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冯厅长觉得这个叫曾毅的年轻人句句话都说到自己心坎里,就跟他自己亲历亲为一样。邵海波心里惊骇,冯厅长的病是对外保密的,毫不知情的师弟竟然只靠着诊脉就了然于胸,真不可小觑了他。尤其是北京请来的顶尖医疗“国手”李正坤更加纳闷,他那样闲闲的一招还真把自己给镇住了。具有如此悟性的后生小子真真了得,今后应当给以特殊的关注,说不定发现一个比自己还高明的“国手”,也是对国家的贡献。
  
  病房内,冯玉琴听到脚步声,睁开眼又看见李正坤,情绪就有些激动:“你什么都不用讲,我是绝不会接受你的方案的。”
  
  李正坤不以为意,耐着性子问道:“中医的法子,你愿意试试吗?”
  
  冯玉琴见不是来劝自己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只要不是恶心的法子就行。”
  
  李正坤招招手,示意曾毅可以上前一试了。
  
  换作是一般医生,突然之间得到一个给省委书记夫人看病的机会,怕是早就激动难抑,心荡神摇了。曾毅心中却是一片空明,看到李正坤招手,他不紧不慢地走到病床边,步子沉稳镇定,丝毫不见慌乱。
  
  李正坤不由暗赞,先不说这个实习生的真实水平到底如何,只是这举手投足,就已然和自己所见的那些大国手毫无二致了。
  
  冯玉琴看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中医,心里就有些怀疑,中医不都是一把花白的胡子吗?她随口说出:“你会看病?”
  
  曾毅笑了笑,并不做任何解释:“我先给你号号脉,具体的有李主任把关呢。”
  
  冯玉琴稍稍放心,虽说她抵制李正坤的方案,但对李正坤的水平,她还是很信任的,当下闭起眼养神,不再说话了。
  
  得到默许后,曾毅拔掉了冯玉琴的吊瓶,稍等片刻,才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搭在对方手腕处,然后微闭双眼,一副老僧入定状。
  
  曾毅诊完这边的右手脉,又转到床的另外一侧,诊起了左手脉。
  
  一分钟后,他收起架势,对冯玉琴道:“是不是感觉肚子里凉飕飕的,阵阵绞痛?”
  
  冯玉琴点点头,眼睛都没睁开。
  
  “胸胀,头疼,后背发硬,而且鼻子还有点干?”曾毅说话的同时,从冯玉琴左手的食指尖开始,顺着手指一直往上按,一直按到了手肘处,然后再退回来,又从食指尖重新开始按起。
  
  如此两回,冯玉琴突然来了一句:“好舒服啊!”然后猛睁开眼,肚子似乎也没那么疼了,“你……你赶紧再帮我按几下!”声音竟然显得非常急切。
  
  冯玉琴此刻的感受,又何止是用“舒服”两字就能形容的。如果有人也尝试着连续十天拉不出大便,再连续拉一周的肚子,那他就能体会到冯玉琴此时的痛苦了,这种痛苦,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所能想象的。
  
  而眼前这个年轻的医生只是简单的一按,就让冯玉琴立刻感觉到小腹中有一股暖流涌起,刚才还按捺不住的便意,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何等的一种畅快啊!
  
  曾毅听到冯玉琴的话,淡淡一笑,推开病房门朝邵海波招了招手:“师哥,来,搭把手!”
  
  邵海波先是愣了片刻,回过神,他跌跌撞撞来到病床边,激动地抓住了冯玉琴的右手。
  
  再按几次,曾毅就停下了推拿的动作,这个用来缓解痛苦的技法,初次用效果会非常明显,但再按下去就没有多大的必要了。他冲着冯玉琴憨笑两下:“半个多月前,您是不是感冒过一次,当时感觉恶寒无汗,头颈疼痛,但是并不发烧?”
  
  “荒谬!”
  
  在后来开门轻轻跟进来的人群中,张仁杰低低地说了一声,让你摸下手腕子,你就敢说病人得过感冒,那要让你摸个脚脖子,病人岂不是还要得个半身不遂?他从不相信中医,认为那都是骗人的东西,不过话说回来,但凡他能信一丁点儿,省院的中医科也不会没落到只剩下四名大夫。
  
  谁知冯玉琴“啊”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惊讶至极。
  
  张仁杰的脸瞬间成了猪肝色,看冯玉琴的反应,他就知道那个实习生又说中了。
  
  半个月前,冯玉琴到下面视察,确实小病了一场,症状跟曾毅说的一模一样。但是因为不发烧,她只当是普通的头疼,吃过两片止痛药后,那些症状就消失了,所以冯玉琴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回来后也没跟任何人提起,包括方南国都不知道这件事。
  
  “这个跟我现在的病有什么关系?”冯玉琴问,就在几分钟前,她还是完全不看好这个年轻的大夫,但此时此刻,她相信对方一定有办法治好自己的病。
  
  “你这个病,叫做太阳阳明合病,是因寒邪同时入侵了太阳、阳明两经引起的。如果我没摸错,当时你应该是受了凉风。”
  
  冯玉琴点点头,现在回想,好像就是在路上吹了凉风之后,自己才出现了那些症状。
  
  “太阳阳明合病的初期,寒邪偏于表,也就是说寒邪会聚在人的体表,表现出轻微的感冒症状。当寒邪在表,热就会被压迫在体内,最后热迫大肠,就造成大肠传导失职,反应在人的身上,就是大便干燥,排便困难。”
  
  “啊?”
  
  冯玉琴又是一声惊呼,这次不是惊讶,而是后悔!她不知道感冒还能引起便秘,早知这样,自己就应该把感冒的事情早一点告诉医院,也就不至于会遭这么大的罪。
  
  她心里是这么想,可事实未必能如她所愿。因为满屋子的专家医生,此时全都一脸茫然,恶寒头痛这种症状的感冒还能引起便秘?头一次听说啊!人人都在脑袋里琢磨,病理是什么呢?
  
  邵海波心里更加惊骇,冯玉琴的病历是对外保密的,曾毅根本不可能接触到,今天大家又讨论的全是腹泻,也没人提起过便秘的事,师弟竟然只靠着诊脉就全清楚了,厉害啊,就凭这点,已经不输于师傅当年了,真不可小觑了他。
  
  “病情继续往下发展,寒邪会慢慢地由表入里,此时情形就刚好相反,在内,因为寒邪凝结在大肠,造成运化不灵,导致腹泻连绵;而在外,因为热聚体表,自然会出现低烧不止的状况。”曾毅看着冯玉琴,“你是不是有这么一种感觉,虽然身体发热,但心里头却不热不燥,就好像人在烤箱里,心却在冷库。”
  
  冯玉琴直点头,这年轻大夫简直说到自己的心坎里去了,就跟他自己亲历亲为一样,不像张仁杰那帮庸医,只会挂吊瓶,挂得人心里直打冷颤。
  
  “这就对了!”曾毅此时才下了定论,“你尽管把心放宽,这个病不打紧的,我开个方子,吃了就会好!”
  
  冯玉琴长舒一口气,不知怎么的,她就觉得眼前这个年轻大夫的话,透着一股热情和信任感,让自己听了浑身暖洋洋,这病还没开始治呢,就已经感觉好了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