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再联系到刚才的对话,曾毅的好奇心不由重了几分,连军方的专机都动用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大病案啊,病的又是什么人呢?
  
  “来了!来了!”
  
  人群中不知谁小声地喊了一声,所有人的腰板立刻齐刷刷直了起来。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驶来,车子还没停稳,张仁杰就几个箭步上前,抢占了开车门的有利位置,悲苦的脸上也快速挤出几丝谄媚的笑意:“陈厅长,您来了!”
  
  来的不是专家,而是南江省卫生厅的厅长陈高峰。
  
  陈高峰下车之后,直入主题:“京城的专家到了吗?”
  
  张仁杰弓着身子答道:“马上就能到!”
  
  陈高峰就站在了那里,脸上没有一丝笑容:“那我们一起等!”
  
  作为南江省卫生界的最高领导,陈高峰此刻的压力也很大,他现在只要看见张仁杰那张脸,心里就会莫名光火:治好了冯玉琴,老子沾不上你多少光,可闯出了祸事,老子却要受你牵连。早知道你如此废物,连个便秘都治不好,当初说什么都不会让你当这个院长!
  
  几分钟后,一辆考斯特中巴在警车的护送之下,呼啸而入。
  
  没有什么人吩咐,楼下欢迎的人群就很自觉地分成两列,摆出一个夹道欢迎的阵势,要不是邵海波拽了一把,曾毅差点就被晾在了正中间。
  
  车子停稳后,陈高峰和张仁杰便上前两步,前后错开了半个身子,站在了车门前,准备迎接专家的出现。
  
  等车门一开,欢迎的人群立刻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专家首先缓步下车,他头发有些花白,脸型方正,鼻梁上架着一副粗大的黑框眼镜,看起来有些派头。
  
  张仁杰使劲鼓了鼓掌,迎上前去,微欠着身子道:“我来介绍,这位是南江省卫生厅的陈厅长,百忙之中,陈厅长专程过来欢迎专家的到来。”
  
  “劳陈厅长的大驾,不敢当啊!”老者微微颔首,脸上没有丝毫受宠若惊的表情。
  
  “这位就是李主任!我国肠胃病领域的首席权威。”
  
  陈高峰立刻伸出双手,握住李主任的手有力地晃动:“李老,欢迎您呐!有您亲自出马,我们的心里就踏实多了!”陈高峰脸上的笑容,透着十二分的热情,还有三分的谦卑,不像是在迎接专家,倒像是受到了某位大领导的接见。
  
  李主任淡淡地回应道:“陈厅长,明天下午我还要去给一位中央首长主持会诊,时间很紧,那些没用的客套话就不用讲了,还是先介绍一下病人的情况吧!”
  
  “好,好!”陈高峰狠狠地连点了几下头,扭脸道,“张院长,你把特1号病人的情况向李老汇报一下!”
  
  张仁杰连忙上前,准备把这件差事揽下来。
  
  可还没开口呢,就见李主任背起双手,目不斜视地朝住院部大楼走去:“咱们边走边说吧!”
  
  陈高峰和张仁杰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是急走两步,抢在前面领路,医院的领导们则紧随其后,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前呼后拥,直奔住院部而去。
  
  曾毅被挤在了最后面,他也想听一听病人的情况,可惜距离有点远,无法听清楚张仁杰的声音。不过,看着那个李主任的背影,他倒是想起了一个人——李正坤。
  
   李正坤是国家保健委员会委员,卫生部医疗专家小组副组长,名副其实的“御医”,负责国家领导人的日常保健工作。他还是中科院院士,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 得者,长江学者,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别看他无官无权,但平时接触的,都是大领导,影响力不容小觑。李正坤的门生遍布全国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其中一位还是卫 生部的副部长。
  
  想到这里,曾毅恍然大悟,难怪陈厅长的腰这半天就没直起来过!
  
  特1号病房位于住院部的顶楼,门口站着两名内卫把守。
  
  在省人民医院,病床一向都很紧张,有时候甚至过道上都要摆病床住人,就这,你不塞红包不走门路,想住进来比登天都还难。可在顶楼这里,你完全看不到那种情况,整个楼层空空荡荡,并且前后封闭,除了一部专用电梯外,外人是无法直接到达这里的。
  
  进来之后,曾毅的第一印象,就是大。
  
  整个特1号病房占据一百多个平方,除了患者的病房,另外还有两间亲属房和一间护工房,客厅更是大得离谱,而且装修极尽奢华,全部的高档真皮沙发和进口红木家具,各式家电也是应有尽有,比起五星饭店的总统套房,有过之而无不及。
  
  患者的病房里,陈高峰已经在报喜了:“冯厅长,向您汇报一个好消息,京城的李老过来了,您这病很快就能好,千万放宽心!”说完,他直起身子,指着床头的吊瓶道:“输液的事很重要,一定不能马虎,这里要有人24小时守着!”
  
  曾毅躲在人群后面,心想这位陈厅长真是一屁儿精,像输液这种小事,又何须你厅长亲自强调,医院方面怕是早就把它当做天大的事来办了。
  
  李正坤接过消毒手套,不慌不忙地戴着,脑子里顺便把张仁杰说的病情梳理了一遍:持续性发烧,未见任何器质性病变,那么就是单纯性的腹泻了,再根据各项检查的结果看,问题最有可能还是出在肠道上。
  
  理出思路后,李正坤来到病床边,先是看了看吊瓶上的标签,确认病人正在输什么液,然后弯下腰,仔细观察着病人的气色,又翻开眼皮检查了眼底,最后轻声问道:“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累,冷,没有力气……”
  
  冯玉琴此时已经被无休止的腹泻折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虚弱至极,听到李正坤的问话,她需要强提一口气,才能勉强作答。
  
  李正坤听到这里,心里就已经有了基本的判断,他看病人的情况不好,也不再多问,扭脸对张仁杰道:“我们出去讨论吧,让病人好好休息!”
  
  按照规定,医生一般是不能在病人面前讨论病情的,以免干扰到病人的情绪。
  
  趁着大家都往外走,曾毅才有机会观察了一下病人,他不知道病人的身份,否则肯定会大吃一惊,眼前这个躺在病床上的患者,身上此时除了能看出虚弱外,哪还有半点第一夫人的架势。
  
  床头的仪器,显示病人的体温是383度,而且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一般人如果烧这么久,身体多少会出现津液减少的症状,比如口干舌燥、面红目赤,严重的甚至还会神志昏迷。但曾毅注意到了,眼前这个病人没有丝毫津液受损的迹象,刚才回答李正坤的问题时,她的神智也非常清醒,甚至她的嘴唇,此刻还隐隐泛青。
  
  曾毅的眉头就皱了一下,这说明病人虽然发烧,但却不是大热大燥之症,相反,她的体内还存在着寒气。所有的医生都已经出去了,曾毅也不好做进一步的观察,只能跟在队伍的后面走了出去。
  
  病房的门一关,外面的会客室就成了一个临时的会诊室。
  
  李正坤这才问道:“病人现在的排便情况如何?”
  
  听完医生的汇报,李正坤微微点头,看来情况基本符合自己的判断,他道:“病人的肠道,很有可能是菌群失调。”
  
  张仁杰就捧出一份报告:“李老,这是我们之前做的结果,您请过目!”
  
  李正坤接过报告,先是扶了扶镜框,然后“啪啪”抖了两下报告,最后眯着眼睛看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放下报告:“看来我的判断没有错,根据涂片的定量和定性分析结果,原本应该寄生在肠道内的常住菌,数量变得微乎其微;与此同时,却检出了数量群体都极为庞大的过路菌。很明显,病人肠道内的菌群比例已严重失衡,这是非常典型的肠道菌群失调症!”
  
  张仁杰立刻露出钦佩之色,那表情好像是在表明:李主任真不愧是中央领导的专职医生啊,水平就是高!
  
  “我完全认同李老的结论!”张仁杰第一个表示赞同。其他的医生,也纷纷表示认同。
  
  曾毅心里想,如果只用西医的诊断方法,换作是自己,也会是这个结论。曾毅虽然是搞中医的,但并非完全不懂西医,相反,他的西医水平甚至要比绝大多数的医生还要高明,只是邵海波不知道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