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急匆匆赶往派出所的唐浩然已经估计可能出现的各种场景,甚至包括对最糟糕的局面他都想好了对策。可当他来到派出所的时候,他惊愕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讯问室外,民警们井然有序地排成了一溜长队,一个个凝神屏息,探着脑袋往里张望;讯问室里,那个据说袭警的“匪徒”曾毅正大马金刀坐在桌后,聚精会神地给排在前面的警察号脉。
  
  保健局常务副局长郭鹏辉听说来了专家,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准备亲自过去接待。
  
  一出门,就遇到了人事处的副处长梁坚强,梁坚强开口就问:“郭局长,听说有人来专家医疗小组报到?”
  
  看到梁坚强身后站了四名精壮的保安,郭鹏辉意识到事情可能内有缘故,他点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我正要过去接待。”
  
  梁坚强就示意借一步说话,两人往前走出去几步,低声交流了几句。
  
  郭鹏辉随即抬手把那个年轻人叫了过来:“专家手上拿着的,是省委办公厅的介绍信?”
  
  “是!”
  
  “日期呢?”
  
  “是昨天开具的。”
  
  郭鹏辉就摆摆手:“好,你先过去,好好地招待专家,我随后就到!”说完,他把梁坚强让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四名保安则守在楼道里,八只眼睛紧紧盯着保健局办公室的门。
  
  “老梁啊,你的细心,可是咱们厅里出了名的。”郭鹏辉把梁坚强让到沙发上道,“你的怀疑很有道理,小心驶得万年船嘛,我这就给省委办公厅打个电话,核实一下情况。”
  
  郭鹏辉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想了想,拨出去一个号码。
  
  电话“嘟~嘟~”响了有二十秒,里面传来低沉严肃的声音:“喂,哪位?”
  
  郭鹏辉立刻抱紧电话,以无比欢悦的语气回答道:“张主任吗?您好,我是保健局的小郭,郭鹏辉啊。”
  
  那边“哦”了一声:“是小郭啊,你有什么事情吗?”
  
  “有个情况要向张主任您汇报,有位年轻的同志前来医疗专家小组报到,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我有些摸不准情况,所以……”郭鹏辉的汇报非常有技巧,讲出事实的同时,又重点突出了“年轻”和“一个人”。
  
  果然,电话那边的语气慎重了起来:“有这个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张主任是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也是省保健委员会的委员,像聘请专家这样的大事,都是需要开会集体讨论的,如果真有专家入选,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郭鹏辉一听就明白了:“那打搅张主任您了,您忙,你忙!”
  
  放下电话后,郭鹏辉的脸都白了,好玄呐,竟然有人敢冒充医疗小组的专家,今天要是让他蒙混过关,进入了领导的身边,那可是要出天大的事啊。郭鹏辉后背冷汗直流,自己作为主管领导,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这要是传出去,冷板凳肯定是坐定了。
  
  定住神后,郭鹏辉使劲握住了梁坚强的手:“老梁啊,今天这事幸亏有你!我一定会把这事向冯厅长如实汇报,为你请功!”
  
  “郭局长这就见外了,厅里的安全保卫工作一直由我负责,出了这样的事,我也是一阵后怕啊!”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先将这个假冒专家的骗子控制住,然后通知辖区的派出所过来抓人。”
  
  曾毅坐在保健局办公室,正跟那个年轻人聊着呢,门被猛地推开,四名保安提着警棍,气势汹汹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曾毅围了起来:“老实点,不许动!”
  
  门卫此时一脸邪笑,他拿警棍指着曾毅:“小子,我早就看你不是什么好东西!识相的,立刻双手抱头蹲好,否则别怪我的棍子不认人!”
  
  曾毅有点意外,以为是这个门卫心里不忿,又追上来闹事呢,他拿眼看了一下旁边的年轻人,这种事,还是让他们卫生厅的人自己解决。
  
  “你们干什么!”年轻人站起来,“这是医疗小组的专家,都给我出去!”
  
  “什么专家,就是个骗子!”门卫“呸”了一声,“我姐夫……不,梁处长已经都调查清楚了,他的介绍信是假的。”
  
  年轻人吓了一跳,再看郭鹏辉此时就站在门外,他马上意识到门卫没有说谎,顿时一蹦三尺高,往外跳开几步,然后心有余悸地指着曾毅:“我早说,哪有这么年轻的专家!”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曾毅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他的介绍信是唐浩然亲自给的,自然不可能是假的。他心里头一点也不慌,以为这多半是那门卫暗中挑唆闹事,“谁说我的介绍信是假的,站出来!”
  
  “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敢在这里耍横,老子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门卫一甩肩膀,拎起棍子就朝曾毅的肩膀砸了下来,他心里憋着气,所以就铆足了劲,棍子从空中划过,竟然发出“唔唔”的声音。
  
  “啪!”
  
  “哎哟……”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门卫一屁股坐倒在地,脸上汗珠子直滚,刚才还拿着警棍的右手此时软绵绵垂在那里,显然是脱臼了,警棍咕噜噜滚出老远,最让人惊奇的,是他肚子那里的白衬衫上,还有一个清晰的43码黑鞋印。
  
  “啊!”
  
  其他三名保安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两步,郭鹏辉几人更是远远躲开,妈呀,太危险了,难怪这小子敢冒充专家,原来是有备而来啊!
  
  “围住他,不要让他走,派出所的人马上就到!”郭鹏辉跳着脚大喊,却是不敢靠上前来。
  
  看到小舅子被打翻在地,梁坚强着急了,出声恐吓道:“这里是政府机关,你敢在这里行凶伤人,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曾毅大怒:“政府机关怎么了,政府机关就可以提着棍子随便乱打人?”
  
  今天也就是曾毅了,如果换了另外的人,就刚才那一棍,绝对是半条胳膊当场打断,所以曾毅心里非常生气,一个小小的门卫,都如此狠毒,只因为没在门口登记,就要让人断胳膊断腿,到底这里是卫生厅,还是阎罗殿?
  
  “伪造公文,假冒专家,现在又出手伤人,我告诉你,你今天走不了了,等着坐牢吧!”梁坚强厉声呵斥,一边通知更多的人过来帮忙。
  
  曾毅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什么狗屁的医疗专家,老子还正不想当呢,他伸手抓起那封介绍信,指着梁坚强道:“你说这是假的?”
  
  “什么我说,那根本就是假的!”
  
  话没说完,就听“嗤啦”一声,曾毅将那封介绍信撕成了好几半,往地上一扔,道:“很好!你记住你说的这话,日后省委办公厅追查的时候,希望你还这么说!”
  
  梁坚强的心里猛突突了一下,难道说这介绍信是真的?不会的,不会的,郭局长在电话里向省委办公厅求证了的,怎么可能会是真的,这小子一定是在虚张声势,吓唬自己的,他当下命令道:“都站着干什么,把他捆起来,一会儿交给派出所。”
  
  卫生厅的这几个保安,可没经过很好的专业训练,都是厅里几个处长主任的亲戚,平时人模狗样地穿个制服,在楼下把把门,吓唬吓唬平头老百姓还可以,现在碰到曾毅这种一出手就能卸人胳膊的主,立刻就六神无主了。
  
  “小子,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你闹事的地方吗!”
  
  “给老子在地上蹲好,否则今天别想完整走出去!”
  
  保安们嘴上不停呵斥,脚下却是畏畏缩缩,平时的那股凶狠劲,早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保健局的门口,一会儿工夫围了二三十号人,厅里不少胆大的都跑过来帮忙,有人甚至还从办公室抄来了家伙。
  
  人多势众,保安们的胆气又足了,叫嚣道:“老子把话撂这儿,你今天肯定是不能竖着走出去了!”说着,又要跃跃欲试。
  
  郭鹏辉此时心里还是一阵肉跳,我的老天爷,这倒霉的事,怎么就让我给摊上了呢?他到底是老成稳重一些,看到曾毅厉害,就在外面向人群大喊:“围住他,围住他,别让他跑了就行,警察马上就到!”
  
  曾毅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他拖来椅子坐下,道:“去把你们陈厅长叫来,今天这事要不给我一个说法,我还不走了呢!”
  
  卫生厅的人立刻回骂:“你也配见陈厅长,找死是吧!”
  
  有几个人就要冲上去为陈厅长表忠心,倒把保安们吓了一大跳,他们可是知道曾毅的厉害,赶紧拦了下来,乖乖,这要是让官老爷们冲过去挨了打,自己的饭碗肯定是不保了。
  
  郭鹏辉看对方大马金刀地坐在里面,一点都有没逃跑的意思,当下眼皮子开始乱跳,假冒专家的人,他见多了,可被识破之后还能够如此沉得住气的,他倒是第一次见,这小子刚才完全可以跑掉的啊。
  
  这会儿工夫郭鹏辉也不可能去细想了,他心里很庆幸,好在是提前识破了,好在除了一个门卫受伤外,没有闹出更大的事件来,否则今天就难以收场了。他心有余悸,在外面控制着局面:“围住了,都围住了!”
  
  派出所距离这里并不远,所长陈龙得到消息后,带着两个人很快赶到了卫生厅。一上楼,就看楼道里站了不少人,群情激愤。
  
  他上前推开人群:“让开,让开,警察办案!”
  
  卫生厅的人看到警察来了,就让出一条过道。
  
  “哪个王八蛋吃了豹子胆,敢在这里闹事!”陈龙摘出手铐,杀气腾腾地进了保健局的办公室。
  
  一进门,陈龙吃了一惊,他只听说有人到卫生厅假冒专家,就想当然认为那是一把花白胡子的人,所以赶过来的时候,连警棍都没舍得带,谁知进门就看到有人躺在地上直哼哼,对面站着的是一精壮男子。
  
  陈龙反应倒是很快,判断出眼前形势后,他一把夺过保安手上的警棍,喝道:“你还敢动手,给老子在地上蹲好!”他可不比那些保安,呵斥“罪犯”是气势十足,举起棍子就要砸人。
  
  眼看棍子就要砸到身上,曾毅一伸手,将棍子抓在了手里。
  
  陈龙大怒:“暴力抗法,抢夺警械!反了你!”一伸腿,他朝曾毅的小腹猛蹬过去,你小子还敢还手,老子今天要是不踹你个半死,你就不知道我这身虎皮还会咬人。
  
  曾毅轻轻侧过身,快速出手,在陈龙的腰眼处点了一下。
  
  “哎哟!”
  
  陈龙就感觉半边身子猛地一麻,随即一脚蹬空,落地之后,脚下还跟踩了空气似的,没着没落的,顿时闪出去一个大趔趄,差点趴倒在地:“王八蛋,你敢袭警?都愣着干什么,给我上!”陈龙在这么多人面前吃了个暗亏,不由恼羞成怒。
  
  “这位警官好大的威风啊!”
  
  曾毅冷冷站在原地,脚下甚至都没挪动一步:“一会儿工夫,你就给我扣了三项罪名。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有些帽子可是好戴不好摘的,千万别到最后收不了场。”
  
  陈龙一个激灵,脑袋就有点清醒了,他辖下分管的这个片区内,行政机关林立,关系错综复杂,有时候蹦出个跳蚤,都可能咬死人,据说自己的前两任,都是栽在了这上面。
  
  听到曾毅的话后,陈龙不由大为后悔,卫生厅报警说有人假冒专家,自己过来把人带回所里调查就是了,等调查清楚之后,再动手也不迟啊!
  
  太冒失了!太冒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