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杜若就没进去了,他向唐浩然打了个招呼:“局里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说完,他来到曾毅身边,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笑着道:“曾老弟,以后要多多联系啊,有什么事情需要跑腿,你就尽管吩咐我。”
  
  卫生厅的人群之中,顿时一阵骚动,堂堂的市公安局局长杜若,在荣城这块地皮上随便跺一跺脚,整个荣城都要颤三颤的,现在竟然主动放下身段,去结交一位医疗专家,这里面大有意味啊!
  
  曾毅收下名片,客气道:“杜局,今天的事太感谢你了,不然我肯定是要吃大亏的,回头我一定亲自登门致谢。”
  
  “客气啥嘛!”杜若大手一摆,朝自己的坐驾走了过去,只要对方领情,那自己今天就没白来啊。
  
  陈高峰认识曾毅,就是那个治好了冯玉琴病的实习生,他不知道这实习生怎么又跟杜若搭上了关系,当下客气道:“曾大夫,今天的事让你受委屈了,我这里代表厅党委,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
  
  “不敢当,不敢当!”曾毅连忙摆手,笑着道:“他们连省委办公厅的公文都敢质疑,比起这个,我这点委屈算什么,就是挨了两棍子,身上连块皮都没有蹭破。”
  
  陈高峰听出来了,这是很不满意,委屈大了。他有点生气,你一个实习生也敢给我摆脸子,不过当着唐浩然的面,他不敢发火,还是道:“也就是曾大夫涵养好,换了是我,肯定要讨个说法的。”
  
  进入卫生厅大楼,陈高峰立刻安排召开中层以上干部会议。
  
   “干部保健工作,是党的干部工作和人才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关系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的一项特殊事业。做好干部保健工作,是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一项光荣任 务。作为卫生战线上的每一员,我们必须拿出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积极进取,扎实工作,努力完成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面对厅里大大小小上百名干部,陈高峰面容严肃,侃侃而谈,把保健工作拔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他暗暗打量端坐一旁的唐浩然,看对方始终面无表情,就立刻话锋一转:“然而……”
  
  这两个字一出口,台下的人顿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经历无数会议,大家也都明白了,前面拔得越高,就是为了后面板子打得越狠。
  
   梁坚强坐在第二排,两只手紧紧扣住大腿,却仍然不住地颤抖,他面色惨白,嘴唇发青,紧张得几乎要窒息过去。他一看今天这架势,就知道难逃一劫了,肠子顿 时都悔断了。自己真是昏了头,明明知道自己的那个小舅子说话不靠谱,却偏偏信了他的话,要不是有了先入为主的念头,自己今天绝不会这么鲁莽行事的。
  
  这回完了,要是被免职,或者调入冷板凳,那都是很好的结局了,就怕厅里紧追不放,把自己收受医药企业几百万好处费的事查出来,这几年自己还暗中把一些不懂业务的关系户安排进厅里工作,这其中也收了很大一笔的办事费。
  
  “又经群众举报,梁坚强曾多次伙同、指使门卫,将前来厅里办事的人民群众殴打致伤,性质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经研究决定,涉案门卫,予以坚决辞退,相关责任,交由公安部门追究;给予梁坚强免职处分,并由厅纪检部门调查其相关问题……”
  
  听到这个决定,梁坚强再也无法坚强,他觉得喉咙一阵发紧,勒得自己无法喘息,接着就是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省了。
  
  会场顿时有些骚乱,大家七手八脚把梁坚强抬出来,放平在地板上,又是掐人中,又是喷凉水,过了有一分钟,他才幽幽醒转,然后就是嚎啕大哭。
  
  也不知道是谁情急之下,慌不择水,把自己的茶叶水喷了上去,此时梁坚强的脸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茶叶条,再配上一副落魄状,真是我见犹怜。
  
  曾毅没想到事情会搞到这么大,本来他还有点于心不忍,但听说梁坚强收了几个黑心药企的钱,把那些吃了问题药,到卫生厅来申诉的群众打到致伤致残,他又觉得这个结果实在是太便宜他了,早知如此,自己就该也卸了他一条胳膊。
  
  陈高峰让人把梁坚强拖出去后,继续开会,狠狠地给所有人敲着警钟。
  
  郭鹏辉对此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出了这样的事,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不可能再被提拔重用了。在他看来,自己今天要不是受了梁坚强的挑唆,怎么可能认为专家是假冒的!
  
  想到这里,他恨恨地跺了跺脚,梁坚强,你敢耽误老子的进步,老子还要让你再掉层皮!
  
  等开完会,办完手续,已经到了下午下班的点了,曾毅准备回家,却被唐浩然拽住了:“曾老弟,晚上我设宴为你压惊,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
  
  曾毅连忙道:“这怎么可以,应该是我请你才对!今天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你看你这人,总是这么客气。以后你我都是为方书记服务的,何必分出一个彼此呢。再说了,今天你第一天上任,于情于理,都该我这个老大哥来请,你要是再推辞,那就是看不起我啰!”
  
  曾毅笑了笑:“却之不恭,那我就只好从命了。”
  
  “这就对了嘛。今晚你我一定要好好叙一叙,以后你在方书记身边工作,有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我正好叮嘱给你。”
  
  唐浩然这也是投桃报李,今天曾毅没让他下不了台,他对曾毅便高看一眼,另外,他还有另外的目的,以后曾毅就是方书记的保健医生,也算是领导信任圈里的人物之一,大家提前做好关系,以后也好互通有无嘛。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楼下,就看到杜若站在卫生厅的大院里,他此时已经换下了警服,穿着一身便装,站在那里吞云吐雾。
  
  看到两人下来,杜若一脚踩灭烟头,上前笑着:“两位领导可否赏个面子,晚上我已经安排好了,维纳斯酒店,咱们不醉不休!”就好像他早就知道了曾毅和唐浩然晚上一定会一起吃饭似的。
  
  “老杜啊,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还有这一手本事。”唐浩然大笑,“都不是外人,晚上是我为曾老弟压惊洗尘,你来安排,也要由我买单。”
  
  杜若跑过去拉开车门:“那我就厚着脸皮,去蹭两位领导这顿酒喝。”
  
  面对两位的盛情相邀,曾毅无法拒绝,只好笑道:“那我就听两位老兄的!”
  
  “这就对了么!”唐浩然很高兴,拍了拍曾毅肩膀,和他一起钻进了杜若的车。
  
  去酒店吃饭,再开公车就不合适了,杜若的警车此时已经换成了一辆很普通的丰田轿车,车牌也很普通,任谁看了,都会不想到里面坐着的是公安局局长。
  
   维纳斯酒店是一家顶级的会员制俱乐部,集饮食、桑拿、健身、酒吧、私人会所、演艺于一体,这里的会员非富即贵,全都是荣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富豪、大学 者、大艺术家以及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想要成为这里的会员,着实不便宜,最基本的入会费,也得38万,可荣城的社会名流,仍然是趋之若鹜。
  
  杜若选择这里,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去普通的地方,显示不出自己的诚意,更高级的场所,在荣城也找不出几家了。
  
  车子刚到酒店楼下,门童就跑了过来,一边开车门,一边用对讲机通知里面。门口站了两排迎宾小姐,各个姿色不俗,身形高挑,看到三人进来,齐齐鞠躬欢迎。
  
  在迎宾小姐的陪伴下,曾毅跟着唐浩然和杜若步入维纳斯酒店的大厅,抬眼望去,大厅宽敞华丽、大气典雅,汉白玉铺就的地板,亮得可以映出人的影子,大得惊人的水晶吊灯,折射着璀璨光芒,令整个大厅披上了一层奢华气息。
  
  杜若偷偷打量了一下曾毅,发现曾毅的脸上始终是淡淡的微笑,神态自然大方,就好像这种地方他曾经来过很多次一样。杜若心中暗暗高兴,今天这顿饭是请对了,这绝对是世家子的派头,一般人哪能伪装得出来,看来唐浩然没给自己交底,这个曾毅肯定不是保健医生那么简单。
  
  杜若订的包间,叫做聚义厅。这名字很有意味,唐浩然看到之后,哈哈一笑,然后率先走了进去。
  
  酒菜上齐,唐浩然举起酒杯,准备开始。谁知包厢的门此时被“砰砰”敲了两下,一个肥头大耳、满面红光的胖子走了进来,人未到,笑声先至:“对不住,对不住,不知道杜局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这番话估计是早在外面就想好了,话没说完,他看到了坐在首席的唐浩然,顿时吃了一惊,上前道:“哎呀,今天我卫胖子的罪过真是大了去,唐主任前来检查工 作,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实在是该罚,我先自罚三杯请罪,然后再为领导敬酒。”完了,赶紧让身后跟进来的服务员把酒开了。
  
  52度的五粮液,用二两的杯子,满满倒了三杯,这个卫胖子竟然连个停顿都没有,一口气喝完,然后又倒上一杯,道:“实在是该打,今天我太失礼了,领导们大人有大量,千万勿怪啊。”
  
  这个卫胖子叫卫子刚,是维纳斯酒店的经理,在荣城也算是一号灵通人物,他接到下面人报告,说杜大局长来了,就赶过来打招呼,却没料到唐浩然也在场,进门一开口,就把人得罪了,试想,有哪位领导喜欢被人当作空气啊!
  
  “你这个卫胖子,自己想喝酒,还找这么多理由,迟早喝你个胃下垂!”唐浩然显然认识这个卫胖子,笑着开玩笑。
  
  听唐浩然这么说,卫胖子才松了口气,嬉皮笑脸地端着酒杯子上前,此时他注意到了曾毅:“这位是……”
  
  “这位是曾毅,你喊曾少就行了。”唐浩然道。
  
  “曾少初次光临,招呼不周之处,还望恕罪。”卫胖子举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同时心中也是暗暗吃惊,能让省委大秘和市局局长作陪,那绝对不是一般人啊,这样的厉害人物,自己以前竟然没见过。
  
  “客气了,客气了!”曾毅点头笑着。
  
  转眼间,八两白酒进了肚子,卫胖子酒量再大,照这么喝也是有些吃不住了,他心里后悔,来之前怎么就忘了先问清楚里面还有什么人呢,这一个意外接一个意外的,胃可要遭老罪了。
  
  卫胖子硬着头皮又倒满一杯:“今天三位领导大驾光临,我心里实在高兴,借这杯酒,我祝领导们今天玩得开心。”第五杯下肚,卫胖子的肚里就开始翻江倒海,他朝着三人拱了拱手,“领导们慢用,我就不打扰了,有什么需要,就吩咐我。”
  
  转身准备要走,卫胖子又想起了什么,他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灿灿的卡片,捧到了曾毅面前:“曾少,这是敝酒店的贵宾卡,您收下,以后要常来啊!”
  
  放下卡片后,卫胖子再次拱手告罪,然后一溜烟走了。
  
  曾毅看着做工精致的卡片,知道这东西肯定价值不小,就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收。
  
  旁边唐浩然道:“这东西又没有成本,他们送,你就收着。”说完,他举起酒杯,“曾老弟,今天咱们是头一次喝酒,一定要不醉不休。”
  
  “对,不醉不休,一定要让曾老弟喝好喝到位!”杜若附和,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曾毅拿起酒杯:“唐大哥,明天我还得到中医药学会办手续,去晚了怕是不好。”
  
  唐浩然不以为然地摆手:“那点小事情,什么时候都能办,哪有喝酒重要!你放心吧,你明天去,肯定没人敢再当你是假冒的。中医药学会的会长还是卫生厅的副厅长,他今天就在会场呢,明天你去了,保证他早就安排妥当了,去再晚,他也得让人候着。”
  
  “来来来,喝酒!”杜若已是迫不及待地举起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