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冷案重启3深渊之光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6节 美女博主的失踪

轿车在沉默中开去薛华的工作室,快到时薛华突然说不回去了,指指前面让助理继续开,助理对她的善变早已习以为常,默默往前开,薛华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敲打,甘凤池看在眼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知道即使自己阻止,薛华也不会听他的,只好顺其自然了。

经过一个咖啡厅,薛华让助理停下,说要进去坐坐,她还在生气,没邀请甘凤池,甘凤池自行跟上去,跟助理一起坐在离薛华稍远的座位上。

薛华点了咖啡,继续敲电脑,甘凤池远远看着,小声对助理说:“你也挺不容易的。”

助理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看在钱的分上。”

“她平时也常在车上敲字?”

“不,她工作的时候喜欢清静,今天情况特殊,得赶稿。”

三人在咖啡厅一待就是一个小时,甘凤池索性点了午餐,他让服务生询问薛华要不要,薛华回绝了,她敲完了字,又开始看网站,甘凤池对助理说:“看样子还要很久。”

“难说,有时候她会坐一天,有时候只要一两个小时。”

“你跟她很久了?”

“是啊,快两年了,跟我一起进来的都辞职了,我比较抗打压,”说到这里,助理看看薛华那边,悄声问他,“你们查到袭击薛小姐的人了吗?真的是冯先生?”

“有关这一点我们还在调查中,你认识冯斌?”

“薛小姐采访他的时候我见过,他说话文质彬彬的,很有礼貌,不是坏人。”

助理欲言又止,甘凤池觉得她知道的不止这些,正想细问,手机震动起来。

林紫言留言说她去拜访了冯太太,有关附子的事冯太太说她本来想丢掉的,但冯斌说等女儿好了再用,她就收进了化妆柜里,东西应该还在,林紫言征得了她的同意,请同事去冯家找附子,已经找到了,检验后发现附子是经过加工的,其中毒性成分很弱,不足以致死,而且成分跟乔飞服用的药物成分不符。

也就是说冯斌也许跟毒杀事件没关系,他逃跑是出于其他什么原因。

甘凤池想着,就见林紫言又写道她听了冯雪雪的录音,从音程变化来看她觉得冯雪雪没有说谎,她偏向冯斌是被陷害的,所以她比较担心冯斌现在会有危险,正跟老白还有魏正义协助刑侦一科找人。

甘凤池问起萧兰草,林紫言发过来一张下跪的图片,说她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科长在做什么,他把自己的手下都丢给萧燃后就不见了。

甘凤池感同身受,回了个翻白眼的图,说那就别管他了,反正他又不可能被绑架。

他们吃完饭,薛华也上完网了,合上电脑离开,甘凤池跟助理回到车上,她说要去购物,让助理把车开去百货。

到了百货,甘凤池切身体会到女人购物有多恐怖了,从首饰专柜到时装专柜,一转就是几个小时,助理手里的购物袋越来越多,甘凤池想帮忙,她拒绝了,说这都是小意思。

中途薛华又跑去喝下午茶,甘凤池还以为这就结束了,谁知薛华休息过后又开始逛,助理终于拿不了了,只好请甘凤池帮忙,到了傍晚,甘凤池趁着等待的时间刷了下手机,发现薛华的专栏又成了热搜,被顶在了最上边。

薛华今天连着写了几篇文章,先是循循善诱,告诫青少年过于热衷减肥和整容的危害性,接着是冯斌疑似进入疗养院的报道,疗养院的照片和警察的脸部做了模糊处理,最后的报道则是冯雪雪的近照。

她刻意放大冯雪雪的手腕并做了提示,说今天去采访冯雪雪,冯雪雪因为知道了父亲杀人的事,导致病情恶化,到了无法行走的程度,文章最后是冯斌的近照,也是唯一没有打码的照片,她希望冯斌看到报道马上投案自首,不要再一错再错。

薛华还特意设定了发布时间,一点点将事件走向推上高潮,甘凤池看完气不打一处来,忍着等薛华买完衣服出来,他上前质问道:“你又乱写,这些都不是真的!”

“因为你不告诉我真相啊,所以我只能靠观察到的来推测了。”

“可你这不是在写小说,可以凭着推测去写,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过分?”

“知道,但为了提高知名度,这些都可以接受。”

“知名度就这么重要,可以让你昧着良心做事?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冯斌就是凶手,万一他不是的话,你知道你这样会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但现在他的嫌疑最大不是吗?如果他是凶手,大家看了我的文章,就会提高警觉,还会为警方提供情报,让你们能快点抓到他,如果他不是,他看到女儿被自己伤害,也可能会主动跳出来自首,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吗?”

“不,你这是以身试法!”

“那你说我是犯了哪条法律?现在的事实是他昨晚攻击我了,犯法的是他!”

两人争吵着走出百货,助理在后面跟着,听到这里,她很紧张,开口想说话,最后又忍住了,甘凤池没看到,他停下脚步问薛华。

“其实昨晚你是故意没关镜头吧?”

薛华一愣,也停了下来,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给我的感觉是你不是一个为了一点小事就会害怕的女人,而是擅长利用一切可能的人,化被动为主动。”

薛华垂下眼帘,助理小声叫她,被她制止了,对甘凤池说:“对,你说得没错,我当时是很害怕,但想到难得遇到这种情况,我希望大家看得清楚一些,也许就可以让更多人知道真相。”

“不仅放直播,还利用我提高你的收视率,你是学新闻的,你学的时候老师没告诉你新闻最重要的不是哗众取宠,而是真实吗?”

“说过,所以一开始我也是跟你这样想,作为新人记者,多得是雄心壮志,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圈子最不缺的就是谎言,想要在这里混下去,就得遵循它的游戏规则,只有站稳了脚步,你才有机会畅谈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否则都是一席空谈。”

“也许你说的都是事实,但正因为如此,所以讲真话才更难能可贵不是吗?”

甘凤池说得很直接,薛华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突然掉头就走,助理看了甘凤池一眼,也急忙跟上,却被薛华拦住了,说自己要去买东西,让她去车上等。

她在生气,助理不敢多话,拿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去停车场,甘凤池来不及叫她,只好拿着余下的购物袋跟着薛华,薛华说:“我想清静一下,不用你跟。”

你以为我想跟啊,这还不是因为我要当保镖吗?

甘凤池在心里吐着槽,微笑说:“不好意思,那我离远点行吗?”

薛华没坚持,拿着小提包穿过马路,去了对面的便利店。

店里人不少,甘凤池手里拿了东西,进去后妨碍别的客人,他见薛华站在杂志区拿起杂志翻看,一时半会儿没有离开的意思,便跟她说自己去门口等,有什么事叫他。

薛华头也没抬,随口嗯了一声,甘凤池去了店外,外面有椅子,他坐下,揉着酸疼的腿心想他这辈子除了陪母亲和他家领导外,就没有这么逛过百货,他以为那两位很厉害了,没想到人外有人。

希望紫言不要这么爱逛街……

想曹操曹操到,林紫言的电话打进来,问他这边的情况,甘凤池没好气地说:“没情况,这一下午我都在陪那位姑奶奶买东西呢。”

“听起来你挺累的。”

“心累,你那边呢?”

“冯斌还没有消息,刑侦一科的同事都快气死了,他们大概从来没找人找得像这次这么辛苦,不过鉴证科那边有新情况,他们检查了薛华工作室的花瓶碎片,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是什么?”

“碎片断面沾了很多纤维物质,经查是壁纸成分,应该是花瓶撞击到工作室的墙壁导致的,而衣服纤维多数沾在碎片表面,断面非常少。”

“你的意思是花瓶不是砸在歹徒身上,而是墙壁上?”

“从物质纤维的黏附状况来推测是这样的,老羊说砸到后物质纤维的黏附和事后蹭到的形状不一样,而且如果是砸在身上,飞起的碎片很难不擦到歹徒的脸,但鉴证科收集到的碎片中没有找到肌肤纤维组织。”

“也就是说薛华在撒谎?她为什么要撒谎?”

“那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萧燃科长已经申请到了搜查令,他们会重新调查薛华的工作室,他让我转告你看好薛华,让她回工作室等候。”

听到这里,甘凤池心头一跳,在短短的接触中,他对薛华的个性和野心已经有了深刻的了解,大约猜到了她撒谎的原因,急忙冲回便利店,预感命中了,杂志区那边早就没有人了。

他绕过货架跑去另一边,那边也没人,过道连着后面的休息区,再穿过休息区就是后门,后门外也是街道,他的心怦怦跳起来,终于明白自己被那个女人耍了。

“出了什么事?”

从他紧张的呼吸声中品出不对劲,林紫言在电话那头问道,甘凤池定定神,说:“我把薛华跟丢了。”

听说了甘凤池的情况,冯震和司徒很快赶了过来,司徒一看到甘凤池就没好气地说:“你说你干的这叫什么事!”

“行了行了,先解决问题。”

冯震把司徒拉开了,跟便利店店长要来薛华消失前的录像,他们来之前甘凤池已经跟店长说明了情况,录像早就调出来了——在甘凤池出去后薛华接了通电话,她看看店外,见甘凤池没留意自己,就转身从后门离开了。

店长还调了后门外的监控器给他们看,薛华是叫了出租车走的,一切都是她的自主行为,没有被人胁迫。

冯震打电话给萧燃说明情况,萧燃说他会调查薛华最后是跟谁通的电话,让他们把相关录像都收集全了带回来。

甘凤池知道自己闯了祸,在回警局的路上一句话都不敢说,助理的反应比他更紧张,一直问会不会是有人威胁薛华离开的,薛华会不会有危险,甘凤池回答不了,冯震也不解释,只说接下来警方会重新检查薛华的工作室,请她给予配合。

助理一脸快哭的模样,连连点头,冯震开车把他们载去薛华的公寓,叶长鸿已经到了,助理开了门,配合他们进行搜查,甘凤池也想帮忙,被冯震拒绝了,让他先回警局向萧燃汇报工作。

甘凤池垂头丧气地回去了,萧燃不在,裴晶晶说他开会去了,会议内容是关于毒杀案和嫌疑犯潜逃的事,甘凤池问他有没有提到自己,裴晶晶说没有,大家都忙疯了,顾不上。

这句话更打击人,看看刑侦一科大家都在忙,甘凤池怕再待下去讨嫌,他跟裴晶晶说先回冷案科,有新情况让她马上通知自己。

他回了科里,老白收拾好提包正准备下班,看看他的表情,半路停下来,问:“人跟丢了?”

“紫言跟你说的?”

“这还用谁跟我说嘛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你现在这模样就像是前一秒中了一千万后一秒发现自己搞丢了彩票一样。”

“比那个还严重,我被那女人耍了,她一直在利用我,从昨晚拍视频开始就在利用我作秀。”

“怎么回事,说说看。”

出事了,老白也不急着回家了,把包放下让甘凤池说,甘凤池心里挺闷的,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可以倾吐的人,他把自己的怀疑和失误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老白一边听一边点头,说:“这女人很有问题啊,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可是她为什么要陷害冯斌,仅仅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人气和知名度吗?”

甘凤池突然想起公园老太太们说的话——有位穿着时髦的女人跟乔飞热情地聊天,他问:“难道乔飞的死跟她有关?”

“这我可不知道,我们现在又没有证据,不过也许我可以帮你查到她离开之前是跟谁通话的。”

他跑去电脑前敲打了一阵,甘凤池跟过去,就见屏幕上跳出一些不常见的数据,他说:“这么厉害,这都可以马上查出来?”

“查查手机号还是可以的,更具体的就需要小柯他们帮忙了,出来了,手机号是这个。”

老白把薛华最后通电话的号码调出来,甘凤池记下来,说:“那我马上通知小柯。”

“不用,小柯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查到手机机主是谁了……等等,这号码怎么有点眼熟呢。”

老白摸着下巴琢磨道,甘凤池听他这么一说,又看看号码,大叫出来——“这是冯斌的手机号!”

“你确定?”

“确定,我翻他的案卷时看到过,怎么会是他?”

发现通话人是冯斌,甘凤池的大脑更混乱了——薛华诬陷了冯斌,冯斌肯定也清楚,所以他们两人应该是敌对关系,那为什么他一通电话薛华就马上走了呢,她不会不知道跟冯斌见面的危险性,还是为了抢第一手新闻,她想赌一把?或是还有其他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原因。

“我去找萧燃科长!”

甘凤池坐不住了,掉头就跑,半路又停下脚步,转头问:“咱们科长呢?还有正义,他们都去哪儿了?”

“正义在帮萧燃科长的忙,紫言应该也在那边忙,咱们科长嘛……他神龙见首不见尾,见了尾巴也见不到人,你就当他不存在吧。”

“喔……”

“还有什么我需要帮忙的?”

“不用了,老白谢谢你!”

甘凤池跑进刑侦一科,萧燃已经回来了,小柯也将调查到的情报整理好送了过来,他们查到的比老白详细——自从冯斌失踪后,他的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可能做了防御设置,GPS追踪不到,他主动联络薛华后,小柯搜索了手机定位,同样一无所获。

甘凤池看了资料,很难想象冯斌有这么厉害,他只是做普通销售工作的,从他拿刀威胁乔飞道歉来看,他也不具备冷静行动的能力。

“薛华搞出这么多事,会不会就是故意要把他引出来?为了提高她的专栏知名度?”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调查是你们的工作,不过我有一点可以肯定,”小柯指着电脑屏幕说:“她在离开时没有被胁迫。”

监控视频放大后,可以看清薛华的表情,她表现得很镇定并且有行动力,出去时还特意往后看,可见比起在意冯斌,她当时更担心会不会被甘凤池发现。

这一切都表明她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可她为什么不害怕冯斌?除非她确定冯斌不会伤害自己,这说明她知道攻击她的人不是冯斌,而是另有其人,而且她预料到了会断电,所以直播时才没有选择台式电脑,而是笔记本电脑……

甘凤池的猜测命中了,冯震他们检查了薛华的工作室,在其他几个地方找到了窃听器,助理被带回警局接受讯问,她已经吓傻了,不用冯震多问就主动交代说昨晚攻击薛华的人是她,但她会这样做都是薛华的安排。

最近薛华的专栏热度一直无法再升高,她很暴躁,看到大家都对乔飞被杀事件感兴趣,就说可以把新闻做得大一点,引来大家的注意,这样就可以借事件热度炒作工作室。

“所以你就答应了?你知不知道陷害他人,扰乱警察办案是严重的犯罪行为?”

“我知道啊,所以我一开始拒绝了,但她是个很固执的人,她一旦有想法了,就听不进任何建议和意见,还说我不照她说的去做的话就炒掉我,我妈最近住院需要钱,虽然薛华人品不好,但工资开得很高,我不能没有工作。”

“把自己装扮成冯斌也是薛华教你的?”

“是的,我长得壮实,变装容易,也了解周围监控器的设置,可以避开,薛华说只要我们事先演练好,就不用担心被发现,所以我在书房外面晃悠和拉掉电闸,还有她打电话叫甘警官过来这些其实都是演给观众看的,让他们真的相信是冯斌作案,进而更关心薛华。”

“冯斌跟薛华有什么私人恩怨?”

“据我所知没有,就算有也是冯斌对薛华不满,薛华这样做不是想害他,她只是想做大新闻而已。”

“做新闻就可以害别人吗?真不知道你们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被斥责,助理低着头不敢说话,冯震又询问窃听器的事,她一脸茫然说不知道,她只知道薛华安装了摄像镜头,她喜欢跟粉丝分享自己的日常,但没听说装窃听器。

甘凤池听裴晶晶说了窃听器都放在办公桌底下或是茶几下面,心想这当然不是薛华放的,哪有人放这玩意儿监听自己啊,除非是变态。

接着冯震又询问助理最近都有什么人去过工作室,她也说不上来,她们没有访客记录,她只记得一些工作上有交往的客人,但她不太了解大多数客人的身份,因为薛华是个心思很重的人,除非必要,否则不会跟她说客人的情报。

“那你就记得多少写多少吧,写得越详细越好,再把和薛华交往密切的人员名单提供给我们,还有最近她见过什么人,聊过的什么与案子有关的话题,都写下来。”

“我写我写,是不是我好好配合就不会被起诉了?”

“这要看你的态度,你真的不知道薛华为什么突然离开吗?”

助理用力摇头,不断表示她就是个跑腿的,薛华有什么大的决定都不会跟她讲,而且薛华前不久找到了一个投资商,心情特别好,她已经在做新项目的开发计划了,接下来工作室应该很忙,所以她也不懂为什么薛华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对乔飞的事件这么上心。

冯震问完话,从审讯室出来,甘凤池立刻迎上前,问:“既然薛华有新项目开发的想法,你说她是不是想把事件搞大,向投资商展现她的能力,方便今后投资?”

“可能吧。”

“那你问问助理投资商的事啊,说不定这是条好线索!”

“我说,我要怎么做就不用你来教了,做好自己的事吧。”

冯震说完推开甘凤池离开,甘凤池追上他:“要不我去问一下?我今天跟助理混了一天,比较熟,我来引导的话,她可能会记起更多的事。”

“不必了,你该干吗干吗去,对了,有时间记得写检讨啊,不过我想你家领导应该不会在意的。”

被吐槽,甘凤池想起了他前不久犯的错误,一秒没音了,冯震看看他那样子,拍拍他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会问的,等她写完名单再说。”

“喔……”

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甘凤池拿出来一看,又是王奶奶,他有点头大,来到走廊上接听。

“王奶奶,抱歉,我现在有点忙……”

“凤梨啊,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刚发现你的手机掉我家了,我帮你收起来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拿吧。”

“手机?”

“是啊,上面还有个小葫芦坠子,怪好玩的。”

甘凤池无语了:“那不是你自己的手机吗?我记得你还说过那是你孙女送你的。”

“喔……好像是啊,可是……我现在就用我的手机在给你讲电话啊,那多出来的这个是……哎哟我都被你绕糊涂了。”

“不急不急,我们慢慢说,你想想看,如果那是我的手机的话,那你又怎么能打给我呢对不对?”

感觉王奶奶急躁了,甘凤池耐下心来跟她说,她好像听懂了,嘟囔道:“也是,喔,我想起了,一定是隔壁老李家的来玩,忘了拿走,我孙女给了我好几个小葫芦,我都拿去送人了,那没事了没事了,你忙吧。”

“等等!”

甘凤池叫住王奶奶,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老人家记性有点差,常常忘东忘西的,这个年纪的老人家突然记性变差,不会是老年痴呆的前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得提醒她的家人早点带她去看病。

想到这里,他正要说话,电话那头传来老爷爷的声音。

“老婆子,别看电视了,该吃药了。”

“别催别催,知道了。”

王奶奶回了一声,对甘凤池说:“不跟你聊了,老头子有意见了,又催着我吃药,真烦。”

“是腿受伤的药吗?”

“不是,是一些防止老年记忆力退化的药,孩子逼着吃的,说预防有好处,你说我这记忆力还需要吃药吗?昨天老李家打麻将输了我多少钱我还记得呢。”

听她这么一说,甘凤池放了心:“是啊是啊,您的记性最好了,那快去吃药吧,我把这边的事忙完就去找您玩哈。”

“好咧,就这样,挂了啊。”

甘凤池跟王奶奶通完电话回到办公室,大家都在忙,林紫言看到他,跑过来小声问他有没有事。

甘凤池当然有事,但他不能在女孩子面前表现出来,故作轻松地摇摇头,说去找萧燃就跑进了科长办公室。

萧燃像是知道他的心思似的,不等他开口就说他工作辛苦了,今天就回去休息吧,这个案子不用他跟了。

甘凤池一听就急了,说:“科长,我知道薛华这事是我疏忽导致的,您就给我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薛华不是在工作室安装了视频镜头吗?也许会录下什么,要不我来查这个?”

“那些视频录像很少,薛华只在必要的时候打开,而且定期删除,这部分我们有人会做。”

“要不我跟她的助理谈下心?我有信心问出更多的事情来。”

“你的意思是我的属下的讯问能力不如你专业?”

“不是!当然不是!”

甘凤池急了,生怕再说下去描得更黑,恰好有电话进来,萧燃接电话,摆手让他出去。

甘凤池蔫蔫地出去了,他不想大家看笑话,一出门就加快脚步穿过办公室来到走廊上。

林紫言从后面追上来,她看看甘凤池的脸色,安慰道:“你别想多了,你从昨晚就没休息,萧燃科长也是好意,没精神的时候出错的可能性更大,你说是吧?”

甘凤池承认她说得对,就是心里拧不过来,说:“我回家,有什么事你叫我。”

“嗯。”

甘凤池从警局出来,开车回家,路上越想越憋屈,越想越不对劲,索性把车停到路边,掏出平板,把昨天发生的事情汇总起来看了一遍,正看得起劲,手机响了,他还以为是林紫言的,快速拿起,没想到来电的是萧兰草。

他接通打了招呼,萧兰草笑道:“是不是发现不是紫言,很失望啊?”

“没有,我心情不好是因为被调离岗位了……”

“你现在在哪儿?吃饭了吗?我正要叫餐,你要是没吃的话,我就多叫俩。”

“没吃,没胃口……”

甘凤池随口嘟囔完,转念一想,不对啊,他一天都没好好吃顿饭,不能因为被踢出调查组就自暴自弃,这不符合他的人生准则,而且他还有好多话要跟科长抱怨……哦不,是汇报,急忙改口道:“有胃口有胃口,科长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在家呢,刚下班,一个人懒得做饭,来吧。”

甘凤池收了线,把车一路飙到萧兰草的家,一进门他就闻到了饭香,萧兰草刚把外衣脱下,说:“你可真够快的,人家才把外卖送到你就来了,做事有这么麻利就好了。”

被戳到痛处,甘凤池不吱声了,萧兰草往前走了几步没见他跟来,转头看看他的表情,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肩膀上。

“男人谁年轻时没犯点错误呢,有什么大不了的。”

“科长你不要说得不清不楚的,我这是工作失误,不是男女关系问题。”

“失误就更不用在意了,谁做事会不犯错,当然,我不会,你不能跟我比的凤梨仔。”

甘凤池突然不想理他家领导了,所以他跑去餐桌前帮忙把外卖盒打开,呵,四个菜都是他喜欢的,另外还有个清汤,萧兰草说自己最近在减肥,喝汤就行了。

美食在前,甘凤池暂时抛开了烦恼,拿起筷子吃起来,萧兰草拿了几罐啤酒过来,打开递给他,他推开了,说:“我开车呢,不能喝。”

“今晚你不用走了,吃完好好休息,客卧都是空的,随你住。”

“你家房东呢?”

“在忙,他是工作狂,不管他。”

一听可以住下,甘凤池放开了胆子,跟萧兰草碰了杯,咕嘟咕嘟把酒灌下了肚,他不用萧兰草问,就一边吃着饭一边把自己的经历从头到尾详详细细讲了一遍。

萧兰草喝着汤听他说完了,点点头表示理解。

甘凤池找到了知音,很激动,又主动跟他干杯,说:“我知道把人跟丢了是我的错,但我也在努力弥补过错啊,我想将功补过,可萧燃科长二话不说就把我踢出了小组,是不是太没有人情味了?”

“喔,有关这点,我要帮萧燃澄清一下,他这人有时候做事是很古板又固执,不过要说没有人情味就有点过了,他其实是担心你急于立功赎罪,反而容易做错事,你现在需要冷静下来休息,只有保持冷静的头脑,才能更好地工作。”

“这些都是他跟你说的?”

“这还用他说吗?我认识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这次真的不能说责任在你,薛华是有预谋的,利用狂购物降低对方的警觉心,换了任何人都会被她甩掉。”

甘凤池回想薛华的言谈举动,也觉得她很多地方有问题,比如她坚决不让林紫言跟随,刻意把他留下,这样要求总不可能是因为看上了他。

“难道她和冯斌是一伙的,故意演戏给大家看?”

“如果是一伙的,她陷害冯斌的行为就说不过去了,但从她的行为可以看出来,她一开始就是有计划有目的的,所以我才说你不用急——如果冯斌要害她,现在她已经遇害了,你急也没用;如果冯斌没要害她,那就按兵不动,看他们接下来还会有什么计划。”

“你的意思是就这样一直等?”

“除了等待还有其他办法吗?除非有新线索可以马上找到她和冯斌,萧燃跟我说他们联络到了载薛华离开的出租车司机,他提供了薛华下车的地址,可惜那一片很偏,没有监控镜头,要找的话只能在附近慢慢打听,这些都需要时间的,幸运的话,靠新闻的力量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萧兰草点动手机里的新闻,警方已经把薛华失踪事件放出去了,新闻里提供了拨打热线,他说:“看起来很讽刺,薛华一直利用新闻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存在感,现在却要新闻来救她。”

“那科长你能不能跟萧燃科长说一下,让我帮忙啊?我可以去薛华下车的地方帮忙打听的。”

“没用,萧燃那个人,他一旦做出了决定是不会更改的,你就趁着这个机会休假好了,我准假。”

萧兰草笑眯眯地说,一脸“看,上哪儿找我这么好的领导”的表情,甘凤池的白眼都快翻去脑后了,萧兰草欣赏着他的反应,说:“而且追踪这种事不是非你不行,但有些事就是非你不行。”

“科长你在说什么绕口令……”甘凤池吐完槽反应了过来,问,“你是不是另有任务指派给我?让我来做吧,这次我一定不负所望,坚决做好!”

萧兰草笑而不答,问:“凤梨仔你的数学还好吧?”

“您开什么玩笑?我就是数学系毕业的啊!”

“太好了,我打工的那家补习班的数学老师人手不够,他们急需一个新老师,那我就推荐你了,事不宜迟,我这就去打电话。”

“等等等等等!”

萧兰草起身要打电话,甘凤池消化困难,跑过去拦住他:“我没听错吧,你是警察你打工?你这两天不是在查何家的案子吗?”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你等等,我先打完电话再跟你说,这么好的缺别让别人占了。”

也就是说他家领导出去打工不说,还想拉着他去打工——甘凤池头大了,觉得他离调去刑侦一科的日子遥遥无期。

萧兰草打完电话回来,甘凤池吃完了饭,把餐桌收拾干净了,看到厨房有茶叶,他冲了两杯茶拿去客厅,萧兰草赞道:“凤梨仔你很贤惠嘛,早知道就不叫外卖了,真浪费钱。”

凤梨仔翻着白眼当没听到,心想你把钱花在没意义的保养和衣服上,那才真叫浪费钱。

“到底打什么工?科长你说清楚。”

萧兰草把宣传单放到茶几上,说:“就这家,何筱俪出事时一直在这家补习学校学习,她被强暴也是那晚从补习学校回家时发生的,我在何家那边没打听到消息,就想过去问问看,没想到他们正好在招老师,以为我是应聘的,不听我解释就把我推去试教,再后来我就莫名其妙地被留下来了。”

甘凤池完全可以想象出当时的情况,简直太有画面感了,他觉得也不能怪人家认错,因为萧兰草怎么看都不是当警察的料。

他拿起宣传单,那是补习学校寒假期间的招生广告,名字叫育泉学园,甘凤池听说过,它规模挺大的,开了不少班,不过他对补习学校的了解还源于何筱俪事件。

“所以这两天在我们忙着查案的时候,你跑去当老师了?”

“你觉得我的气质像吗?”

“除了警察外,你做其他任何职业气质都过关,不过萧燃科长知道这事吗?”

“知道,局长跟他说了,他挺不高兴的,不过局长支持,他也没法说什么。”

甘凤池觉得依照萧燃的个性会支持他家领导的做法那才叫奇怪呢,不过他更好奇一件事。

“你教什么的?”

“语文,你不知道现在这些学生的文言文差到了一种什么程度,凤梨仔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虽然不像你是名牌学府出来的,但教一帮小毛孩子还绰绰有余。”

“是是是,您最厉害了,不过您去任教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查案吧?你查到什么了?”

“如果查到什么了,我还用你帮忙吗?我想跟何筱俪的数学老师聊聊,但话不投机,我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了,他对我很排斥。”

萧兰草从手机里调出照片递给甘凤池,那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消瘦,戴着眼镜,有种颓废忧郁的气质,这样的人应该很受女孩子青睐。

“不过我也不喜欢他,不管是从同性角度讲还是从警察的直觉讲,他都不属于正直的那类人,这种人也许不敢抢劫杀人,但一定经不起诱惑,会做一些小的恶事坏事。”

甘凤池觉得萧兰草一语中的了,男人的眼神有点色色的,身边如果有一帮青春少女的话,他很难不动心,或许不敢强迫,但可能会利诱或引诱。

“他好像叫陈……白川?”

搜索着记忆中案卷的记录,甘凤池问,萧兰草点点头。

“对,我去补习学校之前查过他的档案,他以前在某所高中任教,后来因为跟学生有男女关系问题被辞退了,不过他教课很好,就被育泉学园聘请来当老师。”

“所以你怀疑他跟何筱俪被强暴的事有联系?”

“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过直觉告诉我他应该知道一些内情,魏正义去找他询问过,但他特别讨厌警察,非常排斥交谈,所以我才会亲自出马去询问。”

“但可惜也无功而返。”

“这不能怪我凤梨仔,有时候帅也是一种原罪,补习学校的人根本不想跟我交流,肯交流的又不了解当年的事,了解那件事的人废话又特别多,聊不到正题上,总之就是一言难尽,现在就趁着你放假,过去当老师顺便问问看呗。”

所以说来说去所谓的放假都是幌子,萧兰草想让他帮自己查案子才是真的,不过可以把自恋这么堂堂正正地说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讲,甘凤池挺佩服他家领导的。

大概甘凤池把不以为然表现得太明显,萧兰草说:“凤梨仔啊,你别觉得我是在欺负你,你看看魏正义那张脸上就写着警察两个字,人家怎么会愿意配合呢?我这是看你长得帅,长得有亲和力,才希望你来做啊,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这个案子你一定能办好!”

被称赞,甘凤池有点飘飘然了:“难得你会夸别人帅,呵呵。”

“还好还好,没我帅就是了。”

甘凤池无视了这句话,问:“你对陈白川感兴趣不单纯只是出于警察的直觉吧?”

“有长进,是这样的,陈白川在一个多月前被车撞到,轻微骨折,现在得拄拐上班,他没办法同时带几个班,所以补习学校才会急着找替课的老师,正义查了他被撞的交通记录,你说奇不奇怪,那一片刚好也没有道路监控器,所以没办法找到肇事者,大晚上的陈白川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且更奇怪的是,他没有强烈要求交警调查肇事者。”

“这年代还有没安装监控器的路面啊。”

“郊外,挺偏僻的地方,平时车不多,正义问他为什么要去那里,他没解释,不过我们查到他有个小三家就住在那边,推测他是去找小三了,这个小三也是补习学校的老师,不过辞职了。”

萧兰草取出两张不同的女性照片放到茶几上,问:“你猜是哪个?”

甘凤池指指漂亮的那个,萧兰草嘴角翘了起来:“漂亮的是正室,她叫姚乐,也是老师,跟陈白川结婚七年多,有个五岁的女儿,这个叫彭晓菲的才是小三。”

“他是不是眼神不好?他老婆好看多了。”

“再好看的东西看长了就不会觉得怎样了,再加上陈白川本来作风就不检点,他多半是出于寻求刺激的心态吧。”

“如果他被撞车不是普通交通事故的话,那开车的人一定对他很了解,并且跟踪他很久了,才会在没有监控器的地方撞他。”

“我也是这样想的,或许这只是巧合,或许不是,既然魏正义正面出击问不到情报,不如就你上吧,反正你现在休假,趁机过把老师瘾,快去快去,帅科长还等着帅科员的好消息呢。”

魏正义跟科长都没问到情报,甘凤池对他这次的行动不是太抱期待,但萧兰草都这么说了,他当然不能退后,拿起资料大声说:“放心吧科长,我一定不负所望,使命必达!”

入睡前,甘凤池把萧兰草给的资料仔细看了一遍,又想好去补习学校应对的措辞,在脑子里整理完后准备睡觉了,不小心碰到手机触屏,林紫言传给他的邮件跳了出来。

看到资料标题,甘凤池哎呀了一声,这才想起前不久张煦瑶拜托自己的事,这两天他忙着查案,把找人这事忘得干干净净,赶忙把张煦阳的资料打开,仔细看了一遍。

老白提供的消息还挺多的,简而言之就是这家伙大事不犯小事不断,拘留所进进出出了三四次,不外乎嗑药、酒驾或是聚众闹事,每次都是张家出钱把他保释出来,他最近常在一家叫小恶魔的酒吧混,出入酒吧的也都是些年轻男女。

甘凤池在网上查了一下,小恶魔酒吧装潢得很哥特风,算不上色情场所,但也不是好人家的孩子会去的地方。

出于好奇,甘凤池给张煦瑶打电话询问这家酒吧,问她有没有去找过,张煦瑶在拍模特照,不耐烦地说她当然打电话问过,因为那家酒吧的法人代表就是她弟弟,不过张煦阳只出了钱,算是大股东,经营打理的部分都是其他人在操作,他们也说最近没见张煦阳过去,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所以她才着急。

“既然他是老板,那他要去哪里,该给伙计们打招呼吧?”

“他要是做事那么稳,我妈就不会这么担心了,那家伙从小被惯坏了,想起什么是什么,你要是查到他现在在埃及我都信,之前他还说要去挖法老坟墓呢。”

“那他除了挖墓,还说要做什么吗?”

“我就是不知道才让你查啊,他整天喝得醉醺醺的,谁知道哪些话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不跟你说了,我要拍照了,你要是去小恶魔酒吧就报我的名字,说我在找那个兔崽子,你想问什么直接问他们好了。”

张煦瑶说完就挂了电话,甘凤池还想再问,那头已经断线了,他耸耸肩,把手机丢去一边。

那就等明天找个时间去问问看吧。

第二天甘凤池去补习学校报到,补习学校大概真的很缺人,面试只是走了个过场就直接让他上岗了,那叫一个快准狠,甘凤池连蒙圈的时间都没有就去上课了,还好教材都是现成的,他照自己以前当家教的经验上了两堂课,总算混过关了。

下午趁着休息时间,甘凤池把教材恶补了一下,总不能因为查案而误人子弟是不是?看教材不耽误他观察同事——办公室不大,一眼就能看到所有人,也是凑巧,陈白川的办公桌就在他旁边,稍微侧侧身就能看到他桌上的摆设。

一台电脑跟几摞教材资料就把桌子占满了,电脑旁边放了个特制的马克杯,杯子上印着他和女儿的合照,感觉他很喜欢自己的小孩。

陈白川是下午到的,他本人比照片里的还要出众一些,瘦高个,戴着无框眼镜,很有斯文气质,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因为受伤显得有点颓废,倒是更有男人味了,至少应该很受花季少女的喜欢。

陈白川听说了数学老师来替班的事,进来后盯着甘凤池看了老半天,甘凤池觉得他对自己很有敌意,主动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随口嗯了一声,拄着拐杖坐去座位上,打开电脑看视频。

所有老师的教课视频都可以在电脑上看到,甘凤池偷偷瞄了几眼,发现他在看自己的教课视频,原来是把他当成假想敌了啊。

果然,陈白川看了一会儿,对他说:“你这是教课吗?一半时间都在耍嘴皮子。”

他连教材都没时间看啊,不耍嘴皮子还能干啥?

甘凤池说:“因为很多人都认为数学枯燥无味,所以要先说一些有趣的例子,这样才能引出他们的兴趣,有了兴趣去学习才能事半功倍啊。”

“说得一套一套的,你们名牌大学出来的是不是都这么能说?”

名牌大学又碍着你啥了,自卑啊——甘凤池在心里吐槽,笑着说:“没有没有,我还是新人,在经验和熟练程度上跟您没法比,您看我哪里说得有问题,请一定告诉我。”

他恭维得恰到好处,陈白川没再呛他,问:“你应该很好找工作吧?为什么来这里当临时老师?”

“自由惯了,不想去那些大企业被束缚,就先找份工作做做,不行再换呗。”

“啧啧,这种心态也能教好课,主任可真是找不到人了,先前来了个小白脸,现在又来个花脸,可以唱大戏了。”

陈白川揶揄完拿起杯子出去了,甘凤池特意看看他的手指,他没戴结婚戒指,桌上没有摆放与他妻子有关的物品,看来他们夫妻关系一般,他想尽量掩饰妻子的存在。

“你别理他,他就是小心眼,怕工作被你抢走了。”

旁边传来搭讪,是个穿着很清纯化妆也很清纯的女人,不过看岁数应该跟薛华差不多,甘凤池来之前看过她的资料,她叫蒋彤,算是在这所补习学校资历比较老的人,何筱俪事件那年她刚进来,萧兰草说她应该知道一些内情,所以甘凤池很奇怪为什么他不直接问蒋彤。

他说:“听说陈老师教课很棒的。”

“其他事情也很棒,”蒋彤不屑地撇撇嘴,“他要是把心思都花在教学上,也不用担心被人顶了位子。”

“比如什么事啊?”

蒋彤看看周围,没再说下去,问:“萧老师怎么没来啊?”

“他有别的事要忙,大概忙完就来了吧。”

“你们好像很熟啊。”

“熟,熟得整天被欺负……”

甘凤池盯着陈白川的电脑看,心想能不能找个机会看看他电脑里都有什么,所以没太留意蒋彤的话,谁知她接着问:“晚上下了班有事吗?要不一起吃个饭呗,我请客。”

“啊?”

甘凤池回过了神,首先想到的就是他最近的桃花运杠杠的啊,走哪儿哪儿有美女主动来邀,简直不能更好……不不不,他有女神了,不能朝三暮四,不过吃个饭还是可以的,她在这里做这么久了,也许能问到什么。

想到这里,甘凤池点头答应了,蒋彤拿出小镜子开始画眉,甘凤池趁她不注意,把笔丢去陈白川的桌脚下,拣笔的时候看了一下电脑,里面都是教课视频,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下午陈白川有两堂课,他讲完课从教室出来,甘凤池看到两个女学生追上来跟他说话,手里拿着笔记,像是要问作业题,但其实是把准备好的巧克力给他,还说希望他早日康复等等,甘凤池这才想起快情人节了,这是送他礼物呢。

说起来他和科长俩都没有礼物收,甘凤池呵呵了两声,心平了,又想陈白川果然受欢迎,这些学生明知道他结婚了还这样,那么六年前又是什么情况呢?

卷宗里没有提到这部分,甘凤池查过当年的新闻,好多报道都是乱写的,尤其是乔飞,简直把何筱俪贬低到了极点,提到了援交等侮辱性字眼,还采访了补习学校的几位老师,其中就有陈白川,他的言辞里也都在贬低何筱俪,说何筱俪性子暴躁不合群,也不尊重老师,而且花钱很大方,钱的来源不明等等,虽然视频都做了模糊处理,但熟人一眼就看出那是谁了。

何筱俪事件中乔飞有参与,薛华也有参与,现在还多了个陈白川,甘凤池有些明白萧兰草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何筱俪的案子了,她的案例跟冯雪雪的有太多相似之处,甚至比冯雪雪的更严重。

傍晚陈白川下了班,拄着拐杖出去了,甘凤池立刻背上他的斜肩包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楼,他看到一个穿粉红裙子的小女孩从对面跑过来,手里拿了个黄色小鸭子气球,靠近陈白川后嚷着让他抱。

陈白川想抱她却力不从心,他妻子姚乐过来抱起小孩,甘凤池看过她以前的照片,觉得她比陈白川显老,身体有些发福,不过还是很美。

陈白川低声跟她说了几句,甘凤池隐约听到他在问妻子怎么突然带孩子过来,姚乐说孩子想跟他一起吃饭,陈白川就没再说什么,带她们离开。

他走得很快,甘凤池几乎怀疑如果不是拄拐的话,他绝对会直接跑走,大概是不希望这里的学生看到他的老婆孩子吧。

“啧啧啧,他们都可以当奥斯卡影帝影后了。”

身后传来话声,甘凤池转回头,蒋彤过来了,他问:“你认识他老婆?”

“认识,不过不熟,她是不是说丫丫想爸爸了?孩子最喜欢这附近的牛排店了,老公我们顺便去吃饭吧?”

“你怎么知道?”

“都是套路,她老公什么为人她心里清楚,这是演给外人看的,其实是担心他又被谁缠住。”

“腿都断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男人只要那里不断,就没法子不担心啊……哎呀呀,甘老师你的脸红了,抱歉抱歉,我不该在新老师面前说这种话。”

甘凤池才不会承认他脸红,他只是尴尬而已,周围没有说荤话的人,他不太适应。

“不是约了吃饭吗?我刚好也想吃牛排了,我们也去陈老师去的那家店怎么样?”

“好啊。”

蒋彤没怀疑,甘凤池就开车载着她去了牛排店。

进去后,甘凤池很快就找到陈白川夫妇了,他想就近坐,蒋彤说不好,离得太近说话也不方便,拉着他去了别处,甘凤池只能听到小孩子的叽叽喳喳声,听不到他们夫妻说什么。

不过他们对话不多,看起来有点冷淡,饭菜上来后就各吃各的了,甘凤池点了两份餐,等上餐的时候,蒋彤说:“你好像对陈老师很感兴趣啊,你不会是……吧?”

她做了个弯钩的手势,甘凤池瞠目结舌了,想否认吧,又怕人家女生倒追他的话他该怎么拒绝,想承认吧还真是不甘心,还好关键时刻店员救驾,把他们点的餐送上来了。

“吃饭吃饭。”

甘凤池趁机把话题岔开了,吃着饭他开始不露痕迹地跟蒋彤打听陈白川,蒋彤误会了,把自己知道的有关陈白川的事一五一十都说了一遍,最后说:“我劝你啊,别对他有什么心思,那家伙就是个斯文败类,别看长得好教课也不错,但人品真的不行,我是为你好才跟你说的,我不歧视像你这类人,但那人肯定不行。”

甘凤池有苦说不出,只好说:“看他们夫妻关系还不错嘛。”

“都说了是影帝影后了,演技那是杠杠的,不过他喜欢丫丫倒是真的,虎毒不食子,这个我信。”

“我听其他老师说他外面有小三,可他好像还跟一些女同学走得很近。”

“你听说的事还真不少,有些人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见了漂亮女孩一定会往上凑,跟他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小三没关系,我也想提醒那些同学,不过这种事说了人家也不领情,还给自己找麻烦,不如装看不到。”

“说起来我听说……对不起,我又是听说的,以前补习学校好像出了件很大的事,几个同学晚上下了课,集体猥亵女学生,后来那女学生还自杀了。”

“记得记得,那年我刚来,还什么都不懂,看到他那么热心地教课,还以为他负责呢,谁知有一次让我看到他……”

蒋彤说到这里探头看看对面,见陈白川他们没注意这边,才接着往下说:“他经常买些小东西送学生,顺便做一些猥琐的事,那个自杀的学生叫何……何什么吧,陈白川也对她动手动脚的,还约她出去玩,那次被我看到了,她拒绝陈白川,还骂了他一顿,真解气。”

“这个我在网上没看到啊,你没跟警察说?”

“没有,何同学出事是其他学生做的,又跟陈白川没关系,我也不想得罪人,而且你不知道,当时案子搞得沸沸扬扬的,那些小报记者太会编了,我怕一个弄不好,把我也扯进去,我才刚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想到那孩子会想不开,可惜了,唉……”

“那作案的几个学生你也认识了?”

“认识,还教过他们课呢,平时看着都挺好的,谁知会做那种事,不过我听说其中有个追那女孩,一直没追上,可能心里憋着气吧,女孩长得挺漂亮的,这年头美也是一种罪,希望我不会遇到。”

蒋彤掏出小镜子照照自己,甘凤池在心里说放心吧,你不会遇到的。

“那几个男同学的名字你记得吗?”

“嗯,好像还有点印象……为什么你对他们这么感兴趣?跟警察似的一直刨根问底。”

糟糕,一不小心把警察属性暴露了!

甘凤池慌忙说:“不瞒你说,我的业余爱好就是写写一些纪实犯罪小说什么的,现在刚好碰到当事人了,就好奇问问,这不也是素材嘛。”

“这样啊,”蒋彤点点头表示理解,“当时好几个呢,其中有个家里还挺有钱的,我想想叫什么,好像有个姓黄,然后还有个姓张的。”

“姓黄的很有钱?”

“不,是姓张的那个……”

话说到这儿,对面传来孩子的叫声,甘凤池转头一看,原来是氢气球飞出去了,姚乐急忙跑过去抓住,系到桌子旁边,孩子开始叽叽喳喳地说去领气球的事,什么兔子老虎的都有,她想收集全部的系列,陈白川应和着,明显的心不在焉,过了一会儿,起身去洗手间,甘凤池跟蒋彤打了个招呼,也跟着过去了。

陈白川没有进洗手间,而是在走廊上接电话,甘凤池靠近后,就听他压低声音说:“你别打电话过来,要是我老婆知道就麻烦了。”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陈白川的声音提高了。

“她知道了?什么?你说的?!你这……好好好,是我不对,我没去找你,等我腿好了去跟你道歉行不,你看我这样子也没办法开车,你家又那么远的,让我怎么过去……我老婆开车撞的?不可能,她又不会开车,你想多了,先这样,等我的腿好一好再联络啊。”

他说完收了手机,一转头看到甘凤池,立刻绷紧脸,问:“你怎么在这儿?”

“哦,蒋老师说这家餐厅挺好吃的,我就跟她过来试试,这么巧啊。”

陈白川嗯了一声就走,甘凤池叫住他,说:“你没事吧,脸色这么难看。”

“腿都断了,脸色能好看才怪。”

陈白川呛了他一句,掉头走掉了,甘凤池本来还有话想问,临时止住了,陈白川心情这么差,他就算问了也是白问,现在能够确定的是这家伙还跟小三有来往,而且他妻子知道他有外遇,大概是因为孩子才忍住的。

等他回去,陈白川一家已经离开了,他想速战速决问那几个男同学的事,蒋彤却开始聊学校,话题很快又转到了萧兰草身上,问他的喜好,平时有什么娱乐,有没有女朋友等等,甘凤池这才回过味来——原来蒋彤感兴趣的人不是他,是萧兰草啊,她请客只是想从他这里探听萧兰草的情报而已,萧兰草肯定是被纠缠怕了,才会派他来问案子。

出了个大乌龙,甘凤池自己都无语了,他简单应付了蒋彤的提问,又想把话题转回何筱俪那边,谁知蒋彤的手机响了,她听完就拿起小皮包站了起来。

“讨厌,我妈的姐妹不知从哪儿弄来个相亲男,让我立刻过去看看,我得走了,甘老师,明天见啊。”

她去拿账单,甘凤池说不能让女生付钱,他抢着付了,就在他付账的时候蒋彤已经跑出了餐厅,等他付了钱又一路追出去,蒋彤正站在道边招手叫出租。

甘凤池拦住她,问:“等等,等等,刚才说的同学名字你还没告诉我呢。”

“什么同学啊?”

“就是何筱俪培训班的同学啊。”

“啊啊啊,那事啊,具体名字我记不住了,就记得他长得挺帅的,追过何筱俪,还有个姓黄的叫黄飞红,大家都叫他大侠,名字挺有特色的,我就记住了,他追的是何筱俪的闺密,好像还追上了,幸好追上,否则说不定也会闹出什么事来。”

“我是说姓张的那个。”

“张……同学的名字挺普通的,你知道越普通的名字越不好记,王扬……不对,好像是张扬,也可能是张阳,太阳的阳……”

甘凤池心里咯噔一下,涌起不好的预感:“张煦阳?”

“嗯?我记得是两个字啊。”

因为他可以改名字啊,尤其是犯过罪的人!

甘凤池立刻把手机里张煦阳的照片调出来,递到她面前:“是这个人吗?”

“就是他,这张是最近拍的吧?变更帅了嘛,可惜不走正道……”

甘凤池掉头跑走了,蒋彤被弄得莫名其妙,刚好出租车来了,她打开车门要上车,甘凤池又一阵风地旋回来。

“有件事我要订正一下,我不是弯的。”

“啊……”

蒋彤没反应过来,愣在了那里,甘凤池没看到,他说完之后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