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三章

  11
  
  设备款付出了,可厂家专门按冯万樽的要求生产需要时间,按厂家的说法,可能需要两个月,最快也要一个半月。这段时间,冯万樽并没有等,他同时有很多事要做。
  
  第一件事,他需要一个练车场。这个练车场的要求还不算低,首先,环境必须和马会的马棚接近,甚至更加复杂。其次,不能在人口稠密或者容易被人看到的地方,必须是一处较为偏僻之所。他必须考虑的是,假若有一天澳门警方发现有人造马又立案调查,那么这个练车场不能成为警方的证据。
  
  第二件事,在没有拿到定制汽车之前,得对自己的助手阿三进行遥控汽车操作训练。
  
  第三件事,冯万樽自己要买马。
  
  这三件事中,最麻烦的是第一件事。澳门和香港不同,澳门的每一寸土地都被利用上了,根本不可能找到一个地方建这样的练车场。好在这件事由陈士俊负责,陈士俊便打起了澳门对面横琴的主意。横琴是一个比澳门更大的岛,属于珠海,主要是沿海渔村,相对比较偏僻落后。澳门和横琴之间没有跨海大桥相通,从澳门到横琴,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陆路,从澳门半岛与珠海相连的拱北海关入关,再从珠海乘车前往横琴。这条路非常绕远,且交通不便。另一条路,则是跨过狭长的海域进入横琴。这条路虽近,但因为主权不同,又没有海关,因此不能直接来往,只能偷渡。好在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后,对于横琴岛居民往来澳门,管理上放松,只要持有当地身份证,往来两岛之间倒也不是一件难事。
  
  陈士俊前往横琴考察了几次之后,在当地一个渔村租了一小块地,建起了练车场。
  
  练车场建得非常简陋,仅仅用砖砌了几堵墙,使这些墙看上去很像马会的马棚,又在马棚前建了一些马料槽。因为是简易建筑,仅仅几天时间就建起来了。建起之后,陈士俊将冯万樽接过去考察了一下,根据冯万樽的意见,作了小范围的修改,这件事便完成了。
  
  第二件事是训练阿三玩遥控汽车,也不算是一件难事。
  
  阿三是陈士俊的一个小弟,年龄只有十七岁,混黑道已经两年。阿三是那种典型的澳门贫民家庭后代,他的父母早年由内地偷渡澳门,很长一段时间未能取得澳门的合法定居手续,属于黑户,只能打黑工。那些敢收非法居留者的工厂都有黑道背景,所以阿三从小就和黑道有联系。冯万樽和阿三接触了几次,感觉他的智商不低,可能是家庭经济条件所限和周围环境影响,阿三没有读多少书,初中二年级就辍学出来混了。正因为长期在道上混,阿三便明白了两个做人的道理,一是忠诚,二是勤奋。阿三小时候家里穷,基本没有玩过太高级的玩具,现在有机会接触遥控汽车,十分着迷。定制的汽车还没到货,只能先买了一辆普通的遥控汽车给阿三找感觉。一个星期后,阿三操作遥控汽车已经非常熟练。
  
  在此期间,陈士俊果然替阿三在马会找到了一个工作——除马粪。每天,马匹离棚之后,阿三就和其他人一起推着车进入马棚,将马粪拖走,再将马棚冲干净。
  
  第三件事是冯万樽最拿手的事。他要给马迷讲课,平常自己就得做功课,还要给马迷提供投注组合,所以,尽管是几件事,实际上是可以同时进行的。每天他都去马场观马,并且做详细记录,到了比赛日的前一天上午,他会利用赌马软件排出一个投注组合,下午便给马迷讲课,并且将这个投注组合提供给马迷。当然,他的投注组合,赔率是一个重要数据,他前一天提供给马迷的组合,需要马迷自己根据比赛日的赔率变化,输入电脑后再排出新组合。大多数马迷并不会操作电脑,更不会用他的赌马软件,开赛前调整组合的非常少。即使如此,冯万樽提供的组合胜出率也已经非常高了。当然,即使马迷按照冯万樽的组合投注,同样存在风险。他的投注组合往往提前了十几个小时,比赛开始前,某个赔率高的马也可能成为大热门,赔率会打得很低。如果真的按照他的组合投注,可能胜了比赛输了钱。即使如此,马迷仍然相信,冯万樽提供的马匹胜出率是最高的,他们开始对冯万樽产生心理上的依赖感。
  
  这种情形,颇有点儿像股市上券商或者券商机构的股评人。他们每天向股市推介十只左右的股票,如果这十只股票中每天都能出现一个涨停板,哪怕其他九只天天在跌,股民也相信,这个股评人的准确率非常高。
  
  冯万樽是在十匹参赛马中精挑细选出三匹最可能获胜的马进行排列的,胜出率自然就高。但他本人并不会完全按照提供给马迷的组合投注,根本原因就在于赔率是他的重要参考数据,而赔率的变化也是最大的、即时的。有些马,即使明知会胜出,但因为最后时刻赔率的极大缩小,有可能令他胜了马却输了钱,他肯定会放弃。
  
  第一个比赛日,冯万樽投入七十万,中了三个独赢一个连赢,获赔一百一十万。其余各组均未投中,收支相抵,第一日净赚四十万,利润率超过百分之五十。第二个比赛日,他将首日的赔本和利润一百一十万分成四份,拿出其中的三十万加入第二场,可用赌本成了一百万。遗憾的是,这个比赛日的战绩较差,只赢了二十万。第三个比赛日,他的单日赌本变成了一百三十万。这一天,他的运气相当不错,赢了一个六十八倍的孖宝,又赢了两个独赢一个连赢,净赚八十万。第四个比赛日,单日赌本增加到了二百万。可这一天他的运气奇差,仅收回一百二十万赌本,实际输了八十万。到此,四场下来,净赢七十万。
  
  一个月的赛事结束,冯万樽赢了二百二十万。这笔钱根本不够还利息。但是,他必须去找笑面虎还钱,主动去还有一个好处,或许笑面虎不会对自己动手抢走其余的赌本,自己也可能免遭一次痛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