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职场励志 > 小心轻放的光阴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遇着浪漫

  浪漫这东西,是好东西,这谁都知道。但有时也未必如想象中那么讨彩。
  
  某君在母亲节时兴冲冲地给老感叹从没浪漫过的妈妈大人送去鲜花一把,卡片上只写了“永远爱你”四个字。
  
  一辈子没被人送过花的妈妈开始像受了惊吓的小偷似的坚拒花店送花员进门,理由是那人肯定弄错了。她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清清白白了大半辈子,你可不能这么毁我名誉。
  
  当送花员不得已拨通某君电话让她验明正身后,她才惊魂初定。满以为可以得到妈妈赞许的儿子,听到的却是“花钱买这没用的东西,买猪蹄髈多好啊,好大一个蹄髈没了呢”的抱怨。那只没了的蹄髈后来被妈妈挂在嘴上肉痛了大半年。
  
  某君由此感悟女人的浪漫是要和实用相结合的。
  
  转眼某君的太太生日,吃一堑长了一智的某君花大钱给经常嫌厨房油烟大的老婆买了一口进口无烟炒菜锅。提锅回家时,某君已作好了接受老婆大动静缠绵的心理准备,不自觉地在唇间操起了小曲;又想到老婆一高兴晚间可能意外安排的余兴节目,脚下那个轻快心里那个癫狂啊!
  
  结果呢?
  
  某君果然被意外了——他沐浴着太太炒锅一般的脸色在小房间独卧思过整整一个礼拜。最后以他用买一口锅的钱也就是相当于买一头猪的钱给老婆重买了一套穿起来像没穿的内衣,才重获回归主卧的权利。
  
  有心浪漫的某君从此给女人送礼只送赤裸裸的人民币了。
  
  很多时候,浪漫的感觉源于女人的误会。女人以为是伟大爱情,男人其实只是找个乐子逗你玩罢了;当女人满怀柔情地憧憬着如何与梦中情人厮守终生时,男人说不定正盘算着怎样尽快脚底抹油地开溜呢。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男人薄情,男人吃女人苦头的事也不鲜见,猫营营狗营营的,也算一种男女平等吧。
  
  爱的悲剧或喜剧,都是两个人自愿合作而成。花拳来绣腿去的,愿打愿挨,不喊冤,权当学个下次懂得以真诚对真诚、欺骗对欺骗,针不磨不尖,面不揉不韧嘛。再说,这世间若是没了男女间的这些个太极恩怨,上苍俯视咱们时该多无趣,一定会笑话咱们日子的寡淡。连隔壁家的老是邀请金鱼到它肚子里旅游的花猫都知道,幽默感也是浪漫,朋友和猎物都会喜欢。
  
  太多浪漫更适合度假,浪漫太少又不宜居家。怎么才算刚刚好呢?这很像探测一个人的酒量,不一起醉过,很难知道他的海拔。实践永远先行于真理。
  
  浪漫虽然物质不变,但形式却时时会变,如同女人的身材。浪漫有时和经济能力有关,有时和性情有关。
  
  大多时候,它没有道理好讲,就像神经质一样,别具慧眼的人说是天才的表现,医生却说是得病的症状。算仙药算狗食,就看它落到谁的手里了。
  
  谁说的?真要遇着浪漫,不妨一边窃喜着一边警惕着,才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