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单独中的洞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1节

生命的轮子一直在转动,所以我们感觉到自己在向前走,并且梦见自己去了这里或那里。但是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轮子并没有和地面接触,它只是在空转,所以,实际上我们一直都陷在原来的地方。

一、生命是一个故事吗?还是它只是一个事故?

也许从过程看,生命勉强算是一个故事,但从生命的整体和结局来看,它无疑更像是一个事故。

二、生命本来是一次内在成长的机会,我们却把生命完全转变成了一个持续的外在积累。我们把自己的生命逐渐转换成了一样一样的东西,把活的变成了死的,直到最后我们自己也变成死的。

三、你的世界是什么?它就是你的意识状态,你的意识状态就是你的世界。

四、看到纯净清澈的溪水我们会心生愉悦,而一条污秽的臭水沟却让我们感到厌烦。同样地,心灵的喜乐来源于内在的清晰和纯净,而苦恼来自内在的混乱和污浊。

五、我们在外部世界的活动越多,身上沾染的灰尘和脏东西就越多。有了这些灰尘和脏东西,你会感到很沉重,如此一来,你就无法活得轻盈、喜乐。

六、我们的灵魂想要做自己,但社会和周遭的环境不允许我们做自己,我们被给予了很多的责任和角色。当我们被这些责任所占据,当我们习惯了这些角色,我们就忘记了自己,并且再也做不回自己。

七、好的事情往往达不到我们的期望值,糟糕的事情却常常超出我们的预估。这倒不是命运之神故意地作弄我们,而是人性的一种固有倾向所产生出来的错觉。多数人都偏向于乐观,对于他们喜欢的东西以及希望发生的事情,他们会乐于敞开想象力的大门,反之,他们就会缩小自己的门缝。

八、我们人生的前半部分就像一个缓慢地向山上攀登的过程,迎着太阳,迎着希望。在人生的后半部分,我们开始从山上向下滑落,我们已经来到山的背面,太阳不再照耀我们,而且天色渐暗。

九、现实是无法让我们满意的,我们都活在对未来的憧憬中。所以,我们时常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对将来可能降临的好事翘首以待,但是这样的企盼除了让我们感到焦虑和疲惫以外,并不会有什么真正的事情发生。我们并没有离开地面,却又错过了地面的真实,我们活在对虚假目标的焦虑之中,整个生命都被浪费了。

一〇、空间上的距离创造出幻象,彩虹在天空中出现是因为我们与它在空间上的距离。如果你想上前抓住它,它就消失不见了,但正是在它消失的地方,你又看到了远处新的彩虹。

时间上的距离也同样创造出幻象,希望永远都是在未来,你必须隔着一段时间的距离才能够看到它,它就像彩虹一样只能在远处被看到,但你无法真正捕捉到它。

一一、我们觉得时间在流逝,其实是我们自己的生命在流逝,时间本身从来都没有动过,它一直在看着我们流逝。这就好像我们坐船的时候看到两岸在后退,但那是一种错觉。

一二、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所获得的满足大都只是一种兴奋和刺激,它们是由外在的什么东西引起的,所以这样的满足短暂而肤浅,无法给我们的内在带来真实而持久的满足感,无法渗透到内在更深的层面。

一三、人都是从沉溺于什么当中获得一种快乐,而不是从自身的存在中感到快乐。

一四、快乐和痛苦主要不是来自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而是来自我们目前的状态所产生的变化。不管我们现在的处境是什么,时间一长我们就适应了,我们不会对此有特别的感觉。所以,一个富人不会因为自己的富有而时时处于快乐之中,一旦他损失了资产的十分之一,他倒要痛心疾首了。而一个穷人也不会整天活在愁眉苦脸当中,赢得一个小的赌局就足以让他兴高采烈。

一五、如果你放弃了诸多小的快乐,那么你将意外地收获大的快乐。只有那些轻蔑表面逸乐的人,才能达到内在深层次的喜悦。

一六、如果一个陷阱的尺寸足够大,里面又有足够的活动空间,甚至还有一些小游戏可以玩,那么它就不容易被认出来是个陷阱。

一七、生命的轮子一直在转动,所以我们感觉到自己在向前走,并且梦见自己去了这里或那里。但是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轮子并没有和地面接触,它只是在空转,所以,实际上我们一直都陷在原来的地方。

一八、我们热衷于到处游荡,但是无论去哪里,我们不都是带着自己去的吗?我们真的“出去”过吗?

只有那些极少数已经达到无我境界的人才真正地“出去”过,他们才是真正见过世面的人。而我们这些无法摆脱自我牢笼的人,不管到哪里看到的都只是牢笼里的景色。这景色只不过因为地理位置的变换而略微改变了形状和颜色,就像我们在玩赏万花筒时所发生的情形。

一九、最了不起的外出,并不是去北极那样遥远的地方,而是走出自我。

二〇、真正的浪漫应该是一种自我和意欲都不在场的境界。多数人的浪漫只是些肤浅而空洞的形式,真正的浪漫从未发生在他们的身上。只要有自我存在,就不可能有浪漫存在。所以,无我才是最大的浪漫。

二一、我们很少有机会真正地停下来享受生命本身。我们整个生命的过程更像一个连续的应急行动,我们必须随时消除那些威胁着我们生存的大小隐患。当我们好不容易有了一点闲暇的时间,我们又被自身的无聊和空虚所淹没,为了摆脱无聊的窒息感,我们像逃难一样逃到四面八方,寻求各种消遣和刺激。

二二、有的人在痛苦中麻醉自己,也有的人在痛苦中觉悟。其实,痛苦的全部价值就是要让一个人变得觉悟。

二三、一个人对孤独的害怕就是对他自己真实面目的害怕,一个害怕孤独的人永远无法真正地了解他自己。但是我们不想去了解自己,我们甚至害怕去了解自己。在孤独中,我们内在的某些真相会自己显露出来,那么我们花费一生构筑起来的那个自我的幻象就可能因此而垮掉。所以,为了继续维持幻象的真实性,我们也不得不对孤独时时加以防范。

二四、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外在的东西都无法进入我们的内在。你可以弄一些玩具来消遣,但这些玩具永远无法成为你的一部分。只有那些能够成长为你内在品质的东西,对你来说才是安全的,你无须照看它们,它们永远不会丢失。

二五、世俗生活的本质就是琐碎和破碎,在这样的生活中,人无法把自己拼凑成一个整体。只有在精神和灵性的生活中,人才会体验到一种内在的完整。

二六、复杂而严酷的处境也许能够帮助一个人成长,但如果一直陷在里面没有出来,那就只是无谓的消耗了。

二七、不要对别人抱有什么期待,也不要试图去满足别人对你的期待。每个人都应该去实现他自己的命运。

二八、每个人都应该去超越自己,而不是去超越别人。因为每个人的路是不同的,不在同一条路上要怎么超越呢?

二九、正如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指纹,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也必定有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的路,一条只有你能够走而别人无法走通的路。你的命运就是要去走完这条路,所以不需要左顾右盼,看看后面是否有人跟随,只有当你的前后左右都再也没有任何人,你才真正地走对了路。

三〇、一个转瞬即逝的生命,在永恒的存在面前要证明什么呢?一朵浮云,要向浩瀚无边的天空证明什么呢?

三一、有问题,就永远不会有答案,那么,没有问题本身也许就是答案。只有人带着很多的疑问和困惑活着。而存在本身并没有问题,它只有答案。

三二、人生是对幻象的一场永恒的追逐,同时也是对真相的一个永恒的逃遁。

三三、我们的人生就像一个慢慢鼓胀的气球,明明知道气球一定会在某个时候爆破,但我们还是不知不觉地给它充气,并且很高兴地看到它越来越大。

三四、生命意志需要在高潮中释放自己,它享受那个猛烈和激荡。为此,生命最大限度地追求展现,追求成功。

三五、希望其实就是生命,至少,希望在很大的程度上支撑了生命。人如果不做梦,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三六、人需要希望、幻想这些东西,这样他们才能在精神上与死亡抗衡。

三七、未来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而且它必须是重要的—因为我们的过去已经失败并且无足轻重了,这样我们才能再次赋予自己以重要性。

三八、我们对时间的焦虑其实就是对死亡的焦虑。时间就像一条河流,它会自动地把河流中的我们带向死亡。

三九、时间让我们意识到生命本身的可悲,时间使我们产生了悲剧意识。

四〇、正如一个东西往往远观才美,很多平淡的事情唯有在回忆中才显得美好—一种时间上的远观。

四一、回忆—一个人的现在之我与过去之我的会晤。

四二、人都是喜爱远处的东西,而眼前的事物却让他感到索然无味,因为有距离才会有幻觉。所以,一个人真正喜爱的是自己的幻觉—一张自我设计的蓝图。

四三、没有什么事物是神秘的,只有距离才是神秘的。一切事物的神秘感,都要仰仗这个距离。

四四、距离本身具有奇妙的变焦作用,它使一个事物产生扭曲和变形,进而让人们产生出一种错觉。

四五、人所看到的一切,其实都只是时间和距离在变戏法。人一生都在不断地上距离的当,上陌生和神秘的当。

四六、远处的事物拓宽我们的视野,而眼前的事物,却常常扭曲和损害了我们的视力。

四七、有些事物,只有当它在我们眼中变小的时候,我们才能更清楚地看到它的价值。

四八、凡是肤浅的东西,很快就会让我们感到乏味和厌倦。人生的空虚、乏味和无意义,只不过是暗示了我们这种生活方式的肤浅。

四九、也许,人是作为一个问题而存在的。他就像一个无法被除尽的无理数,或者就像一个无法溶解于整体中的沉淀物。

五〇、生命可以像清澈的泉水那样地喷涌,也可以变成地上的一摊血。

五一、快乐的高度和悲伤的深度,即是生命的高度和深度。

五二、支撑人们活下去的两个主要动力:一个是被性的幻想所驱策,另一个是他们相信自己的将来会变得更好。

五三、总的来说,生活就是不断激起的一连串幻想,还有就是这些幻想的逐一破灭。

五四、我们在这个尘世中所追求的那些短暂而虚幻的幸福,后来大都被证明是引爆随后那漫长的不幸局面的导火索。

五五、每个人的个体性就像天上一朵云彩的形状,我们把那个形状固执地认作自己。但是,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一切都只是一种流动和改变,一切都只是整个存在的一场游戏。

五六、不管局部发生了什么,整体仍然完好无损。那么在整体的眼里,局部所发生的一切就只是一场梦。

五七、气泡和蜘蛛网在一定的光线下都呈现出色彩斑斓的样子。只是气泡太容易破裂,而蜘蛛网又太难以挣脱。人们在世上所热烈追逐的事物,大都具有这样两种特性。

五八、这个世界是一块银幕,我们内在的东西被投射在这块银幕上,由此我们看到了它们所产生的效果。然后,根据对这些效果的评估,我们可以决定是放弃它们还是继续保有它们。

五九、人生,就是我们内在本质的一个变现。一个人的命运本身,就包含着对他的判决。

六〇、一个明智的人最后会领悟到:他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都恰到好处。这与成功和失败无关,成功是他想要的,失败是他产生的。从自己产生的效果中去认识自己,也许,这就是人生真正的意义所在。

六一、正如我们孩童时期被要求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并不能完全领会大人的用意。同样地,我们生命中的每一种经历都自有其用意,只有当我们生命将要完结的时候,我们才会明白其奥妙。

六二、命运偶然把人们关在同一个笼子里,不过,当他们挣脱笼子后,他们还是奔向不同的方向。

六三、两个人本来是两条路,当这两条路会合在一起后,很可能就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结构或一个旋涡,但路将从此湮灭。

六四、人一生都陷在与别人的戏剧之中,这使得他们很少有机会去触及那些更真实、更深邃以及更有价值的事情。

六五、多数人所寻求的安全感,实际上只是一种舒适的监禁。

六六、人通常不能直接感受到自由的存在,他只能在枷锁中间接地感觉到自由的缺失。

六七、人的前半生主要是做梦,后半生则回忆这些梦。年轻,就意味着还有足够的资本可以继续做梦。

六八、不做任何逃避地直面生命的真实进程,那是一种非凡的勇气。

六九、生命不只是逐渐变老而已,它也是一个走向内在成熟的机会。一个临终时仍然保持幼稚的人是可悲的。

七〇、人们在对外界事物的追逐中荒废了自己的内在,其恶果将在生命的后期阶段全面呈现和爆发。

七一、人生是一个需要我们用一生不断地去反省它的错误的过程。

七二、人们一生都在致力于收集各种各样的东西来装饰自己,以此要证明自己什么。

七三、就像有些人喜欢在风景名胜之处刻上自己的名字一样,人们也都想在这个世界的沙滩上留下自己永恒的脚印。

七四、人生是一个展示,同时也是一个掩饰。那些被展示的将逐渐衰弱和淡化,那些被掩饰的将逐渐强化和浓厚。最终,我们还是被我们一直在掩饰的东西所淹没。

七五、即便得到了我们朝思暮想的东西,它也不会让我们兴奋多久,很快地,我们就又会回到自己以前的老样子。

七六、已实现的东西对我们而言都已经死去了,只有那些未实现的目标对我们来说还活着,我们也为它们而活着。

七七、人在对外界事物的关注中耗散掉了自己的一生。如果他把同样的能量用来向内关注,本来是可以结晶起来的。

七八、不管这个外在的世界看起来怎样地精彩诱人,但它本质上仍然是一个荒漠,一个让人产生幻觉的海市蜃楼。我们内在的世界看似荒凉和空虚,但那里却是唯一可以变成绿洲的地方。

七九、动物主要是向下看、向前看,只有人才有向上看的机会。至少在精神上,人类可以飞翔,不然鸟类也高于人类。

八〇、当我们在追逐什么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死亡同时也在追赶我们。

八一、这个生活和人生并不具有绝对的价值,除非一个人能够通过它达成一个更高的东西。

八二、也许,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让我们感到挫折而存在的。只有经历了人生的幻灭,才能超越人生。

八三、当我们完全了解了一样东西,它对于我们就变得没有意义了。意义的存在是因为我们对它还不甚了解。所以,当我们完全了解了这个人生,它对于我们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八四、人生的意义—从发现人生的无意义开始。

八五、真正的成功是生命本身的成功,除此之外的其他成功仍然不足以弥补生命本身的失败。

八六、人生的过程总是有点滑稽的,而它的终局是悲凉的。就像马戏团小丑的滑稽,还有他谢幕后的悲凉。

八七、也许,人生唯一神圣和崇高的地方,就在于它最后以悲剧的方式收场。

八八、我们人生中每一次重大的变故,都像是一次急刹车,把我们从虚幻中摇醒。

八九、我们在人生中所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挫折,其实都是在不断地帮助我们重新调整自己生命的航向,直到我们最终能够走上智慧之路。

九〇、很多问题无法解决,它只能被变小,它只能借着你的提升而变小。如果你试图去解决这些问题,那么,它将因为你的介入而变得更加庞大和更为复杂。

九一、无数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奔走和游荡,它们相互碰撞和摩擦。有时候,两个问题碰巧就彼此相互解决了。

九二、克服各种艰难险阻而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成功;领悟人世间那些所谓幸福和快乐的虚幻性质,这是成熟。

九三、忙碌并不等于充实,成功也不等于成熟。

九四、人在思想和行动中丧失了自己,人生便错失于匆忙之中。

九五、只有当一个人从终点回到起点,他才会发现自己原来兜了一个大圈子。在这之前,他还固执地以为自己在前进、在进步。

九六、如果你对这个世界不满意,那么就努力地去超越你自己吧。

九七、如果你反对某个东西,离开它才是最彻底的方式。如果你去跟它争斗,那么你还是以某种方式跟它绞在一起。

九八、保持超然,恐怕是一个人活在世上最体面的方式了。

九九、人最终是要归零的,在这之前开始做减法是明智的,那是最好的适应性训练。

一〇〇、一个人迟早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他应该变得越来越柔软、越来越少,而不是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硬。一个人最好在死亡抓住他之前,就自行遣散自己。

一〇一、人生真正的制高点不是站在成功的巅峰上,而是站在死亡的高度上。

一〇二、好像每个人都在等着将来,不管他现在已经拥有了什么,他总是觉得将来才会有更重要的事情出现。他的感觉是对的,死亡就是那件最重要的事。

一〇三、其实,一个人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事情是需要他去负责的—除了他自己的死亡之外。

一〇四、人生就像是一场规定时间内的考试,死亡就是那个考官,而我们注定要交白卷。

一〇五、孤独和苦难使人深刻。也许,大自然或命运希望每个人都变得深刻一点,所以,一个人要么主动地进入孤独,要么就被动地承受苦难。

一〇六、只有当外面世界的一切对一个人变得再也没有用了,他才会去看看他自己是怎么回事。只有当一个人再也没有兴趣向外寻求,他才会开始向内观照。

一〇七、一个向外寻求的人,不管他是否得到了他所追求的东西,最后他都会感到挫折。因为,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并不是一个客体,而是自己内在的一种状态。

一〇八、即便我们终于等来了一个渴望已久的结果,它也总是在一个不恰当的时候才姗姗来迟。

一〇九、不管我们为改善自己的未来付出了怎样艰辛的努力,但实际上,我们的人生还是每况愈下。

一一〇、一个人终归会对自己的人生感到失望,他所有的希望,都只是延缓了这个失望的产生。

一一一、人以他所拥有的一切构筑了自己的迷宫,并迷失于其中。

一一二、一个人外在的积累,并不足以封堵生命本身的流逝。

一一三、得到一样东西总是让我们感到兴奋,但兴奋中也夹杂着一些紧张;失去一样东西总是让我们感到失落,但失落中也有一丝轻松。

一一四、一个人失去的东西越多,他就越接近于他自己。一个人失去了多少身外之物,他就得到了多少他的本质存在。一个人所拥有的东西,就是他与他自己之间的唯一障碍。

一一五、当我们失去什么的时候,我们同时也给自己腾出了一点空间;至于平时,我们一直都被满满地占据着。那就是为什么失去一样东西永远都比得到一样东西更耐人寻味,因为我们回味的正是那个空缺,而那个空缺就是我们的本质存在。

一一六、在这个世界的戏剧舞台上,没有一个人是以自己的真实面目出演的。所以,并没有所谓的胜利者和失败者,只有执迷者和超脱者。一个超脱的失败者远胜于一个执迷的胜利者。

一一七、每一条岔路都吸引着我们的好奇心,每一条岔路的终点也都是死胡同。但谁又能够不走岔路呢?

一一八、世界很广阔。但我们的人生,却只能从一条晦暗而狭窄的隧道中穿过。

一一九、世人都是过路者,也是迷失者。所以没有必要向别人问路,即使路的本身,也比别人那里对我们有更多的指引。

一二〇、外在的迷路可以询问他人,内在的迷路又要向谁询问?一个人只要沉静下来,自会有内在的指引。

一二一、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过,只要一个人跟他自己没有走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一二二、通常,我们在漂泊中才会更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那是有点沧桑和悲怆的感觉。不过,我们喜欢那种感觉。

一二三、旅行可以增长一些见闻,但旅行终归不会给予一个人太深刻的启发。

一二四、穿着一双破旧的鞋子,一个人无法走上新路,破旧的鞋子只认识老路。

一二五、当一个人掉进了一个陷阱,几番努力没有挣扎出去后,他就索性在这里安了家。

一二六、生命是一种误入歧途的状态。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生命才会了解它自己。

一二七、作为我们的一个对照物而存在,也许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意义。所以我们不要一味地向外看,而更要向内看;我们不要一直向前看,而更要回头看。

一二八、大自然是一个谜,但它更是一面镜子,大自然希望人类透过这面自然之镜去破解自己。

一二九、当一个火把快速旋转,那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固定的光圈。与此类似,我们一直忙碌,维持一种高速运转的状态,我们不能忍受孤独和完全静止下来的状态,那也许只是为了维护一种幻象的存在吧。

一三〇、人已经习惯于紧张,以至于不紧张对他来说也成了另一种形式的紧张。

一三一、如果把人一生中各阶段的照片加以对比,似乎给我们这样的感觉:人生就像一个慢性中毒的过程,也是一个逐渐硬化的过程。

一三二、人是一种主动性,他活在一个做的世界、行动的世界,他完全不习惯于被动的方式。但主动性的世界是紧张和狭隘的,这里充满了竞争。被动性的世界是放松的,这里无限宽广。孤独、无为就是被动性,死亡更是被动性的极致。

一三三、所有的竞争,最后都可以归结为与自己的竞争。

一三四、存在是一种放松和无为的状态,而我们的生命是一种紧张、一种想要成为什么的努力,我们因为没有领悟存在的本性而不能与之相适应。这就犹如一个不习水性的人落水后对水的抗拒与挣扎,以至于最后沉入水中溺死。这差不多就是我们一生的写照。

一三五、人生就像一个陷阱,一个人越是在里面扑腾,就越是深陷其中。

一三六、所有的努力,从本质上说都是一种挣扎。放松,是返璞归真的唯一方式。

一三七、人们常常因为不必要的主动性而陷入被动之中,因为“不必要”,从而导致了“不得不”。

一三八、一般而言,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他知道了,他就不会去做。

一三九、知道就是存在,不知道就是不存在。人以一种昏睡的状态活着,他思考,他行动,但他并不知道,所以他近乎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