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是啊,扶危济困、救死扶伤,曾理事是我们的楷模啊!”
  
  几位专家围在一旁,曾毅的脸色越犹豫,他们就越是要出声夸赞,想把曾毅架高了下不了台。
  
  跑去挂号的大汉回来,看一堆人围着自己的同伴,顿时心道不妙,今天不会是碰到医托了吧?他知道有些医院会有医托,就是利用病人急于求病的心理,或扮成神医,或假装好意介绍神医,然后行骗。
  
  “对不住,让一让,让一让!”大汉推开人群,准备背起自己的同伴,“我要带他去看大夫了。”
  
  专家们指着曾毅:“大夫不就在这里吗?”
  
  人生地不熟,大汉不想惹事,他背起同伴就走:“我们只看医院的大夫!”
  
  专家们就都笑了:“医院的大夫不也在这里吗!”说完,他们赶紧招呼那几位站在华老身边的中医院大夫,那可都是中医院最好的骨伤科医生们。
  
  几位医生走过来,看了看情况,问道:“这脚是怎么弄的啊?”
  
  大汉此时有点迷惑了,这里的医托未免也太多了吧,而且每个人的扮相,还都挺像医院里的大夫,他道:“我不在这里治,我要去二楼的骨伤科。”
  
  医生们很不高兴:“你这人怎么回事,你就是去了二楼,还得再下来的,我们就是骨伤科的大夫。”
  
  大汉不信这个,背着人低头就走。
  
  曾毅从地上站起来,提醒道:“他们真是中医院的大夫,你不用白跑了,问问楼下医院的人就知道了。”
  
  大汉心中认定了这群人不是好人,根本不听曾毅的提醒,背着同伴就往楼梯去了,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蛇鼠一窝。
  
  专家们都站在那里摇头:“曾理事,你说这种人可恨不可恨,你这么厉害的专家给他治,他还不愿意。我们就在这里等,看他一会儿怎么下来。”
  
  曾毅连连摆手,淡然道:“我算什么专家啊,你们几位才是专家!”
  
  过了没两分钟,那大汉又背着人下来了,脸上汗珠子乱滚,他挂的是专家号,可到骨伤科一问,人家说专家下楼了。骨伤科的门口,贴得有专家的相片,他仔细一看,才知道下面的那几个人真的是中医院的骨科大夫。
  
  “几位大夫,实在是对不住,我不知道你们真是这里的大夫,错怪好人了。”大汉一脸歉意,“麻烦你们给看看吧,这是我表弟,刚才装空调的时候从楼上掉了下去,脚就摔成这样了。”
  
  大夫们纷纷斥责:“你这个人怎么回事,都说了我们是大夫,你偏偏不信。你既然不信大夫,那还跑来医院干什么,有你这样的人吗?”
  
  大汉背着人,那腰就更低了,他生怕医生不给自己表弟治病,眼神里带着乞求:“大夫,我是个粗人,没见过什么世面,刚才有眼不识泰山,你们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生气……”
  
  曾毅上前帮忙,道:“你先把人放下来再说话,大夫们又没说不给治。”
  
  汪主任也上前搭了把手,等把人放下来,他回头去看那些专家大夫一个个都背着手站在那看笑话,心中不由冷笑,这么多人,还专家呢,我看加起来都不如人家曾理事一个年轻大夫呢,你们的医德医风,是不是都落在家里忘了带来。
  
  大夫们奚落了一阵,才上去一个人,弯着腰在病人的脚上敲了两下。
  
  病人顿时大叫:“疼!疼疼疼!”。旁边的大汉面露不忍之色,几次欲言又止。
  
  “摔成这样能不疼嘛!八成是断了!”大夫很快站起来,得出结论,道:“去拍个片子看看吧!”
  
  曾毅就摇头,中医骨伤,凭的是一种手感,骨头有没有断,一上手就能摸出来,当然,他也不反对拍片子观察,如果大夫的手感经验不足,最好还是拍个片子,这样可以作出更直观准确的判断。曾毅摇头的,是这位医生的诊断态度,简直就是敷衍了事……
  
  “大夫,我们这就去拍片子!”大汉扶着他表弟,准备去放射科。
  
  此时那几位专家又开口了:“华老,您是骨伤高手,要不您上上手,看看这伤如何?”
  
  华老对于这几位的心思一清二楚,知道他们是想利用自己让那个镀金理事丢丢脸,不过华老没有拒绝这个提议,他现在也是有些气不顺,大家平时都那么忙,今天竟然被拉过来迎接这么一位镀金的理事,这不是拿我们这些专家去捧臭脚吗,欺人太甚。
  
  “行嘛,那就看看吧!”华老背着个手,脸上的表情非常自负,放眼整个南江省,在骨伤这个领域,他还真没怕过谁,更不要提一个镀金的专家了。刚才曾毅的表情他也全看在了眼里,那小子到现在连里面的骨头情形都没摸出来呢。
  
  病人不知道这位华老又是谁,站在那里有些犹豫,不知道是该去拍片,还是该留下来,万一弄错了,怕是又要得罪医生。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人扶过来!”能让华老亲自出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机会啊!“知道华老是谁吗?在咱们南江省,华老要是说自己整骨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你今天运气好,别说只是摔了脚,就算你把腿摔断了,华老也能让你一个月后健步如飞。”
  
  曾毅再次摇头,这大夫的嘴也太毒了,就算为了抬高华老,也不用咒病人腿断吧。
  
  华老摆摆手,俯下身子,在病人的脚上轻轻捏了起来。
  
  周围的大夫纷纷凑上去,伸长了脖子,仔细观察着华老的每一个手法细节,这可都是华老的不传之秘,今日机会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