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冯万樽说:“我不知道,在香港,我没有朋友。”
  
  阿英的性格极为豪爽,当即拍着胸脯说:“什么没有朋友,我不是你的朋友?”
  
  冯万樽说:“是啊,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所以我冒昧地找过来了。”
  
  阿英说:“冒什么昧?走走走,跟我到家里去。”
  
  一路上,冯万樽还在想,该怎么向阿英开口,没料到,自己的意思还没有说出来,阿英倒是将他的难题解决了。
  
  阿英让冯万樽坐在这里等她一下,她进去打声招呼。
  
  看着阿英离去的背景,冯万樽十分茫然。他是一个专情的人,也是一个多情的人。他在想到这一点时,便归结于父亲和葡籍母亲的遗传。作为华人,当年父亲的 社会地位非常低微,母亲出于爱情才义无反顾地嫁给了父亲。而后,母亲英年早逝,父亲虽说不一定没有过别的女人,却从未考虑过再婚。冯万樽听父亲的一位朋友 说过,父亲之所以找别的女人,那是他作为一个男人,需要满足最低的生理要求。他之所以不再婚,那是他对爱情的执著。这句话给冯万樽的印象非常之深,他后来 也渐渐明白,爱情和性欲其实是完全可以分离的。
  
  当初,他和阿英在一起的时候,既是情欲也是爱情,他确实喜欢阿英,这次出逃,之所以第一时间想到阿英,也正因为心里的这缕情愫。可是,真正见到阿英之 后,发现她竟然是一位妈咪,他顿时有了深深的失落。如果换一个环境,冯万樽很可能掉头就走。但此一时彼一时,自己时运不济,落难之时,难得面前这个女人对 自己一往情深,他夫复何求?
  
  不一会儿,阿英返回来了,似乎在生气,口里说:“请个假怎么了?还推三阻四的。惹烦了我,我去别的夜总会,翻你的盘子。”到了冯万樽面前,又换了一副表情,笑得很灿烂。见到冯万樽到来,她是真的高兴。
  
  两人一起走出夜总会,阿英开了自己的汽车,让冯万樽坐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汽车便向前驶去。冯万樽对香港不熟悉,甚至连方向都搞不清楚,只觉得阿英 开了很长时间,两边的街景由繁华变得单调,两边的灯饰也由灿烂变得灰暗。最后停在一幢高楼前,走进房间一看,倒是令冯万樽有点意外。阿英的这套房子很大, 有百平方米左右,三房两厅。在香港,八十平方米的房子就被称为豪宅了,百平方米的房子自然就算是豪宅中的豪宅。即使地域比较偏一点,时价大概也需要四五百 万吧。阿英当妈咪能够赚到几百万元,也真是不容易。整个香港,当妓女发财的大概没有,当妈咪发财的那也是极少数人。
  
  进入房间,什么话都没说,阿英便扑向冯万樽,抱着他亲起来。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冯万樽住在黎姿英家。黎姿英的上班时间非常固定,白天在家睡觉,中午前后起床,下午可能出去也可能在家,晚上就上班了。正因为 黎姿英的生活很有规律,冯万樽的生活规律也就随之改变。如果黎姿英在家,冯万樽便陪着她。黎姿英如果不在家,冯万樽便修改他的赌马软件。
  
  香港离澳门并不远,澳门那件造马案到底进展如何,冯万樽不知道。他让黎姿英买回来香港和澳门的报纸,希望从报上看到一些迹象,可那些报纸像是与他作对 一般,对那件案子只字未提。越是没有消息,冯万樽越是小心,别说在香港大肆活动,就连门都不敢轻易迈出。黎姿英家里没有电脑,冯万樽便开列了一张单子,让 黎姿英去帮自己采购,其中包括一台IBM电脑,一台DVD机。有了这两样东西,冯万樽就能干一件事,用DVD将香港马会的赛马实况录下来,反复研究,再用 电脑进行分析。
  
  很快,冯万樽发现,香港赛马比澳门要公平公正得多,虽然当地传媒一再攻击,比如练马师故意选择实习骑师让大热门马落败、故意参加不同赛程的角逐,令其 爆出大冷门,等等。实际上,这只不过是“合理碰撞”,一种以求一鸣惊人的战术。除了这一点外,香港还有其他国家和地区无法比拟的优势,即有更为广泛的马迷 基础。全世界有跑马赛事的国家和城市非常之多,如果论马会的成熟程度和马迷的热衷程度,澳门赌马只能算是小儿科。香港是一个比澳门不知成熟多少的市场。稍 稍掌握香港赛马的情况之后,他立即发现,自己的那个所谓的1.0版根本就是一个毛坯,甚至仅仅只是赌马分析的一个方面。如果真正要有一套赌马分析软件,就 必须涉及可能影响赌马行情的任何方面,比如马的年龄、负重、状态、步幅、出场成绩,甚至包括练马师、骑师、场地、排位、气候等众多方面,而这些大项目之下 又有许多小项目可能影响到赛马的成绩,仅仅以负重论,某匹马在前一场赛事中取得好成绩,后一场赛事便要加磅,而骑这匹马的骑师不同,负重也会有所不同,比 如实习骑师要减磅,获奖骑师则要加磅。负重的增减常常对马匹的成绩影响很大,对于有的马匹来说,一两磅并不重要,但在某个极限内,哪怕仅一磅的差别,便可 能导致整场赛事的不同结果。再说场地,对于抽签排在内圈的马匹来说,优势将会异常明显,因为赛马时起点和终点都是同一条直线,弯道增加的赛程并没有扣除。 也就是说,一场马赛,参赛的每一匹马所跑的赛程全不相同。
  
  反正这段时间无事可做,冯万樽便开始着手编写一套新的赌马程序。他的设想是将所有可能影响到马匹成绩的因素进行数字化处理,具体操作的时候,只要将这 些数字输入计算机,计算机立即就会排出本场赛事的理论名次。之所以说这是理论名次,是因为比赛毕竟还存在着人为因素,比如练马师故意的成分以及赛场某种意 外,都可能影响赛事的结果。如何正确地运用这些不可预料的因素,就不是科学能够解决的,只能借助于经验和判断。所以,冯万樽所设计的新程序,既包括了赛场 数据分析这类精确的科技成分,也包括了赌技成分,同时融合了判断。
  
  阿英的公寓在九龙的新蒲岗,而她上班的大富豪夜总会在香港岛的西营盘,每天都是晚出早归。有些时候,她干脆不归。一般来说,冯万樽从不问她干什么去 了,只有一次,她回来时整个人感觉特别疲惫,和以前见了他就想和他亲热完全不同,他才问了她一句。那是一个赛马日,她说赌马去了。赌马之后,又和朋友一起 去喝酒。对于阿英赌马的成绩以及其他所有的情况,他完全不关心。毕竟,她所从事的行业在他的心里成了一种障碍。
  
  香港每周赛马两次,一次是星期天,赛日场,一次是星期三,赛夜场。为了检验自己研究的成果,冯万樽每次都会进行模拟投注,结果发现,即使是自己的赌马 必胜1.0版,其准确率也要比在澳门使用时高得多。这一点令他非常不解,同是赛马,为什么香港的准确率更高呢?他认真研究了几次后发现,澳门的赛马更容易 被人为因素影响,这些人为因素,有些是合理的,是马主、练马师出于比赛计划的需要进行的一些试验性质比赛,比如某匹马在草地比赛成绩非常理想,练马师却在 下一场将其送到了泥地上比赛。还有一些人为因素,则是造马性质,比如骑师手里的鞭子,就是一根造马的魔术棒。
  
  既然自己的赌马软件准确率在香港更高,如果自己认真修改之后,推出2.0版,那么在香港这样一个具有广泛马迷基础的地方,能不能卖得极其火爆?他当然 不可能亲自出面推销赌马必胜软件。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可以利用黎姿英,由她代表自己出面,和某些机构合作,自己只不过坐在幕后收版税。他甚至认为, 这很可能是自己将来的一条生财之道。
  
  冯万樽原打算暂时在阿英这里借住几天,待自己租到房子之后再搬走。阿英知道他是来找工作的,身上应该没有多少钱,便十分豪爽地对他说:“搬什么搬?你 不知道香港的房租有多贵。再说,我这房子也够大的,反正我也不常回来住。”冯万樽还要坚持,她便说:“好了好了,就算你租我的,行了吧?你只管住在这里, 房租你愿给多少,我就收多少。”
  
  有一天下午,阿英急匆匆从外面回来,进门后二话没说,就开始清理东西。
  
  这一天的赛马刚刚结束,冯万樽正通过录像分析每一场赛事的情况,见阿英回来,以为她是准备去夜总会上班,也没有理她。可阿英却对他说:“你在房间里干什么?快清理一下,我们去澳门。”
  
  冯万樽颇有几分惊异地走出来,穿过客厅,来到她的房间门口,问她:“去澳门?为什么?今天晚上你不是还要上班吗?”
  
  “我赌马输了钱,得出去避一避。”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