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职场励志 > 小心轻放的光阴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扇底光阴

  婉的坚强是有目共睹的——檀在那个冬天的突然离去,并没有人所预料的那样将婉击垮,她甚至没有在人前放肆地号啕过,只是人瘦了许多。
  
  伤心总归是伤心的,但婉还算平静地接受了一个人的现实,生平第一次孤单而笨拙地度过了漫长了寒冷的冬天。
  
  春日晴好,她已经能整理以前的照片和檀的书。当房间里重新荡漾起亲戚般熟稔的民乐,她觉得檀其实从未远离,而是一直在她身后左右。有时她几乎听到了他的咳嗽和他往茶杯里添水的声音。
  
  后来夏天来了。在某个夜半,忽然停电,睡梦中的婉翻了个身,把手往后边一搭,再自然不过地嘟囔一句:“檀,热。”几分钟后,没有等来凉意的婉再又一次重复“檀,热”时悚然惊醒,她的心里充满了巨大的恐惧。
  
  她好像刚刚得知,檀是真的不在了,而且永不再回来。
  
  和檀生活的日子并无惊心动魄的波澜。檀很普通,他对婉的呵护自然也是很家常的那种。比如,婉特别怕热,很多个夏天婉都是在檀的蒲扇底下才能睡去。后来有了电风扇,可檀说电风扇吹着容易头痛,对身体不好。婉午休时,只要他在家,他就用扇扇着她睡。有了空调后,本以为扇子该上柜顶长休了,不料常常停电,檀的扇子又一如既往,总在婉觉得热时不约而至。
  
  檀自觉是一棵成长多年的大树,理所当然地阴凉着婉;婉坦然地享受着来自檀的温馨,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受宠和了不起。
  
  所谓死别的疼痛,在这热醒后茫然不知身处何处的深夜,像一枚锲入胸口的钉子,令婉猝不及防。因燥热而异样清晰凸现的虚空,在深夜里发出锐利而无声的尖叫。
  
  没有了檀的夏天特别漫长,婉常常是叫着檀的名字醒来,又握着檀的名字睡去,有如陷入了一条河。也许过了夏天她就能上岸,也许要等到檀答应的那一天。
  
  扇子依旧,扇底光阴,依然在柴米油盐的馨香中,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