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一章

  16
  
  朱文豪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的面前摆着一沓纸,全是阿英这四个月来的投注记录。
  
  从这些记录来看,阿英在这四个月时间里,已经赢足了三百万。
  
  大佬豪心里十分清楚,这还不是实际的数目。阿英从自己手里所赢的钱肯定比这个数目要多。这是因为他的地下投注站采取的是人工登记落注,而不是电脑投注。人工落注是早期彩票的投注方式,投注纸是事先印好的,投注者只要在相关的项目前面打勾。落注纸一式两份,一份由投注者保存,另一份由投注站留底。这种投注方式,操作起来比较烦琐,而且需要大量的纸。但在早期电脑不普及的情况下,也只能如此。还有一个麻烦在于,投注站需要保存大量的投注纸,以应对马迷的扯皮。可是,这些留底的投注纸又不可能保存太长时间,因为保存这类东西,等于给警方查案时保留犯罪证据。通常情况下,外围投注点要求马迷即时兑付,以便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些证据尽数销毁。阿英投注的早期记录自然是没有了,后来的投注也可能因为工作人员跟进不及时,而没有留存下来或者转交给朱文豪。
  
  对于外围集团来说,四个月被赢走三百万,绝对是一件严重事件。尽管外围集团的进账远远不止这个数,可一个只赢不输的赌客,就是一部提款机器,阿英赢了三百万,就等于外围集团损失了三百万。随着阿英赌本的增加,投注额将会越来越大,有两种情形是外围集团无法承受的。阿英所中的组合中,最大赔率是那个五十六倍,好在当时她只下注一万。假若下注十万呢?那么外围集团一次就得赔付五百六十万。这个数目很可能是这个集团多个投注点一个赛马日的全部投注额。这么弄几次,外围集团必亏无疑。此外,如果她中了一个大赔率的三重彩甚至是三T彩,那么外围集团一次赔付就可能高达几千万。遇到这么一次,外围集团几年的利润可能就都赔进去了。
  
  朱文豪冲外面喊了一嗓子,严倩琳应声进来。
  
  严倩琳是一个非常性感的女人,高挑的身材曲线玲珑。一般来说,东方女人的身材很难与西方女人相提并论,这是因为东方女人比较矮小,比例上面吃了亏。严倩琳则不同,三围非常突出,走起路来有摇风摆柳的感觉。她的公开身份是朱文豪的秘书,公司里的人也十分清楚,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朱文豪的情人。
  
  朱文豪说:“你和骆哥联络一下,看他中午有没有时间,我有急事要见他。”
  
  严倩琳发现朱文豪的脸色很难看,就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办公室恋情就这么麻烦,女人们往往将私情带进公事,认为自己就是内当家,公司里所有的事都有知情权。严倩琳便是如此,自从与朱文豪的关系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之后,她便有了二掌柜的感觉,无论朱文豪在不在,她都乐于向其他职员发号施令。就算是朱文豪,她也颇有点共享一切信息之感。朱文豪有点儿烦她在办公室的表现,又喜欢她在床上的表现,因此常常处于两难之中。他说:“哪来那么多废话?叫你打电话,你就快去打!”
  
  严倩琳心中颇不受用,却也不能不唯唯诺诺退出去。
  
  朱文豪口中的骆哥名叫骆波,人称光头骆,是香港黑社会组织的一个大佬级人物。黑社会讲辈分,辈分低的,就算再有实权,遇到前辈,也是矮人一等。骆波的辈分非常高,整个香港,比他辈分高的几乎都已经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因此,他也就熬出了头,自己开香堂,成了一个最大分支的堂主。骆波的外围集团属于香港最大的外围集团之一,手下有许多个地下投注站。虽然警方一再打击,结果却像是割草一样,刚刚被割掉,很快又长出新芽来,根本原因是很难从根本上将这些集团拔除。
  
  骆波的集团总部在旺角临弥敦道一幢写字楼的十三层。香港人比较迷信,受外国影响很深,对十三这个数字非常忌讳,大多数楼房都不设十三和十四层。十二层以上变成了十三层或者标为12A,将十四层标为12B。骆波的出生日期是十三日,他玩黑道掘得第一桶金,正是十三万,后来他另立山头,自己出来闯世界,也是十三日。所以,他觉得十三是自己的幸运数。他租下这幢写字楼后,要求楼主将12A改回13。楼主不干,如果这样一改,同楼其他的房间就无法租出去了。骆波财大气粗,对楼主说:“你放心好了,只要是这一层楼的,哪一间房子租不出去,我保证租下来。”结果是由他租下了整层楼。
  
  这是一家公开领牌的合法公司,或者说公开做着合法生意,暗地里却指挥着全香港许多间地下投注站。骆波的外围集团有二十多个地下投注站,分别由不同的手下看管,其中最大的是朱文豪,他管着五家投注站。朱文豪一出道就跟着骆波,是骆波一手提携的小弟,在骆波的外围集团属于二号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