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混账!唐主任的工作证,你也敢查!”杜若沉着脸走进来,大声喝道:“我是杜若,这里谁是所长,过来讲话!”
  
  值班民警听到这个名字,吓了一大跳,抬头看到一脸虎威的杜若,冷汗立时顺着脊背往下淌,这可不就是自己的顶头大老板吗,他一紧张,连敬礼都忘了,结结巴巴道:“杜……杜局……,您请坐,请坐,我这就去叫所长来。”说完,慌忙跑进去找所长。
  
   不到半分钟,陈龙就小跑着出来,上前“啪”一个敬礼:“二马路派出所所长陈龙,向首长报到,请领导指示!”陈龙嘴上铿锵有力,可裤子里的两条腿却是忍不 住微微打颤,他这个派出所的所长,平时连区分局的局长都难得见一次,今天杜大局长突然降临,可想而知,这是要出大事啊。
  
  “曾专家呢?”唐浩然厉声问道,“他现在人在哪里?”
  
  陈龙脸上的汗珠子直往下淌:“报告领导,在三号讯问室!”果然,这个捡回来的烫手山芋要爆炸了。
  
  “还愣着干什么,前面带路!”
  
  杜若眉毛一竖,把陈龙吓得腿肚子差点抽筋,他赶紧在前面领路:“请这边走,这边走。”
  
  上到二楼,一转弯,就看到了“三号讯问室”的牌子。
  
  此时三号讯问室的门外,二马路派出所的民警们井然有序地排成了一溜长队,一个个凝神屏息,探着脑袋往里张望。队伍的头部扎进了讯问室,看不到里面的情形,门口处站了一位民警在维持秩序:“都别急,排好队!”
  
  看此情形,唐浩然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我的妈呀,曾毅岂不是要被收拾惨了?
  
  “你们这群王八蛋,都不想干了是吗!给老子集合,全体列队!”陈龙差点一跤跌倒在地,跳起来后怒声暴喝。
  
  “我看谁敢动,全都给我原地蹲下!”杜若脸上杀气凛冽,一脚踹在陈龙的腰上,“王八蛋,让他们全都给我蹲好!”他心里此时也是暗道不妙,大大的不妙啊。
  
  唐浩然几个健步冲到讯问室门口,大喊:“曾毅,曾毅,你在里面吗?”
  
  “是唐秘书吗?”里面传来曾毅的声音,“可把你给盼来了。”
  
  听到曾毅说话,唐浩然的心才算是放回到肚子里了,他一把推开门口的警察,要到里面去找曾毅,谁知往里一看,他猛地怔在那里。
  
  这一路上,唐浩然已经想到了这里可能会出现的各种场景,甚至包括最坏的事情,他都做好了打算,可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他却感觉自己像是来错了地方,惊愕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讯问室里,曾毅大马金刀地坐在桌子后面,正在给排在最前面的警察号脉:“虚火旺盛,动不动就生气,你要注意了啊,伤肝!”
  
  唐浩然脑子里一阵轰隆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赶到讯问室门口的杜若,脸上表情也跟唐浩然差不了多少,过来捞人的事,他以前办过不少,却从没见过今天这种场面,想都想不到啊。
  
  “蹲下,蹲下,都给我蹲下!”陈龙急眼了,连踢带打,不一会,所有的警员就都让他按在了地上。
  
  这时警员才反应过来,是杜大局长来了,看杜若一脸杀气,所有人都蹲在那里忐忑不安,想着自己最近是不是捅娄子了。
  
  “唐秘书,你快帮我向派出所的同志解释一下,那封介绍信可真是害死我了!”曾毅站起来,“你要是再不来,我今天可要在这里过夜了。”
  
  唐浩然的七魂六魄,这才回到躯壳里,他有点接受眼前的事实了,没出事好啊,没出事最好,他一路上悬着的心,此刻才算落了地。不过想起自己来这里的初衷,他顿时拉下脸,猛拍桌子道:“省委医疗小组的专家为什么会在这里?陈所长,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龙额上的几缕头发,此时被冷汗打湿,紧贴在脑门上,显得狼狈无比,他解释道:“我们……我们只是请曾专家来协助调查。”
  
  “调查?调查什么?有什么可调查的?谁给了你们调查的权力!”唐浩然明明是在演戏,可说到激动处,竟然连他自己都有些愤怒了,“省委办公厅的公文你们都敢视若无睹,眼里还有没有南江省委,还有没有党!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
  
  这一顶帽子压下来,陈龙差点瘫倒在地,他惊骇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不不不,我们没有……是是是,我们确实考虑不周,请领导息怒。我们向曾专家道歉,道歉。”说着,二茬子冷汗又冒了出来。
  
  “省委医疗小组是什么部门?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抓人的地方吗!”唐浩然的怒吼,震得讯问室的玻璃哗哗作响,“方书记的人你们也敢抓,还知不知道天高地厚!”
  
  杜若眼睛一亮,他先前知道自己要营救的人只不过是医疗小组的专家,而且看样子也没受什么委屈,就打算等唐浩然气消了之后再看情况而定,但此时一听“方书记的人”几个字,不由精神大振,这可是个为方书记效力的天赐良机啊。
  
  他一扭头,对身后的秘书道:“你去通知,让分局的马金有,十分钟后到这里向我报到。”
  
  一股寒气立刻从陈龙受伤的尾巴桩子升起,然后直蹿到脑门。按照“向下管一级”的组织原则,局长管分局长,分局长管派出所所长,马金有是陈龙的上级分局局长,现在杜若让马金有赶过来报到,摆明了就是要把陈龙拿下。
  
  陈龙猛打了个激灵,然后一下扑到曾毅面前,恳求道:“曾……曾专家,我求求您,您帮我向杜局解释一下,就别让马局过来了。我陈龙今天绝对是文明执法,丝毫都没有冒犯您啊。”
  
  曾毅心说你倒是想冒犯我,可惜被我给收拾了,他不认识杜若,只好对唐浩然道:“陈所长确实是公事公办,接到报警,他总不能无动于衷吧,再说了,他就只是请我过来协助调查的,你看我坐在这里,没人看守,还有茶有水的。”
  
  杜若本想拿下陈龙,但看正主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坚持处理,当下冷哼一声,铁着脸道:“死罪可饶,活罪难逃,明天你自己主动到马金有那里申请处分!”
  
   “是是是,谢谢杜局,谢谢唐主任,谢谢曾专家!”陈龙“死里逃生”,激动得眼泪都要下来了,他看着曾毅,心中惭愧不已,自己今天差点还揍了人家,可人家 不计前嫌,还帮自己求了情,真不愧是方书记的人啊,气度就是不一样,格局就是高,他上前拍着胸脯,“曾专家,今天当着杜局的面,我说一句,以后你要是有 事,尽管吩咐我陈龙,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是王八养的!”
  
  曾毅没理会陈龙,对唐浩然道:“唐秘书,事情也都解释清楚了,你看咱们是不是现在就去报到?”
  
   这一下,唐浩然也感动了,说实话,他很担忧曾毅一气之下不去报到了,只要曾毅不报到,那自己就是再这么费尽心机,这事儿日后是要被冯厅长知道的,那时必 定是雷霆震怒啊。至于怎么去说服曾毅,唐浩然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可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还没开口呢,人家倒是主动提起了这个事,这份情,自己得领啊。
  
  唐浩然心中感动,脸上却是涌起杀机:“走,我亲自陪你报到,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说你是假冒的!”
  
  唐浩然一行刚到派出所楼下,就碰到了匆匆忙忙赶过来的郭鹏辉,他满头大汗:“唐主任,您听我解释……”
  
  唐浩然目不斜视,像是根本没有看到郭鹏辉一样,他径自走向自己的坐驾,然后朝曾毅招了招手:“曾老弟,来,坐我的车!”
  
  杜若早已准备妥当,看两人登上车,便拉响警笛在前面开道,两辆车风驰电掣,直奔卫生厅去了,摔下一溜烟尘。
  
  郭鹏辉唉声叹气,使劲跺了跺脚,又急忙钻进车子追了上去。
  
  陈龙看着车子消失,仍然心有余悸,自己今天差点就步了前两任的后尘,有几个人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让省委书记的大秘和市局局长同时亲自过来接人,幸亏自己今天请教了“活化石”,不然现在铁定是被拿下了,而且下场会很惨。
  
  回过身,陈龙突然感觉腰有点疼,这才想起是杜大局长踹的,之前太紧张了,竟然毫无知觉。
  
  卫生厅大院,已经得到消息的厅长陈高峰,来到楼下准备迎接。
  
  有警车开道,这回门卫都躲在值班室里不出来,任由杜若的坐驾冲了进去。
  
  “唐主任,我真是惭愧呐,您这么忙,还让您因为这事儿专程过来一趟。”陈高峰伸出双手迎上去,第一件事,就是向唐浩然承认错误。
  
  他心里其实有点冤,保健局的工作,一向都是由冯玉琴来负责的,现在冯玉琴刚住院,保健局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故,陈高峰这个从来不插手保健局事务的一把手,反倒要为此负责。
  
  唐浩然的手只浅浅地搭了一下,就板起脸,道:“保健工作,省委历来都很重视,今天这个事情实在太恶劣了,撕毁公文,殴打专家,简直是令人发指。省委现在已经知道,要求一定要严肃处理相关人员。”
  
  唐浩然拿出省委当幌子,陈高峰却不敢不重视,他一听说省委都知道了,心脏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当下表示:“我们厅党委已经开会讨论过了,我们坚决按照省委的指示办,一定严肃处理这起事件中的相关人员。详细处理的细节,我会向唐主任作出汇报,您先请进,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