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冯玉琴脸上的表情非常满意,还是小曾好啊,处处都从恢复健康来考虑。不像张仁杰,就知道把我留在医院,也不知道是为我好,还是为他好,每天对着这四面白墙,闻着这股子药味,就是没病的人,也会生出病的。
  
  “那就这么定了!”冯玉琴决定下来,就让自己的秘书去安排出院的事。
  
  张仁杰这才明白过来,冯厅长压根就没打算要听取自己的意见啊。他看着曾毅,眼睛里迸射出怒火,这小子比邵海波那种老油条还坏,睡老子的,吃老子的,抹干净嘴竟是什么事也不干,岂有此理!
  
  半个小时后,方南国的秘书唐浩然赶到医院,医院方面也做好了准备工作,全院最好的一辆救护车,此刻就停在楼下。
  
  医院的几位领导冲上前来,将冯玉琴的病床围了一圈,你拉床头,我推床尾,小心翼翼地推着滑轮床出去。有几个下手晚的,没有在床边抢到好位置,就护在前面开道,抢着去按电梯的开关,一边不断呵斥:“让开,让开!”将走道上的人分到两边。
  
  曾毅被挤到了最后面,别人根本不给他下手帮忙的机会,他觉得眼前这一幕有点眼熟,想了半天,好像是某出清宫大戏里的老佛爷出宫吧。
  
  把冯玉琴送上车后,唐浩然从随身携带的手包里拽出一份介绍信:“曾大夫,这是冯厅长交代的事,我已经办好了,明天你就拿着这个去卫生厅报到。”
  
  曾毅还没来得及道谢,唐浩然就匆匆忙忙钻进车里,追救护车去了。
  
  周围的几位医院领导,都是一副艳羡的目光,心里却酸得厉害,这年头,就是一万个人说你行,你也不行,只有领导说你行,你才行,一个还没转正的实习生,竟然都混进了卫生厅的专家小组,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晚上邵海波重新在家里摆下酒宴,一来接风,二来庆祝曾毅进入专家组,双喜临门,两人又很多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所以就都喝高了,一直到后半夜,才抱着酒杯子沉沉睡去。
  
  早晨一睁眼,屋里已经空了,邵海波两口子都上班去了,桌上留着早饭。
  
  曾毅揉揉发痛的额头,心说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喝了。他以前很少喝酒的,怕喝酒误事,把不准脉,但这次是真的高兴,就没有刻意去压着量。
  
  吃过早饭后,曾毅换了身衣服,出门前往卫生厅。
  
  南江省卫生厅位于荣城最繁华的天府区,是一座18层高的现代化大楼,远远看去,威严肃穆,很有气势,走近了看,楼下的大院里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高级轿车。
  
  曾毅要去报到的部门,是保健局,有的地方也叫干部保健局,隶属于卫生厅,是常设机构,但自主性非常大。
  
  在国内,有两个部门的领导,普遍会低职高配,一个是保健局,另外一个就是保卫局。放在古代,这两个部门就相当于是御医署和御林军,位置非同一般,不是非常信任可靠的人,那绝对是进不来的。
  
  就拿省委主要领导的保健工作来讲,以前都是由各省分管文教卫的副省长来挂帅,而现在,一般都是由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挂帅,兼任省保健委员会的主任,向下直接管理保健局。即使是卫生厅长,一般情况下,都很难插手保健局的工作。
  
  曾毅抬头看楼,心里想着事,迈步就进了卫生厅的大院。
  
  大院门口的值班室里,突然冲出一个人,呵斥道:“喂,干什么的!说你呢,站住!没看到‘来客登记’?”那人说着话,就将值班室门口一块写有“来客登记”四个字的铝制招牌敲得咣当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曾毅抱歉地笑了笑,他刚才真没看到。
  
  “这么大的字你都看不到,眼睛做什么用的!”那人态度倨傲,喝道:“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登记!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随随便便乱进!”
  
  曾毅有点不爽,登记就登记,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我要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能还不会来呢。都说公家门难进,指的就是你们这些把门的小鬼吧。
  
  此时一辆黑色奥迪车出现在大门口,司机猛按喇叭,发出“哔”的一声。
  
  门卫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还是横鼻子竖眼呢,下一秒就立刻换上灿烂无比的笑容,脚下更是像装了弹簧一样,几乎是原地拔起,向后弹出去有两米远,然后弯下身子朝车里的人媚笑,毕恭毕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奥迪车没有丝毫的停顿,一踩油门开了进去,留下一屁股的尾气。
  
  车子跑出很远后,门卫才直起身子,不过依旧是朝着那边微笑,右手还抬高了来回摆动示意,似乎刚才那车子“哔”的一声,是在跟他打招呼一样。
  
  只是曾毅怎么看,都觉得是那车子的主人因为不满意有人挡道,这才按下了喇叭。
  
  直到车子的主人进了大楼,门卫才舍得把脸转过来,再次换上那副气势汹汹的表情,对曾毅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过来登记!”
  
  曾毅本来是想客客气气的,但看门卫的态度如此媚上欺下,他也懒得再客气,道:“登什么记?办事找人的才要登记,我是来报到的!”
  
  “就是新来的保洁员,也说自己是来报到的!”门卫不屑地看着曾毅,这招老子可见多了,每天在这里打着报到的幌子想混进去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
  
  他可不信曾毅是来报到了,早在出声喝问之前,他就已经观察好了,曾毅是从公交车上下来的,而平时那些来报到的新人,只要是个正经的科室,绝对都是开车来的,有的甚至还有专人陪同。像曾毅就这么走进来的,不像报到,倒像是逛公园来的。
  
  可惜这里不是公园,公园可没有把门的,门卫居高临下地看着曾毅:“你是来报到的,那介绍信呢,拿出来我看看!”
  
  “介绍信是吧?”曾毅心里有点不太舒服,拿出介绍信时就使了点手段,“啪”一下甩开,直接伸到距离那门卫鼻子不到两公分的地方:“看吧!好好地看看!”
  
  门卫的身子往后缩了半尺,才看清楚介绍信上的字,上面确实盖着一枚省委办公厅的鲜红大印,但既无职称,更没职务,就是几行简单的例行公文罢了,看来只是个普通的办事员。
  
  “啊……还真是来报到的。”听口气,他似乎有点失望。
  
  “怎么,没看清楚?”曾毅把介绍信又要往前伸。
  
  “那也要登记!”卫门心里就来了气,鼻孔朝天,连眼皮都懒得夹一下曾毅,“报到的人我见多了,不管是谁,到了我这里,一律必须登记!”
  
  他的姐夫,是厅里人事处的一位处长,手握实权,撇开局领导不提,一般的中层干部见了他,多少也得给个笑脸,你一个小小的办事员,难道我还收拾不了你。
  
  曾毅没有理会他,慢条斯理地收好介绍信,板着脸问道:“陈厅长报到的时候,也向你登记了?”说完,一甩袖子,迈步进了卫生厅的大院。
  
  门卫顿时黑了脸,想追,又没法追,人家有正式的公文,自己也已经看过了,既然是来办公事,他一个门卫是没有理由阻拦的,咬牙琢磨了半天,门卫心里一阵泄气,好像自己还真的收拾不了人家。
  
  “你不好好地把门,站在那干什么呢?”背后传来威严的质问声。
  
  一回头,正好看到自己的姐夫踱进了大院,门卫立刻迎了上去:“姐夫,你来得正好,刚才进去的那小子太不懂规矩了,说是来报到的,仗着手上有一封介绍信,就强行闯了进去,我向他解释厅里的登记制度,还被训了一顿。”
  
  门卫心里很得意,我收拾不了你,难道我姐夫还收拾不了你吗,我姐夫是人事处的处长,正好管你们这些刚来报到的。
  
  处长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要到哪个部门报到?”
  
  “公文上没说,只说是医疗专家小组。”门卫显然不知道这个小组要归哪个部门管。
  
  “你看清楚了吗?”处长立刻问道。
  
  “看得清清楚楚,绝对没错!”
  
   处长的脸色就变得非常严肃,作为人事处的领导,他对报到制度再清楚不过了,医疗专家小组,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前来报到的专家,都要有省保健委员会的人 陪着,怎么可能独自前来呢,再说了,专家至少都是四十岁往上了,至少自己在厅里呆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如此年轻的专家呢。
  
  想到这里,处长就有一些不妙的感觉,人事行政处还负责厅里的日常安全工作呢:“你叫上几个人,跟我走一趟!”
  
  门卫大喜,以为姐夫要帮自己出气呢,二话不说,跑回值班室叫人去了。
  
  曾毅进了卫生厅的大楼,在三楼找到保健局的办公室,透过半掩的房门,他看到里面坐着一个年轻人,白白净净,正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东西,写几笔,就停下来想一想,然后再接着写。
  
  “咚咚!”曾毅按照礼节,在门上轻轻扣了两下。
  
  里面的年轻人抬眼看了一下,问道:“找谁?”
  
  “您好,我是来报到的……”曾毅拿出介绍信,准备解释来意。
  
  年轻人摆了摆手:“先等着吧,我很忙!”完了又低下头写东西。
  
  曾毅耐心地等了几分钟,却发现那年轻人一个字都没写出来,反倒是坐在那里发呆,不时还挠挠头皮,显然是笔下无神,不知道该写什么了。
  
  这可不行啊,他要是一天都写不出来东西,难道我就在这里干耗着吗,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啊,曾毅硬着头皮又把介绍信递过去:“您好,能不能先抽点时间,把我这个手续办了……”
  
  年轻人头也没抬,不耐烦地道:“你急什么急,没看到我正在给冯厅长写材料吗?到底是你的事重要,还是冯厅长的事重要?你说!”
  
  曾毅有点奇怪,冯玉琴不是都回家休养去了吗,怎么还需要写材料,于是他问道:“咱们卫生厅有几位冯厅长?”
  
  年轻人当即恼火,拍着桌子站起来道:“你给我到门口去等!问来问去,我的思路全被你打断了,要是耽误了冯厅长的事,你来负责?”说着,他从桌上抓起曾毅的介绍信,准备甩出去。
  
  谁知一搭眼,他看到了公文上有“医疗专家小组”几个字,当下“咦”了一声,拿起来仔细观看,等看清楚之后,他抬头仔细打量了一下曾毅,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您是来专家小组报到的?”
  
  “是啊!”曾毅点点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年轻人连忙站了起来,脸憋了个通红,“刚才我真是太失礼了,我不知道您是专家小组的专家。”说着,他赶紧去找了把椅子过来,“您快坐,先喝口水,我这就去通知郭局长。”
  
   按照规定,只有国家级领导才会配有专职的医疗小组,地方各省重要领导的日常保健,由各自卫生厅的专家医疗小组来负责,但这个小组却并非是专职的机构。里 面的专家,都是从各大医院抽调选拔出来的,虽然名义上接受保健局的领导,但却完全不受约束,只有在出任务的时候,专家们才会过来。换句话说,专家们离了保 健局,照样还是专家,而保健局离了专家,工作就得瘫痪一大半。
  
  所以,医疗专家在保健局的作用,非常重要,虽然没有职位职称,但就是局长见了专家,那也得客客气气的。不小心得罪一个专家,就可能导致整个医疗小组的水平下降一大截,到时候不能保障领导的健康,后果可想而知啊。
  
  自己刚才竟然把一个专家在那里晾了半天,年轻人想想就觉得后怕,手脚麻利地给曾毅泡了杯茶,然后去敲局长办公室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