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冯万樽是一个职业赌徒,他跟普通赌徒的不同之处,正在于他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赌博哲学和赌博原则。他的赌博哲学,第一条就是绝对不会一次将所有的赌本全部投进去,第二条是永远不向欲望和其他干扰原则的因素妥协。
  
  13
  
  冯万樽逃出澳门到达香港的第二天,是四月一日,西方愚人节。他当然没有意识到,这个十分特殊的日子对自己的一生意味着什么。
  
  冯万樽与胡超女小小地缠绵了一回,赶到码头时,陈士俊早已经等在那里。见面后,陈士俊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只是将冯万樽领到自己的汽车旁。冯万樽也没有多说话,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上去。陈士俊启动汽车,边向前驶,边对他说,已经安排阿三去珠海,估计已经快到了。至于冯万樽,他安排去香港。他希望冯万樽在香港躲一段时间,看看这边的情况,再决定是走是留。如果走,最好是去台湾,台湾和澳门没有引渡条例,不可能去台湾要人。当然,他希望冯万樽不要急,等他在这边打听消息。
  
  陈士俊将车子开到路环岛一处海边,这里显得很荒凉,四周没有太多人流。他们的车子刚刚停下,便有一艘快艇,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在海边绕了一个弯,停在他们面前。陈士俊从车上拿出一个包,递给冯万樽,说:“兄弟,这个你拿上。”
  
  冯万樽问:“是什么?”
  
  陈士俊说:“一点儿钱,你去那边用得着。另外,上面还有我在香港几个朋友的地址和电话,如果需要,你可以去找他们,这些人绝对够朋友。”
  
  与胡超女分别的时候,她也曾给过自己一份名单,说过差不多的一番话,可冯万樽早已经拿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和澳门彻底断绝来往,澳门有他太多不愉快的回忆,是他最大的失败之地、伤心之地。他甚至暗暗发誓,即使以后发达了,也永远不再踏上澳门一步。
  
  陈士俊的安排极其周到,冯万樽不通过香港和澳门之间的班船,澳门方面就不可能知道他的去向。他通过快艇来到香港,香港方面也没有他的入境记录。尽管澳门和香港之间的来往极其方便,两地并不重视这个出入境手续,但他不能不小心。
  
  快艇将他送到香港后,上岸的地方虽在维多利亚港,却很偏僻。他向前走了好几个小时,才来到稍稍繁华点的地方,总算是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他去哪里,他对香港并不熟悉,只知道黎姿英的大富豪夜总会在香港岛的西营盘一带。他告诉司机,去西营盘的大富豪夜总会。
  
  来找阿英,这是冯万樽一路上想好的。
  
  胡超女虽然给了他一份名单,但他不能去找。他不知道胡超女是不是想用这种方式掌握他的行踪,也搞不清楚背后有没有什么阴谋。陈士俊给的那份名单,他同样不准备用。他知道陈士俊对自己不错,他的朋友应该也会热情地接待自己。可是,自己毕竟是在逃之人,加上澳门方面的事态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他无法预计,最保险的方法自然是销声匿迹。他本人在香港没什么熟人朋友,父亲倒是有些朋友在香港,可世态炎凉,他贸然找上门去,谁知道人家给自己的是冷脸还是热脸。思来想去,唯一可找的就是黎姿英。
  
  到达大富豪夜总会门口,是凌晨一点多,已经是四月一日了。这是一间很大规模的夜总会,此时卡拉OK盛行一时,夜总会的生意,家家火爆。冯万樽走进灯火辉煌的正门,门口有两位穿唐装的小姐巧笑倩兮地迎着他。大概发现他背着一个沉重的包,与那些寻欢客不同,咨客小姐礼貌地问他:“先生,请问我能帮你吗?”
  
  冯万樽说:“我来找个朋友,她叫黎姿英。”
  
  咨客小姐立即换成了热情的笑脸,说:“你是英姐的朋友啊,请你稍等,我帮你叫一下。”
  
  过了片刻,黎姿英满脸困惑地走出来。
  
  黎姿英并不是这间夜总会的白领,也不是服务小姐,而是妈咪。妈咪不是小姐,却是小姐的领班。对于冯万樽,黎姿英的印象是非常深的,看到他的时候,她觉得事情显得有些怪异,便说:“怎么是你?你在给我开什么玩笑?”她以为冯万樽的意外出现,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
  
  不想,冯万樽却说:“我没有开玩笑,是专程来找你的。”
  
  黎姿英将他带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咨客小姐为他倒上一杯水。
  
  “怎么回事?你怎么看上去像是在走路?”黎姿英看了看他的包,问道。
  
  问者无意,听者有心。冯万樽大吃一惊,暗想,真的这么明显吗?如果碰到警察,自己不是完蛋了?看来,他无法隐瞒黎姿英了,直截了当地说:“你说得没错,我是在走路。”
  
  这次轮到阿英吃惊了,说道:“我只是开玩笑,原来是真的?你犯了什么事?”
  
  冯万樽说:“在澳门和朋友一起造马,结果出了点儿问题。”
  
  “造马是吗?”黎姿英大声地说。
  
  冯万樽急了,一下子跳起来,捂住了她的嘴,说:“你小声点,人家听到了。”
  
  阿英说:“造马是多大个事?跟在轮渡上放了一个臭屁差不多,让人家有点不舒服而已。你放心好了,肯定没事的。”
  
  冯万樽有点儿机械又略显无奈地说:“但愿。”
  
  阿英并没有就此纠缠,而是问他:“你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