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二章

  
  实在无路可退,冯万樽只好半遮半掩说出实情。他说:“还是为了债务的事。他们向我讨债,我没钱,他们就动手了。”
  
  胡超女说:“债务?上次他们不是已经拿走了一百多万吗?开叔那到底欠了多少债?”
  
  冯万樽最大的难题就在于无法评估胡超女与这件事的关系。那些黑西装之所以能够准确地找到自己,显然对于自己的活动规律了如指掌,那也就是说,他们绝对 知道自己住在胡超女家里。胡超女的家房子虽大,却是一个人独居,而她又不是圣女,也不是慈善家,不可能只是替流落街头者解决住房问题,一定会有别的接触。 再说,这次攻击的地点,就在胡超女的越野车周围,就算那些打手不认识胡超女的车,笑面虎能叔应该认识吧。更让他迷惑的是,那边刚刚开打,胡超女却意外地在 家里等着他,到底是事前的安排,还是巧合?
  
  无论她怎么问,冯万樽就是不肯说。胡超女也无可奈何,只得打电话,让人送来跌打药酒,由她亲手帮他搽了,然后各自回房睡觉。
  
  躺在床上,冯万樽身上到处都在疼痛,根本睡不着。他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能尽快解决这笔债务,此事有可能成为纠缠自己一生的梦魇。噩梦缠身,无法 挣脱,他也就不可能调整心情,好好干自己的事业,更不可能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人生。可是,怎样才能解决这件事?或许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和陈士俊合作造 马,从外围集团赚到一笔钱,用这笔钱拿去赌马,以最快的速度将那笔债还清。
  
  尽管冯万樽的性格坚硬如铁,尽管他一再告诫自己,绝对不冲破自我的道德底线,可那是因为自己的人生没有进入绝路。现在,既然无路可走,还有什么好讲的?
  
  “干吧。”他对自己说。
  
  这两个字说出来时,他心中反对的声音已经显得异常弱小。
  
  接下来,冯万樽开始联系日本的一家玩具车生产厂商。在玩电脑之前,冯万樽是玩遥控汽车的高手,小学时就曾参加过亚洲地区的比赛,夺得过少年组的冠军。 后来,他不再执著于比赛规定的遥控汽车,开始自己设计一些配件,直接联系厂家定制。上中学后,电脑开始个人化,冯万樽的兴趣转移了,开始对电脑着迷,玩遥 控汽车就少了。多年后,再与这家生产厂联系上,他将自己的要求告诉对方,由对方报出造价。
  
  将准备工作做好后,他主动给陈士俊打电话,他说:“俊哥,我想通了。”
  
  陈士俊喜出望外,说:“你在哪里?我过去见你。”
  
  冯万樽说:“还有些具体的事,需要好好商量一下。”
  
  陈士俊略想了想,说:“那这样好了,我问问我的朋友,看他的游艇在不在,如果在,我们出海好了。”
  
  冯万樽赶到码头时,陈士俊已经到了。也不知他的什么朋友,竟然有一艘豪华游艇。对于很多超级富豪来说,买一艘一两千万造价的豪华游艇或许不是大问题, 最大的麻烦在于你得有码头,又得有专人管理。仅租用码头和管理,每年就是一大笔开支。几年下来,费用比游艇的造价要高得多。
  
  游艇已经发动,陈士俊站在码头上等他。两人上艇后,游艇立即驶离了码头。
  
  陈士俊已经准备了一些食物和酒摆在游艇的甲板上,两人便坐在那里,晒着日光浴,喝着酒,开始谈论正事。
  
  陈士俊说:“你不知道,你现在在马迷心中多出名,他们简直把你当做神了。这两期,投注点的生意突然好了起来,投注额增加了三成。”
  
  “好事呀。”冯万樽说,表情却有点冷。毕竟,投注额增加三成所获得的收益,对于他的那笔巨额债务来说,是杯水车薪。
  
  陈士俊的兴趣当然也不在这里,便问冯万樽:“说说那件事吧。”
  
  冯万樽说:“如果要用遥控汽车造马,汽车就得定制,我已经联系过了,定制的成本很高。”
  
  陈士俊问:“多少?”
  
  冯万樽说:“我们至少得准备四台汽车,每台汽车的造价是四万。”
  
  陈士俊说:“那也不是太贵呀!”
  
  冯万樽说:“不是港币,是美元。”
  
  陈士俊“哦”了一声,问:“怎么这么贵?”
  
  冯万樽解释说:“这种汽车需要增加很多配件,厂家不可能批量生产,只能根据客户的要求定制。”
  
  陈士俊问:“需要增加一些什么配件?”
  
  冯万樽向陈士俊介绍,这种遥控汽车和普通的遥控汽车不同,它必须具备普通遥控汽车所不具备的两大功能。第一大功能是一个投放药品的装置,以便能够将药 品准确地投放到指定位置。第二大功能是翻倒后自动还原的功能。一般的遥控汽车,翻倒后无法通过自身再翻过来,只能放弃比赛。有人也想过在汽车上增加一些装 置以改善这一功能,但是一旦增加这类配件,汽车的重量增加,就会影响比赛速度。冯万樽他们的汽车不需要速度,要的是安全,所以,增加这种自动还原装备非常 重要。
  
  陈士俊对汽车不是太了解,他问了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比如第一大功能怎么解决,第二大功能怎么解决?冯万樽解释说,第一大功能主要是在汽车上增加一个机 械臂。这个机械臂也要具备两大功能,一是伸缩性,二是顶端要有一个遥控开合的抓手。机械臂的伸缩性主要解决两个大问题,其一,汽车行驶过程中,机械臂一定 要收起来,否则,汽车高高地举着机械臂,会失去重心,很容易翻倒。其二,投放目标可能会有变化,为了准确达到投放高度,需要控制机械臂的高度。至于抓手, 所起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将药品置于抓手中,遥控汽车到达指定地点,机械臂伸出并达到要求高度,然后通过遥控器张开抓手,将药品放下。至于第二大功能的解 决,技术难度相对要大一点,解决的办法主要是在汽车的两边各安两个伸缩型的撑杆。遥控汽车翻倒,大概只有两种情况,一是顶部朝地彻底倾覆,一是侧面着地。 如果底面朝天,则可以操作汽车伸出机械臂,机器臂到达一定高度,汽车重心改变,就会再次发生翻转。这种翻转有两种可能,一是侧翻,一是正位。如果侧翻,那 么,这两只撑杆就起作用了。通过遥控操作撑杆伸出,同样的道理,撑杆伸到一定高度,汽车的重量会使重心偏移,汽车翻倒,此时,因为三面均有伸出物,只有底 面可以落地并且安稳,所以汽车就被正位了。
  
  陈士俊说:“这完全是一台机器人嘛。”
  
  冯万樽说:“是的,正因为差不多就是机器人,所以造价才会这么高。”
  
  陈士俊说:“如果是这样,四万美元就不贵。这件事你决定就行了,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至于钱嘛,这个世界上,最好办的事就是钱。如果钱都解决不了,还干什么大事?我明天就给你二十万美元,如果不够,你再告诉我。”
  
  冯万樽说:“那就还剩下一件事,得帮我找一个助手,这个人一定要机灵,还要可靠。”
  
  陈士俊说:“这个你更可以放心,我手下的兄弟,你要拿他们的命都可以。”
  
  冯万樽说:“命我当然不要,但我要求他无条件地听从我的指挥。”
  
  最后一件事,要想用这种方式造马,必须有接近马棚又不受怀疑的方便,所以,他希望陈士俊想办法将他和选定的助手送进马会工作。陈士俊想了想,说,助手 可能相对容易一些,只要有机会,就让他去当清洁工、剪草工之类的,总之只要进去,怎样低级的工作都行。冯万樽则不同,冯万樽属于成名人物,又是大学生,太 差的工作容易引起怀疑。当然,陈士俊也答应,他一定会留意这件事,反正汽车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发货,还有时间准备。
  
  整件事需要商量之处并不多。冯万樽之所以将陈士俊约出来,目的不是商谈这些细节,而是想提出另一个要求。无论如何,在下个月一号之前,他得给笑面虎一笔钱,以求得自己的安宁。因此,他不可能等到下个月分红到手,一定要提前弄到一笔钱,开始自己的赌马计划。
  
  他告诉陈士俊,最近手头比较紧,急需要一笔钱,能不能将分红提前支给他。
  
  陈士俊看了看冯万樽,颇为慷慨地说:“提前支付分红有点麻烦,不如这样,我直接借一笔钱给你,你要多少?”
  
  冯万樽想,如果情况好,自己一个月能够分到一百万。不过,一百万分成八份,每一场赛事只有十二万多,按百分之二十利润率计算,一个月下来,也就能赚到 三四十万元。如果不是运气特别好碰上几个高赔率,根本不够还胡老虎的债。他很希望能借五百万,却又觉得数目太大,开口有点难。如果是两百万呢?既然是赌 博,就得有点破釜沉舟的决心,不能再按此前的做法,弄到两百万,按四等分的话,每场就有五十万赌本,再将自己目前已有的三十万加在单日赛事中,如此一来, 每个比赛日便有了七十万赌本。若能保持百分之二十的利润,第一场便能赢得十五万。再将这笔钱分成三份,第二场仍然有七十万赌本。到了第三场,赌本便可以增 加到一百二十万。第四场可以增加到一百五十万。到了第五场,计划赌本没有了,但滚存利润的分摊还在,可利用赌本应该也在百万左右。这个计划如果能够实现, 一个月赢得二百万,应该是可以实现的。他可以拿出一百万还给胡老虎,留一百万加入赌本。下个月就有三百万赌本了。
  
  他说:“我想借二百万。”
  
  陈士俊说:“好,你把你的卡号告诉我,明天划账。不过,这笔钱要从你的利润中扣,每个月扣二十万,怎么样?”
  
  冯万樽说:“这样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