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省委书记夫人冯厅长因病住院,院长张仁杰以为是一个“傍”上书记厅长的好机会。不料想马屁拍在马腿上,一刀下去情况大变,夫人病情不见好转,反而日益严重。其实菌群失调也不算什么大病,然而过度治疗,越治越糟,再加上莫名其妙的治疗方案,惹得书记和夫人哭笑不得、怒火冲天。正所谓帮人只好帮三分,画虎不成反类犬。
  
  “废物,全都是废物!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竟然一个都指望不上!”
  
  秘书记录时不小心把笔掉在了地上,张仁杰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老猫一样拍案蹿起,在院长办公会上大发雷霆,丝毫不顾惜往日的形象。与其说他是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不如说他是因为恐惧,那根掉在地上的圆珠笔,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张仁杰心里最后的一丁点承受力给击垮了。
  
  张仁杰是南江省人民医院的院长,眼下,他的医院捅出一个天大的篓子。
  
  一星期前,省卫生厅副厅长冯玉琴因便秘住进了医院,别看冯玉琴只是卫生厅排名最末的一位副厅长,可要提起她的丈夫——省委书记方南国,整个南江省哪个不知,谁人不晓?
  
  现在南江省的第一夫人病了,医院又岂敢懈怠?虽然只是小小的便秘,医院还是紧急抽调出七八名专家,组成了以张仁杰为首的医疗小组。
  
  在诊断过程中,医生用手指触压冯玉琴的腹部,明显感觉到存在不明硬物。通过检查和化验,除菌群失调外,医疗小组没有找其他原因。
  
  稳妥起见,医疗小组决定剖腹探查,这个方案也得到了冯玉琴的首肯。
  
  谁知一刀割下去,冯玉琴的肠里除了几粒燥屎,并没有任何的异物,医院方面顿时陷入被动。张仁杰更是差点晕倒在手术台上,让省委书记的夫人白挨了一刀,这事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善后吧。
  
  但更坏的事情还在后面,开刀之后,冯玉琴的便秘状况消失,而变成了腹泻和低烧不止。医院采取了多套方案,但到目前为止,既止不住冯玉琴的腹泻,也降不下冯玉琴的体温。
  
  张仁杰瞬间苍老了十岁,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冯玉琴刚住进医院那会儿,他还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个地步。事已至此,拍马屁、搭天线之类的事,是想也别想了,必须赶紧想个办法将冯玉琴的病治好,再拖下去,万一又出现个新状况,那自己的前途就得赔进去了。
  
  医疗小组再次会诊之后,得出的结论仍然是“肠道菌群失调症”。
  
  按照西医的观点,健康人的肠道内寄居着种类繁多的微生物,这些微生物被称为肠道菌群。肠道菌群按一定的比例组合,各菌种之间互相制约,互相依存,在质和量上形成一种生态平衡,当这种平衡被打破时,正常的肠道功能就会发生紊乱。
  
  医疗小组认为正是由于冯玉琴肠道内的菌群失调,才导致了她先是严重便秘,再是严重腹泻这两种极端情况的接连出现。
  
  想要治疗肠道菌群失调症,倒是有一个速效的办法:就是将健康人的粪便水,通过肛门灌注到患者体内,借此重新平衡患者肠道内的菌群比例。
  
  但是这“捅省委书记夫人屁眼”的事,张仁杰哪里敢做,他连汇报给冯玉琴听的勇气都没有。治疗方案直接否决。
  
  紧急商议之后,省人民医院通过省卫生厅向卫生部的医疗专家小组求援。
  
  “小妹妹,今年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啊?”
  
  曾毅此时坐在开往荣城的火车上,笑眯眯地逗着对面的小女孩。
  
  小女孩有五六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粉雕玉琢,只是有些无精打采,听到曾毅的搭讪,她往后缩了缩,小手抓向旁边的小男孩。
  
  小男孩立刻把嘴里的冰棒拿出来,作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告诉你,不要和我妹妹啰唆,不然我会揍你的!”
  
  曾毅哈哈笑了起来:“你挺男子汉的嘛,这么小就知道保护自己的妹妹了。”
  
  小男孩得意地“哼哼”两声,扭头对自己的妹妹道:“心儿别怕,他要是再欺负你,我就用打狗棒法!”这话说得倒是挺硬气,不过说完之后,他却是很丢人地又去舔自己手中的“打狗冰棒”了。
  
  “小孩子乱说话,这位小哥别生气。”开口的是位六十岁出头的老者,一副长者风度,脸上带着歉意。
  
  曾毅一摆手,爽利笑道:“没事,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看得出这两个小家伙的感情倒是挺深的。”刚才这一老两小上车,曾毅就看出来了,这两个小孩是一对龙凤双胞胎,而老者应该是他们的爷爷。
  
  老者心里不由对曾毅多了一分好感,虽说是童言无忌,但无端被骂作是狗,一般火气盛的年轻人怕是也受不了,免不了要多几句嘴,教训小孩子不学说好话,而眼前的年轻人却很大度,看得出他是丝毫都没有放在心上。
  
  “小哥你这是要去哪里?”老者跟曾毅攀谈了起来,漫漫长路,能有个聊天说话的人也不错。
  
  “我去荣城。”曾毅答道。
  
  “那我们同路啊,我们也去荣城!”老者呵呵笑了起来,他看曾毅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长得文质彬彬,像是个大学生,就问道:“你是去念书的吧?”
  
  曾毅摇头道:“算是去旅游吧……”曾毅没说实话,他这次去荣城,其实是受了师哥的邀请,要到省人民医院去实习的,但他本人对于进入大医院工作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对此行的期望也不大,只是碍于师哥的面子,不得不去一趟罢了。
  
  “那你可是挑对了地方,荣城是南江省的省会,有山有水,气候宜人,能玩的地方特别多,人文景观也多,比如青阳宫、文殊院、玉龙山、天府街……”老者似乎对荣城非常熟悉,各处地名如数家珍,等把荣城的好地方介绍了一遍,他又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趁着年轻到各地走走,还是大有好处的。”
  
  “是,您老说得对,”曾毅笑着点头,然后顺着老者的话道:“那您老这次去荣城,是要给孙女看病的吧?”
  
  此话一出,老者的心里顿时警惕起来,他这辈子走南闯北,深知这火车上最是鱼龙混杂。有些人专门干一种勾当,先是找机会亲近你,拿话套取信息,再和同伙设局进行坑蒙拐骗。这种勾当老者见多了,只是没想到今天让自己给遇上了,眼前这个光鲜体面的小伙子,肯定就是此道高手,不动声色之间,竟把自己孙女得病的事给看了出来。
  
  “小哥你还会看病?”老者脸上依旧是笑意盎然,嘴里却是不漏丝毫的口风。
  
  “稍微懂一点,”曾毅并不知道对方已经起了戒心,他还接着说道:“我看小妹妹的病没什么大碍,不用看医生,只要每天早晚各喝上一杯热糖水,注意不要吃生冷的食物,过上一个月自然就会好了。”
  
  曾毅之前并不是要无端地跟小女孩搭讪,他一眼就看出那小女孩生病了。小女孩的身体明显偏瘦,而且面色隐隐发青,就算是不懂医的普通人,只要观察得稍微仔细一些,也能看出小女孩的身体不好。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曾毅说话之后,反而是看着那个正在吃冰棒的小男孩,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倒是您这个孙子的病有点严重,这几天暑气正盛,他身边随时要有人照看,否则有点危险……”
  
  曾毅说这话的时候,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他怕小孩子听见了会有什么负担。
  
  不过这动作落在老者的眼中,反而成了一种鬼祟的行径,这让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眼前这小子就是个骗子,为了骗钱,他故意拿这种吓人的话来唬自己的!
  
  为人家长者,哪有不紧张自己小孩的,一般人乍听到这种话,不管真假,多半都会上当的。这老者倒不是心狠,只是他对自己孙子孙女的健康状态太了解了,前两天刚做过一次全身检查,要说自己的孙女有病,那是事实,可自己的孙子白白胖胖,活蹦乱跳,平时又吃得香睡得好,怎么可能会有病?!
  
  这可恶的骗子,竟然敢咒我的乖孙儿得病!
  
  老者心中厌恶至极,嘴上却道:“小哥你说得对,这天是有些热了,回头我给他喝些藿香正气水。唉……人老了,多说几句就有点乏,我休息一会儿。”说完,竟半眯起眼睛,不再搭理曾毅。
  
  曾毅愕然,心说老人家你满面红光,中气十足,似乎还没老到说几句话就会困的地步吧,他本来还想再说说那个小男孩的病情,但一看老者这个样子,心里稍一琢磨,也就明白了,是自己太热心了,反而让人家觉得自己有所企图。
  
  “咳……今天算是枉做一回好人!”
  
  曾毅无奈地摇头,老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医不叩门,道不轻传”,自己这主动送上门的医生,在别人眼中,非但是一文不值,还以为你有歹意呢。算了,不说了,再说下去人家也肯定不会相信,弄不好还要招来乘警,好在现在的医疗水平提高了,那小男孩就算发病,也不至于会有什么生命危险,顶多就是要遭一些罪罢了。
  
  感受到老者那边飘来的若有若无防贼似的目光,曾毅干脆躺倒了蒙头大睡,眼不见心不烦。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车厢的广播里传来悦耳动听的声音:“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本次列车的终点站——荣城站已经到了,感谢您的乘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