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陈高峰不甘人后,笑着夸道:“李老经验丰富,目光如炬,再复杂的病症到了您手上,那也是易如反掌。现在病情也清楚了,您就给定个治疗方案吧!”
  
  这个马屁让李正坤非常受用,但他并不着急出方案,而是看着张仁杰:“抗生素用过了吧?”
  
  “用了,用到了规定剂量的12倍,但……”张仁杰说到这里,就摇了摇头,表示抗生素疗法对冯玉琴无效。
  
  “那菌群促进剂呢?有没有配合着一起使用?”
  
  “也用过了……”张仁杰再次摇头。
  
  李正坤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抗生素无效,菌群促进剂也无效,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有点棘手了。眼下病人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采用更温和的保守疗法,病人怕是等不及,但采用激进的疗法,病人的身体又难以承受。
  
  “倒是有一个速效的疗法,只是……”
  
  李正坤的右手,不由自主地叉在了腰上,然后缓缓踱步,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足足两分钟后,他停下了脚步:“灌肠疗法尝试过了吗?”
  
  张仁杰的脸上立刻露出为难之色,要是一般的病人,肯定早就用了,可现在病的是省委书记的夫人,这种疗法怎么敢轻易尝试呢?
  
  李正坤一看就明白了,他也知道张仁杰的难处,但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这个疗法最为可靠,也是此时最佳的治疗方案:“病不讳医嘛!还是争取做一做病人的工作吧!”
  
  屋子里的医生全都不说话了,谁敢去做冯厅长的工作啊,能做通,也不能去做!日后省委书记的夫人病好了,只要想起这事,那肯定是如鲠在喉,到时候我们这些人岂有好日子过?
  
  张仁杰的肩膀也是往回缩了缩:“灌肠疗法确实是目前的最佳选择,只是……这样吧,稳妥起见,大家都议一议。”
  
  “病情清楚无误,还要议什么!”李正坤大为不满,向来他说了好的方案,那一定就是深思熟虑后得出的最好方案了,没人敢质疑的,“此刻病人就躺在床上,而且病势如火,随时都有可能进一步恶化,你们准备议到什么时候!要是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谁来负这个责任?”
  
  屋内噤若寒蝉,谁也没敢回应。
  
  “你们要是觉得不好开口,我去跟病人讲!”李正坤发了火。
  
  正僵持着,特1号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人轻声说道:“省委方书记马上就到,大家准备一下,方书记要听取治疗方案。”
  
  自从冯玉琴住院后,方南国每天都会来医院,但从不询问治疗上的事,他怕因为自己的一些言行,影响到了医疗小组的正常决定。可眼看冯玉琴一天不胜一天,方南国也坐不住了。
  
  病房里,一群专家听说省委书记要来,不由自主地屏声静息地站在那里,静静等待着方南国的出现。
  
  方南国是个雷厉风行的人,通报后不到一分钟,他就走了进来,黝黑的国字脸上生着两道浓眉,犹似两把利剑悬在那里,非常威严。
  
  看到陈高峰和医院的专家,方南国的目光并没有多的停留,只是点了一下头:“辛苦各位了!”说完,他朝李正坤伸出热情之手,“李主任,又见到您了。感谢您亲自到荣城来给内人治病,辛苦了,辛苦了!”
  
  即便身为一方诸侯,方南国也不敢轻易怠慢了李正坤这样的人物,更何况自己的夫人此刻还躺在床上等着人家去救治呢!
  
  李正坤这回也不托大,客气道:“这都是医者天职,分内的事,谈不上辛苦!”
  
  曾毅在心里琢磨,乖乖,省委书记都出现在了病房里,那躺在床上的病人,难道是省委书记的夫人吗?
  
  方南国很快切入正题:“李主任,病情现在有结论了吗?”
  
  “经过仔细的检查和排除,已经基本可以确定,病人患的是肠道菌群失调症!”李正坤解释着,“简单来说,就是病人肠道内的微生物比例失调,从而导致正常的排泄功能发生紊乱。”
  
  方南国微微颔首,像是认同了李主任的结论:“好不好治?有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
  
  “办法倒是有一个,也是我们认为目前最佳的治疗方案,只是……”李正坤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下来。
  
  方南国多少就猜到了几分,他鼓励道:“病不讳医嘛,李主任不妨直说。”
  
   李正坤虽说不怎么忌惮,但也不敢真的把冯玉琴当成一个普通的患者来对待,在说出方案前,他决定先铺垫一番:“打个比方,如果说病人的肠道是一片土壤,那 么微生物就是生长在这片土壤上的青草,病人现在的情况是青草全都干枯死掉了,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播种,重新给这片土壤撒上草籽。”
  
  方南国就主动问道:“播种?怎么一个播种法?”
  
  李正坤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如实告之:“这个方法可能会让病人难以接受,因为它需要将健康人的粪便水,灌注到病人的肠道内,借此来改善‘菌群失调’的局面。”
  
  方南国一向气度惊人,可在听到这个方案时,也差点忍不住要骂娘。将别人的排出来的粪便,再塞到病人的肚子里去,这是什么狗屁的治疗方案!还能找出比这更污秽、更恶心一点的办法吗?他简直无法评价,这究竟是要治病救人,还是在羞辱病人。
  
  病人的体面还要不要?病人的尊严还要不要?
  
  播种?你想播谁的种?方南国一股怒火直冲脑门,要是生病的是自己,谁敢提这种治疗方案出来,老子第一个就用在他的身上。
  
  感受到方南国的怒意,整个屋子里静得可怕。张仁杰的后背渗出一层冷汗,这也就是李老敢实话实说了,如果换了由自己讲出这个方案,此刻后果难料啊!
  
  李正坤早知道会是这么一个局面,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有的病人刚开始不想截肢,可到最后连命都没有了,但作为医生,尤其是为这些高级领导治病,他并没有选择的余地,该说的必须要说在前面,至于采不采纳,那是病人自己的事。
  
  这也正是李正坤的高明之处,像张仁杰那样瞻前顾后,最后反而会把小病治成大病,后果更加严重。
  
  方南国强压着怒火:“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李正坤摇摇头:“这应该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了!病人情况特殊,有很强的抗药性,常规疗法无法奏效,如果采用其他方案,病人的身体状况又无法支持。而且现在情况危急,如果不采取速效措施的话,很有可能会引发更为严重的并发症,届时后果不堪设想。”
  
  方南国踱了两步,人也冷静了下来,眼下自己夫人危在旦夕,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救人要紧呐,只是他的心里始终有些不舒服,像吃了一口苍蝇似的。
  
  冯玉琴的秘书一直就在会客厅站着,她看方南国没有坚决反对,便推开病房的门,进去把专家的方案向冯玉琴作了汇报。
  
  很快,房里传出怒喝:“什么狗屁权威,沽名钓誉,白衣屠夫!我拒绝这个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