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陈龙能够在这里当上所长,本身就不是什么头脑简单之辈,他一下就想到了很关键的问题,为什么对方要冒充专家啊?就是在街上冒充领导去骗财骗色,也比到 这里冒充什么狗屁专家强多了,专家是那么好冒充的吗?至少得懂医术吧,这可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啊,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能冒充!
  
  “小子,你别得意!单凭袭警这一项,我就能让你蹲十年!”陈龙心里有了主意,脸上却仍然凶狠,指着曾毅道:“识相的,自己乖乖跟我回去接受调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梁坚强此时挤到人群前面,道:“就是这个人,伪造公文,假冒专家,还打伤了我们的保安,简直是无法无天,一定要严惩!”
  
  陈龙认识梁坚强,当下拍着胸脯道:“梁处长,你一会儿派个人跟我们回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你放心,再无法无天的人,只要到了我的手里,也要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王法’。”
  
  门卫本来躺在地上直叫唤呢,听到这句话,脸上挤出一个痛苦的笑容,道:“小子,你等着哭吧,有你好看的!”
  
  曾毅“哼”了一声,还是担心你自己吧,那条胳膊我看你怎么装回去。
  
  陈龙皱着眉道:“赶紧把这人送到医院去,顺便让医院出个伤情鉴定!你们两个也别站了,把人带回所里去!”
  
  那两个警察上前要扯曾毅,被曾毅推到一旁:“派出所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我自己会走!”
  
  从梁坚强面前走过时,曾毅嘴角带着一丝嘲讽,说:“实话告诉你吧,如果不是省委方书记的夫人硬要我过来,老子还真的是不稀罕!”说完,他昂首挺胸,迈步出了保健局的大门,两名警察像保镖似地紧紧跟在后面。
  
  “我呸!你狗日的骗鬼去吧,还省委书记呢,你怎么不说是总书记……”
  
  梁坚强气得浑身哆嗦,这话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等反应自己犯了大忌,赶紧捂紧了嘴巴,做贼心虚地朝四下里打量了一阵,见没人注意,他这才安下心来,然后指着曾毅的背影大骂:“太嚣张了,太嚣张了,简直是狂妄至极!死到临头还嘴硬,还敢胡扯,我呸!”
  
  “消消气,消消气!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陈龙倒是一副大度模样,“放心,我一定好好收拾他!对了,他伪造的公文呢,那可是证据,我要带走!”
  
  梁坚强这才想起那封介绍信,低头找了半天,最后指着陈龙的脚下道:“在这呢,你看,这小子把证据都给毁了,明显就是心虚!”
  
  陈龙弯腰捡起那几张碎片,顺手塞进包里:“好了,那我就先回去处理这事!等调查清楚后,我会把结果反馈回来的!”
  
  到楼下送走了派出所的人,梁坚强嘴里兀自喋喋不休,狗日的王八蛋,竟然还敢搬出冯厅长来吓唬我,也不先去搞搞清楚,冯厅长现在可正在住院呢,她能认识你是哪棵葱,我呸!
  
  二马路派出所距离卫生厅只有五百米的距离,两分钟的时间就到了。
  
  进门把曾毅往讯问室一带,陈龙掏出那几张纸片,招手叫过两个人来:“你们把这给我拼回去,拼好之后,别忘了让李副所先看看。”
  
  说完,他指着卫生厅跟过来那名办事员:“你跟我来,先做一下笔录,让我们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讯问室里,陈龙端坐在桌子后面,像一个沉思者,他已经盯着曾毅看了足有十多分钟,却一句话也没讲。
  
  此刻他正在琢磨李副所长的话。那是二马路派出所的“活化石”,在副所长的位置上坐了二十年,对片区内这些衙门口的事情了如指掌。介绍信拼好之后,李副所长第一句话就是:“麻烦了,这回捡了个烫手山芋。”
  
  按照李副所长的意思,这个专家不管是真是假,派出所最好别去那里抓人。专家小组那是什么地方,那里面可全是领导最为信任的人,否则领导也不会把自己的健康问题交给他们。涉及到领导安全,还是让保卫局来管。
  
  陈龙一听脑袋就木了,问题是人已经被自己抓回来了。
  
  李副所长给出了个主意,不管真假,先用好话把人哄出去,只要他一走出派出所的门,立马通知保卫局过来拿人,之后管他是真的还是假的,那都跟派出所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陈龙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但请神容易送神难,要是不给一个说法,这人怕不是那么轻易就能送走的吧!
  
  “咳咳……”陈龙清了清嗓子,站起身来,“你想清楚没有?不要指望能拖延时间,事情总会查清楚的,你现在交代,我还可以给你算个主动自首。小伙子,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嘛,好好考虑考虑吧。”
  
  曾毅觉得这台词很耳熟,只是没想到自己也有机会听到,他道:“我没什么可考虑的。”
  
  “好,那你就讲一讲吧!”陈龙拿起那封介绍信,“这上面的公章,是不是你私刻的?你为什么要冒充专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全都讲出来!”
  
  “我已经说过了,介绍信是唐秘书给我的,进医疗专家小组的事,是冯厅长亲自定的,你要是不信,就去查证好了。”曾毅坐在那里,不急不慢。
  
  “查证,我们当然是会查证的!”陈龙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咒骂,我一个派出所的小所长,哪有资格让省委书记的大秘和夫人过来协助调查,我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嘛,“我是本着‘惩戒为辅’的原则,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你可要认清形势,不要心存侥幸。”
  
  “谢谢陈所长的好意,不必了!”曾毅摊开双手道,“该说的我全说了,没什么可坦白的!”
  
  陈龙立刻板起脸,一股肃杀之气顿起:“那好,我问你,既然你说自己是医疗专家,那肯定是懂医术了,你怎么证明?”
  
  “这有何难!”曾毅仔细观察了一下陈龙的气色,道:“陈所长最近受伤了!”
  
  “啪!”陈龙将介绍信拍在桌子上,大声喝道,“做警察哪有不受伤的,少给我耍滑头!”
  
  曾毅坐直了身子,道:“那你就伸只手过来,我给你号号脉!”
  
  “我看你能耍出什么鬼花样来!”陈龙冷哼一声,走了过来,虎视眈眈地盯了半天,才慢慢伸出自己的左手。
  
  曾毅伸出三根手指按上去,闭着眼睛仔细体会脉象,过了一会儿道:“我没有看错,你确实受伤了,你把尾巴桩子给摔坏了,时间大概是在一个星期前。”
  
  我的爷啊!陈龙两眼瞪得溜圆,不会吧,这……这个也能号出来?这小子真的是专家,而不是街头看相的?
  
  一星期前,有群小混混在夜市喝多了打架,陈龙那天刚好值班,就带人过去了,听到小混混对自己出言不逊,陈龙就飞起一脚,准备踹小混混一个狗爬叉,谁知那小混混躲开了,害陈龙当场跌了个屁墩,巧不巧,尾巴桩子刚好磕在一块砖头上。
  
  当时疼得他直钻心,但到医院检查后,尾巴骨那里不红不肿,拍了片子也没有事,医院说无需治疗。可回来之后,陈龙是坐也疼,站也疼,晚上睡觉必须趴着睡,一不小心碰到了尾巴桩子,就疼得浑身冒冷汗。
  
  后来又看了几个有名的骨科专家,有的说是软组织伤,有的说是骨伤,还有说是伤到神经了,说法不一,但有一样相同,所有的专家都说伤到尾巴骨后极难恢复,至少要养个一年半载的,一想到要疼这么久,陈龙的脑袋都木了。
  
  旁边做记录的小警员,撇下笔跑过来:“那你也帮我号号,看我有什么毛病!”
  
  曾毅抬眼看了一眼,道:“你不用号,你是不是很苦恼自己的头发每天都在掉,再热的天脚都是冰凉的,但又在狂出汗?”
  
  小警员的表情立刻跟陈龙差不多,脑袋点得跟小鸡吃米似的:“对对对,这个能治吗?”
  
  “能治,我给你开个方子,吃上几副调理调理,情况应该会好很多。”
  
  “谢谢谢谢!我这就给你拿纸笔去!”小警察一折身,抄起桌上的记录本。
  
  陈龙此时几乎就可以断定,这小子一定是专家了,就这瞧病的手段自己听都没听过,神乎其神,不是给领导看病的,那还能是给谁看病的。再看小警员那殷勤的劲,陈龙气不打一处来,是你的病重要,还是我的病重要,有没有先来后到啊,敢插老子的队。
  
  他当下喝道:“这里是给你看病的地方吗!”
  
  小警察脸涨得通红,尴尬地把脚挪了回去,差点都忘了这是在讯问室:“所长,我……”
  
  “你什么你,懂不懂规矩!专家给你看病,也不知道去倒杯茶!”
  
  “啊……我这就去!”小警察立刻转忧为喜,麻利转身跑了出去。
  
  陈龙换上灿烂的笑容,在曾毅的肩膀上拍了两下:“小伙子,不,曾专家,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怎么可能会是假冒的呢。实在是对不住,对不住,你看这讯问室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走,还是到我办公室里去坐坐!”陈龙窃喜,总算是要把这小子忽悠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