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职场励志 > 小心轻放的光阴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手心里的象牙白

  有一把家传的象牙梳子。
  
  象牙梳子放在手心,我才懂得了什么是象牙白。极美。
  
  问奶奶,这梳子为什么这般大,拿着手重,还老觉着头发不够它梳,觉得自己配不上它似的。
  
  “这梳子原本有大小七把共一套,这把是最大的,最小的只有两指宽一指长,藏在手心都看不见。这些梳子在盘头发时各有用处。你曾祖母当年长得一头浓密的齐腰长发,这套梳子是你曾祖父送给她的。每天早上,你曾祖母穿着玫红的衫裤,坐在梳妆台前,梳子一溜儿排开,就着从上海买来的发油,把头发盘得像朵花似的。你曾祖父常常忍不住放下了正诵读的圣贤书,赞叹你曾祖母手巧,你曾祖母却偏说是因为那象牙梳好。”
  
  “那还有六把梳子呢?”
  
  “后来你曾祖父去世了,你曾祖母把另外的六把梳子和一条大辫子一并给他带去了,只留了这一把最大的。她常常在梳头时攥着它发愣,也不知想什么。倒是没见她哭过,只是从那以后,她眼中再没了亮亮的神采。那年,她才35岁。”
  
  我仿佛看见了曾祖母在曾祖父逝世后,在镜前手执象牙梳子一动不动地坐着,满屋寂静。
  
  也许她一直期望着那熟悉的低唤在耳边重新响起。这由一把象牙梳见证了的家常爱情,如一盒胭脂,在苍白的岁月里,留下了一抹供我们追忆的颜色。
  
  如今,象牙梳放在我书桌右手边的抽屉里。
  
  我一直遗憾自己没有一头乌黑丰盈的齐腰长发配它,不知道它遗不遗憾。我常常让它在阳光下经过我的头发,一遍遍穿越几代女人的青丝岁月。
  
  总觉得,象牙梳在等着什么,我也在等着什么。但我们都不知道,那等的什么时候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