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职场励志 > 小心轻放的光阴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在路上

  绡,女,未婚,年方三十余,海拔一米六零差少许。
  
  绡说,单身是偶然,婚姻是必然。绡说她的八字不太好。她说的八字和算命先生说的不同,她说的是指柴、米、油、盐、酱、醋、茶和貌。她说她这个人呢是猛这么一看,不怎么样,但是你如果仔细那么一看呢,咳!说真的,还不如猛一看。所以她就偶然了。
  
  其实,绡并不丑,只是长得离美女的说法远了点。女人中少有的幽默感倒让不是美女的绡格外生动,因此身边朋友云集,只是尚无人和她领执照做亲密爱人。绡自诩单飞的现实如沉睡的黄金,并不急于打折出手。
  
  绡乐意用香水和口红武装自己。
  
  香水是一香香得五里外的牛背上的八哥直打喷嚏的那种,轰炸得专喜闻香识女人的鼻子瞬间失聪,找不到努力的方向。
  
  她说这叫香不惊人死不休。
  
  好在她用的香水都是世界名牌,虽然香气如瀑,终还不至于如瓦斯爆炸般祸国殃民,特别是随风过街时还有清新空气的妙用,深得环卫人士的欢心。
  
  口红呢,她喜欢用黑黑紫紫、面无人色的那种,而且用得很浪费。
  
  倒不是她的嘴唇天生幅员辽阔,而是她自己设计的唇形有点扩面。虽然此款口红被绡应用得非常有创意,在大多数人眼里还是过于突兀,每每路过幼儿园,绡都自觉掩口作婉约状,免得吓到小朋友;每每邂逅腆肚而行的未来妈妈,绡也赶紧闪避,免得影响一脉单传人家开枝散叶,但锦衣夜行时可作防身术之用。
  
  曾有人建议她素面些,免得遭人侧目。她说遭侧目总比被淹没稍具存在价值吧。
  
  千不该万不该,看起来挺实在的绡却有着一颗浪漫的心。不是不可以,而是如此这般,绡的生活就会有意外。虽然意外有时像麻辣,搁到哪道菜里都添彩,但有时意外就是十足的苦头。
  
  绡想象中的婚姻是两个人爱得像搁浅在沙滩上大喘气的鱼,不得不双双跃入婚姻的水里,然后,点灯做伴,吹灯说话,牵衣出门,执手入睡,到永远,像童话。想跳水的感觉几度曾有,但都在濒临入水时定格了。绡说可能是别人跳水前把她仔细地看了看吧。
  
  绡的一位叫云的女友将婚姻概括为八个字,为“日里忙点,夜里挤点”。
  
  绡再三学习后,觉得精辟之余,少了点水份。水灵灵的小白菜一脱水,就成了老霉干菜了。据说真理就长得像老霉干菜,虽不光鲜爽口,却经久耐用。绡说愿将真理供于堂前,而和童话抵足而眠。
  
  曾有一段火烧火燎的网恋摆在绡的面前,绡也几乎动了心。可当高大威猛的网友出现,搜寻的眼光经过她就如航拍飞掠,绡离开了。
  
  事后有人问她为什么,她说,太高了。问者提醒她,大不了以后随身带个小板凳嘛。她说,谁见过腋下夹着珠穆朗玛峰谈恋爱的?就算大象真的爱蚂蚁,怎么爱?
  
  问绡,一个人是否感觉孤独?她说一次去看电影,悲不能抑,泪如雨下。
  
  环顾左右,却见旁人都或磕着瓜子,或喝着可乐,或捏着身边人的小手,笑得骨头篷松的快活小样。突然明白,什么是孤独。它和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其实没什么关系。
  
  绡想象属于她的感情生活正在路上。她说无论美好或恐怖,都是慢慢来才好。这样才能从容品味。犹如恐高症的人站在秋千上,在飞翔或昏厥之前静静伫立,享受片刻也许永不再来的安宁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