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章

  多年后,香港一所大学慕其名,聘请他来教授易经。港人有喝茶的习惯,闲暇时光,喜欢泡在茶餐厅里喝茶。港人喝茶,和内地的四川人以及其他地方的人喝茶 不同。港式茶其实就是吃点心,茶只是佐料,所起的作用是去除点心的腻。卦爷是在内地久住的,习惯于内地的清谈,到了香港,适合于清谈的地点就只有茶餐厅。 闲来无事,卦爷便喜欢跑到茶餐厅去喝下午茶。而在茶餐厅里,大家谈得最多的却是马经。某些人和卦爷熟悉之后,知道他是著名的易经专家,便怂恿他用卦象来预 测赛马。经不起朋友相劝,卦爷出于玩一玩的心理,算了一卦。据说这一卦奇准无比,同一个赛马日,竟然算出了三个独赢。从此之后,卦爷研究易经又多了一个方 向,将易经与赌马相结合。最初还只是指导他人投注,后来自己也玩一玩,不想却赚了大钱。
  
  和香港那所大学合约期满,卦爷已经有了千万身家,几经活动,留在了香港,并且开始职业赌马生涯。据说,他用卦象解释赛马的结果,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五,比雪茄鼎爷的电脑神童所弄出的那个什么电脑软件还神。雪茄鼎爷和卦爷,因此成为香港马迷心目中的两面旗帜。
  
  冯万樽对这个什么卦爷的兴趣,显然不如对那个雪茄鼎爷的。他觉得,赌博尤其是赌马,所凭的是科技和智慧,并不是那神秘莫测的什么易经所能掌握的。另一 方面,也正因为自己对易经完全不懂,所以才会不感兴趣。这一切,大佬豪全都看在眼里,并且由此产生了自己独到的看法。可他绝对不清楚,冯万樽此刻的心情极 其复杂,说是血脉膨胀也丝毫不过分。
  
  一个没有对手的赌徒,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失意最孤独的赌徒。这就像一个独步江湖的武林高手、世界第一,如果没有挑战,这个世界第一就没有了丝毫乐趣。 江湖之上,经常有武林高手摆设擂台找人挑战的事发生,说到根本,其实也就是不甘寂寞和孤独,希望自己的血性被强大的对手激活。冯万樽虽然不是一个独步天下 的赌徒,甚至还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赌徒,但是,他痴迷于赌客江湖,当他听说这个江湖有一个叫雪茄鼎爷的高手和一个叫卦爷的高手,便有一种全身的细胞被激 活的感觉,斗志昂扬。他暗暗下定决心,要找机会和这两位高手学艺。
  
  冯万樽问大佬豪,如果想找到这两大集团,尤其是拜访两位高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大佬豪立即大摇其头。他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比如雪茄鼎爷,他的那套赌马软件人们在出高价索求。加上其他一些原因,这些赌马集团极其低调,要找到他们并不难,但要和他们接触甚至成为朋友实在太难了。除非一种情况,他们主动找你。
  
  胡吹海侃了一场,大佬豪竟然和冯万樽礼貌地告别,然后带着手下走了,并且主动埋单,没有让冯万樽或者阿英出一分钱。更让冯万樽和阿英不解的是,从始至终,他没有提债务的事,倒让他们觉得,真像是一次朋友意外邂逅。
  
  吃过饭,阿英主动问冯万樽去不去她那里。他知道她的意思,现在离她上班还有几个小时,他们可以去她那里做爱。冯万樽确实很想,同时,他又有些事要做。 前两场赌马,他都是事前将组合算好交给阿英的。毕竟这样做,需要提前好几个小时,这个提前的时间很难准确掌握最后时刻的赔率变化,而最后的赔率变化又是利 润率的重要保证。他想改变一下做法,要求阿英选择一个有传真机的投注点下注,他会在最后时刻将投注组合传真给她。如此一来,他就得在自己的家里安装一台传 真机。
  
  可能是这段时间过得比较混乱,尤其是和阿英这样一闹,自己的情绪大受影响的缘故,星期天这次日场比赛,冯万樽的战绩差强人意,大部分输掉了,少数赢的 几次,加起来仅仅只有十六万。扣除成本,账面上他只赢了一万。而这赢的钱,外围马集团虽然不需要向政府缴税和向马会付佣金,却是需要抽水的。将水钱抽走之 后,实际亏了接近一万。
  
  阿英的情绪显然大受影响,比赛结束后,她没有和冯万樽联络,甚至一连几天也没有丝毫消息。直到星期三下午,她才又一次打冯万樽的传呼。电话中,冯万樽 告诉她,这一次,他做的工作非常充分,把握比较大。同时,他问阿英,这个星期大佬豪那些人有没有找她的麻烦。阿英说,大佬豪不仅没有找她的麻烦,似乎对她 还特别好。星期天他还特意来到投注点,和她说了很多话。她也说不清为什么,大佬豪像是转性了一样。
  
  星期三的夜场,冯万樽牛气冲天,第一场就中了独赢,赔率四点四倍。
  
  冯万樽向阿英传真第二场马的组合时,为了确认这个传真是阿英收到,事前要打电话联络,阿英在电话里显得异常兴奋,哇哇哇直叫。不是冯万樽提醒,她说不 定就误了下一场比赛。第二场,冯万樽又胜了,一个独赢,赔率二点三倍。单场赛事刚刚结束,阿英就迫不及待地给冯万樽打电话,兴奋地说,三注加起来,赢了接 近五万。
  
  第三场,冯万樽重点抓连赢组合,一点五万的赌本,他投了一个独赢,三个连赢组合,组合中了两注,一个一点四倍独赢和一个连赢。这个连赢让阿英兴奋得发狂,赔率是二十三点三倍。只可惜,冯万樽投入的赌本较少,只有四千余元,即使如此,两组也赢了十二万多。
  
  在接下来的几场比赛中,冯万樽竟然中了一个独赢和一个三重彩。独赢的赔率二点一倍,三重彩就让人欣喜若狂了,赔率五十六点一倍。仅这一注就赢了五十多万。
  
  夜场马结束,冯万樽算了一下结果,如果阿英严格按照他所设计的组合进行投注,她手上的资金应该有七十五万,扣除十五万成本,净赢六十万。当然,他也知 道,阿英有些自作主张,不一定全部按照他的指令行事,但从阿英的兴奋可以看出,就算她暗中做点手脚,对他的投注组合的改动应该不是太大。
  
  比赛结束,阿英便在投注点给冯万樽打电话,她在电话中大声地喊:“现在,你知道我最想干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吗?”
  
  冯万樽确实不知道她最想做什么事,男人遇到这类事情,或许想去餐厅喝得酩酊大醉,或者是找个女人打发时间,但他不清楚女人想干什么。
  
  她说:“我想脱光衣服,去大街上裸体游行。”
  
  冯万樽瞠目结舌,阿英却放肆而且开心地大笑。她是在投注点打电话,周围应该有很多人。冯万樽可以听到电话的另一端传来起哄的声音,声音很嘈杂,很多人在说话,到底说了些什么,他听不清楚。他觉得,那些人可能是在怂恿她裸体游行。
  
  阿英大概也感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失态,成了众人的笑料,却又抑制不住兴奋。她降低了声音,对他说:“我实在是太兴奋了,激动得快要疯了。你能不能现在就去我家,我很快就回去,我要和你好好庆祝一下。”
  
  冯万樽自然知道她所说的要好好庆祝指的是什么。此时的他,虽然有成就感,却并不激动,他始终告诉自己,你是一个职业赌徒,是这个世界上最出色的赌徒,必须始终如一保持心情的绝对平静。同时,他也确实有点急不可耐,那只是出于男人的本能,而与激动无关。
  
  乘出租车前往阿英家时,冯万樽心中在对最近两场赛事进行总结。
  
  上一次,自己惨败,原因是什么?难道真是因为和阿英吵架,自己的情绪受到影响,功课做得不仔细,判断力下降造成的?通过今晚的赛事,冯万樽有一种强烈 的感觉,那些客观因素确实可能影响了他,但应该不是关键性因素。两场赛事的天差地别,其实与场地有极大的关系。星期天的日场,在跑马地马场比赛,那是草 场,也是世界上条件最好的跑马场之一。而星期三的夜场,在沙田马场比赛,是泥地。泥地赢了而草地输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冯万樽的赌马必胜软件对于排位的 影响计算还不精确。或者说,在泥地比赛时他的计算方法是正确的,在草地比赛时他虽然对参数进行了调整,可这种调整显然是失败的,或者说是不准确的。
  
  对,下一步最重要的工作,是取得更多的比赛数据,然后计算出一个与泥地不同的草地排位参数,再将这个参数代入他的软件。
  
  来到阿英家,冯万樽有点犹豫,是按门铃还是用钥匙开门。上次到她这里来搬电脑的时候,他就曾犹豫,到底是将钥匙留下来还是带走。如果留下来,那似乎表 明他和她彻底决裂了。将钥匙带走,等于为自己预留了一条回来的路。现在,他真的回来了,回来之后,怎么进这扇门?按门铃或者用钥匙开门,虽差别很小,意味 却完全不一样。
  
  最后,他还是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跨进客厅,见中间堆着许多鲜花,像一座小山似的。他暗想,这女人真是疯狂,仅这些鲜花就是好大一笔钱。
  
  这堆鲜花显然是阿英中彩后买的,也就是说,她此刻已经在家里等着自己了。他在房间里四处找,却没有见到她的身影,心中颇感奇怪:难道她还没有回来?那 么,这些鲜花又是什么时候送进来的?他走近鲜花山,想看看这些花的成色,以便判断送达的时间。就在这时,有一个人从花丛中一跃而起,欢呼一声扑向他,将他 紧紧地搂住。
  
  果然是阿英,她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白皙的胴体上沾着许多鲜花的花瓣。冯万樽的情绪完全被她所感染,同她一起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