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二章

  5
  
  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次赚大钱的机会,原以为只要自己做得小心,很快就可以赚到那笔数,却不料才刚刚开了一个头,就遇到了麻烦。不管胡超女是真心要给他那笔钱,还是出一笔封口费,他都不可能再去东方夜巴黎了。好在公海之上,又不止东方夜巴黎一家,类似的赌船还有许多艘。
  
  东方夜巴黎的这次经历,除了让他赚到一笔钱之外,还给了他一个极其深刻的教训,即做任何事情一定要计划周密、绝对冷静。如果他早就考虑到可能出现麻烦,不是一再出现在同一艘赌船的话,那么,这条赌路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就不会断掉。他必须接受这次的教训,不能太过频繁地出现在某一艘赌船上,每上一艘赌船,最多不能超过三天。第二次再上这艘赌船,间隔不得少于一个月。这样做,虽然使得他的赚钱计划可能延长到一年左右,加上利息,他还清所有款项可能就需要两年。毕竟,这是一个相对保险的方法,在目前的情况下也只能如此。考虑到刚刚出了那样的事,以及新学期开始,有些杂事需要处理,他决定暂停一个月再重上赌船。
  
  开学后十分忙碌,一个月转眼即逝,炎热的夏天姗姗远离,秋天到来了。秋天是澳门最好的季节,气候干燥,气温宜人,人的心情便会格外地好起来。冯万樽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之后,觉得应该是再次出击的时候了。这次,他选中的是夜航船。
  
  海上赌船的客人主要来自香港和澳门,因此,每艘赌船都在两地安排有快艇,接送前往自家赌场的客人。说是免费接送,实际上费用全都计在了吃住之内。
  
  冯万樽踏上夜航船的快艇,立即发现船上有一个熟人,此人正是陈士俊。一般来说,赌徒都有些迷信,对赌博的场所、下注的多少以及赌具等,都有极其特别的讲究。发生了上次的事,冯万樽不想再与陈士俊有任何联系,虽然看到了他,却也装着没看见。陈士俊不知是心理和他一样,还是真没有看到他,甚至不向他这边看一眼。
  
  夜航船是一艘以中国古代小说命名的赌船,和东方夜巴黎那种完全西洋化的内部装修不同,夜航船的设计是中国古典式的,所有装饰也都一律中国化,看上去古色古香。赌船上所有工作人员一律着古装,让人有一种进入时空隧道回到了古代的感觉。上了赌船之后,冯万樽先登记了房间,却并不急于去赌台,而是留在房间里。他知道,自己必须低调,尽量不显山露水,这样才不会引起赌船老板的注意。
  
  冯万樽刚刚坐下来,门铃响了。打开门,见是陈士俊。陈士俊并没有和他说话,而且一侧身进了门,又迅速返身将门关上。
  
  冯万樽问:“俊哥,怎么是你?”
  
  陈士俊说:“你怎么又上赌船了?”
  
  冯万樽觉得很奇怪,心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也上赌船了吗?难道说,这几个月你也像我一样,再没有上过赌船?那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陈士俊说:“上次在东方夜巴黎,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冯万樽暗自愣了一下,问道:“你什么意思?”
  
  陈士俊说,那天,他见冯万樽走了,半天没有下来,自己一个人玩,也没什么劲,就回了房间。没想到刚走到门口,不知从哪里钻出几个人,一把将他推进房间。他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那些人恶揍了一场,打得他流了不少血。打过之后,那些人把他拉起来问话。此时,他才明白,那些人怀疑他和冯万樽是一伙的,两人联合起来出千。仔细想一想,他们既然注意到了自己,自然也清楚他跟着冯万樽下注的全过程。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好说,他和那个人根本不相识,只是见他下注的方式特别,而且常常赢钱,所以跟着下注。
  
  陈士俊和澳门黑道有很深的关系,听他们私下说话的时候,偶尔露出几句切口,猜到他们属于哪个堂口,便摆明了自己的身份。那些人见陈士俊的辈分高很多,不敢再为难他,当天晚上便将他礼送上岸。
  
  陈士俊未能和冯万樽告别,又非常担心冯万樽的安全,有空就跑到码头,想再一次看到冯万樽,至少能知道他是安全的。直到今天看到冯万樽上了快艇,他的一颗悬着的心才总算是落地。可公开场所不便说话,他只好上了快艇,跟着冯万樽上了这艘赌船。
  
  陈士俊说:“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你是高手,又十分小心,就算是行家也看不出你出千呀,他们怎么会盯上你?”
  
  冯万樽不能说自己根本没有出千,只好不置可否,做了个茫然的动作。
  
  看上去,陈士俊显得异常痛苦。他说:“不知道是不是我订房间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冯万樽问:“你订房间发生了什么事?”
  
  陈士俊说明,他根本就没有帮冯万樽预订房间,那个房间,他是为自己订下的,办好手续后,他并没有住进去,而是去了赌台。没料到过了一会儿,从赌台外的窗口看见冯万樽上来了,他有意讨好冯万樽,才说是帮他订的。他不知道是不是这件事引起了赌场老板的注意,如果是,那他就是罪人。
  
  冯万樽想想,应该不是这件事。最大的可能是,这些人中有行家一看冯万樽出招就知道是高手。对于高手,他们自然就倍加注意,因而,派有专人观察。只要稍稍观察冯万樽的赌法便可明白。
  
  陈士俊对冯万樽说:“阿樽,我一直在想,你既然是高手,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既然你已经被他们盯上了,难保他们不互通消息。我听说,他们这个行业有一个黑名单,你很可能已经上了他们的黑名单。如果真是这样,你再在赌船上走动,就非常危险了。与其冒这种风险,不如另外想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