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章

  
  冯万樽知道无路可逃,立即改变了主意,堆上笑脸,对他们说:“都站着干什么?请坐,快请坐,来者都是客嘛。”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人扑上来,将他按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
  
  这里是公海,没有任何国家或者地区的法律能够管制,一个人如果在这里被人打死,不要说连申冤的地方都没有,他们弄艘快艇,把他拉到更远的海域一扔,尸 体很快就会被鲨鱼吃掉,连骨头都不剩。冯万樽知道反抗没有丝毫意义,只好紧紧地抱着双腿,让身子蜷曲成虾米状,以便能够对自己起到丁点保护作用。他想,这 伙人要么是赌场老板的打手,要么是父亲的债主。如果是赌场老板的人,自然是因为他破解了这间赌场的秘密,激起了老板的愤怒。如果是父亲的债主,他们的目的 是什么?欠债还钱,自己赢了钱自然会还给他们,他们不应该阻止自己呀。
  
  打了一阵,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冯万樽缩着身子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静等这伙人的下一步行动。
  
  有一个人走到了他的身边,用脚踢了他一下,恶狠狠地说道:“装死是没用的,你如果还想活着离开的话,就坐起来,老实回答我的问话。”
  
  冯万樽扭动了几下,仍然躺在那里。他当然有能力自己起来,但他不想给对手留下怕死听话的印象。
  
  有两名打手过来,抓住他的两个膀子,猛地向上一提,将他提了起来。另一名打手搬过一张椅子放在中间。两名提他的打手拖着他走过去,将他往椅子上一放,他便在那里坐下了。
  
  “听说你最近在赌场赢了不少,到底是怎么回事?”踢他的那个家伙显然是头目,他走回到前面的沙发上坐下,阴冷地问道。
  
  他的判断不错,这伙人是赌船上的打手。现在他才算彻底明白过来,那伙人之所以只打他的身体而不打他的头脸,实际上也并不想将事情做绝。这样的赌船之所 以能够吸引众多赌客,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宣称绝对保障赌客在船上的人身安全。如果某个赌客在船上受到了攻击或者被盗了财物,赌场老板通常都会为他出 头。但幕后是否真是如此,就另当别论了。由此,冯万樽明白,刚才的一顿痛打,只不过是见面礼而已,如果自己不肯与他们合作,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形,绝 对只有天知道。
  
  赌博的种类很多,但总体来说,只有两大类:一类是赌客和赌客对赌,一类是赌客和赌场老板对赌。赌客和赌客对赌,赌场老板只抽取佣金,输赢在赌客之间, 与赌场老板无关。几乎所有计算赔率的博彩都属于这一类。比如多年前的某场世界杯足球赛,哥伦比亚的一名运动员不小心将球踢进了自家球门,几天之后,这名球 员便暴尸街头,被人杀了。全世界的媒体大多数说,这是因为博彩公司赔了大钱才雇人干的。这种说法极其外行,博彩公司的赔率,是抽取相应费用之后计算出来 的,无论哪一方输了或者赢了,他们都不会损失一分钱,何必出此下策,闹得天怒人怨?那件事显然是赌客干的。另一类情况就比较复杂一些,总体来说,是赌客和 赌场老板对赌。赌客赢了,是赌场老板赔付。相反,如果赌客输了,则是赌场老板赚了。这一类赌博如老虎机、轮盘赌、骰宝和各类抽奖等。像老虎机以及抽奖,往 往事先设计好了程序,老板永远都只赚不赔。老板最有可能赔的恰恰是轮盘赌,因为赔率相对固定,而赌客下注的大小,既与赔率无关,也与注码的总数无关。举一 个绝对的例子,假如某人在某号下注十万,赌中后,赌场就得赔付三百六十万。而全场所有注码加起来,很可能不足一百万。此时,赌场老板就得赔二百多万。骰宝 也一样,只有两种选择,大或者小。理论上,赌客押大或者押小的概率是一致的,赌资应该是全部赔付了。但是,老板还会设置一些其他种类,比如通吃。就是在替 老板赚取佣金。有了这一设计,在概率上,老板就只赚不赔了。
  
  然而,凡事总会有意外。比如像现在,冯万樽摸清了潮汐的规律,或者多年前,叶汉练就了听骰神功。遇到这种情形,而荷官又未能练出摇骰神功,想摇出什么就摇出什么,老板肯定就只赔不赚,最终可能破产。
  
  当年,叶汉遭遇听骰党,被迫练出听骰神功,也并没有将听骰党赶尽杀绝。仅仅是将骰垫换了,使摇骰的声音听起来刚好相反。听骰党知道法术被识破,只好走 人。今天,冯万樽的遭遇显然有些不同,他身处无法无天的公海。但另一方面,某些行规恐怕还是有效的,这些人为了生意,应该不会置他于死地吧?抱着这种侥幸 心理,冯万樽看了看身边那些打手,说:“在这里说出来?恐怕不太合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