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人物传记 > 融创孙宏斌:成大事者不纠结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2节 大起大落的联想少将

一初次见面的朋友说我不像他想的那样狂或张扬。其实,我的性格属于优柔寡断、内向腼腆的。为啥干事决绝?是因你一生中重要的抉择不超过十次,你一年中重要的决定不超过五次,把这些最重要的选择做对,并干得坚决义无反顾,其他的事对不对无所谓,随心随性好了。千万别每一场战斗都赢,最后输了整个战争。———孙宏斌

智商高绝,清华园里的少年郎

 

独立的孙家老大

时光回溯到 2004 年 7 月,孙宏斌时任顺驰集团的董事长。

有记者采访他,问到一个问题:“我能感受到你的热情、狂热的追求、坚决的执行,你的性格与你的成长有关吗?人说 3 岁看老,能谈谈你的少年时候吗?”

孙宏斌回答:“那是瞎扯,小时候不穿裤子,长大点穿开裆裤,然后就穿裤子……那没有意义,都是恶俗。其实我觉得一个人就是做你应该做的事,想明白了,就坚决去做,不管小时候穿什么裤子,是什么性格,只要坚决去做,都会成功。”

这是孙宏斌对自己童年的一个简单回答,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童年和家庭都惜字如金。对于家庭保护严密,是一个男人保护家人的担当,对于童年只字不提,是因为他觉得,大家的童年都是那点事儿,那些所谓“儿时便是奇才”的言论,都只是编造故事罢了,没有任何意义。童年时候的孙宏斌,的确是看不出半分狂热的,他被锻炼的品质是独立。

1963 年 8 月,全国人民的目光都落在山西太行山和华北平原上,一场特大洪水将那里变成了海洋。谁也不知道,距离太行山不远处的运城市临猗县角杯乡潘西村里,一个孙姓小男孩诞生了。中国那么大,每天都有很多婴儿出世,这个小男孩只是他们中的一员罢了,不足为奇。但对于孙家来说,却是一件大事,因为这个男孩是孙家的第一个孩子。

临猗县是一个产粮大县,但潘西村却是一个紧挨着黄河的偏僻村落。当地流行一句话:“有福人生在州城府县,没福人生在黄河两岸。”可见这里生活的艰苦。

居住在村庄里的孙家,千百年来一直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居生活。但他们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做一个文武双全的人,因此父母给他取了一个非常大气的名字:孙宏斌。后来,这个男孩用自己的勤奋和执着,成为了清华高才生和商业奇才,从而实现了父母的这一梦想。

不过,年幼时的孙宏斌可没有想这么多,他要面对的是生活。继他之后,又有三个孩子陆陆续续在这个家里诞生。当其他同龄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时,孙宏斌已经成为一名老大哥,肩负起协助父母照顾三个弟弟的工作。

“你是老大,身为哥哥,你必须要坚强独立。”孙宏斌从小就被父母这样叮嘱。孙宏斌并没有让父母失望。在黄河岸边,在黄土崖上,他像一棵白杨树独立又顽强地成长着,倔强、挺拔、不偏不倚。

到了上学的年纪,孙宏斌每天做的事情,便是背起书包穿梭于家和学校之间。做完功课后的闲暇时光,他会站在黄土崖上瞭望宽阔的黄河,脑海里勾画着自己的梦想。

年少的孙宏斌有自己的梦想,他说:“人必须有梦想,不管什么时候,你一定要有梦想,梦想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了梦想而脚踏实地努力和奋斗。”

他立志,要走出潘西村,河水的尽头,是更广阔的世界,他要走向那里。这是少年孙宏斌的梦想。为此,孙宏斌刻苦学习。在十三四岁时,他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高中,从此,他离开父母,去往远方求学。

世界像一幅画卷,向他徐徐展开。

清华高才生:成功就是持之以恒

离开父母的寄宿生涯,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自由自在,也会有寂寞和孤独。

现在的少年们处理这些问题的办法,就是上网、玩手机、打游戏,和同学去逛街。20 世纪 70 年代末 80 年代初的少年们虽然无网可上,但他们也有自己的消遣:驻队驻厂进行贫下中农再教育、参加各种社会性劳动任务。

无论哪个年代,什么形式,高中生们总是把自己搞得一副忙碌和热闹的样子。孙宏斌也在其列,但这些忙碌和热闹的时光,并不能排解他心中的寂寞。多年以后,他说:“一个人应该慢慢学会享受独处的时光,年轻的时候总想把心中的寂寞和空虚用日程塞得满满的,其实忙碌和热闹并不能排解心中的寂寞。随着年龄增长,慢慢享受一个人看书、思考、跑步,甚或发呆。享受独处,让不管是高速上高铁上飞机上的长旅途变得享受,享受独处让生活变得悠然,享受独处也让心静谧愉悦。”

看书,思考。孙宏斌利用这两点来渡过独自在外求学的时光,并始终坚持下去。而持之以恒的力量,在三年后就显露了出来。

三年后,孙宏斌凭着优异的成绩考入武汉理工大学,或许是受了出生那年爆发大洪水的影响,抑或是别的原因,孙宏斌选择了水利专业。四年后,大学本科毕业的他选择了考研深造,于是考进清华大学,继续攻读水利专业硕士学位。

在 80 年代,能够考进大学,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而孙宏斌能够顺利进入全国著名的武汉大学,并攻读顶尖学府清华大学的硕士学位,正是他持之以恒的结果。

结果很重要!

孙宏斌说:“结果重要还是过程重要?貌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悖论,其实不是。肯定结果重要,你做事必须以结果为导向,意味着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为得到它而努力。当然过程也很重要,因为没有好的过程就难有好的结果。当然享受过程也很重要,要不人生就太悲惨了。过程重要,享受过程中的乐趣更重要,但所有的动作都要指向结果。”

一个成功的人士,对所要走的方向和结果,总是有着明晰的认识。只有这样,才会坚持不懈地走下去。

孙宏斌对自己的求学经历只字不提,这在他看来是毫无意义。但武汉大学水利专业和清华大学水利专业可不是普通的大学和专业,两者都是国内外水利水电科学研究的重要基地,是专门培养水利水电高级人才的摇篮,在国内外都占有重要的地位。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孙宏斌能够考进这两所学校求学,过程并非如他的简历中一笔带过那样轻描淡写。一定经历了许多废寝忘食的学习、承受了许多竞争压力,在这个过程中,必定会遇到各种问题。

但孙宏斌觉得,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问题背后的惯性。什么是惯性?孙宏斌思考后得出答案:“做得不好失去信心是惯性,做得好自满也是惯性;混得不好破罐子破摔是惯性,混得好一直往前奔不知为了啥也是惯性。”

“我们必须不断克服惯性。有时候我们需要停下来想想为什么再往前走,有时候需要给自己定新方向、新目标、新要求,有时需要站住找到信心再往前走。因为我们经常觉得司空见惯理所当然的事是错的。”

看书,思考,让孙宏斌学会了与孤独和寂寞中的自己相处。这个习惯他一直保留了下来,现在的他依然坚持看书和思考,只不过所看的书和求学时所看的书不同罢了。有一年春节期间,其他商人都在忙着拜会客户拉拢关系,孙宏斌却在书房里看书。有朋友请他推荐书名时,他列了一个书单,如下:《John Grisham: The Racketeer》《LeeChild: Deep down》 《David Baldacci: The Innocent》 《Jim Collins:Great by Choice》《Charles Duhigg: The Power of Habit》。

从这个书单中不难看出:孙宏斌不只是爱读书,尤其酷爱美国原版书,涉猎更是非常广泛。虽然,他的成功与他的商业头脑有关,但这些阅读和思考,也正是他成为商业奇才的过程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元素。

而持之以恒,则帮助他学业成功。事实证明,多年后,也正是这两点,让他的事业获得一次又一次的成功。

谋才大略,联想公司的虎将军

 

改变你行动的理想,才是真理想

按照孙宏斌的求学经历,他应该在水利水电部门或科研单位工作,以他的学历资质,甚至有可能进入政治圈,在那里一展宏图。

但孙宏斌并没有按照预定的轨迹走。本硕专攻水利的他在毕业后,选择进入 IT 行业,做了联想集团公司的一名员工。

后来,在他的公司上市后,有记者采访他时问:“你的理想是什么呢?”

孙宏斌回答:“我觉得理想是什么不重要。你小时候的理想可能是要当科学家、要当兵,但是随着年龄增长理想总在变。我觉得理想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要有理想。”

“我肯定是有理想的人。我尊重所有有理想的人,不管你的理想是什么,也不管你的理想是不是总在变。但如果你有一远大理想,每天该干啥还干啥,那要理想有什么用?理想必须要改变你今天干什么;改变你做事情的轻重缓急;改变你时间、精力、金钱的分配。能有如此理想才有用。”

毋庸置疑,孙宏斌是有理想的。不过他的理想并没有落实到具体的某个职业上,他不给自己的人生设限少年时期的孙宏斌,理想是走出黄土地,于是他努力学习;求学时期的孙宏斌,理想是上最好的学校和专业,于是他选择武汉大学和清华大学;毕业后的他,理想是投入广阔的世界,于是他选择投身商海。

他在进入联想集团公司之前,已经被分配到了一个科研单位,做着朝九暮五的工作,过着闲适安逸的生活。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啊!现在很多人拼命考公务员,就只为能过上这种生活。然而,孙宏斌却觉得无味极了。

80 年代末期,改革的旗帜冉冉升起。商海的波澜壮阔和无限可能,吸引着孙宏斌的目光,他做出了一个决定:“辞去科研单位的工作,去联想应聘工作。”

他的这个举动震惊了亲朋好友和同学们,有人在背后议论,放着铁饭碗不要,要去做一名没有任何保障的民营企业的员工,一直做事靠谱的孙宏斌这是怎么了?

这样的议论一直伴随着孙宏斌的人生。在后来的顺驰没落、融创诞生、投资乐视、购买万达等一桩桩事件中,只要提到孙宏斌,都能听到这样的议论。

现在的孙宏斌听到这样的议论,只是淡然一笑,然后回答:“我只是一个经历多一些的普通男人,感性、幽默、重情、重义,如此而已。”

然而,青年孙宏斌可不会这样回答,他认为疯狂点没什么不好!

即使是现在,传奇的人生已经将他打磨得足够沉稳,他依然觉得,年轻需要疯狂一点。他说:“这世界确实需要疯狂性格的人,做人也需要某些疯狂的时刻,要不然这世界会多么平淡乏味无趣?疯狂就是不惜性命的激情,不惜代价的投入,不顾一切地坚持。趁年轻做点疯狂的事吧。”

1988 年,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孙宏斌离开了工作稳定的科研单位,一头扎进了联想的怀抱,事实证明,也正是这个选择,成就了一个传奇的孙宏斌。试想,如果孙宏斌一直待在科研单位,那么他会过着一帆风顺的生活,他的人生也会波澜不惊,但他想要去广阔世界里创造无限可能的理想,只会被一成不变的生活吞噬。

要去广阔世界创造无限可能的理想,改变了孙宏斌的人生轨迹,但也正是这个理想,成就了孙宏斌的传奇人生。恰如他说的那样:改变你的行动的理想,才是真的理想。

信心,铸就 25 岁的商业奇才

孙宏斌说:其实,我是一名理想主义者!

在他看来,做生意的话,挣钱是最重要的,但光挣钱,也没有什么意思。在他心里,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理想和情怀。

为此,孙宏斌打了一个比喻。他说:“在美国,像奥巴马这样的哈佛毕业生可以挣很多钱,但是他去当没有多少薪水的参议员,后来当总统。当总统当然好,问题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能当成总统。”

奥巴马在当选总统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总统,但他的理想是参政,他梦想着为国家为人民做一点事情,所以,即使不挣钱,奥巴马依然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从政之路。激励他走下去的,正是这种理想。

孙宏斌恰好相反,年轻的他对从政没有兴趣,他的理想是经商,在商海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领地。

虽然学的是水利专业,但孙宏斌却有极高的经商天赋。他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所以才会在放弃铁饭碗时充满信心。可以说,信心一直伴随着他走过人生的低谷和风雨,帮助他一次次攀上成功的巅峰。

后来,孙宏斌在谈到信心时,再三重申信心很重要。他说:“信心有那么重要吗?当然。如果你有理想、有追求、目标远大,如果你做的事很难,信心就很重要。”正是这份信心,让他在联想集团公司(孙宏斌刚进入联想集团时,联想集团名为中国科学院新技术发展公司)仅三年时间,便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角色。

那信心从何而来呢?

对于有经验的人来说,信心来源于判断,更来源于办法和措施。

因为经历过,所以知道怎样去趋吉避凶,知道怎样才能顺利到达彼岸。

但对于没有经验的人,信心则来源于决心和努力。有了决心,才会很坚定地行动,说话也会很笃定和从容。

虽然孙宏斌只是一名 25 岁的年轻人,而且是一个新人,但他的信心却感染着联想公司的每一个人。真正的信心是能被感染和传递的,很快,公司的积极气氛就被这个浓眉大眼的山西小伙子带动了起来,所有人都充满信心,联想企业的效率也飞速提高,这让联想的掌舵人柳传志眼前一亮。

在此之前,联想的管理班子已进入老龄化,管理模式也陷入僵化和落后状态。眼看着公司的业务一天天下滑,柳传志正焦头烂额呢,孙宏斌如一匹矫健的骏马,突然飞奔出来。阅人无数的柳传志坚信他一定能够带领联想冲出僵局,于是,在孙宏斌进入联想后不久,就被提拔成为联想企业发展部的主管,分管着联想集团除了北京之外的所有业务。

或许有人会说,孙宏斌能够在25岁就坐上联想发展部主管的位置,恰好是因为当时柳传志想要给联想集团输送年轻的新鲜血液,以此谋划联想的未来,而他又赶上了那个机遇而已。但要知道,同时受到柳传志青睐的年轻人可不是只有孙宏斌,还有杨元庆和郭为等,都是很有实力的联想新人。

一家想要输入新鲜血液的公司在选拔管理层人员时,是这样的情况:在同一家同事面前,比年龄;在相同的年龄面前,比实力;在相同的实力面前,比信心。孙宏斌能够从众多优秀的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就是因为他具有无人能比的信心。

他的信心不但让柳传志和联想其他管理层的工作人员欣赏,也让员工们仰慕,他们纷纷靠过来,聚拢在孙宏斌的幕下,唯他马首是瞻。

孙宏斌也没有让大家失望,他很快就在全国各地创办了 18 家联想分公司。让联想从规模和营业额上都获得爆炸性的增长,孙宏斌也因此成了 20 世纪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最年轻的商海奇才。

年少轻狂,经济问题背后的真相

 

一心想做元帅,孰料祸根暗植

孙宏斌离开科研单位进入联想之前,曾经说出自己的想法:“做科研,一眼能看到头,能看到你六十岁是什么,就是高级工程师、教授。

但是你要是下海做生意,你看不到头,前面都是未知的,挑战要大得多。”

说完这话仅仅三年时间,他就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次大挑战。而这次挑战,也成为孙宏斌后来一直被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这就是联想入狱事件。

柳传志在将进入联想不到两年的孙宏斌提拔为企业发展部主管,并将联想北京以外的全部业务交给他打理后,便提着 30 万港币急匆匆奔赴香港,去成立联想合资公司。

管理层有所阻拦,说这样的提拔和重用太破格了,在联想乃至其他公司,都未曾有过这样重用一名新人的历史纪录,而且这个年轻人太敢闯了,他不知道会把联想带向何方?他们劝柳传志要慎重。

柳传志没有听取管理层的意见。他说:“人才分三种。一种是自己可以干成一件事,一种是可以带领一批人干成一件事,第三种是能审时度势,能一眼看到底。第三种人很少,孙宏斌就属于第三种人。

现在就缺这样的年轻人,年轻人就得有闯劲儿。”

对于孙宏斌来说,柳传志的表扬是一种肯定,更是一种激励。多年以后,提到这事儿,孙宏斌说:“你不知道,柳传志的正面评价对于一个联想员工来说是多么重要!”

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总是会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人心怀感恩,孙宏斌也不例外。孙宏斌一直对外都说自己的感性多于理性,在联想工作期间的他,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点。柳传志的认可,让孙宏斌充满力量,虽然他才刚涉入商界,却毫不畏手畏脚,率领着自己的团队大步走在前进的路上。经过努力,联想的产品销售额便达到 1000 万元人民币,这个销售额将联想从要死不活的状态里拉出来,重新注入了活力。

然而,事业做得红红火火的孙宏斌并不知道,当他在前方努力打拼的时候,后方却有人在为他布局,只等时机成熟,便会将他收入局中。

1990 年的一天,在香港的柳传志收到从北京发来的一封邮件,邮件里全部是对孙宏斌的控诉:“结党营私、分裂联想。”邮件里还说,倘若柳传志再不回来,联想就要失控了。写信人的语气严肃得让见惯大风大浪的柳传志如坐针毡,他马上购买飞机票,飞回了北京。

柳传志经过一番调查后,也觉得孙宏斌的威信树立得实在是太高了,无论是在人员的调度上,还是在财务方面,都由他一手把管,集团总部随时都有失控的危险,这对柳传志来说,问题很严重。

柳传志并不认为孙宏斌会背叛他,因为他相信这个年轻人的人品,绝对不会做出那种卑鄙的事情来。但他要对联想集团的其他管理层有所交代,所以必须要处理这个问题,于是他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既可以留住孙宏斌这个人才,又能解除联想管理层的后顾之忧。

有情有义,代价是失去四年自由

柳传志开了一个员工会议,那天,孙宏斌没到场。后来回想起这件事情,孙宏斌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自己当时没到场的原因了。倘若那天孙宏斌在场的话,事情也许会是另一番景象,孙宏斌也不会背上经济问题锒铛入狱,很多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阴差阳错。

在孙宏斌缺席的会议上,柳传志公布了一个调令:孙宏斌调离发展部,去业务部继续担任主管。

柳传志一片爱才的苦心,并没有被员工们领悟出来。这些员工都是孙宏斌的下属,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平日里对孙宏斌爱戴有加,他们崇拜孙宏斌,他们也想不通,为公司打拼的上司,怎么突然间就落得调离职位的下场?

他们不服,也心疼孙宏斌,当即和柳传志吵了起来。这下子惹恼了柳传志,作为一名公司员工,公然顶撞和挑衅总裁,压根儿就不把企业规则放在眼里,更别提遵守了,这样以后公司还怎么管理?

柳传志要孙宏斌将这几名员工开除。事实上,在会议现场,他完全有权力将这几名员工开除,但他没有那样做,他希望孙宏斌来开除他们。借此,他要让联想集团管理层的人们看到孙宏斌对他柳传志、对联想集团的忠诚。

然而,现实让柳传志再一次失望了!

孙宏斌拒绝了柳传志的要求,他说:“柳总,我不能开除他们。

他们只是向您提出了一些意见而已,我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开除他们。”

此时的孙宏斌,尚未意识到柳传志的身不由己,也未意识到柳传志的良苦用心。

又过了几天,柳传志再次约谈孙宏斌,这次,他直接明了地对孙宏斌说:“你是要我,还是要那几个下属?”

一心扑在工作中的孙宏斌,终于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他依然选择了维护下属们。他说:“如果他们真的有问题,我肯定会开除他们。但事实上,您不了解他们,他们并不坏。如果只是因为给您提了点意见就要开除他们,我觉得这样对他们不公平。”

孙宏斌接着又说了一句:“这样做的话,以后我在这个部门的威信就不复存在了,我也没法管员工。”此时的他,还满脑子都是怎样把联想集团做大、怎样把团队做好的想法。他压根儿没有想到,当他选择站在下属这一边时,就意味着他要和柳传志的管理层决裂了。

此时的柳传志尽管对孙宏斌满怀失望,但依然怀有惜才的念头,他希望可以把他留在公司,但几天后的一次密报,让他彻底寒了心。

有一天,企发部的人在北大勺园餐厅开会。下属们纷纷为孙宏斌抱不平,其中有性格莽撞冲动的,说应该转移财富另立山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当初布局害孙宏斌的人早已经布下密报,就为抓住把柄打倒他,这下子机会来了。这些激烈的过头话很快就传到了柳传志的耳朵里,他不得不出手,将孙宏斌以经济问题送进了监狱。

这一去就是四年。

反思,是为了将来走得更好

多年以后,孙宏斌非常理解柳传志的这种做法,他说:“当时的情况肯定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严重,但是在那种情况下,他必须那样判断。因为环境在那里,周围老同志都那么说,那些年轻人确实说过那样的话,他只能做那样的选择。柳总还是为企业负责,他是一个要求过于严格的人,他对自己要求非常非常严格。他对这个企业的感情如此深厚,我想他为联想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后悔。”

孙宏斌是一个擅于思考的人,这一点咱们早就知道。在失去自由的这四年里,他沉默寡言,却一分一秒都未停止思考。

“我反思这段经历,更多地找自己的问题。我当时比较年轻,比较气盛,或者说比较急躁,其实还是太嫩,很多事情想得太简单,出了这些事还是在自己,但是这种经历,我不希望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怎么样才能从前面吸取教训,怎么样才能在将来走得更好。”孙宏斌思考的结果,就是放下这块石头往前走。

他也不怨恨柳传志,即使他在这四年里吃尽了苦头,但他依然能够换位去思考柳传志的做法:“其实我从柳总身上学得最多的,是他做事非常坚决,另外他又很宽容,这两方面对我影响很大。柳总在反思这件事的时候,他实际上也在提高。但要从头再来一次,我估计他还这样做。也许我碰到这样的问题,也这样做。没有对错。当时柳总说,他把这件事当成联想生死存亡的大事,在那种情况下的那种坚决,是柳总骨子里的东西,如果不这样的话,他就不是柳传志了。”

这件事情也让孙宏斌懂得了一个道理:“作为领导,能担多大的功劳,就要做好承受多大的委屈。因为有些功劳本不是你干的事算你头上了,所以有的委屈也并不是你的事,算在你头上也很正常。没有人故意要去做什么,每个人都在受偶然性影响,我觉得每个人都得认,不管好的坏的都得认。”

做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有时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孙宏斌的代价是失去了四年的自由。不过,他并不后悔这样的选择。而且,在 2003年,他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出“取消原判决改判无罪”的申诉,并申诉成功。在这个申诉的过程中,柳传志和联想集团都全力支持他。

事实证明,他是清白的!

“如果那帮人不胡说八道就没事了。”多年以后重提这件事情,孙宏斌只是轻轻地叹息这一句话。不过,如果时光重来,他还是会维护他们。只不过,他再也不会像年轻时那样,以硬碰硬了。

主动和好,能屈能伸的大丈夫

 

加法哲学优于减法哲学

1994 年 3 月 27 日,是孙宏斌永生难忘的日子。

这一天,他重获自由。

但他并没有像一般被冤屈的人那样,提着大刀去理论、去寻仇。

在这四年里,他思考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往前看,不要往后看。

往前看,才能有新的广阔天地。往后看,只能看到各种纠葛和恩怨。

聪明人,当然选择前者。

但他想忘记,却有很多人提醒他不要忘记。

在某一个晚上,一位朋友邀请孙宏斌去东四十条桥保利大厦的“伊甸园”喝酒。一路上,孙宏斌都望着车窗外沉默不语,在他眼里,中关村已经不复当初的模样,不过四年时间而已。而这四年时间里,他并没有参与到这一切变化中来。

进入酒吧后,摇曳的美酒、五彩的灯光、穿行于光影中的漂亮女招待,都让他异常陌生。这不是他习惯的北京,不是他习惯的生活。

四年时间,足以让他与生活短暂脱节,这种脱节让他非常不适应。

看着沉默不语的孙宏斌,一位朋友问他:“听说你已经与柳传志和好了?”

孙宏斌回答:“是的。”

朋友问:“真的还是假的?”

孙宏斌摇头:“真的。”

朋友:“是不是缓兵之计?”

孙宏斌答:“不是。”

朋友不解:“他害得你平白无故地遭受牢狱之灾,你竟然与他和好!为什么?”

孙宏斌回答:“如果你真是使缓兵之计,计划等你磨刀以后再怎么着的话,那么你就永远没戏了。为什么 ? 因为你自己想不开,别人早晚能看出来。如果想不开,我出来以后拎着把刀子就把柳传志给宰了,但是你拎着刀子,谁也不敢跟你打交道了,你这一辈子就永远没戏了。但如果你把这件事划得开的话,有什么事还能划不开呢 ? 所以你必须划得开。有了这种心态以后,你做事可就一定是正面的,一定不能去假装什么。”

朋友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孙宏斌知道,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之所以有这个做法,是因为他在这四年里一直思考加法哲学和减法哲学的问题。所谓加法哲学,就是在错误面前,承认,是加分;拒绝承认,是减分。

在 2013 年,他说道:“每个人、每个企业都会犯错误,承认错误、改正错误,我们就会进步和发展。但承认错误其实很难,尤其是对曾经成功或是位高权重的人,有时候错误就像皇帝的新衣,别人都知道都不愿意说,自己也知道就是不愿意承认。处在任何位置的人承认错误都不丢人,都是加分的。分辨对错不难,承认错误、改正错误需要勇气。”

在这件事情上,他承认自己太年轻,性格太刚硬,所以才会导致事情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局面。这对于他来说,是一次加分,因为以后的人生还长得很,但他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

倘若他拒绝承认错误,一味地觉得这就是其他人的错,而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缺点,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他还有可能因为性格太刚硬犯错误,真到那时候,就是减分了。

“我希望我是一个正面的人,特别积极的人。”在悟透了加法哲学优于减法哲学的道理后,孙宏斌如是说。

握手言和,拒绝往后看

在孙宏斌的传奇人生中,有太多的事情值得用大量笔墨来写,比如创建顺驰和融创、并购万达、救火绿城和乐视。而以孙宏斌的性格,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忽略不计,比如童年、比如求学。

然而,有一件事情还是值得说一说,那就是孙宏斌与柳传志握手言和的那件事情。是这件事情奠定了孙宏斌以后的人生格局,让他学会了往前看而不是往后看,也是这件事情,让人们看到了一个胸怀宽广的孙宏斌,他不和别人较劲儿,也不和自己较劲儿。这件事情发生在 1994 年 3 月 9 日。那天,距离他重获自由还有18 天时间。

当时,孙宏斌接受去买软件的任务,他托人邀请柳传志到新世纪饭店楼顶的川菜馆吃饭。柳传志应邀而来,曾经相互青睐的上下属,在隔着四年时光之后,再次见面了。

孙宏斌向柳传志问好,并向他说出自己在这件事情中的无奈,他说:“我做事的动机都是为了联想的发展,没有任何个人的私利,我没有罪。不过,我必须要承认,我的做法不妥,给联想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四年的时间,并没有让柳传志放下这件事情,他依然耿耿于怀那个固执地选择维护几个“青瓜蛋子”却拒绝他的好意的孙宏斌。但此时,听了孙宏斌的反思,他的心结慢慢打开了。

孙宏斌说:“我不希望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怎么能从前面吸取教训,怎么让将来走得更好。”

这一番话让柳传志对他刮目相看,因为他看过太多人入狱后便被打击得意志消沉,最终堕落的样子,却没有见过始终保持着上进情绪的年轻人。他由衷佩服,后来,他对记者说:“孙宏斌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年轻人的榜样,年轻人很难说不犯错误,但我们看到他很快又站起来了。”

没有指责、没有怨恨,两个人,在这一刻握手言和!

2004 年,柳传志更是为了帮孙宏斌洗刷法律污点,以公司名义写了一份说明。说明内容如下:

联想就孙宏斌事件的说明

孙宏斌在 20 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是联想集团职员,负责联想集团除北京以外全国各地的业务发展,他领导的团队管理着当时联想在各地的分公司。

在此期间,孙宏斌和他领导的团队在管理理念上与集团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乃至发生了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其中最重要的表现是试图独立掌控资金,使其所管理的业务独立于公司的监控体系之外,也确实造成了资金在公司财务体系之外的运行缺乏监督监控的事实。而且,当时在孙宏斌的团队中有一些人存在着更为严重的问题,他们放言要将公司的款卷走,这样的行为已处于法律边缘,由于难以判明孙宏斌的主观动机,为了控制事态发展,防止损失,公司采取了果断措施,请求司法机关立案查处。孙宏斌因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公司了解到孙宏斌在服刑期间有着很好的表现,对自己错误的做法有了很好的认识。在孙宏斌出来后初期创业过程中,给了积极的扶持和鼓励。目前联想控股旗下子公司与孙宏斌在业务上有很好的合作。我们希望孙宏斌的业务能够得到顺利发展。

事过十几年,对于孙宏斌申请再审的诉求,联想控股公司不持异议,对于法院依法重审改判,我们认为是国家审判机关独立行使法律职权的行为。我们予以尊重。

这份迟到的说明,还了孙宏斌的清白,也证明了柳传志对孙宏斌的欣赏,他希望可以借此,让孙宏斌以后全身心投入商海,而不是被污点所累。

因为抱着往前看而不是往后看的态度,孙宏斌赢得了柳传志的再次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