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14
  
  转眼到了星期三,香港夜场马时间。
  
  阿英见冯万樽三天关在房间里,不知到底在干什么。虽然他说过要靠赌来替她还债,可一直不见动静,她心里便发慌。实在忍不住,她便去敲冯万樽的门,说:“阿樽,今天都星期三了,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呀?”
  
  冯万樽打开门,手里捏着一沓钱,用一张纸卷着。走到客厅,将钱递给她,说:“今天夜场,你去投注。买哪匹马,买什么以及下多少注,我都在纸上写清楚了。你记住,一定按我写的投注,千万不能自作主张改了。如果你乱投,那我就帮不了你了。”
  
  阿英接过去,打开包钱的纸,见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一沓钞票,根本不用数,千元面值,一百张,正好是十万港元。她欠的可是一百八十多万元,仅用这十万港元,就能赢回一百八十多万?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干脆什么都不做,专门赌马算了。
  
  再看看冯万樽给她的那张纸,更加傻眼了。一般人赌马,投注都非常集中,比如买一个独赢,一个连赢组合,一个三重彩组合。也有的人仅仅是买三T组合,这才叫做赌,就像押单双一样,要么是单,要么就是双,没有人傻到既买单又买双的。可冯万樽不同,他所投的马不仅不是大热门,而且一场就弄出多个组合,比如投独赢,他同时投三匹马,而投连赢,他则会弄出六个甚至更多的组合来。在他的所有组合中,投注最小的只有几百元,最多的也只有一千多元,哪有人这样赌的?冯万樽还以为他是赌神呀!这分明是大外行嘛!阿英想,他会不会赌马呀,这要是让内行知道了,会笑掉大牙的。笑掉大牙还罢了,最关键的是她得还那一百八十多万的债呀。如果拖上一个月,就变成两百多万了,拖上三个月,差不多就是三百万了,这么翻下去,命都没了。
  
  阿英挥着手中的那张纸说:“你这是什么?这是小学生的数学题吗?这样算是赌马?”
  
  冯万樽不想和她解释,解释了她也不一定懂,便说:“总之,你按我写的投注,千万别乱投。能不能救得了你,就看这一次了。你如果不听我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阿英如果完全信他,那也就不是阿英了。当面虽然答应得很好,可冯万樽毕竟没有亲自去投注,钱掌握在她的手中,她想怎么投就怎么投。她的想法是,如果买中一个百倍的组合,岂不是一锄头挖出口井来?相反,按照冯万樽的搞法,一次只投几百元或上千元,就算投中一个三十倍的大冷门,也才三万元,恐怕还没有在其他组合上亏得多。考虑到这一点,阿英自作主张,将冯万樽所定的投注金额略改了一下,剩余部分资金投进了自己以为必胜的大热门马。
  
  第一场跑下来,阿英所看好的热门马跑了第五,而冯万樽的组合中了一个独赢,中了一个连赢。因为投注数额原本不大,又让阿英打了一点埋伏,这一场下来,阿英赢了一万多元。将她在那个自作主张的热门马上输的钱算进来,不赚不赔。这还是因为她跑外围马,人家是给打了折的。如果是去马会投注,投注额是百分之百,她就亏了。
  
  第二场,她依然不信邪,照样按自己的方式行事。她想,按冯万樽的方法,一场才赢一万来元,十场结束,才十来万。这一周的两个赛马日下来,也只不过二十来万,她又哪里有钱还数?而且他那种投注方法,简直就是瞎胡闹,之所以投中两注,那是瞎猫碰上了死老鼠,碰巧而已。自己又怎么能将全部希望寄托于他这种盲拳打死老师傅的搞法上面?
  
  万万没料到,第二场阿英所看中的大热门同样倒灶,倒是冯万樽的组合中跑出了一个连赢大冷门,赔率是二十三倍。此时,阿英的后悔简直无法用笔墨形容。原本,冯万樽给她的指令,投入这个组合的资金是一万二千元。她觉得这一组合完全没有胜出的机会,只投了四千元,其余的钱投进了她看好的大热门马。如果按照冯万樽的指令行事,她在这一场就可以赢进三十万,可现在却只是赢了不到十万,你说她后悔不后悔?
  
  到了第三场,她想起上次在东方夜巴黎冯万樽那种必赢不输的赌法,跟目前他所提供的这些组合似乎一脉相承,虽然她还不完全明白这种方法的妙处,却也不敢再自作主张了。
  
  接下来的几场比赛,阿英严格按照冯万樽的指令行事。结果,其中三场赢了,两场基本保本,另外的三场却输了。仅以这种输赢比例,只是打了个平手。可令阿英十分不解的是,所赢的三场,每场赢得的彩金都在万元以上。而输掉的三场,没有任何一场超过五千元。当然,也再没有像第二场那样,投中一个大冷门。
  
  最后一场比赛结束,阿英暗暗算了一下战果,赢了将近二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