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7
  
  冯万樽不是赌棍也不是赌鬼,五千元对于一个真正的赌徒来说,没有丝毫意义。因此,再去观察练马同样是没有意义的。他的人生一下子失去了方向,除了到学校上课,他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算是上课,对于他来说也失去了应有的意义。毕竟,未来已经变成了灰色,阴霾何时才能散去,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他最不喜欢的是盲目。可现在,他不想盲目都不行,因为他已经无路可走。
  
  懵懵懂懂之中上完了课,冯万樽正沿着校园的路向外走,萧厚昆赶上来,讨好地说:“樽哥,还去马场吗?我今天准备了干粮。”
  
  冯万樽想,还去马场?去打发这无聊的时光?那对于他没有丝毫意义。他没有回答,继续往前走,刚走到校门口,听到不远处有个人和他打招呼,抬头看看,竟然是陈士俊。冯万樽不想和他有牵连,仅仅是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
  
  陈士俊上了旁边的一辆宝马车,汽车迅速启动,开到冯万樽身边停下来。陈士俊按下车窗,在里面对冯万樽说:“阿樽,上车吧。”
  
  冯万樽没理他,继续向前走。
  
  萧厚昆对陈士俊说:“你走吧,樽哥和我还有事。”
  
  陈士俊根本不当一回事,驾车跟着冯万樽。萧厚昆则一再想将陈士俊赶走。
  
  冯万樽有些烦这两个人了,看来今天自己一定得有个选择,要么跟着萧厚昆,要么跟着陈士俊。萧厚昆是自己的好朋友,自己未来的路一片迷茫,怎么都不能连累了他。陈士俊呢,只不过是人生道路上的一过客。那好,选择陈士俊而远离萧厚昆吧。主意拿定,冯万樽突然拉开了宝马的车门,并不等汽车停下,便跨上了徐徐开动的车子。萧厚昆见冯万樽上了车,开始有点发愣,接着便去拉后车门。此时,冯万樽已经坐好并且关了前车门,陈士俊似乎早料到萧厚昆有此一举,立即将车门锁了,并且加快了车速。汽车渐渐加速,拉开了与萧厚昆的距离。萧厚昆有些不甘心,跟着汽车跑了一段,大声地喊叫,陈士俊无动于衷,很快将萧厚昆抛得很远。
  
  澳门大学校门很快消失,街道两旁的建筑迅速向后退去。冯万樽想,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自己目前的处境已经坏到了极点,不可能再坏了。既然如此,何必想那么多?一切听天由命好了。汽车向路环岛驶去,澳门那多年没有太大变化的街景,就像一幅幅褪色的照片,在夕晖之中被涂上了一层迷人的色彩。
  
  澳门和香港不同,香港周边有很多山地,还有乡村。澳门的总面积只不过三十几平方公里,主要由三座岛组成,分别是澳门半岛、氹仔岛和路环岛。上世纪时期,澳门苦于无处发展,开始在氹仔岛和路环岛之间填海,弄出一个路氹城。进入新世纪后,填海力度进一步加大,将氹仔岛和路环岛连成一体,使澳门成了两大部分,那是后话。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填海工程还处于起步初期,氹仔岛和路环岛没有连成一体,两座岛之间由跨海大桥相连。陈士俊带冯万樽来的地方是路环岛的竹湾酒店。这是一家滨海酒店,豪华五星级,但考虑到客人或许乐于享受滨海情调,在海滩上建有食档。停车时,冯万樽才注意到,在宝马的后面还跟着另外两辆车:一辆三菱越野车和一辆皇冠。
  
  冯万樽早就想到,陈士俊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赌客,他应该有一定的背景,这种背景甚至有可能是黑色的。大家一起走进竹湾酒店的单间,在服务小姐热情周到服务的同时,陈士俊开始介绍他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名叫王兴华的,在澳门马会工作。还有几个人的名字和身份,冯万樽并没有记住,所有这些人都称陈士俊为俊哥。而另外几个人彼此的称呼也是哥,却在前面带了数字,成了三哥、四哥。
  
  到这里来主要是吃海鲜。所有海鲜是由渔船捞起后直接送过来的,非常新鲜,与别处养了很多天的海鲜自然不可相提并论。陈士俊点了很多,光生蚝就点了一大桶。生蚝也就是外国人所说的牡蛎,是澳门的盛产物。澳门蚝个大肉美,极为著名。因为盛产生蚝,澳门也就有了一个与蚝有关的别称,叫壕境或者境壕,澳门境内的一条江也因此叫壕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