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九章

  9
  
  第二天,冯万樽搬进了胡超女的家。
  
  冯万樽要用电脑。胡超女家里就有,配置很高,比学校那些破电脑高级多了。不过,胡超女很少住在这里,也几乎不用电脑,电脑只是摆在书房里,连电源都没有插上。安装一台电脑,对于冯万樽是小事,他急于打开电脑写程序,连自己的房间都没有整理,便开始弄这台电脑。但是,冯万樽很快发现了一个小问题,胡超女家的鼠标是圆形插口,但电脑主机上却只有方形的USB插口,必须有一个转接线才行。书房里没有这东西,他便去了楼下的杂物间。杂物间里堆了很多东西,要想从中找一条很短的转接线,大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冯万樽想,与其在这里找,不如出去买一条,可能更节约时间。就在转身要出门的时候,他心中某处动了一下,觉得这个杂物间虽然杂乱,说不定有什么自己需要的东西,既然住进这里,或许熟悉一下这个杂物间没有什么坏处。这样想过,他便在杂物间里翻找起来。
  
  没有找到转接线,却看到了另一样东西,一台老式的播放机。
  
  冯万樽之所以对这个东西特别感兴趣,是因为上次被带去见胡老虎的时候,他们曾给过自己一盘磁带,那盘带子是由监控摄像机录的老式的盒带,他根本找不到相应的放映设备,当然,也因为他一直在为还债的事奔波,没有专门去找类似的设备。
  
  他将那台布满灰尘的播放机拿出来,擦拭过后,再注意看,竟然是一台SONY的机子,应该属于最早生产的那种,颇有点古董的感觉。他连忙抱着这台机子来到客厅,往电视机里一插,通上电源,指示灯竟然全部亮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行李,翻出那盒磁带,插进播放机,竟然可以播放。
  
  磁带的内容很冗长,是父亲去世前那场豪赌的过程。有人告诉过他,那场豪赌持续了三天两夜,而这盘带子只有四十几分钟时长,后面还有些空白。现场应该是某家赌场,赌台非常专业,并且有荷官,不是那种普通的散场。场上赌的是牌九,这是冯良开最擅长的赌术之一。相反,冯万樽对这种赌术兴趣不是太大,因为这种赌术要么出千,要么精于心理战,此外才是赌术,而赌术的要旨其实就是记忆计算加判断。冯万樽看得很仔细,他想看清,场上是否有人出千,也想看清父亲的对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非常遗憾,不知是他对这种赌术不太内行,还是场上高手之间赌得很规矩,确实没有看到出千。至于父亲之外的另外四个赌客,他全都不认识。
  
  最后一场,荷官刚刚将牌发完,父亲仅仅是伸出左手,将牌往面前拉了一点点,然后翻起牌看了看,再伸出右手,准备握住牌配对时,牌从手上滑了下来,掉在赌台上然后溅起来。响声惊动了另外的赌客,他们全都吃惊地望着父亲。也就在这时,父亲的身子开始摇晃,并且很快向桌子底下溜去。荷官离父亲最近,他在第一时间跑过去,可还是晚了一步,父亲已经倒地。荷官想抱起父亲,旁边有个留小胡子的人开口说话。冯万樽听清了,竟然是一个日本人,他的大意是说,可能是心脏病或者脑出血,最好不要动,快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
  
  看到这里,冯万樽已经泪流满面。
  
  尽管送葬父亲的时候他没有流一滴泪,可现在,从录像资料中看到一直还活着的父亲就这么倒下了,仿佛看到父亲死在自己面前一般,他不由得内心大恸。
  
  从这盘录像带看,父亲的死并没有蹊跷,一切正常。既然一切正常,胡老虎为什么要把这盘带子给自己?是证明他与父亲的死无关?
  
  他的同学将程序写好了,陈士俊他们也早已经购置好了设备。这些设备的购置并不复杂,和马会投注站的设备大同小异。冯万樽不敢让自己的同学前去安装,只好自己去了达鑫楼。
  
  因为不是赛马日,投注点没有外人,只有公司的几个高层。冯万樽在安装调试,其他人偶尔帮点小忙,主要就是陪着他说话,也算是联络一下感情。大家的话题自然离不开马场。陈士俊说,最近这几场马,跑得特别邪乎,连续几场都是大热门倒灶,爆出了大冷门。老二就说,他听到消息说,马会有骑师和外围集团联合起来造马。接下来,他们讲了很多外围集团和骑师联合造马的故事,甚至说,有一个外围集团为了搞定某位骑师,连美人计都使上了。岂知最后时刻,原本说好的那个女人不干,外围集团的一位女股东为了大家的利益,只好自己上了。
  
  冯万樽说:“造马其实也不是一件难事,哪里需要这么复杂?”
  
  这句话陈士俊爱听,便问他:“你有什么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