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职场励志 > 小心轻放的光阴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洗心

  春日如水。寂寞如草。
  
  谁的名字可以做刀?刀锋要快过花开,快过天黑,快过惦念。
  
  这是一个人过日子的女人常常自修的一个命题。就如练瑜珈。
  
  就算年方三十而独立的女人真的够胆相信自己正是一席盛宴,到了三十二三岁时,也不能无视镜子里、桌面上身法凌乱的杯杯盏盏。
  
  说不难过是假,谁不知道青春是个好东西呢?说苍凉倒也没到那份,只要动动脑子、挖地三尺或三米,总能找到一个把自己哄得不知天高地厚的理由。
  
  比如,不用提防别的女人是不是惦记着自己家的男人,或者自己家的男人有没有惦记别的女人;不用费心别人的老婆怎么可以一直那么妖那么美,或者自己的老公怎么好意思越来越像自己的弟弟。
  
  虽说很明白身陷上述水深火热的太太只是个案,这些酸葡萄牌妄想也不能影响个人发展的历史进程,但起码可以让心里的不甘打上一个宽慰的小盹儿,让本打算铺排在闹市的嚎啕痛哭改尺寸为一隅饮泣,让臭美依旧抬头挺胸收腹地臭美。
  
  据某先生说,有点慧根的女人是绝佳的红颜知己,但不太适合发展成糟糠之妻,言下之意是有点想法的女人活该单飞在风里,而做成了内人的女人都是脑壳里没有内存的。他一定不会知道为人妻者对他的谬论抱之以怎样不屑一顾的哼哼冷笑。
  
  谁比谁更傻,还真不好说。谁会将一个能把聪明男人嫁为己有并让他对自己不离不弃不设防的女人当作笨婆,那他一定智障。
  
  若真有某太太是低能的,那么娶她的某先生不是更傻就是居心叵测。天底下有傻的女人,那就是视爱情为呼吸,为爱情视一切名利为粪土、视四面楚歌为炼钢铁,为爱情甘愿脖子断了送上腰、腰断了送上脚,却又偏偏遇人不淑的女人。
  
  《水浒传》中有句话,一腔热血要卖与识货的主。若一腔热血先被当作狗血后又被贱卖,她还帮着讨价还价帮着数钱,还悲壮地表白爱是付出是成全是不求承诺,还左等右等生生把丝绸般的好年华等成了粗麻布,她不被当作猪脑壳也会令人神共愤。
  
  幸好这么傻又这么好的极品女人越来越少了,那些唾弃的唾沫和同情的泪水可以节省下来派别的更有意义的用处了。
  
  单身女人最好自备些缺陷,作防身用。
  
  如果女人不巧单身,又不巧成熟而自立,更不巧又不够丑不够冷,那就有点缺乏同情心有点过分了。
  
  再如果她不但不丑不冷,而且居然貌若天仙妩媚迷人,那简直就是丧尽天良罪不可恕。且听某太太语录,鬼才相信她不明白把自己弄成那样会成为一些事业有成、多情有余的有家男人的毒药,会让那些男人背后的女人不自信不快乐。
  
  她根本就是故意的、有预谋的,不然她为什么不早点把自己嫁掉和大家共同黄脸、共同不招人喜欢?
  
  自家男人是有点花,可花的人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如果她不出现或把自己搞得恶心一点,不就没事了吗?还说莫非孤独着又美丽着是一种罪?难道还是巨大贡献不成?笑话!真是笑话,不过是不一样的笑罢了。
  
  “爱的人可以不一定要,不爱的人坚决不要。”单身女子汪平如是说。这样山青水绿的话,可以洗心,可以装裱起来,挂满整个春天,让花朵领着芬芳来聆听,让月光提着灯盏来朗读。
  
  单身女人并不是没有爱情,而是她的爱情是单数。
  
  一个人的爱情有点孤单,一个人的爱情永不磨损,一个人的爱情有悲剧的美,一个人的爱情是深藏的翡翠,一个人的爱情是一种主义,适合旁观欣赏,不宜轻言加入。
  
  如同春日里的过客,单身女人只是起身离开了婚姻的花树,也许她只是走开一小会儿,也许会很久。大可不必为她挥霍唏嘘同情,更犯不上向她浪掷侧目,如果她能受用,又怎会有当初?不如尊重。
  
  油菜开花,芥菜抽芯。
  
  春天啊春天啊,还有什么比春天更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