面走。
  
  刚转过身,曾毅又道:“差点误了大事,我想起来了,有一个人专门治这种骨伤,而且随治随好,你们要不要去试试看!”
  
  这句话无异于是漆黑的夜晚出现一丝黎明,尤其是那个受伤的小伙,听到这话,他连脚痛都给忘了,猛地一个回身,面带着激动:“我愿……”
  
  话没出口,就见曾毅猛一个大步上前,抬腿就是一个猛跺,而且不偏不斜,刚好跺在了病人脚面的大包上。
  
  就听“咔”的一声,然后就是“啊!”“啊?”两声,整个医院的大厅瞬间鸦雀无声。
  
  事先没有任何的征兆,所有人的脑子,都还停留在思考那个能治骨伤的人到底是谁,曾毅这一脚就踏了上去。
  
  不少人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回过神来,都向病人的那只脚看了过去。
  
  “我的脚……”
  
  看到脚面上凸起来的那根骨头,被曾毅一脚踩平,受伤的小伙带着极度惊恐的表情,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却突然发现走动的时候脚似乎不那么疼了,惊恐的表情立刻又变成疑惑,他抬起脚转了两圈,奇怪地说:“咦?我的脚好像没事了……”
  
  “咝!”
  
  所有的专家医生,齐齐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吧?
  
  那小伙先伸着腿活动两下,又试着在地上来回走了几步,然后一脸惊喜道:“好了,真的好了,现在一点都不疼了。”说完,他来到曾毅面前,感激道:“曾大夫,谢谢您,您真是好人!”
  
  曾毅摆了摆手,道:“你先别着急说感谢,还是让其他医生再帮你瞧瞧吧,看骨头有没有成功归位。”
  
  几位专家医生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得仔细瞧瞧,表面看,那骨头好像是下去了,但有没有准确归位,还得另说呢。
  
  专家们要上前细看,受伤的小伙却很不配合,道:“不用再看了,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这脚绝对是好了!”
  
  “感觉?如果你的感觉有用,还要我们这些医生干什么!”专家们很生气,“别磨蹭,赶紧把脚伸出来!我告诉你,你这脚万一要是给踩出个什么后遗症,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
  
  病人这才极不情愿地伸出了脚。专家们围上前去,对着那只脚开始仔细端详,就差没有捧起来用放大镜来观察,可遗憾的是,脚面上甚至连个蹭破皮的小伤都没有,这有些难以理解,那骨头明明都已经翘了起来,再一脚踩上去,绝对是个骨头分离的下场,怎么会骨头归位了呢。
  
  看专家们这副表情,受伤的小伙就露出一丝不屑,道:“你们看好了没有,要不要再拍个片子,或者开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