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四章

  17
  
  郁闷了几天,也痛苦地挣扎了几天,朱文豪终于下定了决心。
  
  朱文豪并没有立即去找冯万樽。他非常清楚,冯万樽和自己手下那些人不同,那些人都是社会底层人士,既没有受到好的社会教育,也没有受到好的家庭影响,他们对人生十分盲目,正因为盲目,才更容易被大佬控制。如果他们清醒了,有些就不想再混下去了,有些就成了掌控别人的人。所以,一般黑道组织绝对不太欢迎像冯万樽这种受过良好教育且极有主见的人。朱文豪的想法毕竟不同,他觉得社会在变,时代在变,人的思维也要跟着改变,尤其是香港即将回归,如果一如既往地抱着老皇历,那么很可能混不下去。适当提升组织的知识结构,引进一些先进的理念和人才,对于组织未来的发展绝对有好处。但是,既然是人才,他们就一定还有更好的发展,鲜有人愿意自甘堕落的。所以,对于冯万樽,绝对不能强攻,只能智取。
  
  要智取,就一定得做一件事:充分了解冯万樽。
  
  这件事对于朱文豪来说,只是工程量大一些,难度并不是太大。他派人暗中拍了很多冯万樽的照片,将这些照片分发给道上的朋友,希望摸清其准确身份。因为认定冯万樽来自澳大利亚,所以,朱文豪的工作重点放在澳洲。这一做法显然让他走了不少弯路,不过,也因此得到了一些线索。澳大利亚的赌马集团给他提供了一条极其重要的线索,说是澳门有一个叫冯万樽的人,被称为赌马神童。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朱文豪亲自去了一趟澳门,在澳门接待他的正好是陈士俊。
  
  陈士俊在澳门最豪华的酒店里摆酒,替朱文豪洗尘。喝过第一杯酒,陈士俊问:“豪哥怎么有心情到澳门来看看小弟?”
  
  朱文豪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次来澳门,是想打听一个人。”
  
  陈士俊当即拍胸说:“豪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吩咐,交给小弟好了。”
  
  朱文豪拿出冯万樽的照片,递给陈士俊。陈士俊接过一看,脸上虽没有表情,心中却暗吃了一惊。澳门一别,时间已经不短,音信全无。陈士俊也曾想过找道上的朋友打听冯万樽在香港的情况,转而一想,他既然不联络,说明他不想和过去扯上太多的关系。现在,朱文豪竟然拿着他的照片来找自己,陈士俊便有一些极其复杂的心理活动。朱文豪与陈士俊虽然不是同门,但两个集团之间关系非常之深,彼此以兄弟相称,也以兄弟相交。当初,冯万樽出逃的时候,陈士俊给过他一份名单,其中第一个就是朱文豪。他想,如果冯万樽看了那份名单并且找过朱文豪,豪哥怎么都会买自己的面子,对冯万樽加以照顾,也就因此会了解冯万樽的过去。现在,朱文豪既然拿着他的照片来找自己,说明两人并没有建立太深的联系。难道说,冯万樽在香港结下了梁子,得罪了朱文豪或者骆波?仔细一想,可能性并不大,冯万樽在香港无根无基,骆波或者朱文豪要想除掉冯万樽,只是小菜一碟,犯不着大动干戈。朱文豪专程来澳门,应该别有深意。
  
  “豪哥到底想知道些什么?”陈士俊小心地问。
  
  朱文豪敲着冯万樽的照片说:“所有一切。比如说,他是什么来历,真名叫什么,为什么去香港,等等。”
  
  陈士俊故意装傻,说:“我还是不懂。既然连豪哥都不清楚底细的人物,一定不是什么大人物。一个小人物,怎么配得上豪哥亲自出山?”
  
  朱文豪说:“你可别小看了这个人。我听人家说,他在澳门被称为赌马神童。实话对你说吧,现在香港的道上不好混,未来的形势可能更加艰难。所以我想,我们得提前做些准备,网罗一些高端人才。”
  
  陈士俊试探地问:“听豪哥的意思,是想收这个人?”
  
  “正是。”朱文豪说,“但是,这个人非常傲气,我和他谈过一次,他似乎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就想,先摸一摸他的情况,再决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你一定要收了他?”陈士俊再问。
  
  朱文豪非常肯定地说:“如果收不了他,恐怕就得废了他。”
  
  陈士俊更进一步问:“如果他同意入门,豪哥准备给他什么样的位置?”
  
  朱文豪说:“这个我已经想过了。既然他同意进来,那就是我的兄弟,除了我之外,他排老二。”
  
  陈士俊暗自吃惊了一下,问道:“他当老二?那骆哥怎么办?”
  
  朱文豪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说:“骆哥是老大,堂主的位置,没有骆哥不行,这是绝对不能改变的事实。不过,最近骆哥和我谈了几次,有些新的想法,他准备把公司的业务转型,他自己将主要负责正行生意,堂口的事,他准备全部交给我。”
  
  陈士俊从朱文豪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他的野心正在膨胀,却不露声色,对他的升迁祝贺一番,和他碰了杯,喝了酒,然后说:“在帮豪哥做这件事之前,不知豪哥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朱文豪说:“我们是兄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我不喜欢拐弯。”
  
  陈士俊说:“不管他答不答应,我都希望豪哥保护他。”
  
  朱文豪一下子愣住了,问:“他和你是什么关系?”
  
  陈士俊说:“在豪哥面前,我不隐瞒,他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朱文豪顿时大喜,说:“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你跟我一起去趟香港,做做他的工作。”
  
  陈士俊却摆头,他告诉朱文豪:“这个冯万樽,在香港或许不算什么,但在澳门,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的父亲冯良开,豪哥一定知道。”
  
  朱文豪显然也暗吃一惊,问道:“他是澳门赌神冯良开的儿子?难怪他的赌术这么厉害。”
  
  陈士俊说:“不瞒豪哥,当初,我也想拉他入伙,想了很多办法,最终,他也只肯合作,却不肯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