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与你归途不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3节

7.

林镜那繁花一样的娇容映刻进了龙永峯的脑海里,美国之行显得有些多余,心不在焉,总觉得有个人在他心里搅局,与镜子近距离拉近感情,他能感应到林镜那冷漠僵硬变成了激情活泼,回眸娇笑,艳而不妖,尺度拿捏妙到巅毫,只感到林镜风情万种的浪漫而无半分邪念。这样的女子,龙永峯没有遇到相似的,所以特别难以忘怀,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林镜走进深秋之后的华东师大,此时的树干还没有抽象到只剩下形状,少数枝桠上还有片片枯黄的叶子,纯净的蓝色天空下,殷红似血的老树挥动着屈曲如铁的枝条狂舞,空气被分割成不安分的、躁动着的、支离破碎的色块,充斥着紧张的情绪,远处,月亮初升,天空、地面、池塘都被那轮黄澄澄的金盘映成了血红,难分彼此,两棵树像是蘸着浓血刷扫出来,在月色光华中翩翩起舞,诡异而神秘,只有地上两人淡淡的月影产生微弱的透视,如影随形。

林镜回到稻城旅游地产公司,开始主导“万水倒影”度假地产项目的深度策划方案。跟龙永峯的闲聊中,林镜听出了对方对项目商业模式的设计非常在意,一个房地产项目能否落地,能否执行,不仅需要一个好的主题概念、创意方向,还需要完整的商业模式,退出机制,多方共赢。与领导仔细探讨,领导同意了林镜提出来的几个概念,以及把这几个概念串进项目里面,这样“万水倒影”完整的商业模式在一张纸上渐渐清晰,看到如此完美的一张纸,林镜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期待着龙永峯能早日回来,从与龙永峯的相遇过程中,她预感龙永峯是她生命中的贵人,这次绝对不能错过。生命中每一次的必然,都由一个个偶然的机缘造就,在寻找必然的路上,却常常把一个个偶然错失,人的命运就在这看似偶然的瞬间,开始转变……敏感中的冷静和谦逊中的执拗会帮助你,渐渐丰满。

领导跟林镜说:“龙永峯年轻的时候非常狂妄,后来经历过几次失败,把十亿的财产化为零,从加长的林肯上走下来,骑着自行车仍然在享受风景,他甚至可以捧着《普希金诗集》沐浴大自然的阳光,他强大到这种境界,你会为此深深折服,我从内心佩服过这样的人,别对成功过于仰望,阅读人格比仰望金钱其实更加重要,经历是无法复制的财富,如果内心归于自己,绝对不会在与别人的比较中生活。逐渐褪去了狂人的色彩,变得温和成熟,开始慢慢来,但他的执着精神始终未改,我们这个行业的人都认为,只有龙永峯配得上‘传奇’两个字,屡败屡战,具有偏执狂的执着与永不放弃的习惯,这个硬汉一样的男子是值得我们学习和欣赏的。”林镜懂得她遇到了对的人,也许这次抓住了机会,未来会有更美的相遇。领导继续絮叨:“龙永峯喜欢现代、简单的东西,外形很阳光,值得信赖。”“领导,你说了这么多,是不是也很崇拜人家?”林镜说,“下个月他回上海,我希望带着‘万水倒影’这个策划案跟他谈一谈,看看有没有与红枫投资合作的机会,我前几天遇见他了,他答应我会听一次我的策划案,如果真的那么幸运的话,我觉得这也是稻城旅游地产公司的第一个值得推出的项目。”“是呀!”领导说,“我也很期待,不过你和龙永峯相处的时候要注意分寸,既然他对你如此感兴趣,你就不能热情过头了,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自己的命运是否就此转折,是基于自身的意念,如果自己的意志力能战胜自己,那么恭喜你,你的转型成功了,如果你有片刻的停留与放手,那么自己的命运还会在途中不断地来回折腾。”

等待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林镜在魔都的某个角落里,寂寞地调配着这人间烟火……外面又没有阳光了,林镜突然觉得自己好冷,好寂寞,心中有一种无名的孤独和恐惧,拉上窗帘,拧开灯光,透彻的明亮终于让镜子看清楚自己,原来这个世界并没有别人,必须找到除了爱情之外,能够使自己用双脚坚强地站在大地上的东西,除了工作以外,林镜并没有其他特别的爱好,内心的荒芜,寂寞,忧伤,谁又能懂?都说相见恨晚,可是谁又能保证一辈子相爱,所谓的爱与忧伤,只不过是一种情绪,每次自己流泪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呢?我只不过是自己的邮差,有一封始终送不出去的信,深深埋葬在我的心底。

旧时光就是一本流水账,有些事情,没法回忆。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林镜小心翼翼地,每天朝九晚五,几乎忘记了与龙永峯的那次偶遇。傍晚的夕阳穿过花树,游离在韧劲苗条的枝桠间,徘徊在柔和朴实的色调里,朦胧得似有还无,忧郁得心乱感伤,右边那棵孤独的树,嫣然是林镜的自画像,早早地进入冬眠,同伴们忙着炫耀满枝的繁华,它却只能憧憬遥远的将来。“镜子,我们相见吧,想你。”林镜打开手机,一看短信,龙永峯。吓了自己一跳,有些受宠若惊,内心有千条小蛇在撕咬着想法,见还是不见,女人不是要矜持吗?

过了很久,大概一个小时,林镜回复道:“相见不如怀念,我们还是不用相见了吧。”发完短信,林镜有些后悔了,龙永峯会不会生气,不高兴,或者干脆不理自己了呢?

“能不能不要这么文艺,小姑娘,我最近很忙,明天正好是在上海,后天就要去杭州,再后天去北京,然后去美国,希望明天能见到你,可以吗?”

林镜心里还是很犹豫:“既然你那么忙,不用刻意来见我,其实见与不见都一样,念念不忘,必有回想。”

“可我想你了,咋办?”龙永峯故意逗她。

“‘凉拌’呗,大叔。”林镜有些傲娇,“等你下次回来吧。”

“你想我吗?小姑娘。”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袭上了龙永峯的脑海,好奇,惊讶,心里还有一种痒痒的感觉,不晓得自己怎么了,很久没有这样子了。因为龙永峯从来都是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所以大家都觉得龙永峯不近女色,可是这一回自己错了,改变得令人难以想象。漆黑的隧道终被凿穿,千仞的高岗必被爬上,当百花凋谢的日子,将归来开放。

8.

“读你如我。”林镜回复了四个字。

“如果没有你,骄傲何在?”龙永峯回复了九个字,字字刻骨,仿佛一下子雕刻进了林镜的骨子里。记忆在咬噬青春之貌,唯一不变的是窗外的太阳,因为深深的理解,所以才对这人世熟视无睹。

由于档期的突然改变,龙永峯这次还是没有见到林镜,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离开上海的那晚,龙永峯又发了一条短信给林镜:“思念,足够让两个人难忘,孤独却只有我一个人承担,谢谢你,曾经过我的身旁。”

“为何只是擦肩而过?”林镜反问道,“难道我们永不相见了吗?”

“哈哈。”龙永峯笑了,“傻丫头,我这次是太忙了,等我下次回来,一定约你,能够得到你的响应,我太高兴了。说明我不是在单相思,我们一定会相见的,即使错过,只要彼此曾经相互欣赏过,也是值得的,此生无憾了。”

“最后,我们会在哪里相遇,大叔。”林镜幽幽地说。

“第一次饭桌,第二次会议桌,第三次床上。”龙永峯回复,“想你。”

“晕,你花痴啊!”林镜有些不高兴了,觉得龙永峯太好色了,“你一定有很多女人吧,干脆找个漂亮的女明星好了,我肯定不适合你,我喜欢唯一,不喜欢花痴的男人。”

“目前就你一个,这是老毛病了,都好几十年了,也不想改了。”龙永峯故意这么说,让林镜觉得很难受,自己如此崇拜这个男人,难道自己遇见的又是一个好色之徒?记得安妮宝贝曾说,你与他人的关系,自己不用做主,他需索隔离,便自此不相关,当一面清静的镜子,时时擦拭干净,让对方照出自己的影子,影子走了,你还在。

怎么回答龙永峯呢?林镜的心里非常矛盾,一方面她那么渴望见到龙永峯,另一方面她害怕龙永峯过度的热情。“你对我很重要,龙董事长,太重要了,重要到我们只能做朋友。”

龙永峯呵呵一笑:“你是我的心灵地图,我是你曾经流浪过的地方。”

“我现在害怕见到你了。”林镜说,“听我的领导说,你是如此严肃,他们都怕你。”龙永峯说:“不过我怕你,与你见面,还是需要你愿意的,我不会强迫别人,但是非常渴望见到你,飞机要起飞了,镜子,我们下次相见吧,我们之间总是要发生一点故事,体验一下我吧。”

“先生,请关机吧,飞机要起飞了。”林镜装出一副可爱的语调,逗得龙永峯又一次开怀大笑:“晚安,宝贝。”这个小女子喜欢被动,说话风趣,幽默又不失理性,绝对是自己的菜。

夜里,林镜跌进了一个风景超绝的梦境中,这是魔都之外的一个乡下的地方,有七八间由老厂房改造而成的休闲之地,刚刚改造好,还没有进行奢华的装潢,林镜和几个同事一起去休闲,周边还是很破旧的,只有他们到这个地方进行了休憩。房子的右边有一条小路,小路尽头有一个车站牌,听说会有公交通向市区,屋子的前面是一块菜地,菜地里高耸的芦稷,一眼望去看不到任何人,菜地的右边是一个小池塘,可以养鱼儿,钓鱼儿。氤氲缭绕的雾气中,一池悠悠的清水中睡莲朵朵,娇妍妩媚,似淡雾,甜甜地摇曳你的心旌,如清月,静静地洒落一把清辉,湿了脸,软了心。林镜和同事们高兴地来到这里度假,临到下午,同事们都嚷嚷着要离开,只有一个男的和另一个女的留了下来,林镜用扫帚扫着院子里的落叶,回头看了看几间房子,蒙上了纱窗帘,里面高高的风扇在转动着,一幅静物画悬挂在里面,诉说着幸福的童梦与苍白的当下。夜幕里显得有些凄凉,清冷携着温情,幽静深远,皎月微倚着云,路面反着暖黄的光,似乎刚刚下了一阵雨,林镜仿佛听见夜虫的歌唱声了。天黑了,突然男的说:“你看这是谁?”林镜回头,一个壮壮的男人,长得很像土匪,从鱼池对面向她走来,林镜和一男一女赶紧进屋,把门关上,可是屋子太多,当他们把门掩上的时候,那个男人从另一扇门进来了,想要打人,男的开始拼命阻挡,林镜上前,可是土匪男突然开始攻击林镜,三个人扭打在了一起。林镜突然之间被吓醒了,醒来已经是早上5点,窗外朦胧的微光透进厚实的窗帘,不知道名字的鸟儿欢快地唱着晨曲,又一天新的开始,林镜呆呆地仰望着天花板,回味着刚才那个梦,梦里的那个跟她一起去的同事,分明就是龙永峯,怎么会是他呢?他才刚离开上海,林镜打开手机一看,有一条短信,深夜12点发来的,“好梦,镜子,梦见我了吗?昨夜刚到北京,就狂风暴雨,天气太恐怖了,幸亏有你在我的心里,我想你,龙永峯”。

“梦见你与我来到了一个很神秘的地方,还有坏人出现,我被吓醒了,我不知道这个梦意味着什么,但是你出现在我的梦里了,好奇怪哦,是不是我也同样想你,为何一遇到你,我和你就在梦里纠缠到了一起,这是天意吗?”林镜回复道。

林镜无法解释这个梦境的具体含义,她去请教了老师,老师说:“你的这个梦境太复杂了,过去与现代相交,工作与生活重叠,爱情与背叛混杂,可能是你最近的压力太大了,你需要有所取舍,并不是这个梦境里什么东西都是你想要的,或者是你需要的,还有就是不管有没有把握的事情,你只要用自己的勇气努力去做,也许原先认为正确的到后来发现错了,但至少做了你才能有所发现,这才是最重要的,要相信自己的信念,无论做什么,只要你有正直的品格,最终都会有好结果的。”

9.

“真的梦到我了?可能是你太想我了吧。”龙永峯回复,“我已经从北京转机,办完事要去美国了,正想你,你想我吗?镜子。”

想我的时候,你可以照一下镜子。如果今生能被你无法得到地深爱着,我就觉得很幸福,我该怎么称呼你?心里的微妙变化,让林镜对于龙永峯的感情一下子有了很多特别的感触,称呼什么很重要。可是龙永峯不是这么想的,对于爱情,他是个敢爱敢恨的人。记得林夕有段文字是这么描述的,爱情亮不亮丽,定义又在哪里?爱情高手,是能够长期保持一段爱情的恒温,还是练就到想爱哪个就手到擒来,还是玩劈腿玩到不落痕迹,雨露均沾,每个都爱,还是做到暗恋而不伤身,分手而不伤心,可以爱也可以不爱?

林镜觉得只要双方不见面,两个人之间的好处都尽在彼此的思念里,不管什么季节,什么时空,什么人物,都不会影响彼此之间的好感。林镜是个云雀般欢愉的女子,情智交融,男人见了可能都会喜欢,但靠近她却真的很难,林镜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时不时地牵挂一个人,会时不时地想起他,想要知道此时此刻他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事,他会不会也在想她,会不会也有一种难熬的心绪。两个人已经半个月都在短信里面彼此倾诉了,想见面其实也难也不难,只要一方主动,彼此就会相见,可是林镜真的很被动,用龙永峯的话说,怎么这么矫情,见个面,吃个饭,这么难吗?令龙永峯欣慰的是他能感觉到这个小丫头也是喜欢他的,这点确实很明确,有欢喜的心很重要,春天时能享受花红草绿,冬天时能欣赏冰雪风霜,晴天时候能爱晴,雨天时候能爱雨。

“镜子,我今天在美国,正在开车。”龙永峯发来短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上海与美国的时差可能有点失误,“我想你”。林镜每次感觉到龙永峯的话语不多,但是每句话都是直指人心,自己要拿他怎么办呢?“大叔,你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啦,重要到我们只能做朋友。”

“扯淡。”龙永峯有些生气,“不体验,怎么知道能不能更进一步呢?我喜欢你。”

“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林镜微笑,仿佛看到手机对面的龙永峯高兴的表情。

“深深地喜欢你。”龙永峯说,“我刚跑完步,先去洗澡了。”林镜能感觉到龙永峯确实是个有人格魅力的男子,他有自己的格调与韵致。“大叔,你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们都说你是传奇人物,我正在搜索‘龙永峯’,想要真正了解一下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好人还是坏人。我记得英国作家卡莱尔在《英雄与英雄崇拜》一书里这样界定人间的英雄:大勇无畏,勇中有温柔之情的人。独具慧眼,达于永恒深处的人。以生命火,来照亮真实之光的人。甘于沉默,不爱自我炫耀的人。情智交融,有似云雀般欢愉的人。自我节制,因节制而高雅的人。喜爱无限,公然向死亡挑战的人。天真自然,明亮一如赤子的人。生而忠诚,因忠诚而伟大的人。洞察明锐,以直觉便能看见神圣的人。”

“洗干净了,宝贝,英雄是无法用这些标准来衡量的,况且我不是什么好人。呵呵。”

“你傻笑啥呀,我觉得我是个云雀般欢愉的女人,你觉得呢?”林镜试探。

“你?很神秘,坏透了,不可理喻,思想复杂。”

林镜说:“也有人说过,我仿佛是他的女人。”

“谁说的?”龙永峯不高兴了,“你是我的女人。”

“那想念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林镜想要确认,“会很奇怪吗?”

“想念一个人会有一种双重感觉,一种是舒服感,另一种是挫折感。”

“那爱呢?爱是什么?”

龙永峯回答:“你是我生命中遇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我等待了你良久,你等的可否是我,是不是长久的等待而显得格外珍贵。”

“我竟然有这么重要,我怎么没发现?”林镜自嘲地说,“你们男人通常都只会说好听的。爱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是欢愉?是悲伤?是牺牲?还是平淡?”

“爱没有理由、没有逻辑、没有等级,爱其实很简单,不需要这么多的解释,感觉就好就可以了,不要想得如此复杂。”龙永峯说,“我的爱看似一笑而过,却早已刻骨铭心。”

“我感觉你这是在泡妞啊,你的花痴老毛病又犯了。”林镜说,“我觉得男人泡妞有很多境界,例如泡妞的三个层次,第一层次,看妞三点,性——欲望;第二层次,看妞十三点,痴——迷恋;第三层次,看妞一点,灵——心有灵犀一点通。”龙永峯笑着说:“你还知道很多啊,那你知道男人泡妞的成功在于是否让她觉得他是在保护她,而不是占她便宜。你呀,小姑娘,太任性了。”“我任性?”林镜问,“女人在爱中都是任性的,要知道,能无比隐忍全心全意爱你的女人,只有你妈。”

“我们是同类人吗?”龙永峯问。

“有相同点吧,我们都是同月同日生的,都是天秤座的,我喜欢小白兔,但是肯定有不同的呀,你是男的,我是女的,这是最大的不同。而且人人都有一面镜子,镜子与镜子间虽可互相照映,却是不能取代的。若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寄托在别人的喜怒哀乐上,就是永远在镜上抹痕,找不到光明落脚的地方。”

“小姑娘,不仅聪明,说话还一套一套的,我喜欢你的说话方式,等我回来,我们见面。”

“你并不喜欢我,你只是想要占我便宜而已。”林镜有些生气,“我的确只是想要一个干净的、可以种树的男子,而且觉得能够得到他。”

“我可以种树,哈哈……”

“是不是骗人,你自己知道!你缺乏感受爱的心……”

“今天是周末吧,美国现在很晚了吧,跟中国有啥不一样,上海和纽约,有不一样的地方吗?”

“有呀!”龙永峯说,“每个城市都是会生长的,每个时代都会在城市中留下印记,时间如溪水轻轻流过,城市中的各种建筑和人们都能从容自在地共存和呼吸,这些不同中有丰富与差异的映衬,更有彼此的尊重与和谐,也许重要的是我们的内心。呵呵,我现在正在去拉斯维加斯的路上。”

10.

林镜说:“我喜欢‘精神同居’,用思想与一个人产生联结,比用肉体去记忆一个人更加有趣。与性有关,与性又无关,唯有精神同居,虚幻形象,真实思想,你会关注我,呵护我,担心我,支持我,我们不会翻身在床头拥抱,但是我会存在于你的关注中,多了几许境界吧。”

“呵呵,‘精神同居’,我看是你心中的天使和魔鬼一直彼此相依,同居在一起吧。”龙永峯说,“我到了,回聊。”哎,林镜叹息,就这样用我的一生来交换这美好的时光。

也许,某些时候要学会独处和消解不良情绪,是我们每个人一辈子该做的功课。闺蜜说,不必太美,只要有人深爱……不必太富,只要过得幸福……不必太强,只要活得尊贵……一起努力做个有才华、善良、美丽的女人吧!难得的半天假期,温暖歇息……

男女间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纯友谊,所谓男女之间的友谊,不外是爱情的开端或残余,或者就是爱情本身。而男人喜欢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女人喜欢在确定性中寻找不确定性,所以男人更有大局观,女人则更细腻。

林镜是多么渴望有这样的一个“精神导师”,有内涵,有责任感,做事情有种锲而不舍的毅力,有强烈的幽默感,可以崇拜他,仰望他,与他时时较劲,听他诉说人生的大道理,永远跟随着他,听他轻声说,我在你的外边,就是你的边境。或许这是每个有点傻、“精神缺钙”的女子都共有的可爱缺点,就这样用我的一生来交换这美好的时光,我之理想,就是和你交会,扶摇在云之上。可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这隔着千山万水的想念。都说天秤座女子的艳遇地就是上海,深圳属于直接性的功利,南京是对功利的渴望被掩埋在温情的小市民心里,杭州市看似柔情似水,其实比现实更冷漠,苏州的吴侬软语里浸润着对商业的透彻,有人说上海在爱情片里是纯情浪漫的,其实都错了,上海的功利掩盖在对欲望的肆意里,上海分明是一座残酷的城市,奢华的物质享受,比起北京的雍容华贵,这座快节奏的城市,每天都在淘汰,淘汰感情,淘汰弱者,淘汰我们最后余下的那一丝丝体温,那些爱情片里面说的上海纯情浪漫,其实是一种切肤之痛。

“龙永峯回来了没有?”领导在催促着林镜,“我们的项目要快点寻找投资者了,不能老是等待了,镜子,时间不等人。”“听说本周他就能回到上海,我正在约他,希望能尽快跟他汇报策划案。”领导说:“你要准备准备,他们这种商人都很忙的,一般策划方案的时间控制在15分钟,时间太长的话,根本没有心思来听。”

“想你”,正当林镜想要发短信给龙永峯的时候,林镜的手机接收到两个字。“我今天下午到达上海,明天会去香港,你有时间吗?”林镜看到这条短信,紧张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了:“有空,不过我能带着我的呕心力作跟你汇报一下吗?”

“你是说你策划的那个项目吗?看样子你很努力啊,我喜欢你这样子的,可以啊!到时候我们边吃边聊,你想我吗?”龙永峯每次都是这几个词,让林镜觉得他的目的性过强,一个人越是蕴含异性特质,在人性上就越丰富完整,也因此越善于在异性身上认出和欣赏自己的另一半。

龙永峯说:“其实大叔我只是一个小男人。男子只懂得人生哲学,女子却懂得人生。我有些怕你,我们等下见吧。我大约7点到上海,住在四季酒店,你过来还是我去找你?”

“我来找你吧,为何怕我?我只是一个弱小的女子罢了。”林镜兴奋地说,“我等下班后直接过去就好了,我到了给你打电话,好吧?”

“因为你闯进了男人主宰的领域,女人有女人的思维,你是女人,却用的是男人的思维逻辑,男人有男人的习惯,女人有女人的习惯,没有谁规定,一旦女人拥有了男人的习惯,男人就有点不习惯,甚至恐惧,这对女人来说是一个赞赏,你应该高兴才对。好的,宝贝。”龙永峯沉浸在情意绵绵的爱情中,他渴望这个女子很久很久了,就如我看青山如此多娇,料青山见我也如是的那种感觉,今晚一定要得到她。龙永峯是个目标感很强的人,做事想得透彻,想明白了就干,不会拖泥带水,强烈的阳光般的自信,或者说夸张的自恋,特别偏执。喜欢寻找各种艳遇,不但热恋是爱情,婚姻的和谐是爱情,而且一切与异性之间的美好交往,包括短暂的邂逅,持久而默契的友谊,乃至毫无结果的单相思,留在记忆中的定情的一瞥,在这最宽泛的意义上都可以包容到一个人的爱情经历中。爱情不是人生中一个凝固的点,而是一条流动的河。而林镜吸引他的特质也是这样子的,只是林镜更加感性,外表柔美,内心倔强,像繁花一般盛放的女子,与之相触一定会让自己疲惫的心灵得到释放。龙永峯觉得自己像是柏拉图所诉的那种被劈开了太久的男子,找不到另一半了,如今在林镜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所以他拼命想要得到这个自己,智性与趣味深相沟通,他想念她太久了,以至于他忘记了一个人的特质在最开始时是吸引的利器,最终也是伤害的利器。

这里是魔都的心脏,无数人梦碎的地方,当城市安静下来,时光仿佛沉静在那一刻,每个城市,都需要一个娱乐和消遣的地方,一个越夜越美丽的地方。所以,面对魔都,每天潮涌一样的人流,那些整天相见的人们,灵魂却是彼此相隔遥远,那些从未相见的人们,思想却仿佛心心相印。我们都戴着一副面具,每天在开着一场场假面舞会,在眼眸间“做戏”。林镜带上U盘和方案,跟领导请了假,就去见龙永峯,今天自己的责任重大,千万不能搞砸了,这个项目关系到自己在稻城公司的地位。与龙永峯这样的成功男人交流,自己只要装傻就好,不必太认真和计较,他们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没有见过,但是自己之所以吸引他,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