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自己的赌本是十万,现在变成了三十万,赚了百分之二百。这个账阿英会算了,如果他不自作主张,在那个连赢上少赚二十万,其他几匹马,她又没有输掉一万 多,这一天下来,她就净赢四十万了。此时,她心中的后悔便可想而知。手中若是有了这五十万元,就是五倍的利润。下一个赛马日再赢五倍,就是两百五十万,那 不就足够还债了?天啊,这个冯万樽到底是神还是人?他到底是在赌马,还是在算命?怎么他弄出的这个组合就这么神奇呢?
  
  尽管少赢了二十万,阿英仍然欣喜若狂,欢天喜地。她看到了一幅美妙的前景,不仅可以凭着赌神冯万樽还清大佬豪的债款,还可以赚上几百万几千万,只要赌 本雄厚,赚上亿都是完全可能的。赛事一结束,她在第一时间拦了一辆的士赶回家。进门之后是大叫了一声,兴奋地扑向冯万樽,将他紧紧地抱住,送上自己的香 唇,吻了个昏天黑地。
  
  “你是赌神,你是我的幸运之神。”她一面疯狂地吻着,一面大喊大叫。
  
  冯万樽开玩笑地问:“你吃了兴奋剂?”
  
  阿英说:“我没吃兴奋剂,比吃了兴奋剂还兴奋。
  
  冯万樽早已经知道了战果。对于赌,他处之泰然,就算赢再多的钱,他也是心如止水。但阿英的疯狂,他却不能无动于衷。阿英这个女人,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 的女人,快意恩仇,和她在一起,你总能体验到简单却又有点狂乱的快乐。这是一种很动物性的快乐,直接、表面,而且疯狂。许多时候,冯万樽甚至觉得,这种快 乐或许才是人的真正本性,而人类社会化之后,反倒将这种简单的快乐丢掉了。
  
  后来,阿英向冯万樽谈起这次的结果,她也不隐瞒自己对那些组合的不信任以及少赚了二十万的后悔。对此,冯万樽无所谓,甚至有点暗暗惊喜。冯万樽赌马是 严格按照程序进行的,一个赛马日有十场比赛,十万元赌本,平均给每一场,就只有一万元。不过,一般外围投注点可以保证金交易,最大的可以只投一半钱。也就 是说,阿英手里的十万元,实际可以当二十万用。这也是冯万樽在其中一匹自己最看好的马身下投下一点二万的原因。在家看电视的冯万樽,见这个二十三倍大冷门 胜出时,暗自出了一身冷汗,他发现自己又一次犯了缺乏冷静的错误。如果在马会赌马,别说一次赢三十几万,就是赢三千多万都没有问题。可阿英是在外围投注 点,一次赢三十万,数目实在惊人。一旦引起外围集团注意,这个游戏就没法玩下去了。
  
  看到这匹马胜出,冯万樽的心情极其复杂,一方面提心吊胆,另一方面也开始反思。他之所以确定那个投注额,完全是按照马会赌马的思维推算的,也就是按正 常思维方式进行的,其实是忽略了环境因素,少了变通。自己如今在这白道和黑道的边缘混,整个思维需要好好调整,必须和这个现实相适应,否则,就可能惹出更 大的麻烦。阿英告诉他少赚了二十万时,他心中有一块石头落地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阿英过得兴奋而又充满期待,那种感觉如同亿万财富就在自己面前,只要她在星期日那天伸手一抓,便能揽入怀中。冯万樽倒是非常平静,除了陪阿英外,其他时间一直平静如水。
  
  星期天的日场到来时,两人之间出现了矛盾,甚至发生了激烈争吵。根本原因是阿英要将三十万全部拿去赌,而冯万樽却只肯让她拿走十五万。阿英所希望的是 迅速还那笔钱,赌本小了,所获报酬自然也就小了。到了第二天,大佬豪的人来要钱,她再拿不出,将如何应对?她要求冯万樽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甚至怀疑冯 万樽并不想真的帮自己。
  
  冯万樽是一个职业赌徒,他跟普通赌徒的不同之处,正在于他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赌博哲学和赌博原则。他的赌博哲学,第一条就是绝对不会一次将所有的赌本 全部投进去,第二条是永远不向欲望和其他干扰原则的因素妥协。自己之所以不得不逃出澳门,其实就是妥协的结果。尽管他的妥协,有着极其无奈和他本人无力改 变的客观原因,可这种无奈本身,说明的却是他的人生规划和价值观的失败。这种失败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而现在,一场赛事只不过赢了二十万元,按照他的参赌 原则,这些钱是应该等分以后,再平摊给余下的每一场赛事的,他同意在一场赛事中拿出五万,已经属于妥协退让了。他甚至痛恨这种退让,这会让他觉得自己正在 失去自控,正在滑向堕落。
  
  两人大吵了一架,冯万樽坚持不肯让步,阿英也没有办法,只得满腹不解和怨气地来到大佬豪设在新港酒店的地下投注点。她虽然生冯万樽的气,却不敢再违背 他的指令。这一次,虽然没有抓到上次那种二十三倍的大冷门,却也抓到了三个中冷门,一个独赢的赔率是五点六倍,另一个独赢的赔率四点七倍,还一个连赢赔率 是十一倍。另外,还中了一个孖宝,赔率十四倍,除掉本钱,赢了二十多万。
  
  利润率达到百分之一百三十,就算是贩毒,都没有如此高的利润,这样的生意已经可以独步世界了。假若阿英是个真正的生意人,自然应该心满意足。问题是, 阿英的身份特别,她以前是妓女,现在是妓女的领班,做的是无本生意。生意既然无本,又怎样计算利润率?在零成本的情况下,哪怕赚一分钱,利润率也是无穷 大。阿英的赌性,与她所从事职业的高利润率一脉相承。对于这次的结果,她感到十分郁闷,甚至气恼。上次是气恼自己没有按冯万樽的指令行事,少赢了二十多 万。这次她却是气恼冯万樽,如果将另外的十五万也给她的话,这一回合岂不是可以多赚二十多万了?
  
  同时,阿英打起了小主意。这次的赌本是冯万樽出的,他这个人,对钱似乎看得很重,抓得很死,就算以后跟着他赚了钱,那钱恐怕也是姓冯,而不姓黎,自己 得多长点心眼,暗中打点埋伏。上次自己玩小聪明少赢了钱,他听说后,竟然无动于衷,仿佛那件事和少了一张纸差不多。可见,他并不在意自己是否玩点手脚,是 否少赢了钱。既然如此,何不从中拿出一部分作为未来的赌本?拿多少呢?太多了,容易被冯万樽觉察,那就拿五万好了。这个数目不大,他应该不会深究。她本能 地觉得,自己既然要吃五万的水,就一定要计算一下,至少要给冯万樽提供一种说法。可要算这个,实在太复杂,她懒得动脑筋,干脆不算了,直接让投注点开了三 张支票,一张二十万,一张五万,余款开在第三张支票上。
  
  五万是她为自己截留的钱,二十万则是她和冯万樽商量好的,准备明天还给大佬豪。
  
  相对于那笔欠款来说,二十万确实少了点,她能预想,大佬豪拿到这笔钱后,肯定会咆哮一番,但既然她能还一部分,也不至于太为难她。至少,她可以用这二十万再拖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