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好了,你赶紧回去工作吧,消化科那边还等着你这位主任去主持大局呢!”
  
  邵海波顿时大喜,张仁杰的这句话再明白不过了,看来自己的消化科主任,是彻底保住了,他向张仁杰表了几句忠心,精神振奋地回消化科去了。
  
  路上凡是看见邵海波的医生护士,全都上前恭喜,有些科室的大夫,甚至不惜楼上楼下,专门到消化科来打杯热水、借支圆珠笔,顺便闲聊几句。
  
  “邵主任,听说您师弟要进卫生厅工作?”
  
  “朝里有人好做官,邵主任以后前途无量啊。”
  
  “邵主任发达了,可千万别忘了我们这些老同事,我们可一直都很支持你的。”
  
  邵海波全赔着笑脸,心里挺纳闷,刚才冯玉琴说起这事儿的时候,房间里并没有几个人啊,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好像整个医院都知道这件事了,小道消息的威力之大,由此可见啊!
  
  院长办公室里,曾毅又开了眼界,这里比起特一号病房,也是丝毫不差。
  
  “要喝点什么不?就牛奶吧,牛奶有助于睡眠。”张仁杰也不等曾毅答复,就把秘书叫来,“去拿一杯牛奶来,一定要热的。”说完,他看着曾毅,“条件有点简陋,你将就一下,可千万别嫌弃啊!”
  
  “怎么会,怎么会,真的是太叨扰您了!”曾毅嘴上客气,心里却暗自咂舌,这还简陋啊,七八十个平方的大办公室,就一个人用。书架旁边有一扇门,此刻打开着,能看到里面还有一间,正是所谓的休息室,摆着一张豪华大床。
  
  张仁杰把曾毅让到沙发上坐好,遗憾地说道:“本来是想一定要把你这样的优秀人才留在咱们省院的,不成想冯厅长她早有安排,我也只好是忍痛割爱了。”
  
  曾毅笑了笑,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到荣城的第一天,就完全脱离了预先设定的轨道,本来只是打算走一趟就好,谁知先莫名其妙地给师兄惹了个大麻烦,又莫名其妙地进了什么专家小组。
  
  现在想撂挑子怕是都不行,省委书记的夫人亲自点将,你要是跑了,估计要倒霉一大批人。
  
  “卫生厅的专家小组人才济济,起点高,前途广,我这也是不敢耽搁了你的前程啊!”张仁杰哈哈笑着,“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希望你把咱们院当作是自己的娘家,虽然只当了一天的实习生,那也是咱们省医院的兵嘛!”
  
  曾毅笑着点头:“是,张院长说的是。”
  
  秘书很快送来牛奶,曾毅喝完之后,张仁杰就不聊了,“抓紧时间休息吧,养好了精神,才能更好地工作嘛。”
  
  轻轻合上卧室的门,张仁杰就坐在办公椅里发愁,刚才在特1号病房里,他注意到了,冯厅长在跟曾毅说话时,一定是和颜悦色的,而自己只要一张嘴,冯厅长的脸上必定是阴云密布、电闪雷鸣。
  
  这个情况很不妙,看来冯厅长对自己的误会很深,张仁杰的心里十分不安,自己必须立刻采取措施,扭转冯厅长对自己的印象,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瞅了眼卧室的门,张仁杰又“呸”地一声:你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还骑到我这个院长的脖子上了,要不是为了讨好冯厅长,老子会拿热脸去贴你屁股?
  
  此刻,楼下,一个小男孩从豪华越野军车上跳下来,用手指着门诊大楼道:“心儿你快下来,数数这楼有多高!”
  
  小女孩磨磨蹭蹭爬下车,噘着小嘴向车里的人央求:“能不能不进去,我不喜欢医院。”
  
  小男孩立刻道:“不要怕,他们不敢欺负你的!”说着,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又变出一根棒棒冰,“我带了打狗棒!”
  
  少妇从地上抱起小女孩,宽慰道:“心儿要听话,因为你生病了,所以才要来医院。一会儿看完医生,你的病就好了,以后都不用来医院了。”
  
  小女孩顿时泄了气,脑袋耷拉在妈妈的肩膀上不说话了,可怜巴巴地望着爷爷。
  
  可惜平时最疼她的爷爷,这回也没有帮她说话,只是伸手牵了小孙子,然后四个人一起进了门诊大楼。
  
  儿科诊室里,一项项检查结果被送了进来,从京城901医院来的专家仔细看完之后,道:“不要紧,只是轻微的营养不良,她的消化功能比较弱,回头吃上一些助消化的药,情况应该会有所改善的。”
  
  少妇心里还是有些疑虑,道:“她吃东西总是吐。”
  
  “应该是神经性呕吐!”专家“哗哗”在病历本上写进自己的诊断结果,“现在电视上整天都在宣传减肥,这对小孩子造成了很坏的一种心理暗示,这种情况很普遍,以后要让她少看电视,然后再加以正确的引导,不过这需要一段时间,做家长的一定要保持耐心。”
  
  少妇听了这个解释,才稍稍放心,专家说得似乎有些道理。
  
  身后的老者突然问道:“那麻烦你再帮我这个孙子看看。”
  
  “很健康,各项指标的数据都正常!”专家抬头看了看那个正在拿着冰棒耍来耍去的小男孩,道:“冰棒这类东西,以后少让孩子吃,里面全是色素和添加剂,对小孩的身体发育很不好。”
  
  从儿科诊室里出来,少妇对老者道:“爸,省委方书记的夫人就在后面住院,既然来了,不去看望一下不好。”
  
  老者点了点头:“嗯,你去吧,顺便也代我问候一声,就说我祝她早日康复。我和孩子们在楼下等你。”
  
  曾毅睡起来就是下午了,吃了点东西后,他跟张仁杰到特1号病房为冯玉琴复诊。
  
  把完脉,曾毅道:“病已经好了,药也不用再吃了,剩下就是安心静养。不过我看您的气色,怎么比早上还要差,一定要注意休息。”
  
  冯玉琴将一个苹果递给曾毅,道:“我倒是想静养,可一上午就来了七八拨人。这些人也真是能找理由,你刚住进医院,他们来祝你早日康复,等你的病有了好转,他们又来恭喜你大病初愈。”
  
  曾毅一听笑了:“没想到做领导也有做领导的烦恼。”
  
  “谁说不是呢!等以后小曾你自己当了领导,就明白了。”
  
  曾毅摆摆手:“我就是个大夫,哪可能做领导。”
  
  冯玉琴岔开话题道:“我刚才想了一想,如果病情允许的话,我准备回家去休养。小曾你看如何?”
  
  张仁杰急忙反对:“冯厅长,医院的设备和条件毕竟要好一些,虽说病情现在已经大为好转,但稳妥起见,还是再住院观察几天吧。回头我吩咐下去,让下面的人一定把好关,不能再放任何人上来。”
  
  说完这话,他侧脸看着曾毅,眼睛连眨好几下,意思是希望曾毅帮着劝几句。
  
  “回家也好!”曾毅像是根本没看到张仁杰的暗示,他道:“回家休养的话,一来精神放松、心情愉悦,二来饮食起居也更方便自由一些,这样更有助于身体的恢复。我看可以,再让张院长派个护士跟过去照顾,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