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决战江湖:黄晓阳由官场转战赌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2
  
  接下来的十天里,冯万樽干了两件事,一是卖掉了自己的汽车。那辆丰田车是他考上大学时父亲送给他的,用了两年多时间,已经卖不出价了。可他需要赌本,能卖一点是一点。第二件事便是跑遍了澳门所有的赌场。
  
  没有任何一个赌徒敢拍胸脯说自己逢赌必赢,可冯万樽必须赢。他没有多少赌本,如果不小心输掉,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他每天去赌场,不是去赌,而是去寻找赢的机会。世界上所有赌场老板都对赢的几率精确计算过,他们不会将更多赢的机会留给赌徒,同时又要给他们之中的某些人以赢的机会,这样才能吸引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投入。在这十天里,冯万樽知道自己一直被人跟踪着,他也懒得理会那些人,他们喜欢跟,就让他们跟去。
  
  到了第十一天,冯万樽决定到公海去碰碰运气。
  
  澳门被称为东方赌城,其赌博场所并不仅限于岛上,后来由岛上发展到了海岸,接着便是公海之上。澳门的公海赌业,与两个人有关,一个是叶汉,一个是叶德利。这两个人都曾是胡老虎的朋友,他们一起从前任赌王傅老榕手里夺得澳门赌牌,成为澳门的新一代赌王。而澳门赌业的利润太丰厚,谁都想多占一些,叶汉后来便与胡老虎闹出了矛盾,最终反目成仇。为了在澳门赌场分一杯羹,叶汉便买了一艘船,停在公海上,开起了海上赌场。这艘赌船停在公海,不受任何国家的法律约束,澳门虽然严格控制赌业,却也对此无可奈何。胡老虎见叶汉的赌船抢走了很多生意,便依法炮制,弄了一艘更豪华的赌艘船停泊在公海上。后来的几十年间,公海的赌船越来越多,最高峰时达到十几艘之多。海上赌船也因此成了澳门赌城之外的一景。
  
  冯万樽走上的那艘赌船取名为东方夜巴黎,是所有赌船中效益最好的一家。
  
  这艘赌船靠近公海上一座无名小岛,靠岛的目的主要是避风,以免海风和涨潮对赌具产生力的作用,直接影响到赌博的公平。至于停在公海,当然是因为这里不受任何法律约束了。正因为如此,公海上的赌船通常都是集赌博、娱乐和休闲于一身,一艘海上赌船的各种设施以及服务,绝对超过任何一家五星级酒店。
  
  来这种场所赌博的人,通常都是一些豪客,他们一掷万金。对于这些豪客来说,赌博并不是他们单纯的目的,更多的时候,他们是来享受那久已绝迹的皇上般的待遇。赌博紧张刺激,从赌台上下来,无论是赢了钱还是输了钱,男人们通常都想找女人放松一下。赌船老板针对这种特点,在赌船上安排了许多各具特色的小姐,这些女人全都穿着比基尼,让自己的皮肤露得尽可能更多。她们站在甲板的两边,以一种焦渴且热情的姿态,注视着从自己面前走过的客人。客人从两排小姐面前走过,就像从喷着奇异香味的肉林中穿过,尤其那些乳房特大号的女人,胸前就像安有两门大炮,两颗肉弹随时都可能冲腾而出。到这里来的男人们,与其说是来赌博,不如说是来享受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兴趣爱好的女人的。
  
  走上这类场所的人,通常都腰缠万贯,因此,他们的年纪往往比较大,带着保镖前呼后拥。像冯万樽这类客人出现在这种赌船上,是极其引人注目的。一来因为他相貌十分出众,遗传基因中有着东方和西方两种不同的血统。二来他非常年轻,只不过二十来岁。三来他是独自前来的,没有任何跟班。首层甲板上千姿百态的美女惯于在酒色场中打滚,早已经养成了一双锐利的眼睛,只要往客人身上瞟一眼,便能将其含金量估算个八九不离十。冯万樽出现时,她们自然也都观察过一番,得到的结论并不出乎意料,别说她们这种训练有素的人,就算是普通人,也能一眼看出,他不是那种将钱当擦屁股纸的主儿。因此,除了有几名小姐抛抛媚眼、挺一挺奶子外,基本没有多余的动作。
  
  对于这些绝色美女,他视而不见,办好了登记手续,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将简单的行李往房间里一放便下了赌场。
  
  各种赌博方式中,轮盘赌是能吸引最多赌客的一种,赌徒们围在一个大圆盘四周下注。这个大圆盘被等分成三十六格,分别编上号。赌客下注的时候,将筹码下在自己所信任的号格内,然后轮盘转动,轮盘中有一颗珠,最终停在哪一个号格,则投注这个号格者赢。轮盘赌下注可大可小,随个人的喜好。若输,则输掉自己所下的注码;若赢,庄家按赌客所下注的三十六倍赔付。早期,一些庄家往往设置机关控制轮盘,将中奖圆珠开在押注最少的号格中。但赌业竞争激烈之后,赌场多了起来,如果赌徒觉得某一家赌场有失公平,便不会光顾。如此一来,庄家便不敢再玩手段了。
  
  这就是冯万樽在澳门岛上找不到必胜的机会而跑到公海上来的原因。他是一个技术派赌徒,从来不相信运气,而只相信自己的胆识、眼光和智力。他很清楚,自己要想在短期内赚大钱,只有一种途径,那就是赌场老板操纵赌局,而自己又将其识穿,然后将计就计。
  
  他以极小的赌注在这里消磨了好几个小时,结果真的发现东方夜巴黎的轮盘赌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但是,他认真琢磨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弄清庄家操纵的手法。既然弄不清庄家出千的手法,就一定不能贸然行事,否则,只要庄家一出手,要取他那点赌本,真比探囊取物还容易。
  
  眼看自己待的时间够长了,肚子开始向他抗议,他便走出了赌场,来到餐厅。
  
  餐厅在赌船的顶层,这里聚满了刚从赌场上来的豪客,他们满面倦意,却又兴趣盎然。如果冯万樽不是还记得其中几个人的面孔,简直不敢相信这些人几分钟前还赌得昏天黑地。此时,他们正怀抱着美女,耳鬓厮磨,好一幅温情画卷。
  
  “先生,需要什么饮料吗?”服务小姐热情地迎上来。
  
  “噢,先给我来一壶茶吧!”
  
  他点食品的时候,茶已经上来了。冯万樽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将茶杯放在桌上,看着面前的饮食男女,思绪飘离了这艘赌船。昨天,他还是澳门大学哲学系的高材生,未来的高学识人才。可是一眨眼间,他变成了一名赌徒。人生有时候真的很像是一场戏。
  
  他不知不觉地喝干了杯中的茶,然后自己续水。他太专注于沉思,没留神杯中的茶水倒满了,从杯的边沿漫出来,流到了桌上。他连忙放下了茶壶,又专注于自己的思考。庄家到底是怎样出千的?按说,只要庄家出千,他是一定可以找到破绽的,否则,他就不能算是一名赌徒。可这次,庄家的手法似乎太特别了一些,让他摸不着头脑。不行,他一定要将这种规律找出来。他不仅要替死去的父亲还清那笔债务,还要为自己完成学业赚到一笔钱。
  
  “先生,你要的牛腩粉。”服务小姐将他的食物送了上来。
  
  冯万樽的思绪回到了面前的餐桌上。他拿起筷子,正准备吃的时候,目光无意中看了一眼面前的那杯茶。他很快发现,那杯茶并不满,上层的水线离茶杯边沿有一两毫米。奇怪,他刚才续水的时候茶水明明漫出了杯沿,现在怎么会浅下去呢?他再仔细看了看,结果发现,水面与杯沿并不平行,靠近他坐的这边,茶水刚好是平了杯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