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职场励志 > 小心轻放的光阴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锦落凡尘

  锦说,只有婚姻是危房,外遇才会是龙卷风。
  
  锦还说,对前夫的龙卷风免疫过当,她才会成了废墟。
  
  锦说的废墟是失婚单身。
  
  废墟了的锦倒是活出光彩来了,不但不像人们想象中的抱窝后又空了巢的可怜的母鸡,倒像是凤凰涅了槃、孔雀开了屏。衣着发型之时尚就不说了,连身材都被她的一、三、五瑜珈,二、四、六暴走,十天半月的来一回香熏SPA的,捣鼓得越来越弯曲,令许多准备看笑话的看客的眼光不自觉地发直——很直很直,直得像又快又利的小李飞刀。
  
  锦的新生活让本已为她储备了大把同情的泪水和安慰的言辞的好心人们多少有些不适应,继而对她可能的破罐破摔表示出极大的关心。
  
  他们通过排查、打听、卧底等侦察手段,试图帮她找出外因,并予以人道主义的挽救。倘若找到半点疑似的星星之火,赶紧以传销似的热忱和形式迅速燎原及广而告之。如果遍寻不着,就学美国人对伊拉克的那套——没有找到更证明有问题和态度不够合作。
  
  总之,失婚女人不蓬头垢面、到处哭诉、一夜白发什么的,成何体统?就算真的是化悲痛为力量了,也得在经人百般劝说、鼓励之下方可行动嘛,怎么可以自说自话地就坚强得没事一样了呢?真是太不懂事了!
  
  偏偏,锦向来不是以博得别人的同情为荣誉的人,也不是遭人非议就当了真就痛不欲生的人。她说,女人的魅力来自于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特点,而不是全票通过的优点,而特点往往是带有争议效应的。一句话,就是有非议证明还有本钱。所以非但不用捶胸顿足,还可以窃喜。
  
  锦曾经恨不得把前夫剁巴剁巴喂了果子狸,现在却对又开了梅花的前夫大为佩服和感激。佩服是因为他眼明手快,一经发现爱情的歌剧已成肥皂剧,就果断地退票离场;感激是因为幸亏了他的成全,她才有机会从婚姻的柴、米、油、盐里抽身而出,投入了单身的蜜糖里。
  
  有时候对着镜子臭美时,她甚至对前夫有了些许歉意,因为以前的她居然认为不需要为他化妆、喷香水、穿蕾丝内衣、使一点撩人的风情,导致他没有任何抵抗力、经不起一点点诱惑,一下子白纸就被变成了花纸,而她偏又嗜白如命不依不饶。事过境迁后想想,对于他的遭遇激情,她是有一定的责任的。
  
  锦的废墟不但没有被荒芜,差一点还成了风景。春水般的客人纷至沓来,有的想与她合作一把,共起高楼;有的想许以重金,开发度假别墅。浪漫的带来了玫瑰花,实在的带来了口罩、消毒水……
  
  但废墟仍是废墟,眼睛雪亮的人民群众用了高倍显微镜,也未发现有花红叶绿暴动的迹象。着实没趣。
  
  锦对闺中密友说,总觉得现在喜欢她的男人钱是多了点,可情却少了点,三句两句就直奔主题,想来无非是看中她仅剩的姿色,没劲。
  
  闺中密友当头棒喝,想当初,多少真情都曾大方付与那些个无情又无钱的主,如今何妨将你瓶底的剩酒成全了那有俩小钱、又懂得向你买醉的酒客?好歹是有一样比两样都没要好吧!莫非真要等到什么都没得看了,空瓶砸了也没人理了,你才悔不当初?
  
  锦一会儿觉得女友说得不对,可又找不出理由反驳;一会儿觉得女友说得也对,可又不甘心如此这般。
  
  锦只好一边琢磨着,一边废墟着。
  
  日子一天天过得像踱步的驴,一年年过得像逃跑的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