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曾毅猛一个大步上前,不偏不斜,刚好跺在了病人脚面的大包上,就听“咔嚓”一声响,医院大厅瞬间鸦雀无声。病人本能地“哎呀”一声,瞪着双眼,一脸的惊恐,倒吸着冷气,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突然发现刚才无法使力的脚踩在地上,已经毫无疼痛的感觉。几位骨科专家见此才心服口服:有本事不在年纪高,手到病除最重要。
  
  第二天上午,曾毅又是在头疼中爬起来的,他怕今天去中医药学会再有什么误会,就特意换了一件中式的对襟汗衫,脚下穿了一双老北京布鞋,这样就老成了很多,如果不看脸的话,就跟公园里练拳的老头没什么区别。
  
  按照惯例,专家组入选的中医专家,一般会在省中医药学会担任理事,其实就是挂个名,并不负责具体业务。但这也算是专家组的福利,因为有了这个理事的名头,在中医界的身份就不一样了,以后卫生系统召开大大小小会议,在上面的主席台上,也会给你留一把椅子的。
  
  正如唐浩然所说,曾毅刚出现在省中医药学会的楼下,里面就小跑出来一位中年男子:“您是曾专家吧?”
  
  曾毅点了点头。
  
  那人便热情地伸出手:“曾专家您好,知道您要来,我一直在这等着呢,敝人姓汪,是中医药学会的办公室主任,快请进,快请进。”
  
  省中医药学会、省中医研究院、省中医医院,这三家其实算是一家,都在一栋大楼里。曾毅进去,首先看到的就是中医院,医院虽小,但患者流量却不少,熙熙攘攘的。往楼上去,就是省中医院和中医药学会的办公区。
  
  这次是专事专办,曾毅很快就办完了手续,拿到中医药学会的理事证。
  
  手续办完,曾毅准备走人,汪主任又拉住他:“曾专家,按照惯例,新来了理事,都要举行一个欢迎会,已经安排好了!”
  
  中医药学会是个半官方的协会,组织形式比较松散,欢迎会这种东西从来就没搞过,全因为出了昨天的事,为了显示对专家的尊重,这次特意搞了一个。
  
  曾毅不知道这个情况,还真以为是惯例,客气道:“这不好吧,我对咱们学会可没作什么贡献。”
  
  “您肯担任理事,就是对咱们学会的贡献!一会儿其他的理事会到,也有几位专家组的专家要来。”汪主任笑得很灿烂,“主要大家一块儿认识认识,交流一下感情。”
  
  听到还有医疗小组的其他专家要来,曾毅就留下了,他也想认识认识以后一起共事的医生,这样做起事来也方便一些。
  
  十点半的时候,中医药学会的小会议室里,坐满了专家,全都是南江省中医界很有分量的人物。
  
  “以前我担任理事,好像也没举行什么欢迎会啊!”
  
  “谁说不是呢,我手里还一大堆患者呢,突然通知让过来参加欢迎会。真是的,越来越离谱了,年底换届,我一定用脚投票。”
  
  “听说是来了一位国手级别的人物。”
  
  “是谢老的弟子?还是张老的门生?如果是这样的话,举行个欢迎会倒是完全有必要的。”
  
  正在猜测,汪主任领着曾毅走了进来:“各位理事,各位专家,首先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参加今天的欢迎会。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学会新任的理事,曾毅先生,曾毅先生同时还是卫生厅专家医疗小组的专家。”
  
  汪主任一介绍完,就冷场了,所有的专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这就是今天的主角?未免也太年轻了吧,看起来大学还没毕业的样子。
  
  看到这情况,曾毅就知道事情并不像汪主任说的那样,他笑了笑,主动拱手道:“我是个晚辈,以后还要请诸位前辈多提携、多指点。”
  
  又冷了半分钟后,终于有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专家开口了:“曾理事是吧,请问你的老师是哪位国手?是谢老,还是张老,或者是……”
  
  “都不是,我的医术是家传的,从小跟着爷爷学的,另外还上了几年中医大学。”
  
  “那请问你祖父的名讳是?”
  
  “曾文甫!”
  
  曾毅说了个名字,在座的专家都没听说过,顿时大家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为了一个毫无来历的毛头小子,竟然把这么多的专家拉过来开会,这不是乱弹琴么。
  
  政界的人讲背景,学术界也同样讲,前者看重的是权力,后者看重的是你的师承宗派,曾毅不是师出名门,又这么年轻,大家当然是看他不起,中医是个经验学科,想你一个毛还没褪干净的小子,医术也高不到哪里去,估计又是哪个当官的心血来潮,让自己家的亲戚小孩来这里镀金的。
  
  “那你擅长哪一派医术?火神派?温病派?伤寒派?还是易水派?”有人又问。
  
  曾毅摊开手,摇头道:“哪一派也不是。”
  
  会场一阵骚动之后,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现在人也见了,也认识了,我医院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着,他来到曾毅身边,丢下一张名片,“曾理事,以后还要多多联系啊。”他还专门把理事两个字,咬得非常重,其中的揶揄之味,谁都听得出来。
  
  曾毅心里不痛快,脸上却没有任何显露:“一定,一定!”
  
  有人开头,就有人尾随,不到一会儿工夫,会议室走了一大半。汪主任脸上的汗顿时就下来了,这可是厅长亲自安排下来的任务,说一定要办好这次欢迎会,他拿恳求的眼神看着剩下的几位专家,希望他们能给自己一点面子。
  
  这几位专家交头接耳一番,然后集体站了起来,看样子也是准备走人了。
  
  汪主任两步上前,站在一位岁数看起来最大的专家面前:“华老,华老,刚才忘了介绍,曾理事前几天可是治好了卫生厅冯厅长的病,现在已经是方书记的保健医生。”
  
  被称为华老的人,听到之后也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拿眼扫了一眼曾毅,道:“小伙子,干得不错,好好干!”
  
  华老也是医疗小组的专家,冯玉琴生病的事他知道,可惜参与不进去,因为保健局的官员,都是清一色西医出身的技术官僚,这些人本身对中医就很排斥,所以华老以及其他几位医疗组的中医专家,在保健局并不怎么受重视,平时主要负责那些退下来的重要领导的保健。
  
  虽然没有参与进去,但一个小年轻都能给治好,想来也不是什么大病,有什么可值得夸耀的,也就是运气好罢了,如果我们这些真正的专家被派过去,这病怕是早就好了,哪还有你这个年轻医生表现的机会!
  
  华老点点头,在曾毅肩膀上拍了拍:“我手上有几个重要的患者要去诊治,今天就先这样吧,以后共事的机会还很多嘛。”说完,他领着剩下来的这几位专家一起走了出去。
  
  汪主任难堪到了极点,他恨恨地看着几人走远,才转过头向曾毅解释道:“曾理事,实在是对不住,专家们都太忙了,您看这事……”
  
  “没事,没事!”曾毅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状,“这不已经和专家们都认识了吗,欢迎会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既然专家都走了,那我也回了!”
  
  “我送送您!”汪主任心里愧疚,坚持要把曾毅送到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