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六章

  放下电话,冯万樽十分犹豫。胡超女的这个电话,目的非常清楚,要他立即赶过去。她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叫自己去,他也不知 道。尤其不清楚的是,父亲的死与胡老虎有什么关系?与笑面虎能叔又有什么关系?如果自己的直觉不错,父亲意外死亡的背后,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阴谋,而这个阴 谋很可能与胡老虎或者笑面虎有关。他也曾设想过,胡老虎或者笑面虎是想霸占父亲的家产,可这种想法,他随后便否定了。父亲能有多少家产?除了那幢房子,大 概也不会是大富豪吧。胡老虎则不同,他是澳门赌王,澳门首富,还是香港富豪榜排在前十位的人物。父亲所拥有的那点家产,对他来说,如九牛一毛,太没有意义 了。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要在父亲面前玩弄阴谋?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的。同时,他又坚信,笑面虎之所以苦苦逼自己,连自己辛苦拿到的三百万都不肯放 过,全都由于一个巨大的阴谋。假若真有这个阴谋存在,那么,胡超女作为胡老虎的女儿,她在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还是真像她在自己面前表现的那样,一无所 知?至少,表面上看,她对自己还是很友好的,既然她向自己紧急求助,电话中的语言又显得如此的怪异,还是去看一看吧。
  
  打的赶到路岛酒吧,原以为进入贵宾房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可他怎么都没料到,出现在门口时,发现那里站了四个大汉,均穿浅灰色西装。冯万樽向前走的时候,其中一个西装大汉伸出一只手,将他拦住了。
  
  冯万樽说:“我来找胡超女小姐。”
  
  几个西装大汉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个说:“你在这里等一下。”说过之后,转身敲了敲身后的门,里面似乎说了句什么,他才推门而入,并且返身将门关了。过了片刻,西装大汉从里面出来,态度缓和了很多,对冯万樽说:“胡小姐请你进去。”
  
  冯万樽跨进去,西装大汉立即从外面将门关上。冯万樽站在那里,有点发愣。他看到的是一个很大的厅,足可以容纳上百人。大厅的正中有一个圆形舞台,应该 是供小型乐队演出的。舞台的下面有很大的空场,跳舞用的,吊顶上有灯光设备。整个大厅空空荡荡,甚至连服务小姐都没有。在大厅的周边,有一些豪华沙发,沙 发的靠背都很高,是否在靠背后隐藏着什么人,冯万樽根本无法判断。好在胡超女从一个沙发上站起来,向冯万樽挥了挥手。冯万樽走过去,才见胡超女的对面坐着 一个年轻的男人。说这个男人年轻,是因为他的装束和营养让他看上去年轻,似乎只有二十多岁,可实际上冯万樽认识这个男人,或者说,全香港、澳门人都能认出 这个男人,他的照片经常出现在报刊、杂志和电视上。他叫李元亨,是大富豪李成铭的二公子,在美国拿到硕士文凭,被认为是香港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
  
  冯万樽走过去时,胡超女显得有点夸张地迎过来,先给了冯万樽一个激情拥抱,再拉住他的手,走到李元亨面前,介绍说:“亨少,给你介绍一下,阿樽,我条 友。”广东话不称男朋友,而称我条友,如果是女朋友,则称我条女。冯万樽愣了一下,不明白自己怎么变成了胡超女的男朋友。胡超女又接着介绍李元亨,“阿 樽,他是亨少。”
  
  冯万樽想伸出自己的手和李元亨相握,却不想李元亨坐在那里跷着二郎腿,无动于衷。胡超女则轻轻拉了冯万樽一下,竟拉着他和自己挤坐在一起。这里摆的是那种英式的高靠背沙发,白色真皮、旁边包金的那种,一个人坐虽然显得有些大,两个人坐就显得小了。
  
  李元亨根本不看冯万樽,而是带点挑衅地对胡超女说:“阿女,阿樽比你小很多哟。你什么时候开始老牛吃嫩草了?”
  
  胡超女说:“不可以吗?”
  
  李元亨颇不友好地说:“看来,你真该当妈妈了,现在就开始学带孩子呀。”
  
  胡超女说:“孩子不好吗?孩子感情纯真,不像成人,已经被这个社会污染了,满身都是铜臭,海水都洗不干净。”
  
  李元亨说:“这个社会真是奇怪,人人都在钱山里打滚,人人都骂钱臭。我看钱一点都不臭,香得很呀。”
  
  他们两人的对话充满了火药味,冯万樽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能感觉到李元亨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其实是对自己的蔑视,很想反击一下,可一时找不到话 题,只能很尴尬地坐在那里。胡超女身上有一股很浓的香味,还夹杂着成熟女人的体香,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些被金钱堆积起来的富二代,却又不 得不留在这里,还要颇显亲热地伸出一只手,轻轻揽住胡超女的显得有点横向发展的腰。有几次,他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胡超女的手却及时地抓住他,稍稍用力, 不准他的手撤退。
  
  大概觉得冯万樽的沉默显示了对自己的畏惧,李元亨再没有兴趣针对他,而是转了一个话题,问胡超女:“现在大家都在往外跑,阿女你有什么打算?”
  
  胡超女说:“我是中国人,我为什么要跑?我觉得生活在这里很好。”
  
  李元亨说:“香港就要回归了,接着就是澳门。回归以后,社会怎么变化,大家心里都没底。我们这些人是在西方生活方式中长大的,恐怕适应不了中国的那种政治生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