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李正坤暗暗点头,他注意到,曾毅的脸上始终挂着微微的笑意,憨厚诚恳,这一点非常难得,就是自己这样的医林老手,也很难做到的。往往有一些病人,病情本身并不怎么严重,但就是被医生脸上的夸张表情给吓坏了,最后反而越治越重。
  
  而且这个小伙子很有一套,他知道自己的年轻是劣势,所以上来后不问病情病症,只凭号脉的功夫,再加上一个缓解病痛的技法,就迅速打开了局面,不但取得病人的信任,还振奋了病人的精神状态,同时也将这个病的前因后果,解释得清清楚楚。
  
  这一手,在医家里叫做“亮山门”,靠的全是真功夫,没有一丁点的虚假。
  
  李正坤不禁在心里头竖起大拇指,这绝对是位优秀的人才啊,比起那些国手,也是不遑多让。可惜性子毛躁了点,想到自己之前被冲撞的事,李正坤的心里还有着一丝不悦,恃才傲物,对年轻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李正坤心里正在琢磨的工夫,曾毅写好了一个方子,检查无误后,他来到李正坤的面前,态度诚恳地递上方子,道:“李老,您给把把关,看这个方子合适不?”
  
  这一手完全出乎李正坤的意料!
  
  说实话,他哪懂中医的方子,但他对曾毅的这个态度非常满意,之前心里的那一点点不快,此刻也烟消云散。
  
  “不错,这个方子还真是不错嘛。”李正坤满面笑容,不住颔首,“我看就用这个方子吧,病情紧急,抓紧时间用药吧!”说着,他将方子又交还给曾毅。
  
  “有李老这句话,我心里就踏实多了!”
  
   李正坤背着手,心里极其舒坦,这个年轻人了不得啊,医术超群,态度又谦卑,就是自己当年,也不见得就有如此风度,今天竟是看走了眼。他那样闲闲的一招还 真把自己给镇住了,具有如此悟性的后生小子真真了得,今后应当给以特殊的关注,说不定发现一个比自己还高明的“国手”,也是对国家的贡献。
  
  张仁杰有点着急了,敢情这没自己什么表现机会了,他眼珠子一转,上前两步提议道:“冯厅长,稳妥起见,是不是辩证一下再用药?我们院就有几位名老中医,我这就把他们叫来,另外,我再从省中医院协调两位专家过来。”
  
  冯玉琴一听这话,忍不住就想给张仁杰一个耳光,早干什么去了,明明有中医,我住院的时候你不提,确定治疗方案的时候你也不吭声,却告诉我只有灌肠一个治疗方案,难道是存心要看我的笑话吗?
  
  “不必论证了,我就吃这个药了!”冯玉琴直接拍板,心说我要是再听你的话,还不知道要在这张病床上躺多久呢。
  
  李正坤的心里同样不爽,论证,纯属浪费时间!难道说我的这双眼睛还能看错吗?
  
  张仁杰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多此一举,已经在冯玉琴的心里被判了死刑,他还在那里做着“急患者之所急”的表演:“冯厅长,无论如何,这次您一定要听我的,还是论证一下比较好!我要为您的健康负责!”
  
  冯玉琴眉头大皱,索性将头扭到一边,片刻之后,冷冷撇下一句:“马后炮!”
  
  这一句声音虽小,但整个屋子的人都听得清楚。
  
  张仁杰的那张脸,顿时就相当好看了,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站在病床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一天之内连遭两回训斥,那点院长的威风,全都给扫没了。
  
  大家看着张仁杰,心说你这是何苦来哉,只要最后治好了病,功劳还能少了你这个当院长的吗?何况冯厅长现在对那实习生是无比信任,言听计从,这论不论证的,最后都得吃那个药。你这时候跳出来扯后腿,岂不是盼着冯厅长的病不要好?
  
  李正坤微微摇头,真是货比货得丢,人比人要死,张仁杰就这么点水平,也不知道是怎么混上院长的。
  
  方南国看曾毅拿出了新的治疗方案,又有李老来作保,他的心里大大松了口气,多日来紧皱的眉头,也跟着舒展不少。
  
  “李老,今天真是太感谢您了。如果方便的话,还请在南江多住上几日,我陪您四处走走看看,只当是散散心嘛。”方南国向李正坤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都是分内职责,没什么好说的。”李正坤面露为难之色,“我是非常想在南江多留几天的,只是明天还要为首长主持会诊,您看……”
  
  方南国当即作罢,笑道:“首长身边无小事啊!这样吧,等玉琴的病好之后,我一定让她专程去京城登门致谢。”
  
  “其实今天如果不是这位小曾大夫出手相助,差点就耽误了大事,方书记,您要感谢,就感谢他吧。”李正坤倒还算是心地坦荡,没有贪曾毅之功。
  
  有意无意,大家就又都看了一眼张仁杰,你看看人家李老,这气魄,这风度……
  
  张仁杰站不住了,主动请缨道:“既然是中药的方子,那我去准备煎药的工具。”说完,慌忙出了特1号病房。
  
  方南国立刻指示自己的秘书:“小唐,你辛苦一趟,去帮小曾大夫跑跑腿,抓一下药。”
  
  医生们集体震惊,乖乖,省委书记的大秘,平时那都是高山仰止,可望而不可即的人物,现在竟然要给一个实习生去打下手跑腿,这事以前哪敢想啊!
  
  “不敢,不敢!”曾毅急忙推让。
  
  “应该的,应该的。”唐秘书满脸笑容,他好容易才有了效力的机会,岂能让曾毅推辞,当下客客气气地就把曾毅请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药煎好了,唐秘书亲自用托盘端着,跟曾毅一起回到病房。
  
  “良药苦口,千万不要怕药苦。”曾毅端起药碗,“您先试一下,如果觉得不烫,最好是一口气喝完,我保证喝完之后就能见效。”
  
  李正坤没有着急走,就是想留下来看看用药后的效果,听曾毅这么一说,他觉得这小伙子的口气有点大了,病人病了不是一天两天,就算是对症,药也不会这么快就见效吧。
  
  冯玉琴倒是非常相信,她用嘴唇感觉了一下药的温度,刚刚好,热乎乎的,但又不烫,于是就拧着眉头一口气喝完。放下药碗后,她躺在了床上,静静体会药喝下去的感觉。
  
  屋子里非常安静,大家都仔细观察着冯玉琴的表情,心都悬在了嗓子眼。
  
  十分钟后,冯玉琴的肚子发出“咕噜”一声响,她的脸上立刻露出痛苦的表情。
  
  坏了!
  
  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冯厅长这是又要腹泻了。护士立刻来到床边,准备扶冯玉琴起身。
  
  “不急!”冯玉琴抬手阻止,示意自己还忍得住,“再等等吧!”
  
  大家齐齐松了口气,继续挺着脖子在那儿等。
  
  这一等,就又过了半个小时,冯玉琴非但再没有要腹泻的意思,脸上的痛苦表情反而是越来越淡,到最后,她竟然在众人的集体注视之下,微微打起了鼾声。
  
  “呼……”
  
  大家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见效了,真的见效了!这段时间以来,冯厅长时时被病痛折磨,连合眼都变成了极其奢侈的事,又何曾真正地睡过一分钟的好觉啊。
  
  李正坤上前仔细观察片刻,低声说出自己的结论:“病人状态明显好转,低烧也开始减退,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大家都退出去吧,让病人好好休息。”
  
  医生们开始一个接一个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地退出去,生怕制造出一丁点的噪音,而打扰了冯厅长的美梦。
  
  曾毅也准备退出去,李正坤说了:“小曾啊,你就留在这里好好照顾病人,如果有什么事情,也好及时处理。”
  
  方南国一向喜怒不形于色,此时看妻子能够安然入睡,心里头欢喜难抑,脸色竟也有些潮红。听到李正坤的话后,他用大手在曾毅的肩膀上使劲拍了两下:“小曾,是叫曾毅吧?好,你很好,这里就全拜托你了。”
  
  正往外走的人听到这话,回头再看曾毅,眼神全变了,能够让省委书记说你“很好”,还能让省委书记记住了你的姓、你的名,这何止是了得啊,这简直就是在升官发财的簿子上提前登了记,想不发达都难了。
  
  这个实习生的命可真好啊!
  
  大家一起到楼下,送走了李正坤,又送走了方南国,等回到办公室后,就都拿右手叉在腰间琢磨,到底李老的右手下面藏了什么东西呢?那实习生一不溜须拍马,二不献媚送宝,甚至态度还很恶劣,怎么就凭着这一句话,让李老瞬间就能慧眼识珠,并且力排众议,向方书记推荐了他呢。
  
  琢磨来琢磨去,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邵海波可没有心思琢磨这个,他现在一脑袋的包,今天在特1号病房里,张仁杰当着所有人免了他的主任一职,自然就不是说说玩的,否则这院长的话当放屁,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还如何能镇得住手下的医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