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冷案重启3深渊之光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5节 寻找嫌疑人

这一觉没睡多久就被铃声惊醒了,甘凤池迷糊着把手机摸过来,还以为是科长有急事找他,谁知接通后却是个女人的声音。

“甘警官,我这里有危险,你快过来!”

声音急促紧张,而且压得很低,甘凤池惊醒了,坐起来,问:“是薛小姐?”

“是我!是我!”

“出了什么事?”

“好像有人偷偷潜进我家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好怕……”

“别怕,你先找个房间躲起来锁上门,别发出声音,也别关电话,我马上过去!”

甘凤池说完抄起外衣几下穿上,跑出家,开着车一路冲向薛华的公寓。

他让保安开了公寓门,一路跑上去,薛华家的门虚掩着,甘凤池推门走进去,里面漆黑,一点声音都没有,他通过手机询问薛华,通话却不知什么时候断掉了,摸黑按开关,灯也没反应,他担心歹徒还藏在房间里,没开手电筒,提起警惕上了楼。

有个房间传出响声,甘凤池过去推开门,那是薛华的书房,门外地上有一堆花瓶碎片,电脑开着,薛华出事时好像在直播,声音是观众发出的,而且还很杂,都在讨论说什么危险啊歹徒啊。

甘凤池看了一圈房间,没发现薛华,他退出来,隔壁是开放式客厅,角落摆放着观赏植物,甘凤池经过时感觉植物枝叶在动,他半路折回去,还没等开口警告,突然有人从植物后面跳出来,挥舞武器袭击他。他闪身避开,顺便夺下了对方的武器,却是个棒球棒,那人也摔倒了,哎哟叫起来,却是个女人。

甘凤池本来要反击的,听到声音,他临时停下来,问:“薛小姐?”

“是我!甘警官,你终于来了!”

甘凤池打开手电筒照了照,薛华坐在地上,头发散乱,看脸色吓得不轻,甘凤池把她拉起来,问:“我不是让你躲进房间吗?你怎么在这儿?”

“一开始躲在卧室,后来感觉卧室有人,我害怕,就又跑出来了。”

薛华在甘凤池的搀扶下坐到沙发上,因为惊吓眼圈都红了,伸手理理垂下来的长发,这个小动作让她多了丝风情,不像白天见面时那么咄咄逼人,仰头看着甘凤池,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甘凤池侧耳听听,除了电脑传来的杂音外,屋子里好像没有其他声音,为了稳妥起见,他说:“我去检查一下,你在这里休息。”

“不,我跟你一起去。”

怕他丢下自己,薛华说完就上前抓住他的手不放,甘凤池没办法,只好带着她,问了电闸在哪里,过去一检查,果然是电闸被拉断了。

他隔着手绢把电闸拉回去,房间里亮堂起来,搜查也方便多了,但他在上下两层仔细找了一遍,连储藏室都翻过了,里面都没有人,薛华惊魂未定,回到二楼的客厅,一直反复问会不会遗漏了哪里,要不要再重新检查。

甘凤池安慰她说已经报警了,让她不要担心,余下的工作警方会处理好的,薛华还是一副被吓到的模样,不时伸手捋捋长发,又看向对面欲言又止。

甘凤池感觉到不对劲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博古架上放了好多小摆设,其中有个四方盒子显得格格不入,他走过去正要拿,薛华抢上前拿起盒子,把开关关掉了,原来那是个摄像头。

“这是我做直播用的……糟糕,直播还开着呢。”

薛华冲回书房,戴上耳麦说警察来了,她已经没事了,请观众不要担心,等抓到歹徒,她会再告知大家的。

等她关了直播,甘凤池问:“屋子里还有其他镜头吗?”

“下面的小客厅和餐厅有,还有我的化妆间,主要是为了让大家更了解我的日常什么的。”

薛华说完,看看甘凤池的脸色,她说:“对不起,我应该在你来之后就关掉的,但刚才我太害怕了,就忘记了,现在大家都知道警察来救援了,也看到你了,会不会对你造成影响啊?”

造成影响又怎样?难道还能打回重练吗?

甘凤池很无语,又不能说她,道:“往好处想,说不定录下了歹徒呢,你先把经过说一下。”

“歹徒进来时我还在直播,其实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观众提醒我的。”

薛华的书房门是半透明玻璃的,观众通过视频看到了玻璃外有人影在晃动,一些死忠粉都知道薛华家里晚上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就有人询问,薛华一开始还以为大家在开玩笑,没多久电就停了,好在她今天用的是笔记本电脑,还开玩笑说难得遇到直播时断电的,值得留纪念,但她很快也看到了在门外晃动的人影,吓得赶紧给甘凤池打电话,又拿起桌上的花瓶出去查看。

谁知她一出去就有人扑过来掐她的脖子,黑暗中她什么都看不见,用力将花瓶砸在那人身上,趁着对方松开手,她跑去卧室锁上门,刚好卧室有棒球棒,她就拿了棒子,准备万一歹徒冲进来,她就用它当武器。

后来外面一直没有声音,她越想越害怕,开始怀疑歹徒的同伙会不会一早就藏在卧室里,这样一想就更待不下去了,拿着棒球棒出来,躲去观赏植物后面,还把甘凤池当成了歹徒。

甘凤池问起歹徒的模样,薛华完全提供不出来,说空间太黑她又害怕,只记得对方长得比她高,她本来想拿花瓶砸对方的头,但大概只砸到脸上。

没多久警察赶到了,他们重新检查了薛华的房子,门锁没有撬过的痕迹,在她被歹徒攻击的前后时间里也没有人乘坐电梯到这一层,从作案者有门锁磁卡和了解电闸位置来看,怀疑是熟人作案或是那人一早就在监视薛华的行动了。

这时候薛华的直播视频派上了用场,甘凤池看了视频,内容跟薛华描述的基本吻合,在她专心直播的时候,人影在玻璃门外晃动,像是在窥视她,让人毛骨悚然。

不过可惜的是放在其他几个地方的镜头都没有打开,唯一开的一个也只拍到了她拿棒球棒攻击甘凤池的部分,歹徒没进客厅,从现场状况来看,他没有翻过房间里的东西,而是直接上楼袭击薛华的,他的目标应该是薛华,可能是听到了她打电话求救,所以被花瓶砸到后就仓皇逃离了。

由于歹徒戴了手套,门把手和电闸拉栓上没有留下指纹,花瓶上也没有血渍,看来只是砸中他却没有打伤,案发后一楼大门监控器录到一个男人离开,但他戴着帽子和口罩,还穿着肥大的拉链夹克,镜头只照到他半个肩膀,一闪就消失了,速度太快,甘凤池觉得很难通过监控确定歹徒的身份,甚至无法判断这个人是不是冯斌。

调查结束后,甘凤池问薛华要不要把助理叫来跟她做伴,她拒绝了,说:“让助理陪还不如让你陪,有你在身边,歹徒一定不敢再来找我的麻烦。”

联系这两天发生的事件,甘凤池担心这不是找麻烦,而是报复杀人,他打电话给萧兰草汇报了情况,萧兰草让他先留下保护,等明早他跟萧燃讨论后再制订对应方案。

甘凤池答应了,他在楼下客厅待了一晚上,早上再见到薛华,她化了很精致的妆,把头发扎起来,还准备了早餐,神采奕奕的,跟她昨晚被攻击后的惊恐模样一对比,甘凤池忍不住怀疑她有双重人格。

“你……这是要出门吗?”

“看你说的,不出门就不化妆那是懒女人才做的事。”

薛华把牛奶面包放到餐桌上,说:“不过我过会儿是要出门,你陪我,就当是我的贴身保镖了。”

“去哪里?”

“先吃饭吧,我只会做一些简单的饭,等我的助理来了,让她做给你吃。”

听她的意思是想把自己当长期保镖来用,甘凤池吃着饭问:“她平时不住在这里?”

“大多数时候都住这儿,偶尔会回家陪父母,没想到冯斌就瞅准了这个机会来对付我。”

“也不一定是冯斌啊,歹徒还在调查中,一切还是未知数。”

“别开玩笑了,除了他还能有谁?当初他去杀乔飞,被抓后还说要继续报复害冯雪雪的人,其中肯定也包括了我,现在乔飞刚死就有人来害我,还可能有别人吗?”

就算有甘凤池也不会跟她说的,低头默默吃饭,薛华今天心情不错,甘凤池不说话,她主动开口,问:“你猜我今天要去做什么?”

“我又不是你的秘书和助理,我怎么可能知道?”

“猜一猜嘛,昨晚出了那么大的事,我最想做什么?”

薛华冲他眨眼睛,一脸的狡黠,被她放电,甘凤池的小心肝跳了跳,脑海中灵光闪过,问:“你不会是去找冯斌的家人吧?”

“真聪明,”薛华看着他,笑道,“以你的头脑只做跑腿的真是太屈才了。”

甘凤池没好气地想我要不是跑腿的,会在这里当你的免费保镖吗?他正色说:“不行,冯斌现在是极度危险分子,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暂时不要去接触他的家人。”

“你搞错了一件事,我跟你说不是请求你的许可,而是通知你,当然你不去也无所谓,反正我出了事,被追究责任的是你。”

“你!”

“而且你也很想知道冯斌的消息吧,或许可以从他的家人口中打听到什么呢。”

甘凤池不喜欢她投机取巧的态度,但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有一定的道理,想了想,说:“我先跟领导汇报,听他的指示。”

“你又搞错了,我又不是警察,我要做什么是我的自由,你的上司可以不让你去,但无法限制我的自由。”

“你就不怕出事?”

“昨天我就说过了,我们做新闻如果怕这怕那,根本就没办法工作,所以我有心理准备面对危险。”

看薛华的态度她是去定了,甘凤池拦不住她,只好打电话请示萧兰草,又问替班什么时候来,他着急早点回去,因为他实在吃不消这样的女人。

萧兰草听完他的牢骚,笑了:“给漂亮女人当保镖,很多人求都求不来呢。”

“那你来啊。”

“抱歉,我对比我颜值低的人没兴趣。”

“您就自恋吧,但您自恋的时候别忘了把这个麻烦解决。”

“知道了,你再忍忍,我们已经研究好了,马上派人。”

甘凤池讲完电话回来,薛华心情很好,笑眯眯地问他是什么情况,甘凤池敷衍过去了,薛华也不在意,吃着饭,主动跟他说自己的嗜好和习惯,又询问他的爱好,甘凤池应付着,心想科长怎么还没把替班的人派过来啊,他可不想一直给人当保镖。

说曹操曹操到,甘凤池刚吃完饭门铃就响了,来的是林紫言,说是萧燃派她来保护薛华的。

同是女性,在随行上也比较方便,但薛华拒绝了,很不高兴地说昨晚是甘凤池救她的,所以除了甘凤池,其他人她都不相信,尤其是林紫言还没有她长得高,遇到歹徒还不知道谁保护谁。

甘凤池心想你要是看到紫言是怎么揍人的,你就绝对不会这么说了,但这话他不能直说,所以表面上他劝薛华要相信他们领导的眼光和安排,林紫言绝对比他更适合近身保护。

可是薛华的小姐脾气上来了,怎么说都听不进去,还强调说如果不是甘凤池保护的话,那她宁可不用警察了,她态度很坚决,让甘凤池怀疑她是不是看上自己了,否则没理由一定要他随行保护吧。

他无奈地看林紫言,林紫言向他耸耸肩,对薛华说:“那你先等等,我去请示一下。”

她去了门口,不多一会儿回来,给甘凤池使了个眼色,甘凤池跑过去,跟着她来到走廊上,问:“科长怎么说?”

“科长还能说什么?人家这么中意你,非你不行,科长只好同意了呗。”

“你吃醋啊?”

林紫言瞪了甘凤池一眼,甘凤池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一秒绷紧表情,说:“对不起。”

“科长说冯斌还没找到,你陪她去医院时,留意下冯雪雪母女的态度,也许可以问到什么情况,总之见机行事。”

“好。”

“还有……”林紫言往里探头看了一眼,小声说,“那女人的话半真半假,听她的声调没有真生气,却故意大声说话,她应该在伪装什么,说不定昨晚的事她没有全说出来,你要小心点,别让她算计了。”

“明白,我再跟她套套话,看能不能问出什么。”

“对了,我请老白帮忙查了一些张煦阳的情况,资料回头传你手机,你有空的时候可以看看。”

甘凤池愣了一下才想起张煦瑶拜托自己的事,这两天他忙得晕头转向,这种事早忘去脑后了,没想到林紫言会帮他记着,还特意查了资料,不由得感动万分,说:“等这案子结了,我请你吃饭,地点你来选。”

“我还欠你一顿饭呢,你要请就请老白吧,其实都是他帮忙的。”

林紫言走后,甘凤池回到房间,薛华坐在沙发上喝咖啡,冲他笑道:“你们是不是在交往啊,一点小事说这么久。”

“当然不是,我们是正当的同事关系。”

“相信我,她喜欢你,如果你们还没交往的话,你要马上追了。”

甘凤池不太相信薛华,但这段话戳中了他的心思,心里美滋滋地想如果这是真的,那他该怎么追求呢,是要正式一点的还是浪漫一点的?

算了算了,还是先把乔飞的案子搞定再说……不,应该是先把眼前这个麻烦解决再说。

林紫言走后没多久,薛华的助理就来了,她把采访需要的东西放进背包,又拿起摄像机,甘凤池觉得这些东西挺重的,想帮她的忙,被她拒绝了,说这都是小意思,有时候她拿的比这更多,都习惯了。

三人上了车,薛华把医院地址告诉了助理,甘凤池坐在后车座上,过了一会儿,林紫言的邮件传了过来,除了张煦阳的资料外,她还说鉴证科的同事把公寓录像做了清晰处理,但因为拍摄到的画面太少,很难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冯斌,他们还抽调了公寓附近的交通监控录像,也没有找到类似冯斌的人,另外他们到现在还是没查到冯斌的行踪。

甘凤池看完,心想歹徒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是报复,那他的行动太不合理,跟毒杀乔飞相比,这次他的做法太浮躁,但如果只是突发行动,又无法解释他事先留意监控镜头等行为。

总之,一切都很不合逻辑。

萧兰草常说罪犯的心理是没有逻辑可寻的,但甘凤池觉得多少还是有的,任何人做任何事肯定会出于某种目的,只是他们暂时没留意到罢了。

想到这里,甘凤池有点好奇萧兰草在忙什么,他问林紫言,林紫言回道她也不知道,她跟老白在整理旧档案,主要是何家的案子,因为科长经常会突击询问案子的内容。

原来科长还没放弃那件旧案的追踪啊,甘凤池觉得萧兰草想多了,但又很想知道他查到了什么。

“一会儿不见就这么急着聊天啊,真羡慕你们。”

薛华探头来看,甘凤池把手机移开了,但张煦阳的资料打开了,薛华看到了他的头像,她眉头挑起,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问:“这个浪荡子又犯什么事了?”

“你知道他?”

“这些富二代富三代我不知道的不多,好一点的是闹绯闻搞包养,差的就是搞各种暴力事件进局子,就好像几天不闹点事出来就怕被遗忘似的,你比较特殊,我一直好奇你为什么要当警察,是为了寻求刺激吗?”

薛华把手伸过来,还好后座挺宽敞的,甘凤池往旁边侧侧身避开了,要不是想了解冯雪雪的情况,照他的脾气一定会说——别自作多情了,我对年纪大的女人没兴趣。

“你调查我?”他问。

“是啊,你的姓挺特别的,我就查了下,谁知你来头还挺大的,不简单。”

薛华见他没回应,就没再上杆子继续贴,点起一支烟抽起来,甘凤池皱皱眉,忍着抽二手烟的厌恶感,问:“能把你对张煦阳的了解说一说吗?”

“你还真是问对人了,有些事大概连你们警察都不清楚呢,不过我不白提供消息的,不如我们合作交换?”

“你想交换什么?”

“当然是冯斌的调查进度啊。”

“呵,你的消息那么灵通,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

甘凤池刺了她一句,刚好林紫言的留言又传了过来,他点开一看,里面说薛华早上更新专栏了,写得很夸张,让他去看。

甘凤池打开专栏,看到点击率吓了一跳,再往下看,原来薛华把昨晚的经历都写了下来,还把录像截图贴在文章里,像是写小说一样,又是烘托气氛又是声情并茂地指责歹徒,歹徒的名字虽然写的是冯×,但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她说的是谁,她甚至还偷拍了甘凤池的背影贴上去,说她现在有警察保护,请粉丝们不要担心,歹徒很快就会被抓获,乔飞不会白白死亡,言下之意杀乔飞的人就是冯斌。

最后她还贴了张自拍,是美颜过的照片,再看底下的留言,都是一边倒地在抨击冯斌父女,还有安慰她的夸她是大美女的,甘凤池越看越来气,他看过薛华以前的一些文章,原本觉得她有些才华,现在发现她跟乔飞一路货色,都是靠着新闻博眼球,只是她比较会伪装,可以靠颜值刷好感罢了。

他把画面亮给薛华,冷冷道:“你这样写会误导大家的。”

“哦,你看到了啊,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表自己的见解,如果你们认为我写得有问题,也可以删掉,就跟昨天那样。”

薛华说得有恃无恐,甘凤池还真拿她没办法,毕竟她写的是她自己的经历,敏感的词汇也做了模糊处理,他悻悻地收起手机,薛华笑着看他,问:“你不要听张煦阳的故事了?”

“抱歉,我只想听真实的事,而不是那些加工过的东西。”

车里明显低气压,助理都感觉到了,透过后视镜看他们,薛华瞪了她一眼,她马上转开了眼睛,专心开车。

医院到了,甘凤池陪着薛华进去后才知道这里其实更接近于疗养院,住的大多是上了岁数的或是在做复健的人,薛华提前跟院方交涉过了,所以助理在进去后就打开了摄像镜头开始录。

三人来到冯雪雪住的楼层,也是凑巧,他们刚出电梯就碰到了冯太太。

冯太太有些憔悴,但她气质很好,冯雪雪跟她长得很像,所以甘凤池一眼就认出了她,薛华急忙跑过去,又给助理招手让她跟上。

冯太太看到薛华脸色就变了,掉头就走,薛华追上,自我介绍说:“冯太太你好,我是……”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谁,请你马上离开,不要妨碍我们!”

冯太太加快了脚步,薛华无视她的拒绝,继续跟着问:“听说冯雪雪经过治疗,病情缓解了很多,现在她知道父亲出事了,会不会影响到……”

冯太太转过身,扬起手像是要打薛华,但最后还是停下了,指着摄像机,说:“关掉!把它关掉!”

助理看向薛华,薛华打手势让她关了,冯太太骂道:“她父亲出事是谁害的?都是你胡编乱造让他变成杀人凶手的,你还有脸来问她受不受影响?你怎么这么没有人性啊,她都退出来了,你怎么就不肯放过她?!”

“我只是写出我的想法,但我的想法不等于说冯斌就是凶手,如果他不是凶手,那他应该主动站出来,相信警方会还他一个公道,而不是畏罪潜逃。”

“他根本没犯罪,什么叫畏罪潜逃?!”

“如果他是无辜的,那为什么要丢下你跟冯雪雪逃跑呢?他很爱女儿,可是在女儿最需要他陪伴的时候他逃走了,究竟是什么事逼他这样做?你也很想知道答案吧?”

这番话说中了冯太太的心思,她虽然还很气愤,却没有再反驳,甘凤池冷眼旁观,发现薛华很会狡辩,冯太太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等冯太太冷静下来,薛华用很诚恳的口气对她说:“我知道你们对我有很大的误解,不过没关系,我还是希望能帮到你们,不错,我来采访冯雪雪有一部分是为了自己的工作,但这跟帮助你们不矛盾,你想想看,冯斌现在藏起来了,但他肯定很记挂女儿,我可以通过跟冯雪雪的对话让冯斌了解她的感受,他知道了女儿的想法后说不定会投案自首,你也很希望他出来面对现实而不是一直逃避,不是吗?”

她说得合情合理,连甘凤池都找不出破绽,冯太太犹豫了一下,问:“他会看你的专栏吗?”

“我的专栏一直在连续报道乔飞的案子,冯斌又是这个案子的嫌疑人,他一定会关注的,你要是担心视频会对冯雪雪造成影响,我可以打上马赛克,录好后会照你希望的调整剪辑对话,你觉得呢?”

“我……要先问问她。”

“没问题,我们商量着来。”

冯太太向前走去,薛华给助理摆了下下巴,一脸的得意,甘凤池要不是看到她这副表情,差点就信了她,看来归根结底她是在利用冯家母女为自己赚点击率,他对薛华这样的做法感到厌恶,但又无法阻止,因为她的做法或许真的可以把冯斌引出来。

现在就看冯雪雪肯不肯接受采访了。

事情发展出乎甘凤池的意料,他们跟着冯太太走进病房,那是个单人套间,布置得很简单,床上没人,棉被被掀到一边,冯太太一看就急了,马上跑去洗手间,很快又转出来,甘凤池看她的脸色,感觉到不妙。

“出什么事了?”

“雪雪不见了,我就出去这么一会儿她就不见了!”

冯太太说完跑了出去,薛华追上问:“会不会是去哪里散步了?”

“不会的,她平时连房间都不出,手机电脑我也都收起来了,就怕刺激到她……是你,都是你乱写一通刺激了她!”

冯太太一着急,又把气发到了薛华身上,抓住她的衣服叫骂,助理拿着摄像机,不方便劝架,还是甘凤池上前拦住她们,说:“大家都冷静点,冯雪雪在这儿养病,肯定走不远,先跟医院的负责人联络,大家分头找,分头找。”

被他劝解着,冯太太总算冷静下来了,跑去护士台求助,助理要跟过去,被薛华一把扯住,低声说:“你也去找,找到了马上联络我,记得开摄像机,录得越多越好。”

助理看了甘凤池一眼,点头离开了,甘凤池本来想提醒薛华一下,但看到她的态度,他打消了念头,薛华投机取巧,说不定会伤害到冯雪雪,既然她那么想录像,就让她去录呗,前提是找得到人。

他故意说:“我昨天听同事聊到冯雪雪,她的健康状况很糟糕,几乎走不动,不太可能爬楼,会不会是去花园了?”

冯雪雪的床正对着花园,薛华没怀疑甘凤池的话,看看走廊外边,跑了出去,等甘凤池说等等他的时候,她已经跑远了,像是怕情报被抢去似的。

甘凤池耸耸肩,转身跑去楼上,又打电话给老白,向他询问同事监视的情况。

老白一边抱怨他把自己当工具用一边帮他查,很快就问到监视冯雪雪的一位同事现在在楼顶,这证实了甘凤池的猜测,问:“他们没拦住冯雪雪?就不怕她跳楼?”

“那大概要跳高冠军才能跳过去了,你想问什么就赶紧问,我帮你截住薛华。”

“这你都知道,老白你可真是神队友!”

“行了行了,你小子就那么点道道,我还不知道。”

甘凤池跑到楼顶,到了天台他才知道老白为什么说跳高冠军了,天台四周的栏杆架得特别高,别说跳了,光是爬上去都得花点工夫,所以监视的警察才不急于现身,甘凤池猜想他们或许在期待冯斌会出现吧。

他没看到同事藏在哪里,倒是先看到了冯雪雪,冯雪雪穿着病号服站在阳台边上,她瘦得都快成皮包骨了,颧骨高得有点吓人,看来网上的留言没夸张,她的状况是很糟糕。

她一看到甘凤池,立刻往后靠,叫道:“你不要过来!”

甘凤池不理她,继续往前走,冯雪雪急了,抓住栏杆想往上爬,但还没爬呢就滑了下来,甘凤池说:“咱们换个台词成不?你想练台词也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跳啊,这地方连我都够呛。”

他上前抓着栏杆试了试,冯雪雪撑不住了,靠着墙滑倒在地呼哧呼哧喘起来,甘凤池向她伸出手,她没动,说:“我不用你可怜我,反正我活着也没价值,还拖累父母,倒不如有尊严地死去。”

“你够中二的。”

冯雪雪没听懂,抬头看他,甘凤池说:“翻译过来就是说没人可以有尊严地死,只有有尊严地活着,相信你父母肯定也这样想。”

冯雪雪不知道是不是听进去了,坐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甘凤池最不会哄女孩子了,更别说哄有忧郁症的女孩子,他只好也坐到了地上。

冯雪雪看了他一眼,问:“你不拍我吗?”

“为什么要拍你?”

“刚才你跟小雪花进来时我看到了,你们想拍我的视频传去网上制造噱头,我这么丑,这么丑,网上的人看了一定很开心。”

她神经质地拉扯自己的头发,用长发盖住脸,甘凤池想阻拦,临时又缩了回去,靠恶补的一些忧郁症的知识,他没再去刺激冯雪雪,说:“他们开心是因为可以随便语言攻击,跟你长得什么样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没有整容!没有刻意节食!更没有为了抢角色跟导演开房间!都是他们乱说的!就因为我不随大流,就要被那些人攻击,攻击我不算,还攻击我父母,害得我父亲在公司被人嘲笑……”

冯雪雪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泣不成声,甘凤池不说话,坐在对面静静地听她说,她说了好久,伸手抹抹眼泪,问:“你是不是有录音笔?都录下来了吗?你会不会放到网上给大家听?”

“放心吧,我才没那么卑鄙,”甘凤池把录音笔取出来递给她,说,“你要不放心,可以按下删除键。”

“那你来干什么?小雪花一定很想报道我的事,她跟乔飞一样,都喜欢利用有争议性的话题谈见解,我爸这样,她巴不得从我这里挖到更多的爆料。”

“所以你怕被她拍到才偷偷跑上来的?”

冯雪雪点点头,甘凤池说:“我要先澄清一下,我不是小雪花工作室的,我也不混娱乐圈,我其实是干这个的。”

他把刑警证拿出来亮到冯雪雪面前,冯雪雪愣住了,看看证件又看看他,一脸的不相信。

“是不是觉得我比证件上的更帅?其实我本来是想从影的,你看我的硬件这么好,我要是去混娱乐圈,就没有那些小鲜肉什么事了,但我没门路啊,当配角人家都嫌弃,最后我只好跑去当警察,所以你看你比我幸运多了,至少你不仅混进去了,还混得挺好的。”

甘凤池信口胡说一通,冯雪雪还真信了,她被逗笑了,说:“你是比较……不太好混,想要在这个圈子里红,光帅不行,还得有特色。”

甘凤池觉得他无意中又被他家领导比下去了。

冯雪雪跟他聊着天,冷静了下来,问:“你是来问我爸爸的情况的?”

“是的,我可以录音吗?请放心,录音是用在查案上,不会爆去网上。”

“可以。”

等甘凤池按开录音键,冯雪雪马上说:“人绝对不是他杀的,我没有证据,但我知道不是!”

“为什么这么说?”

“我爸心肠很好的,连杀鸡都不敢,怎么敢杀人呢,上次杀人未遂那事他也是被陷害的,他那次是看到我太难受,一时气急了,才会拿刀去找乔飞,他是想让乔飞把乱写的东西改过来,上网澄清事实,没想到乔飞反过来诬陷他,还说要告他,最后我妈赔了乔飞一大笔钱他才罢休,但那件事最后还是被捅到了我爸的公司,大家都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的,上头还好几次暗示让他辞职,所以他打算不做了,专心照顾我。”

“出事时,为什么冯斌不跟警察说清楚?”

“我爸是个老实人,他一气急了,话都说不完整,而且他手里还拿着刀,警察当然是相信乔飞啊,他是受害者,又能说会道的,还会装可怜,外人不知道真相,就以为是我爸行凶。”

甘凤池觉得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冯斌杀人的动机更大了,因为乔飞在网上乱写导致冯雪雪患病,冯斌的工作也丢了,他对乔飞肯定恨之入骨,问题是他是怎么将毒药放进乔飞的药盒的?

“乔飞有没有偷拍你的什么照片……比如一些比较会损害声誉的照片?”

“他肯定偷拍过,不过这跟声誉没关系吧,我又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我没有被包养,我是凭本事拿剧本的!”

“别激动别激动,这只是例行询问,就是绝对没有对吧?”

“绝、对、没、有!”

冯雪雪气愤地看他,让甘凤池觉得自己像是坏人,他想假使冯雪雪没撒谎,那偷偷潜入乔飞家里找东西的人就不是冯斌了,那么冯斌在这次的事件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他为什么要逃跑?

他换话题,问:“你听说过乌头碱吗?”

“那是什么?”

“算是药材吧,比如乌头啊附子啊。”

“附子我用过,朋友介绍的美容偏方说护肤很有效,后来我心情不好,就全部扔掉了。”

发现甘凤池看自己的手腕,冯雪雪把手往后缩了缩,她左手腕上戴了好几圈手链,跟病号服很不搭,甘凤池猜出了原因,装作不经意地问:“你父母会不会再收起来?他们一定希望你病好后可以变得更漂亮。”

“不知道,我没问,你可以问问我妈,也许她会收起来,为什么你要问这个?”

“哦,我一个模特朋友也这样做美容,我就好奇问问,因为我的上司也是个美容狂。”

为了工作,甘凤池毫无心理负担地把上司卖掉了,问:“在乔飞出事前的那段时间,你父亲有什么异常表现吗?”

“没有啊,他跟平时一样,不,应该说比平时还要好,说联络了其他公司,下个月去谈一谈,如果聊得好的话就跳槽过去。”

“他没提乔飞?或是小雪花什么的?”

“嗯……没有……”

冯雪雪的回答明显慢了半拍,她不敢直视甘凤池,把眼神瞥开了,甘凤池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正色说:“请你相信我们警察,如果你认为你父亲没有杀人,那更应该告诉我们真相,这样我们才能更快地找到凶手,不至于让你父亲受不白之冤,你说对吗?”

他的话打动了冯雪雪,犹豫了一下,问:“你们真的会认真找凶手吗?”

“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啊。”

“我爸爸有了新工作后很开心,我祝贺他的时候,他突然说如果乔飞那些人死了就更好了,我们接下来会更顺的,我当时没在意,后来没几天乔飞就真的死了。”

“他说的‘那些人’是指哪些人?”

“我不知道,他没提,不过我相信我爸爸没杀人,他就是说说气话而已。”

“他离开之前跟你说过什么?”

“没有,他没打招呼,我跟妈妈一开始还以为他去公司了,谁知……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他觉得是我拖累他了吗?”

“别傻了,这世上最不会认为被你拖累的就是你父母了。”甘凤池直截了当地告诉她,又问,“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逃?”

“想过,可想不出来,真的不是因为被我拖累吗?”

甘凤池暗中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的解释都打水漂了,不过他能理解冯雪雪的担心,毕竟他们都想不出冯斌逃避警察的原因。

有什么事是比他照顾女儿更重要的?

“可以录一段音给我吗?如果他听了你的话,说不定会改变想法。”

萧兰草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甘凤池就照葫芦画瓢了,心想学费没白交,终于派上用场了。

他调出手机的视频录音,冯雪雪照做了,啰啰唆唆说了好长一段话,都是想念父亲,也相信他没杀人,让他不要做傻事,不要拒捕等等,甘凤池怕刺激到她,不敢打断,好不容易等她讲完了,马上关掉,又报了自己的手机号,让她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络自己,接着送她回病房。

冯雪雪坐久了,站起来很吃力,甘凤池看不过眼,把她背起来送她去楼下,在电梯里他翻了翻自己的斜肩包,找出刚买的巴拿马帽给她让她戴上,说:“过会儿不管小雪花问你什么,你都别理她。”

“好,”冯雪雪用帽子遮住脸,小声说:“谢谢你。”

“不用谢,等回头事情解决了,你给我个签名就行。”

甘凤池背她来到楼下,就见一群人像是没头苍蝇在走廊上转悠,薛华也在,第一个看到他们,立刻冲了过来。

甘凤池加快脚步进了病房,薛华想问问题,但其他人也跟着跑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情况,把她的声音盖了过去,助理又不在跟前,她情急之下掏出手机拍冯雪雪,被甘凤池抢先一步关上了房门。

他从里面抵住门,等冯雪雪回到床上坐下,给他做了个OK的手势后才出去,薛华想进来,被他拦住,只让冯太太进房间。

薛华还想坚持,在暗中负责监视的警察走过来,示意他们离开,薛华眼看着大好的机会在眼前消失,气得涨红了脸,追上甘凤池质问:“你找到她怎么不联络我?”

“你又没跟我说要联络你。”

“这还用说吗?我们来的目的不就是采访她?她都跟你说了什么?你拍了她的照片吗?有没有录音?冯斌是不是凶手?”

“都没有,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看她不舒服,就背她下来了,你刚才拍照了,不会是想登到专栏吧?”

薛华本来是打算那么做的,但看了看拍的照片,由于大家推搡,都拍花了,再加上冯雪雪的躲避,根本看不出拍的是谁,她气道:“拍成这样,登个屁!”

“你这样说话,被粉丝听到,一定很失望。”

“我现在只想抓素材,鬼管他们失不失望!”

薛华在火头上,把淑女的气质丢得一干二净,她跟着甘凤池一路走出医院,见他没有说的意思,眼珠一转,堆起笑脸说:“你不可能什么都不问就送她回去的,不如我们交换啊,你告诉我情报,一点点就行了,我告诉你张煦阳的事。”

“抱歉,无可奉告。”

甘凤池软硬不吃,回了她一个笑脸,往停车场走,助理也追过来了,直跟薛华说对不起,薛华冷冷道:“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简直是废物。”

助理脸上露出愠恼,甘凤池觉得她想反驳,但最后什么都没说,坐去驾驶座上,他看不过眼,对薛华说:“女人不要老生气,很容易变老的。”

薛华不说话,打手势让助理开车,又低头开始玩手机。

甘凤池巴不得她闭嘴,趁着这个机会将录音转去老白那里,并说了冯家有附子的事,建议派人去跟冯太太确认,最好是女警,比较可以让她放弃戒心。

老白回信说他跟科长推荐了紫言,如果有消息再联络他。