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六章

  这个女人就是不肯用脑子,即使要还大佬豪的钱,也不应该用这个投注点的支票。这张支票一旦拿出,大佬豪立即知道,钱是从他的投注点赢来的,定然会查这 件事。如此一来,她的赌马记录便会被大佬豪调出来。引起大佬豪的注意,无论是对于她还是对于冯万樽都不是一件好事。此事后来演变出的诸多变数,恰恰缘于这 一疏忽。阿英这样干,有一个貌似站得住脚的理由:她正恼着冯万樽,不想回去见他,她不可能将大笔的现金带在身上。除此之外,她还有自己的原因,她打了五万 元的埋伏,如果回去放这些钱,这五万元难保不被冯万樽发现。
  
  离开投注点,阿英去了铜锣湾。她在那里有一个相好,是一个小白脸,名叫赵启东,在一家写字楼打一份小工。赵启东属于那种学历不高消费高、能力不强性欲 强的男人,年纪轻轻,一身的毛病,所赚极其有限的一点儿工资,全都花天酒地了。这种男人,在香港是极其少见的,也在香港没有立足之地,他们要生存,就只能 依靠自己的一张俊脸在女人中周旋。他同时服务于好几个还算富裕的女人,阿英却不知情,还以为他对自己死心塌地,便将自己赚来的一点儿钱极其慷慨地花在他的 身上。
  
  赵启东也赌马,同样赌的是外围马,但和阿英不在同一个投注站。阿英打他的传呼,说要见面时,他因为又输了一大笔钱正郁闷着。阿英约他中午一起吃饭,他 说自己有点儿不舒服,不想吃。阿英便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家。阿英说:“那好,你叫两个外卖,我去你家吃。我正好有点事,要和你谈。”
  
  吃完饭后,阿英拿出那张五万元的支票递给赵启东。赵启东接过,叠了个对折,往自己的衣袋里一插。他习惯了从女人那里拿钱花,以为这笔钱是阿英给他的,因此都不问这是什么钱,也不问给他是什么意思。
  
  阿英说:“你拿好这笔钱,我们要用这笔钱赚回十万百万。”
  
  赵启东想笑,只不过五万元,对于很多香港人来说,不够吃一餐饭的,还想赚回十万百万?简直是异想天开。更何况,钱已经进了他的口袋,那就是他的了,你还能抢回去不成?
  
  阿英告诉他,自己最近认识了一位赌神,这个人可了不得,赌什么赢什么,简直就是天兵天将,无往而不胜。赵启东根本不相信,只是笑笑,说:“世上有这样 的人吗?”阿英便讲自己在东方夜巴黎认识他的经过。赵启东也是有赌性没有赌术的人,听说冯万樽赌轮盘,一次投五注,开始也是不理解,等阿英理解了冯万樽的 理论之后,他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接着,阿英谈冯万樽赌马,赵启东无师自通,问她:“他是不是又弄出什么出人意料的方案?”
  
  阿英将冯万樽的方案说出来时,赵启东目瞪口呆。他因此认定,这个冯万樽确实与众不同。当然,对待此事,他和阿英最初的感觉是不同的,非常之人才用非常 之法。既然冯万樽的方法与所有人都不同,一定有着非常特别的道理,这种道理很可能是普通赌徒忽视了而他得道了的。听到阿英的话,赵启东的第一意识是,一定 要搞到冯万樽的投注组合,然后按照这个组合进行投注。
  
  阿英之所以瞒下这五万元,也正是源于相同的想法。她将这些钱作为自己的赌本,交给赵启动,希望他按照自己提供的组合投注。用股市的特有名词说,阿英就 是想开个老鼠仓。她告诉赵启东,希望他确定一个传真地址,待她拿到冯万樽的投注组合后,第一时间传真给他,再由他在另外的投注点投注,赚了钱以后,两人平 分。
  
  在赵启东那里消磨了一段时间,阿英接着去夜总会上班,下班时已经是凌晨,回到家中一看,冯万樽竟然不在家。阿英看了看表,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半,看看 家,和她离去时并没有太大差别,再看冯万樽的房间,床上用品整整齐齐,似乎一个晚上没有睡过。他不在家中,还能去什么地方?阿英的第一个想法是,找女人去 了。阿英是那种专制型的女人,她自己从事的是性行业,曾经当过小姐,与无以数计的男人有过关系,即使现在当了妈咪,那也是自己看得顺眼而男人又有意的话就 可以上床。但她的骨子里,却要求男人专一,而她所要求的这种专一,却不是感情专一,而是性专一。她不能容忍某个男人和自己有性交往时,还想着其他女人的身 体。想到冯万樽住在她这里,还会去找别的女人发泄,她异常狂怒,甚至气得发抖。她想,这是什么人嘛,完全是白眼狼呀。自己供他吃供他住,他倒好,只不过是 吵了几句嘛,就跑出去找女人了,这种男人真不值得自己对他那么好。阿英是越想越生气,竟倒在床上,抱着枕头大哭起来。
  
  毕竟工作了一个晚上,实在是太困了,哭了一阵子,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睡梦之中,她置身于一个战场,周围是枪声炮声不断。她吓出一身冷 汗,醒了过来才知道原来是敲门声。她以为是冯万樽回来了,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了门,想同他大闹一场。但门被打开之后,她愣在了当场,锤门的是大佬豪的手 下。
  
  阿英强忍着困意,堆上笑脸,说:“原来是豪哥,我正准备去找你呢。快请坐,快请坐。”
  
  不必她请,大佬豪早已经大模大样地坐在客厅中。他的手下递来一支雪茄,他接过,叼在嘴里。手下掏出打火机,弯腰替他点燃。他吸了一口,对着端一杯酒走到他面前的阿英喷出,冷冷地说道:“我们都是大忙人,可没有闲工夫坐在你这里喝酒。”
  
  “是是是,我替你准备着呢。”阿英说着,向房间里走去,抓了自己扔在梳妆台上的包出来,从中掏出支票,递给他。
  
  大佬豪接过支票,一眼看出是由自己的账号开出的,颇有些惊诧地看着她。
  
  阿英以为他看出了数目不足,连忙堆起笑脸说:“对不起,豪哥。我现在只能还这么多,剩下的下星期我保证还。”
  
  朱文豪突然发怒,说:“是因为你求我,我才答应一个星期,你以为我说话是放屁?”
  
  他的话音刚落,两名手下就抓住了阿英的臂膀,并且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她的头用力向后扯。阿英觉得他们要将自己的头扭断。
  
  “豪哥,我保证,再给我一个星期,我全部还清,请你相信我。”阿英哭着哀求。
  
  大佬豪站起来,走近她,弯下身,直接对着她的脸。他嘴上叼着的那支雪茄,差不多碰到她脸上的皮肤了。这次不需要那两个打手用力,阿英自动向后仰,她可是靠这张脸吃饭的,如果被烫着,那就麻烦大了。
  
  “你可记清楚,再给你一个星期。”大佬豪说,“如果再有一个星期交不出来,你说怎么办?”
  
  “听……听凭豪哥发落。”她胆战心惊地说。
  
  俗话说,盗亦有道。一般人将这理解成盗贼也讲究道德道义,其实是大谬。世界上哪个盗贼讲道德道义?但他们确实有道,这里的道与道德或者道义无关,而与 道的另一种意思有关。盗亦有道,说的是盗贼也要考虑自己的人生之路、生财之路。他们之所以当盗贼,也就是为了求财,也要讲究求财时的利益最大化。这些外围 集团根本就不想将人赶向绝路,他们还需要人家去他们那里投注,赌徒正是他们的衣食父母。阿英既然已经还了一部分(尽管是从他那里赢来的),他也不好将事情 做得太绝,说了几句狠话,吓一吓她,带着人走了。
  
  阿英满脸堆笑地送走了大佬豪等人,转身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仍然不见冯万樽的影子,暗想一定是跟女人鬼混了整个晚上,体力透支太 大,到现在还没有起床吧。这样想时,阿英便气得想杀人。可是气归气,毕竟困意深重,她咬牙切齿地上了床,暗想,一定要做点什么,给冯万樽一个教训。
  
  主意还没有想好,困意上来了,呼呼就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下午四点,起床一看,冯万樽仍然没有回来。这一次,阿英就气大了,当即给赵启东打了个电话,然后奔他那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