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四章

  接着,冯万樽将注码加到一千,却故意选择了相反的方向,输进去五千。他又将注码减到五百,再下相反方向,又输进去二千五。第三次,他将注码减到三百, 赢了,获赔一万余。他再加大注码到五百,又赢了,获赔一万八。冯万樽再次将注码加大到一千时,有一个赌场管理人员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请问,您是冯万樽冯先生吧?”那个中年男人问道。
  
  冯万樽转过头,看了对方一眼,见他穿着赌场制服,知道是这里的管理人员,也许是堂面经理一类的人物,便盯着他说:“我是,请问有何贵干?”
  
  中年男人热情地伸出手,几乎是强拉着将他的手握住,极其客气地说:“不知冯先生光临,有失远迎。我们老板吩咐过,只要冯先生来我们夜航船,就一定要让 冯先生玩得尽兴。”说着,他从身上掏出一张卡,强行塞到冯万樽手上,说:“这是一张贵宾卡,持这种卡的嘉宾上夜航船,消费可享受五折优惠,而且可以凭卡领 取五千元的筹码。”
  
  冯万樽还有什么话说?人家已经摆明了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想搞什么。我们对你非常尊重,绝对先礼后兵,你如果再玩下去,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看来,夜航船同东方夜巴黎的关系一定不浅,不仅听说了曾经发生在东方夜巴黎的事情,甚至连细节都十分清楚,否则,那位堂面经理也不可能指名道姓叫出冯万樽的名号。
  
  两个多星期后,冯万樽不甘心,又试了一次,去了另一艘海上赌船。他以为赌船名号上凡是有个“夜”字的,可能都是东方夜巴黎的相关赌场,所以这次选了一 艘与“夜”字无关的,叫东海岸。然而,这家更绝,冯万樽在登记房间的时候,他们就发现苗头不对。那位负责接待的小姐请他稍等,然后离开了柜台,进了里面的 房间。没多久,过来一位着装不同的小姐,看起来似乎是大堂副理一类的人物。
  
  她礼貌地对冯万樽说:“冯先生,请跟我来,我带你去房间。”
  
  冯万樽一头雾水,房间还没有登记呢。他想知道结果,便跟在她的后面,走进的却是总统套房。
  
  “小姐,我想你弄错了,这不是我要的房间。”他说。
  
  “没错,”那位小姐说,“冯先生是我们的贵宾,您在这里的一切消费都将记在公司的账上。冯先生尽管放心地玩好了。”
  
  冯万樽哪里还有心情再赌?既然所有的赌船都向自己关上了大门,自己肯定不可能再出手。可他不明白的是,这些赌船之间真有一份黑名单吗?如此说来,自己 是被胡超女列入黑名单了?从她那天对自己的态度来看,似乎不像是在做戏嘛。他突然觉得,应该给她打个电话,听一听她怎么说。
  
  他拿出电话本,用房间的电话拨打了胡超女的移动电话。
  
  胡超女显得很冷淡,似乎还在睡觉一般,声音懒懒的。她问:“哪位?”
  
  冯万樽说:“超姐,是我,冯万樽。”
  
  胡超女的态度立即变了,他甚至能够想象,她正躺在床上接电话,听说是他,立即翻身坐了起来。
  
  “阿樽?这是哪里的电话?好像是东海岸,你又上赌船了?”
  
  冯万樽说:“上了。但没法赌,被你们的黑名单拦在门外了。”
  
  “黑名单?没有吧。”胡超女说。
  
  冯万樽不太相信,说道:“我听别人说,你们会列一个黑名单,并且相互交换,是不是真的?”胡超女告诉他,确实有这样一份黑名单,这是行业内的一种做 法。同时,她也表示,并没有将冯万樽的名字列入黑名单中。东方夜巴黎上发生的事,其他赌船应该不会知道。她说,她现在还在家里,没有去公司。去了之后,她 会查一下此事,让冯万樽给她一个联系方法,查清楚后再告诉他。
  
  既然赌船上没法玩,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冯万樽当天便返回了澳门。当天晚上,接到胡超女的传呼。他回拨过去,胡超女说,可能是工作程序上出了点差错。 将某个人列上黑名单,一定要胡超女审批。她的手下负责这件事的人说,胡超女审批的名单中确实没有冯万樽的名字,可最终名单出来时,冯万樽被列在了上面,她 自己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冯万樽想,估计有两种可能,要么胡超女对自己说了假话,要么手下那个人对胡超女说了假话。仔细想一想,胡超女说假话的可能相对小一些。她是那种敢作敢 为的女人,为了这么一件事说假话,似乎没有太大必要。如果是下面那个人说了假话,也有两种可能,一是因为疏忽,以为出了这么大的事,冯万樽一定会被列入黑 名单,便想当然地办了,但这种可能性显然比较小,更大的可能是,背后有什么人物将他列入了黑名单。冯万樽自然想到了那只笑面虎,他是胡老虎的手下,到底想 对冯万樽干什么,至今冯万樽都没有完全明白。如果笑面虎管理的人员包括东方夜巴黎上的某些人,那么,冯万樽在东方夜巴黎上所做的一切,肯定就会汇报给他, 他趁机将冯万樽列入黑名单就很容易理解了。
  
  既然海上赌船不能去,那就去海上皇宫好了。海上皇宫也是一艘赌船,跟东方夜巴黎等赌船不同的是,后者停泊在公海,海上皇宫却停泊在澳门码头,地点在火 船头街。冯万樽想,他的那一套方法在这里应该也是适用的,如果海上皇宫没有和公海上那些赌船结成利益同盟,那么自己偶试身手,赌场老板大概不会看出问题, 更不会为难他吧。
  
  刚刚在轮盘赌台前试了两把,就被人请进了老板的办公室。一个十分精干的年轻人迎着他,热情地对他说:“听说冯先生光顾我们海上皇宫了,真是十分荣幸,所以特请冯先生前来一叙。冒昧之处还请冯先生原谅。”
  
  冯万樽根本不认识面前这个年轻人,而对方却像是他的老熟人一般,弄得冯万樽莫名惊诧,愣了片刻才问道:“我们认识吗?”
  
  年轻人并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伸手拉开抽屉,拿出支票簿,在上面写了几笔,然后将支票递给冯万樽,说:“这里有点钱,算是给冯先生的见面礼好了。以后,冯先生如果有什么困难,大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