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章

  冯万樽说:“很简单呀,给比赛马吃泻药或者兴奋剂。针对那些有一定实力、赔率又大的马,给它吃兴奋剂,让它爆冷。至于那些大热门,太好办了,给它吃泻药。你想,马和人一样,一旦拉得直不起身子,还能跑得起来?”
  
  老三便说:“那也得在马房下手呀,普通人进不了马房,只有练马师才行。”
  
  冯万樽说:“人不能进马房,但兴奋剂和泻药不一定进不了吧。”
  
  陈士俊知道冯万樽对马房的情况非常熟悉,他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办法,便一再追问。
  
  冯万樽说,他经常去马场观察马匹,有时候,马匹已经入栏了,他还在远处拿着望远镜看。这时候,马的活动不是太频繁,更多的时候,可能百无聊赖,人就容 易胡思乱想。也就是在那时候,他想出了一个造马方案并且在以后不断地完善。他的方案说出来非常简单。人是不能进入马房,但并非所有东西都不能进,比如遥控 汽车,肯定可以进去。不仅可以进去,而且可能通过无线电遥控将汽车开出来。
  
  老二说:“弄遥控汽车进去,倒是个好办法,可是,有两个问题。”
  
  冯万樽说:“一个是要改装玩具汽车,另一个是要有一个人能够熟练操控,是吧?”
  
  老二说:“对,这两件事很重要。如果不进行改装,怎么下药?如果操控不熟练,开进去出不来,怎么办?”
  
  陈士俊说:“阿樽,你既然想到了,肯定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你说说看,怎么解决?”
  
  冯万樽说:“第一个问题,当然是进行改装。可以在玩具汽车上安装一个机器臂,机器臂上有一个开关,这个开关可以由另一个遥控器来控制。玩具汽车到达预 定位置,按下遥控开关,机器臂就会张开,这时,机器臂上抓住的药就会跌落到马槽。用这种办法可以准确地将兴奋剂或者泻药送进马槽。马一旦吃了这种药还能是 什么结果?至于第二个问题,那就更好说了,如果不是玩遥控车的高手,会想出这么绝的办法吗?”
  
  冯万樽之所以说这话,完全是为了吹牛。毕竟他还太年轻,偶尔露出的率性,显示了他的年轻特点,至于过后为此后悔,那是以后的事。
  
  他的话确实给外围集团指明了一条路。通常情况下,马迷们更乐于选择那些热门马,毕竟那类马虽然赔率低,胜出的可能性大。尤其是在外围集团赌马,更乐于 赌胜出机会大的低赔率马,根本原因在于,外围集团提供的是保证金赌马方式,只要在他们那里开了户,你就可以透支,除非外围集团已经意识到你根本没有偿还能 力,否则他们是不会阻止这种透支行为的。去马会赌马,如果赔率是一点几,那么就算你赢了马,也可能会因为要缴所得税而输钱。在外围集团赌马,遇到这种情 形,也可能输钱,可因为付出的只是保证金,比例上就小得多。
  
  外围集团不喜欢热门胜出,还有一个原因,马会的彩池是平衡池,外围集团没有单列的彩池,所有彩金集中在一起,老板集中赔付。他们最大的希望,中彩的人 越少,他们赚得越多。偶尔有人中了冷门,赔率虽高,但与投热门马的彩金相比还是少的。而那些热门马以及热门组合,投注率非常高。这种高投注率的马一旦胜 出,外围集团不仅没有钱赚,很可能会亏钱。如果能控制赛马的结果,让那些赔率高的冷门胜出,外围投注站很可能无人投注,外围集团则可以赚走所有的赌金。
  
  冯万樽说出这种办法后,陈士俊大为心动,立即劝说冯万樽行动,开出的条件极具诱惑力,所获得的彩金,由冯万樽先提三成,然后再按以前的方案分配。
  
  冯万樽心中动了一下。他计算过,这个投注站,每个赛马日的投注额在五十万左右,好的情况下,会达到七十万。一个月下来,投注额在四百到五百万之间。正 常情况下,赔付可能高达百分之七十,投注站每月能有一百万进账,就是相当不俗的战绩。这一百万中,冯万樽得到的分红比例是一成,大概只有十万。如果造马, 效果肯定不一样,外围集团的赔付可能只有百分之二十,每个月的进账便可能达到三百到四百万。就以三百万计,冯万樽先提取三成,是九十万,再分红一成,是二 十一万,每个月的入账就会超过百万。
  
  这还不是最具诱惑力的,冯万樽之所以心动了一下,关键是每个月的一百万入账可以去马会赌马。他赌马的方法,是将全部赌金按赛季的月数等分,然后又按月 以场数等分。之所以要这样分,根本原因在于,他的赌本是固定的,一定得留足全年的赌金。如果他每月能有百万入账,情形自然不同,就算他输掉了这个月的全部 赌本,下个月仍然有相同的资金进来。每月用一百万赌本,则相当于一千万的总赌本,这个数字比他被笑面虎抢走那笔钱还多几倍呢,有了这笔钱,又运气不错的 话,半年就可以还清债务。
  
  心动归心动,真要付诸行动,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极其理智,这种理智,有一部分是天生的,有一部分是自我训练的结果。
  
  陈士俊却不肯放弃这个计划,由此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游说。
  
  冯万樽将他的赌马软件写好了,他将这套软件命名为赌马必胜1.0。他也知道,这套软件的推出还存在很多问题,第一,他无法前往更多的马场观察赛马,别 说去澳大利亚、英国等地,就是香港,他也几乎没有太多机会去。他所获得的赛马资料,主要是通过观察澳门赌马比赛。澳门马场在全世界范围内,属于规模较小、 参加人数不多的马场,因此,澳门的个案很难概括世界各国的情况。第二,他想尽快推出这个软件配合自己的讲课,可以在讲课过程中现场演示,给马迷们一个直观 的印象,同时,讲课的过程也是一个推销软件的过程。第三,达鑫集团也一直在对他提出要求,他从这个外围集团分得一成的红利,就一定要替人家做事。既然他不 肯实施那个用遥控汽车造马的计划,快点推出赌马软件,也算是对人家的补偿。
  
  下一次讲课的时候,他在课堂里增加了一些设备,安装了一台电脑,并且安装了投影仪,让电脑上显示的一切投影到挂在墙上的幕布上。
  
  玩外围马的通常都是社会底层人士,往往是一些码头工人、社会闲杂人员、无业流民、黑道人士等。他们的收入水平差别较大,但主要属于低收入群体,可用财 力有限。就算那些黑道人士,也都是些小混混,收入不稳定,却又胡乱花钱,基本处于寅吃卯粮状态。这些人之所以混成了社会的边缘人士,一是他们知识有限,二 是他们智商不高,三是他们人生态度有问题,不肯吃苦只想投机取巧。这样的人,最大的人生弱点是不喜欢思考,总喜欢简单地处理问题。冯万樽讲授的赌马知识, 是一门非常严谨的学科门类,涉及数学、统计学、物理学、哲学等知识,这类知识对于这些社会底层人士和天书差不多。因此,前来听课的人数一直没有太大变化, 保持在四十人左右。这些人中,很少有从一开始就坚持下来的,所以,每一次讲授,总能看见一些新面孔。
  
  这次也一样,冯万樽主讲的是赌马软件的用法。这个用法是建立在细致周密的调查基础之上的,没有调查数据,这个软件半点意义都没有。因此,听课者显得兴趣不大。倒是最后,冯万樽根据自己的调查,就明天的赛事,提出了一个投注组合,令那些马迷兴趣大增。
  
  外围马迷的投注方法非常单一,他们要么买独赢,要么买连赢,往往只投一种,根本不会考虑组合。之所以这样投,一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模式是单向性的,带有 强烈的赌博心理。二是他们的财力所限,比如买一注独赢,仅仅只需要十元,而冯万樽的组合,却会在单场赛事中选出有可能跑第一的三匹马,参照赔率的大小,按 科学的公式,严格计算出投注的大小。比如说,ABC三匹马均有可能在本场赛事中跑第一,如果这三匹马的赔率都不大,只有百分之一点多,即使只投单匹马,获 胜后得到的赔付都只有百分之一二十的收益,你如果选择组合投注,就得三匹都投,其中一匹胜出了,获得的赔付也无法弥补另外两注的损失。这种情形,冯万樽的 方法是不下注。只有当三匹马的赔率有一定差距,通过公式计算出他不同的投注额在无论哪一匹胜出都能获利的情况下,他才会下注。冯万樽的投注方法,甚至并不 仅仅限于一个彩池,而是将所有彩池结合起来,设计出一套综合性的投注组合。
  
  马迷们将他的组合抄下来,仔细计算后发现,如果按照冯万樽的组合投注,一个赛马日必须有上千元的赌本。许多马迷认为,这是冯万樽在替外围集团做托,目的是吸引马迷更多地投注。
  
  第二天的赛事开始,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按照冯万樽提供的组合方案投注,只有少数人从他的组合方案中选择了几个单独的投注方案。令马迷们大跌眼镜的是,第 一场,冯万樽的组合方案中跑出了一个三倍的独赢,而听过他讲课的马迷中没有一个人选择了这匹马。接下来的第三场赛事,又跑出了一个二倍的独赢,一个七点五 倍的连赢。整天的赛事结束,冯万樽的组合中跑出三个独赢、一个连赢。事后,马迷们在心中算了一笔账,按照冯万樽的方法投注,虽然最低赌本需要八百多元,但 中得四注后,获赔达到一千三百元,实际赢了超过四百元。确实是赚了。马迷因为没有严格按照他的组合投注,仅仅只有一个马迷中了一个一点七倍的独赢。
  
  这一场赛事下来,冯万樽在马迷中的名声大震,下一次讲课,参加人数第一次超过了六十人,达鑫楼的人气也跟着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