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都市言情 > 与你归途不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2节

4.

爱情不风流,爱情是两性之间最严肃的一件事。而EICO认为人与人之间不及时行好是不行的,早早相逢,从陌生到熟悉,然后又陌生,从此不再想念。

初恋的背叛,父亲的去世,失去了工作,本命年的林镜竟然处在人生最最边缘的绝境,绝望,凋零,荒芜,浮世,伤春,像一个畸零人,孤独地存在,骄傲被打败,爱的嫉妒,对金钱的欲望,愚痴于自己的理想,贪婪地索取别人的怜悯,嗔恨世间不公平,无法修复的内心,隐藏着一个个并未实现的童话,此刻何以能重生,唯有爱,必须唯我独爱,忠心不二。

父亲曾经说过,这辈子唯一拿他没辙的女人就是林镜,活该我就是欠她的,看到一切好玩的,好看的,好吃的,都想买给她,小时候只要镜子一哭,父亲的心都碎了,只要镜子对着他笑,父亲的心能化成蜜,她只要吃点亏,你的整个世界都塌了,整个世界都欠她的,即使镜子长大了,亭亭玉立了,只要知道镜子受了欺负,父亲仍然会拿起拐杖,为了镜子跟这个世界拼尽老命……

爸爸,如果你现在还在的话,该多好,我不会在委屈的时候,一个人泪流满面;也不会在被欺负的时候,独自承受;更不会每次在梦里见到你的时候,醒来依然是我一个人。

伤春悲秋已经是一种心性了,整整一个冬季,林镜都躲在自己的小屋子里,除非有不得已的事情,从来不出门,一个是自己,另一个是自己的影子,两个人在这个小屋子里面默默对话,诉说着悲哀的往事。落叶稀稀落落地凋零,日影飘过,心在自然里得到了释放,随着云朵出离了魔都,云水不是景色,而是一种襟怀。镜子看着透明的窗,它没有反光,照不见自己,可如果在玻璃的后面刷上一层颜色,那么就能照见自己了,两只孔雀蓝的鸽子,它们在窗下的马路上悠闲地散步,丝毫不惧怕过路的行人,它们是夫妻还是兄妹?林镜疯了似的拉上窗帘,跌跌撞撞跑进浴室,镜子里是一张苍白的脸,失神的眼眸,但却依然有傲骨般的脊梁,镜子里的另一个影子告诉她,可以被夺走一切,唯有一件事能傲然独守,你所持有的态度,所选择的路,沉睡的智慧,最后的自由,想要拥有这一切,那就当自己正在修行。

暮色里,微风抚摸着每一棵树,每一朵盛开的鲜花,垂柳轻轻掠过丽娃河,像极了沐浴中的女子。林镜经过花团锦簇的华东师大,童音响彻天空,亮起的繁星颗颗,一个小女孩说:“我想去月亮上看白娘子。”另一个说:“我想去看青蛇。”瞬间逗笑了镜子。亲爱的小孩,你叫月亮上的嫦娥情何以堪啊?黑夜与白昼,一个是华丽而短暂的梦,一个是无奈而又现实的世界。沉湎于魔都的饕餮,不思进取地堕落,游荡于一个个没有人的深夜街上,宛若一位夜上海的女郎。都说一生只谈三次恋爱最好,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选择遗忘,只是为了更好地活下去,那种疼,你不懂,你也不在乎。我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仅仅只是过客,你的不在乎,你的冷漠,让我看透了,只能自己承受着你给的伤,一次又一次令我心碎。那一瞬间,我终于发现,爱是折磨人的游戏,最爱的人输得最彻底。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林镜接到了一个电话,面试的,稻城旅游地产公司,招聘首席策划顾问,希望林镜能前往面谈一下。母亲鼓励她重新开始,生活,工作,人生,你一直在我们营造的世界里娇生惯养,渐渐地失去了辨别世界的眼。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你都要学会忍耐与坚强,要学会独处,不耐孤独是灵魂的缺陷,要学会用自己的心眼看世界。母亲问镜子:“你真的很想跟他在一起吗?”林镜回顾着自己和EICO之间的爱情历程,虽然是初恋,但是并不是如此热烈,并没有到了非对方不嫁的境地,林镜的性情恰到好处,喜欢被动,这也是EICO无法渴望得到热烈回应的爱的真正原因,两个人在一起,彼此之间只剩下性,EICO根本不问林镜的家人,显得漠不关心。母亲说:“两个人是否适合在一起,要看你们之间是否存在归属感、安全感和幸福感。”“一定要三者全部具备吗?”林镜问母亲,“你和父亲当初也是这样子吗?”母亲说:“‘归属感’是你强烈地想和他在一起,‘安全感’是你觉得他强烈地想和你在一起,‘幸福感’是彼此都强烈地想在一起而最终走在了一起。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这样子的男人,他是你值得托付终身的。”母亲的叮咛刻进了林镜的脑海里,母亲总是无微不至地教导、保护,耐心地教会林镜生活与思考,坚定地和镜子一起奋斗,一起喜悦,失败、挫折时的抚慰,感受点滴成长,幸福安宁,仿佛天空飘着满满的、游荡着玫瑰的盐,从这里到那里,不停地移动。也许是天意如此,稻城旅游地产公司当场聘用了林镜。

旅游地产在那一年兴起,中国的旅游产业朝着深度度假方向发展,稻城旅游地产公司要进行一个度假地产项目的开发及运作,林镜的策划与文案能力得到了稻城公司的认可,安排她总体负责这个项目的主题、创意、规划、投资等事宜,这对于林镜来说是一个绝对的挑战,压力、不理解、嫉妒、猜疑,很多不同的声音从各个角落冒出来,充斥着林镜的各种神经,挑战着她的极限忍耐力。时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林镜没有掌握大家的喜好,所以工作起来总是不得人心,有些吃力不讨好。痛苦中林镜想到了自己的老师,这个夜晚,林镜找到了老师,很久没有回到大学校园,那里的树在盛夏里绽放着绿意,河边的垂柳飘荡着丝丝的凉意,灌木丛中情侣们在嘻嘻低语,小桥上三三两两的游子们在纳凉,这里是上海最美的大学校园,树影婆娑,空气清新,无论盛夏还是秋季,都弥漫着四季应有的醇美、芳香。老师说,人与人之间,最怕的就是靠着各自的猜想去理解对方,只要你有了成见,你就只能看到加深你这个印象的这点,而忽视其他地方,很多误解就因此产生了,你所深信的其实可能完全不对,人与人之间只有平等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而只有人格独立,无须外力来支撑体面,才有资格与任何人平等交流。

5.

镜子,你的个性里面虽然有孤僻和倔强,但还是很理性与自省,你看上去非常乐观,其实你善于伪装自己,要改变自己的方式,放得开,充满自信,但不一意孤行,让大家积极参与其中,每个好的主意都有奖励,要能听得进好的意见。林镜夜以继日,不停地开会、讨论、头脑风暴,林镜从来没有考虑个人得失,因为她懂得,那样很容易优柔寡断,最后在自己的主导和坚持下,项目的整体框架终于出来了,望着眼前这份100多页的幻灯片,看着一只只熬红的眼睛,苍白的笑脸,林镜暗暗发誓,同志们,最后的胜利往往存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我们一定会胜利的,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商业模式设计好了,需要实践来证明,大家继续努力,我们希望能尽快找到资金,找到适合项目的土地,找到我们的客源,多方资源整合,我们就离成功更进了一步。”此刻,镜子对于自己的心有了些微微的张力,紧张却不松懈,过去的所有损伤对未来是承载,应该保持这种模样,往前探索,你就会对前面的路途产生敬意,即便前面有几条不知道名字的岔路,不同的方向,偶尔走错路,也是不可避免的,不要担心害怕,沉默只是一种扩张,一次半路的终结,也是另一种开始,要学会悠悠然,漫不经心,趋于植物性,在任何地方都可生长,顺乎本性,就能身在天堂。

对于稻城开发的项目策划,林镜的总体把控能力得到了上级的认可,为了使项目能够得到落地执行,在短短的一个月内,林镜从进去时候的策划总监一下子升到了项目运营总监,这一切对于刚过第二个本命年的林镜显然有些突然,还没有完全把握住自己的人生轨迹,就匆匆忙忙上位,权力、名声、财富接踵而来,招架不住的时候,只好躲在一旁暗暗地思考。在魔都放松心情的最好办法就是休闲,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关注内在就好,林镜喜欢上海,因为上海是一个冲突却和谐的城市,善变与执着,新潮与传统,冷静与热情,恒久与瞬间,贪新与复古,沉稳与奔放,喧嚣与幽静,感性与理性,现实与理想,世故与天真,精明与大度,个性与包容……

旧时上海的气质依旧在,而时代的更替,赋予了上海更多的生命力,静谧的老洋房,柔和的灯光,舒缓的轻音乐,缤纷的鸡尾酒中,也能让人在这里放慢,温暖的夜晚,消磨的时光,浓郁的咖啡,微醺的红酒,油彩的随性,独特而又不张扬的文艺气质。林镜走向老洋房,抛开烦恼琐事,享受一段静谧而又美好的时光,远处红砖墙面上近乎疯狂生长的爬山虎,林镜觉得它像个随和的朋友,爬山虎不占有别人的空间,又点缀着别人的生活,一个简单、顽强、快乐的朋友,林镜突然觉得自己就应该是一株爬山虎,疯狂生长,四季相赠的悲欢,灵魂深处的寂寞总是需要另一个人来读懂,老房子映照着在上海几乎相同的年代里,群雄毕至,闪亮登场,也记录下这些老房子的主人目光远大,运筹帷幄的手笔,房子与房子之间恰似有英雄所见略同的默契,人与人之间是否也会有其种暗合。一个沉稳的男中音从背后传来:“姑娘,你的包掉了,看什么这么入神?”

林镜仿佛觉得自己从古老的上海轮回过来,一座城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戚派的低回,秋白的从容,荣氏的高歌,郁宅、沈府、吉安里,一砖一石值千金。前世,不必回首,不曾离去;今生,念念不忘,同辉共唱。这个声音似曾相识,难忘却,挂心间,欣赏彼此,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春光易虚度,不如早早相逢。转身看到一个男子40多岁,眼睛大大的,目光炯炯,透露出一种阴郁和锋利,充满智慧的深邃眼神,直透观者的心底,让人肃然起敬,眉毛浓厚,强硬的偏执狂气质,头发略卷,性格坚韧带有攻击性,略带微笑的嘴角有些童真,做事出其不意,感觉是一棵经历过风雨的芭蕉树,张扬、从容、奢华、低调、嚣张、偏执、勃勃野心……

“你好,我叫龙永峯,这是你的包。”一只精致的中国红小皮包递给林镜。“谢谢。”林镜有些羞涩,在陌生人面前,林镜从来都是话不多,沉静、安逸、聪慧、耐看、内秀,而且是个很好的听众。“我看你在这里晃荡了很久,怎么?有心事吗?为何不进去,这里是思南公馆,有空吗?一起进去聊聊,我也正好没有事情。”林镜露出两个小酒窝,眼睛笑起来特别好看,原来房子与房子之间有英雄所见略同的默契,我们之间也有某种默契?

龙永峯笑着说:“看一个城市,看它有多少的新房子,看一个城市的历史,你可以看它有多少老房子,掂量一个城市的厚重和心胸,可以看它有什么房子。绿铜瓦楞尖塔楼的至真至美,花岗岩石块仿若欧洲宫廷气韵,马歇尔将军叼着烟斗迈入厅门,司徒雷登停驻雕花穹廊前,九国套房,Noel Coward著成《私人生活》,古铜灯照,鲁迅握手卓别林,宋庆龄亲见萧伯纳,时光巨著不过如此。上海是一座可以让世界想象的城市,台前幕后,于鼓点急催中粉墨登场,一人一个舞台,台前功名,幕后金身,每一刻,都是自己成就自己,风华绝代,大师百年,纵使世代更迭,总有音韵流传。”

林镜被眼前这位中年男子深深吸引,他的骨子里透露出一种低调的嚣张,淡淡的奢华。“姑娘,上海的很多极致风景,大都如这幢庭院,最好的风景都被主人牢牢收到屋里,而来这里寻找老上海风情的人们只能从缝隙中窥到那么一角。所以你要进来,才能感受到,就如体验一段爱情,必须和一个男人谈了,才能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要切身体验,不能只是空想。”

6.

于远东第一楼,林镜坐下,看着周围的美景,确实无与伦比,和大街上车水马龙的景致完全是两个世界。“其实我看到这一角,就已足够高兴了。”

龙永峯递过一张名片,林镜双手接过,上面赫然写着“红枫投资COO龙永峯”,林镜在稻城公司的时候,听领导讲过这个人,在中国的房地产界是个富有传奇的人物,偏执、低调、成熟、谋略远大、智商奇高。林镜内心暗暗窃喜,对于自己刚策划好的这个方案,绝对是一次尝试的机遇。

龙永峯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林镜,眼前这位姑娘像一幅繁花,不似某一种花朵,但却像是几种花的组合,扎在一起才能绽放出惊艳的光彩。龙永峯搜索着记忆里面对林镜的印象图画,哦,原来她真的像极了梵高的那幅画,画里面有矢车菊、罂粟、牡丹和菊花,外表像矢车菊一样,在卑贱的地方也能开得铺张;气质像罂粟一样,哪怕只有最后的生命,也要沸腾欲望,如同一团火,烧尽生命的每根神经;而内心,始终要像牡丹般艳丽高贵,哪怕被踩在脚下;菊花是死亡之花,静若处子,就像暗物质,你看不见它,它其实才是宇宙的主流……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林镜的眼神有些羞涩。龙永峯笑着说:“你就像一幅繁花,繁而不乱,艳而不俗。”

林镜抬头迎上龙永峯的目光:“我怎么称呼你,龙董事长,你对旅游地产这个行业有什么见解?”

“哈哈,怎么想起来问我这个?我们今天是谈工作还是谈人生?叫什么随便。”龙永峯对眼前这个女子开始好奇起来。

“初次见面,我们好像谈什么都不太合适。因为我最近设计了一个商业模式,关于旅游地产的,项目名称叫‘万水倒影’,目前国内可能还没有,我当然希望找到志同道合者来一起做,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商业模式和如今这个市场是否契合,因为我们从投资方、项目方、客群都有进行资源整合。”

龙永峯不相信眼前这个小小的女子竟然是做房地产的,而且说出来还是一套一套的,感觉在林镜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不是职场的精明,不是女人的暧昧,也不是爱计较的那种女子,她的思维里有男人的逻辑。龙永峯想了想说:“你要说商业模式,我来说一下我的几点感触,其实我认为目前中国的商业模式中最成功的大致分为三类,制度套利、知识套利和机会套利,很多商业逻辑只有在大多数人还看不明白的时候才有价值,当所有人都认可并效仿这一逻辑时,最佳的套利机会已经错过了。”

“龙董事长,如果你对‘万水倒影’项目感兴趣的话,我希望能有机会亲自给你做一次策划案的汇报,我是稻城旅游地产开发公司运营总监,我叫林镜,大家都叫我镜子,希望有机会与红枫投资合作。”龙永峯暗暗佩服这个女子的厉害之处,明察秋毫,非常淡定,见缝插针,最显眼的是极度绚丽的外表,颤动如情人香唇,销魂荡魄,焕发出无尽的夺目光彩,令龙永峯目眩神迷,一时不能呼吸,就如记忆里面的那幅繁花,生命力十足且张力反差明晰,看画如看见不同秉性的女人,真是美哉。

“我这几天可能要出国,下个月的时候我有空,我们约定在下月初吧,林镜,不错的名字,很有意境。你说的这个项目也很有特色,我想听一听你的策划案。”

“真的吗?”林镜兴奋地说,“你的梦想是什么?或者说,你的信仰是什么?也许是你一生中最最珍爱的东西?”

“我的梦想,最最珍爱的东西,是姑娘吧。”龙永峯笑着说,“我始终信奉为了梦想和理想而拼搏,即便不成功也值得尊重,没人愿意经历失败,但碰到了就应该坦然面对,活得精彩,就值了。我是天秤座的,10月12日生,或许活在自己的理想里,有人说我是严重的偏执狂,但我认为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林镜开心地说:“龙董事长,你竟然也是天秤座的?太神奇了,我跟你同一天生日,但我认为天秤座的人特执着,特捉摸不透。没有安全感,占有欲强,控制欲强。容易胡思乱想,多疑,极敏感,嫉妒心强,最容易吃醋。忽冷忽热,忽远忽近。爱顾影自怜,多重性格,严重精神分裂,特大号神经病。”

“而且我觉得我还喜欢被动,没有人疼爱,是不是缺乏安全感呀?”林镜撒娇地看着龙永峯。

“是呀,怎么会这么巧,同一天生日。”命运安排我们冥冥之中相见,我们是同一天生日,看着林镜倔强的嘴角,他懂得这个女子内心骨感,我们要一起过生日,“不过看你还是蛮倔的,你说你喜欢被动,放心,你现在认识我了,我们之间我会主动的,我会疼爱你的,我是实干家。”龙永峯用力地握住林镜的手,暖暖的,有些异样。那富含生命动态之美的面容,与林镜身上败落的土黄形成强烈的对比,极度灿烂的深情也无法掩盖龙永峯年华易逝的遗憾,这样的遗憾,让画面中两个人瞬间的相遇显得更为难得。“你属蛇吧。”龙永峯接着说,“且是10月份的蛇,态度冷静,立场坚定,善于思考,擅长隐藏自己真正的想法,目标性强,隐匿的攻击性。”

“念念不忘,必有回想。”林镜默默地念着这八个字,能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男人少之又少,有人说真正的知己不是一见如故,而是一谈如故,今天的交谈可谓他乡遇故知。

思南公馆内,灯光映射在林镜的脸上,形成极柔和的阴影,显现出肌肤如丝如玉般的光滑温润,林镜茫然无助的眼神楚楚动人,我见犹怜。龙永峯的心里有些失落,可惜今天就要去美国,不然可以跟这个女子好好交往,也许这样的机会对于龙永峯来说并不是很多,女人光漂亮是没有用的,很多女人看着都很漂亮,但是一开口,就不想听她们说话,林镜不一样,她聪明、理性、自省、乐观,宛如太阳下绽放的那幅繁花。知遇之事,一个人,一段江,一座城,举重若轻的时光,和似曾相识的途上,他乡,故乡,何妨,遇见,在风华正茂之时。从第一盏路灯燃亮,从第一声问候响起,从第一次相握的双手开始。世界为你动容,于清晨爱你,华丽的欢乐;在黄昏恨你,莫测的变身,只得唯一的你,爱恨百年,皆是深刻铭记。黄浦东流,梧桐依旧,但如果没有你,骄傲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